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之我在冷宫种田忙
穿越之我在冷宫种田忙 连载中

穿越之我在冷宫种田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豆禾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南羿等 古代言情 苏逸晨

(女强+宠夫+种田+系统+修真)非典型乱炖,和传统不一样,作者写的时候常常发出诡秘的笑容,嘿嘿嘿
一代咸鱼王苏逸晨啃着零食,玩着手机,发现电量不够,打算给手机来个马杀鸡的时候,奈何充电线不够长,翻了身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苏逸晨只觉得脖子一疼,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冷宫…… 无奈之下,苏大强只好支棱起来,在这个世界遇到许多有趣的人,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
轻松,又有点沙雕文
在这里说一声,男女主从某方面来说,脑子都有点毛病,不太正常…… 而且本文主要走轻松路线,作者能力有限,写不了什么复杂有深度的小说
男主出场贼快,剧情基本上就是围绕两位开展,属于男强女更强,希望你们喜欢,木马
展开

《穿越之我在冷宫种田忙》章节试读:

第8章 被嫌弃的系统


昏暗的烛光下,两碗米粥两盘菜,一旁的苏逸晨吃的呼哧作响,今天刺激太多消耗太大,以至于她急需补充能量。

吃饱喝足,苏逸晨典着个肚子,往后面的凳子一靠,吊儿郎当的问着对面的清秀靓仔。

“所以,就像小说写的那样,不小心让戒指吸收了你的血液,以至于你现在有了一个做任务发好处的金手指?名字叫什么“武林天骄之亡国之君”的系统?”

“嗯…”南羿继续把脸趴在碗里,誓死决定不抬头,今天他的里子面子已经彻底没有了,爱咋的咋的。

“不过这系统的名字怎么听着这么怪异,武林天骄?哈哈哈,我还极道魔尊呢!”

揉了揉自己撑着的肚皮,苏逸晨伸了个懒腰,心想明天可不能吃的这么猛了,打算过会儿问问南羿他的系统有健胃消食片不。

南羿同样觉得挺扯淡的,谁家的金手指吸血绑定的时候这么高调,散发出那么强的光芒生怕别人不知道,还以为裤裆里面塞炸弹。

再说了,绑定就绑定了,偏偏要在他的裆下绑定,到现在他伤口那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戒指虚影图像,简直让人羞耻死了。

偏偏死系统说什么,它们从哪里觉醒,就要在哪里落地生根,南羿让系统把图像换个地方,系统都不同意,恨的南羿心中咒骂系统,你Tm怎么不先落地成盒呢。

狗系统知道不知道,自从苏逸晨听到他的解释后,笑的脸都快歪了,要不是双方那会儿太饿,估计这会儿她还在他的床上笑的打滚。

这一天天的,过得真心累……

“唉……”

一道细不可闻的叹气声传到苏逸晨的耳朵,她一跃而起,哥俩好的坐在南羿旁边的凳子上。

“唉声叹气啥呢,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天降金手指,谁不想拥有,南羿啊,你的福气在后面呢,从现在开始,你要记得多提携提携晨姐,晨姐还打算抱着你的金大腿,等着一飞冲天呢。”

苏逸晨挤眉弄眼,南羿了无生趣的抬起头,对她笑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呵呵,要不是我读书读的多,你说的话我都要信了,你也不看看它要求我做什么,竟然要求我先成为一代武林天骄,然后造反起义称帝,最后在别人的嘴炮下感动至极,拱手将皇位让给他人,从此光荣的当一名亡国之君?!”

“这任务不是有病吗!”

“哈?不是,你这任务怎么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小说里给猪脚各种送好处的垫脚炮灰啊。”

“谁说不是呢。”

南羿同样在凳子上仰摆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不说其他,就拿成为武林天骄这一点来说,完成是不可能完成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完成的。”

苏逸晨皱了皱眉,看向倒霉蛋,这系统任务一看就是地狱级别,可是不完成按照套路南羿岂不是很危险。

“我说,你这样拒绝也不行,系统会不会惩罚你,比如拿生命威胁你。”

南羿敝了苏逸晨一眼,翘起一条腿撩在凳子上:

“不知道,反正它没说后果,我也没答应,这个宿主爱谁做谁做,我是不干,能平稳的活着,干嘛去追求刺激,我又不是吃饱的撑得。”

“……你也是怪了,换了别人估计早就兴奋的托马斯螺旋升天了,你倒是嫌弃起来了。”

“呵呵,看热闹不嫌事大,投资高,风险高,回报低,这系统送你,你要不要啊。”

“额,要不起,要不起,亡国之君还是能者多劳,我苏逸晨就是个大咸鱼又不是金刚钻,可干不了这细作活。”

“可是它的奖励是能回家呢,逸晨你就不心动?”

苏逸晨斜眼南羿,小屁孩还想和他玩心理战术,太小瞧她了吧。

“心动是心动,但我更担心还没等系统送我回家,土著人先行一步割我脑袋送我回老家,这家不回也罢。”

两人对视一眼,达成共识,咸鱼的生活,怎么能容忍异端打破。

两个人贼奇葩的就这样当系统不存在,该吃吃,该喝喝,等晚饭结束,南羿去刷锅洗碗,苏逸晨则在院子里开始训练。

临睡前,苏逸晨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南羿,问他今天他怎么会突发癔症,看上去颇为古怪。

南羿支支吾吾半天,最终不好意思的告诉苏逸晨,他在现代的时候因为天天熬夜打游戏看小说,导致有点幻想症,不过不严重。

主要是昨天心里落差太大,身体通过幻想症保护自己,就犯了癔症。

“?”苏逸晨满脸问号,每个字她都听得懂,怎么合起来她就听不明白了。

经过南羿耐心解释,苏逸晨才明白世上竟有如此怪病,简单来说就是南羿心情极度沮丧下,他的身体和意识就像分开的两个人,身体表演着常人不理解的动作宣泄,却又不影响意识,等身体宣泄好了,意识再从封闭中走出,也就没事了。

“==,是我孤弱寡闻了,感觉多少有点精神分裂。”

南羿耳朵都红了,

“让你看笑话了,以前特别自闭,就留下了这个破毛病,幸好没什么大事,医生说过,我每犯一次,就离正常更近一步,随着我年龄的增加,这种事就会消失不见的。”

“对了,上次复发还是五年前的事,每犯一次,最少成倍的时间内不会犯,估计10年内我不会再犯病,逸晨不用担心。”

苏逸晨笑眯眯的望着局促的“小女孩”,摸了摸他的头顶,南羿比苏逸晨矮了半头,对待比自己矮的生物,苏逸晨总会有些怜爱的心思。

“怎么会呢,不过你最好休息的时候和你的系统再沟通沟通,就不能换个任务吗?况且……”

苏逸晨顿了顿,似是在组合语言。

“况且我听别人说,现在的系统早就与时俱进,因材施教。固执己见可不是一个合格的系统,迟早有一天会因为不知变通,突如其来的发生一些事情然后被销毁。”

说到最后,苏逸晨的脸色莫名有点阴森森的,简直在威胁着什么。

南羿很感动,南羿知道苏逸晨是对着他的绑定系统说的,两个人对能改变生活的系统没心思那太假了。

只不过对于超过他们所接受的范围事物,两个人体内的咸鱼血脉就会喷张,做任务不如睡觉。

“嗯,过会儿我再问问。”

两人各回各屋,各爬各床,冷宫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