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诡闻
诡闻 连载中

诡闻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陈某人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陈小天 陈某人

一家从事灵异事件的事务所,主人是一个白发的少年
那一天,来了个客人
那少年也从此再次出山…… 一对CP,一路奇怪的事件……展开

《诡闻》章节试读:

第3章 光孝路上找不到的22号门牌


那一夜,这青年人没有睡好。本来以他的身体,虽然几年下来也多少有些习惯了。但是每天晚上钻心地痛楚,还是能让他夜里难眠。特别是今晚更是如此。

那张广告名片,不知为何一直在他脑中出现,一次又一次。像个魔咒一般,在脑中挥之不去。一个无厘头的小广告,竟然能对他产生出这样的效果。他不禁在想,难道是因为自己久病成狂,见到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都像是救命稻草。

他在床上也不敢翻滚,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最后又爬起来,从地上捡起那张小名片。又仔细地打量了一遍,又觉得这上面的东西是全是坑蒙的话,又丢了下去回到床上。

有些时候,希望这东西就像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魔咒一样,让人情不自禁地沉迷其中。而现在的这怪人青年就是这个样子,一张荒唐之极的广告名片却像是魔咒一样带给他在这无底的深渊中带来一丝光亮,他想拼命抓住这一丝亮光,但这亮光却又像是无形的空气一样,能感受的到,却抓不住。

真有这种奇人异士吗?这些年他不是没找过,在各个网络中吹出来的各种神异奇人,他都有花钱找过,但是最终却发现全是骗子。说什么易经八卦,替人消灾解难的网上神人。最后也只能是证明都是骗子。

但是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也许这种怪力乱神的奇人异士,才是自己最后的救星。他不是没在各大医院,甚至连莆田系医院都在网上咨询过。但结果几乎都是大同小异,都只是把他当作是让昆虫寄生而已。但他心里明白,这一切,也许与自己几年前到的那个地方有关系,而且这些虫子,一看就知道不像是普通的寄生虫。

就这样这张小名片折磨了他一夜。

早上6点多,还是没有睡着。他翻起来,再次捡起地上的名片。穿好衣服,把名片塞进口袋里。随便地洗了把脸刷个牙。打开手机定好位置,叫了辆滴滴。准备去寻这地址上的地方。

也算还好,他住的这个地方与名片那个光孝路不远,坐地铁的话也不过是4站路。打车就算是在早上上班的高峰期里,也不过是20来块钱。不算太贵。

但他也不敢坐地铁,一是因为他身上这些蠕虫,带着有腐肉的味道,还有地铁人多,若是让人挤到了,最后痛的还是他自己。

车来了,当他打开车门,坐到后排的时候。前面的滴滴师傅,眉头皱了一下。手指不由自主地在鼻子下面擦了一下,又马上打开车窗,最后还把带着的口罩又压的严实一点,像要把整个鼻嘴都抚实才可以。

因为顾客是上帝,他们怕让人投诉,也不敢多说什么,怪就怪自己手贱接了这单。只能是带好口罩,再打开车窗,让车里的空气流通地更快一些。这样能让他感觉的更舒服一点。若不是见那上来的顾客,只是一个人,又没提任何东西。他都有点怀疑,对方是不是杀了人,带着腐臭的尸块打车到没人的地方丢的呢。

滴滴师傅见他坐好,也不问对不对。直接就踩上油门,把车开走了。他只是快点把这人送过去,好让自己舒服一点。虽然那腐肉的味道不算太重,但是这种味道是真不好闻到啊。

那青年也习惯了旁人对他的不适应,他也不说什么,任由司机把油门踩到市区的限速的最高60。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对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还抱有希望,但是他还是想看看,是不是真能见到希望。这一路,时间不久。他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这样静静看着车窗外面,长长的睫毛配着那因为长期睡眠不足留下一层浅浅的黑眼圈,格外迷人。单只看口罩上的眼睛,像极了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

很快车子到地,找个没人的路边停了下来。

光孝路本来也是个老街,因旁边有座寺庙叫光孝而得名。也传说这寺院是达摩祖师东来第一寺,所以这座千年古刹长年香火不绝才不过7点多些,已经有不少善男信女进寺烧香了。

他的车子停在路边,刚下车。那滴滴师傅,一溜烟地跑了。他看着路上来来往往去赶早市买菜的老人,还有进寺烧香的善男信女,还有一些赶去上班的人。7点多在这个城市里,人们早就已经醒了过来。

他站在路口,摸出口袋里那张名片。看着上面的地址。光孝路22号不算太远。

左单右双,现在他这个路口刚好是1号和3号。那就是在街对面是双号的门牌。22号就在前面,不远的话,他走路还能坚持下来。

他慢慢摸到街对面,又继续向前走。抬着头看着老房子外面的门牌号,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念着,4号……6号……8号……14号……18号……20号……

嗯,下个房子应该就是22号了。但是好像下个房子好像是个是个卖早餐的小档口。难道这名片里的人就是门口卖早餐的那个中年肥胖的男人?

那卖早餐的中年男人,穿着一条背心,但是因为做早餐炉子热,就算开着风扇也不济于事。就把背心拉到那大肚子上,挂在肚皮上顶住,肩膀上还搭着一条擦汗的毛巾,不时抹一下额头的汗。但怎么看也不像是世外的高人?会不会是地址写错了?

但想归想,怀抱着一丝希望,他还是走了过去,抬着头看着早餐档上面的门牌。嘴里念着:“20号、24号。嗯!24号。”

好像有些不对。22号呢?他突然反应过来,好像中间没有房子了啊,但是这里是直接从20号跳到24号,这不科学。怎么少了个门牌号?

他站在早餐档前,左右打量着,想从头顶的墙上寻找22号的蛛丝马迹,看是不是像一些老房子一样,一栋楼房里标了几个门牌号。但是看着早餐档门口那让烟熏的已经发黑的墙面,只有一块破旧的蓝底白字的24号门牌。就是找不着22号。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忍着脚下的痛楚,来来回回找了几遍。也没见到22号,为了寻个真实,他都向前走了五十米,快到路的尽头,都找到60多号了,就是见不到22号的存在。心里不由有些失落。但又一想,幸好不是早餐档那个胖大叔,不然和他心中世外高人的样子完全不同,若真是那个胖大叔,说不定他早就已经绝望了。

就在这时,路边走来一个老人牵着一个应该是上小学一二年级的小男孩,迎面走来,应该是送小朋友到学校上学的。看样子应该是住这附近的。若是住这里的老街坊应该知道22号在哪里吧?

他打定主意,便也迎了上去。张嘴与那老人家问话说:“阿婆,你知道22号在哪里吗?我找了好久也没看22号。就看见早餐档那里的24号了。”

那老人家看了这青年,大夏天穿着不合时宜,还带着围巾。不像是个好人,身上还发着臭,怕他是人贩子,自己又带着小孙子。虽说现在治安很好,但是谁知道这人是不是坏人呢。也没听清他说什么,连忙拉着孙子的手,加快步子,从旁边转了过去。也没回他话。

那怪人也知道自己这身打扮在别人眼中,不像是个正常人。也没有多想。但是就在这时。那小男孩突然转过身来,对那青年说:“叔叔,我知道。22号就在那个早餐店前面的那个树旁边。但是我有时候能看见,有时候又见不到。你自己找找。”

叔叔?自己也才22岁没到呢。就让人叫叔叔了。不过自己这一身就真的像是个怪叔叔一样,说不定还有些变态就是这身打扮,带那些不懂事的小朋友去看金鱼呢。

这时那老人才听清自己孙子在说22号的话。脸色突然一变,忙是弯下腰直接抱起她孙子,也不顾已经上小学的孙子已经挺重了,她年纪也不小了。这老腰能不能撑的住。直接抱起这老脚飞快地跑开了。

要不要走这么快?22号就这么吓人吗?

但是刚才那树那边自己也来来回回找了几次了啊。也没见到那个22号的存在。怎么那小朋友就在那里呢?那树左边是20号,右边是24号。没见到22号啊?但是那小朋友又好像说了有时能看见,有时又看不到?这又是怎么回事?

其实虽然现在他找不到22号,但是刚刚听完那小男孩说后,心里的希望值不由加多了几分。这样的地方越是神秘,就越有可能遇见真的本事的人。若是直接在外面摆摊的,说不定自己早已经失望了。

那棵树旁边,我就不信我找不到。这青年下定决心。若是没有那小男孩的话,也许他现在就放弃了。但是那小男孩的话又让他燃起希望。

再痛再难受,还能比自己这几年活着不人不鬼的样子,天天受这些虫子的折磨还能痛苦吗?就不信知道了大概位置,还找不到。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挖出来。说不定真的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