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后和尚为我还俗
穿越后和尚为我还俗 连载中

穿越后和尚为我还俗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酥月叁川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亭青 古代言情 裴松尧

【法海X青蛇】【日常小甜饼】 京城篇:穿成青蛇之后为了帮白蛇追妻,被迫成了世家小姐,顺便谈个小恋爱,结果初恋对象居然就是法海
金山寺篇:初恋他人设崩了!崩了!你怎么能这么熟练呢!打住!这是犯戒的啊! 登仙篇:小蛇遥遥追夫路,是谁累了,为什么还要追夫啊,不追了!(掀桌)尊者:凭什么不追了,我不允许! 【白蛇传新编】【内有男白蛇和女许仙】展开

《穿越后和尚为我还俗》章节试读:

第4章 镯子


收敛?他裴松尧的字典里就没有收敛两个字。

他举起亮晶晶的手链,不好,青青手上已经有一条了。

耳坠呢?他看看耳坠的模样……笨重,繁琐,根本配不上他家青青。

璎珞……好像她也不喜欢戴。裴松尧观察过,青青脖子上细细的一条红绳,大约挂着一个平安扣。

“爹,你当年送了娘亲什么礼物啊?”

你要唠这个他可就来劲儿了,裴老爷顿时开始回忆往昔。“哎呀,当年你姥爷挑女婿可严格了,也就你爹我,弯弓射大雕,亲自射了一对雁捧到你姥爷面前,你姥爷这才肯把你娘许配给我。”

裴松尧面无表情地走出库房。得了,他爹又开始了。但是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思路。库房里这些俗物,他的青青定然是看不上的。

他的青青,就算是来参加宴会,身上最华贵的,估计就是她腕上那一条手链了。裴松尧似乎想到什么,嘴角弯了弯。

也罢,今日不给,攒到过年给吧。

于是,宴会还没散的时候,裴家公子取了弓去打猎了。众人本都沉醉在斗诗之中,闻此事之后,全场静谧了一瞬。

“裴家公子……真是特立独行呢!”

众人一听,都纷纷附和。裴夫人扶额,老爷不靠谱,儿子不听话,怎么办!

只有裴栩弦“啊啊”叫唤,裴夫人抱过女儿:“还是闺女听话啊。”

过了两日便是除夕,白家下人做好了年夜饭就被放出了府,下人们还感恩戴德,说白家老爷真是个善人,让他们可以出府与家人团聚。

实则是白家三条蛇喝完酒怕是要现形,为了避免吓到人才这么做的。

亭青之前只在山里过过除夕,那真叫一个群魔乱舞,一群妖魔鬼怪喝醉了非要在她面前跳舞唱歌。

还不怎么好听……实在是难熬,所以她基本早早都睡了,一觉睡到惊蛰,正正好。

现在——“来!两位白大哥!我敬你们一杯!”

三条蛇都化作最舒服的模样,举杯畅饮。此刻要是有人翻墙进来估计直接吓死过去。

一个人身蛇尾,一个脸上已经出现了鳞片,一个完全就变成了蛇,尾巴还一拍一拍的,张嘴打了个酒嗝。

煞是可怕。

没有想到亭青居然喝趴了两个男人。白遇和白臻都醉倒在地,只有亭青撑在窗前看月亮。

“有点想家了……”什么时候能回去呢。她饮完一杯,有水珠落在木质地板上,月色下泛着光。

“咻——啪!”亭青从臂弯里抬头,满城烟花映入眼中,万家灯火繁华,人们互相道贺新年,其乐融融,而她……

只有身边这两条喝醉的蛇!

还不如在山上呢!

亭青正伤感,她拖在身后的蛇尾感觉到了地面的震感。有人来了。

她真的心累了!谁啊!大过年的不好好在自己家里待着来给她找事情做!

变回小孩子的模样跑到白遇和白臻面前点了点他们的眉心,两条醉蛇又变回美男子的模样。

还得把他们扶到座位上。亭青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青妹妹!”亭青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隔壁家的小裴公子为什么不好好守岁跑来白府啊!

她转身行礼顺道拜年:“裴哥哥,新年好,你怎么来了?”

“母亲担心白家两位郎君照顾不好你,让我来看看。”(裴夫人: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说)

亭青看了一眼两个呼呼大睡的人:“确实照顾不好。”

“裴哥哥,你帮我把大哥二哥送回他们卧房吧,在大厅里睡着也不好。”

“好。”亭青在前面为他引路,裴松尧则是扶着白遇缓缓走着。

裴松尧:我明明是来送年礼的,为什么突然变成苦力了?

整个白府静悄悄的,只有檐上的灯笼被风吹动的声音,裴松尧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凉意。

亭青推开一道门,率先进去点了灯:“裴哥哥,进来吧。”裴松尧把白遇放到床上,喘了一口气。

没想到白少卿一介文人,也不轻啊!

亭青见他这个样子捂嘴笑了:“裴哥哥,可要歇歇?”

裴松尧感觉自己男人的尊严被挑衅了。“不用,再去搬白臻吧。”

白臻现在的身体倒比白遇好搬,裴松尧轻松一点。

等到把两个碍事的家伙都安置好了,裴松尧跟着亭青走到了大厅里。

厅里依旧一片狼藉,裴松尧眼尖,见亭青的裙摆污了一块,扯着她往旁边走了走。

“这会儿来,是给你年礼的。”他终于想起正事儿了。

庭院里,礼盒被孤零零扔下,已经积了薄薄一层雪了。亭青跟着裴松尧走到礼盒旁,看他送来了什么。

一只兔子,一截梅花,一盘糕点,一个玉镯。

兔子只伤了脚。裴松尧想,女孩子大约是不会吃兔子的,估计得养起来。

他失策了。

亭青可喜欢吃兔兔了。

麻辣兔儿脑壳!

糕点什么的,完全可以抛在一边。

裴松尧明明看着玉镯,却先拿起梅花枝:“这是城外折来的,仔细养着,过几天便开了。”花苞上的雪融了一半,水珠挂在瓣上,欲落不落。

把剩下的介绍完,裴松尧才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般的拿起玉镯:“我给你戴上。”

亭青现在的手腕才多细啊,她嘻嘻笑着:“裴哥哥,戴不上呢,我手还太小。”

裴松尧有点挫败,他忘了这一茬了!但是见亭青宝贝似的看镯子,又很高兴。看来送对了。

“真好看,这么好的镯子很难找吧?”

“不难找!”裴松尧立刻回了一句,生怕被发现送镯子的目的,“还有压岁钱。”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带着余温放在了亭青手上。

钱!

亭青越发喜欢眼前这个裴家小哥了。太会送东西了。

但是这个镯子的成色实在是好,水头很足,让她就这么收下,她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裴哥哥,你等等,我也给你年礼。”

她噔噔噔跑回卧房,手一挥变出她的藏宝箱。送什么好呢?她活了一千两百年,好东西自然是不少的,但是要从这些里挑一样出来,有点困难。

裴松尧略略等了一会儿,见亭青捧着一串手串来了。“裴哥哥,这个是沉香手串,送给你。”

这可是千年沉香木,顶顶好的东西。要是裴松尧不识货,她可要生气了!

沉香木被做成佛珠一般大,满满当当缠了一圈。

裴松尧眼中满满的惊喜。青青的回礼!这是他没想到的!他真的太开心了!

双手接过手串,他在手上缠了两圈,宝贝似的把玩。“谢谢青青,这是我收过最好的年礼!”

亭青满意地点点头,识货!

“裴哥哥,你快回去吧,你爹爹该担心了。”他过来耽搁很久了,裴家怕是要找他了。

裴松尧看到小姑娘冻的通红的鼻头,心下一软:“好,我走了,明天我和爹娘带着弦弦来拜年。”

“裴哥哥再见。”

亭青送别了裴松尧,关上了白府的大门。长舒一口气,变回大人模样,带上青翠欲滴的镯子,在月色下观赏。

“真好看啊。”

镯子前,她一直随身戴着的绿色手链也莹莹泛光。这手链,穿越前她戴着,没想到穿越之后也跟着过来了。

“你说说你,一直这么跟着我,却又不是个空间金手指,你好意思吗你。”

她不知道的是,若非这一条手链,他们三个大妖在京城盘踞,早就有道士来收他们了。

话说回裴家。裴松尧回家的一瞬间,家里人都已经知道他回来了,一个个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

“松尧,你把娘给你媳妇儿准备的镯子送人了啊?”裴夫人喝了一口茶,笑盈盈的。亭青这个儿媳妇,也挺好的。

裴老爷倒是看到他衣袖下的手串:“这是白家小姑娘给你的?”是个好东西,这小姑娘真舍得,千年的沉香木就这么送人了?

未来儿媳妇有点败家啊!

“爹,娘,我和她说明天去白家拜年。”裴老爷当即就吹胡子瞪眼:“不去!”那白家二公子可惦记他的白菜呢,不能去!

裴夫人拍了他一掌:“做什么啊!那白家在江南也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怎好不去的?

再说了,人家的白菜不也让你儿子拱回来了?”

裴老爷哼了一声,没有反驳。突然又叹了一口气:“要是你哥哥今年回来就好了。”

屋内顿时一片寂静。裴家大公子过了年也十二了,只是他在泰山读书,没能回得来。

裴夫人看着睡床里裴栩弦恬静的睡脸:“业遥估计还不知道有了个妹妹呢。”

“好了,不早了,明天不是还要去白家拜年吗?”

裴家人各自回了屋。

第二日过了午饭,裴家便上白府叨扰了。

白家自然也早早备好了年礼。因为早早就被亭青一盆冷水泼醒了。

“醉成这副德行还想让裴家把栩栩嫁给你?你做梦去吧!”

在这句话和一盆冷水的刺激下,白臻醒得很彻底,爬起来湿漉漉地就去翻自己的小金库。

兄妹三人合计一番,决定送裴家老爷一套紫砂壶茶具,裴夫人一柄玉如意,裴松尧一套笔墨纸砚,裴栩弦一套江南绣娘做的小衣裳。

本来白臻想送栩栩一个羊脂项圈的,被亭青踹了一脚,“你嫌栩栩脖子上不够重吗?上次送了长命锁还不够啊!”

白臻捂着被踹疼的屁股,说的对,是他思虑欠妥了,哎,有妹子就是好,不然以他一个,亭青怎么说的来着,直男,对,直男思维,怕是要惹裴家不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