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我只是一个律师
我只是一个律师 连载中

我只是一个律师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刘大状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李胜诉 王岩 都市小说

李胜诉,胜诉,这个好名字不做律师简直可惜了
金筑中院的优秀法官李胜诉,突然退出法院系统跻身律师行业,深耕十年,却在一次开庭时“意外”遭遇车祸
失忆的他不断抽丝剥茧,通过回忆一件件承办的案件,发现凶手竟然是…展开

《我只是一个律师》章节试读:

第4章 不予立案处理


李胜诉漫步目的地翻看着OA系统,办案数量8987个,“我去,这些年我办了这么多案件了吗?”想了一下,李胜诉也似释然了。

这十年来,自己都是团队办案,虽然实习律师走了一个又一个,但团队人数始终维持在9人左右,况且案件类型里还有不少银行的金融借款纠纷案件、保险公司的代位求偿纠纷案件、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这种套案,这些案件的接案人都是挂在自己名下,有这么多案件属实不奇怪。

而李胜诉作为金筑中院的法官从法院辞职后,还有两年的时间不能申请成为律师,所以李胜诉虽然从事律师行业十年,但实际持证上岗的时间仅有八年,再抛去1年的律师实习期,所以李胜诉执业律师的身份实际只有七年。但其作为中院辞职的优秀法官,自带广阔的人脉资源和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在任何一个律所都是十分受欢迎的,这就是一个行走的金字招牌。

炜衡所听闻李胜诉要从法院辞职,连夜抛去了橄榄枝,但还是落在了其他律所的后面。李胜诉常年和各家律所的律师打交道,哪家律所的水平如何、平台如何,自然是一清二楚,几经比较,最后选择了炜衡所,成为了炜衡所的高级合伙人。法院的另一位同事,也在李胜诉的引荐下带着一批过了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书记员来到了炜衡。自然,当年的考试不叫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了。

“你办这么多案子我信,问题是这么多案子,你要从哪点看起呀?”邱艾首先提出了这个难题。李胜诉和小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也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邱艾的电话响了,“什么?不予立案!你们南明分局怎么搞的,这么明显的买凶杀人,难道看不出来吗?”

“艾……艾姐,你先别激动嘛,那个肇事司机一口咬定他只是喝多了酒才把人撞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至于监控里的那几个小混混,妈的,就像消失了一样。我查了他们开的车,你懂的,是个套牌车,出了市区我们就没追踪到了。”

“那个黄毛不是还拿了对讲机吗,肯定是和肇事司机联系,司机那儿也没有搜到对讲机吗?”

“没有,我们车顶都快给他掀了。”

“他的车不是从人民大道那边冲进法院街的吗,人民大道那边找了没有,会不会是扔在那边了。”

“我们四周都排查过了,没有什么发现,而且……那边监控恰好是坏的。”

邱艾听了,也是一阵无语,不知道市政的是怎么搞的,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上次也是,4.18抢劫案就是因为监控年久失修,没有照清楚犯罪团伙中嫌疑人张某的脸,险些让他逃脱法律的制裁。

“师姐,师姐?你还在听吗?”

邱艾这才回过神来,“好吧,麻烦你了啊,广建,你继续帮我盯着点!”

“客气啦,师姐,那我就先忙去了,有什么事情你再call我。”

邱艾挂掉电话,一脸失望。如果公安机关能够把这个“意外事故”当成刑事案件来立案侦查,那么借用国家公权力,事情可能会简单得多。但现实总是很遗憾,肇事司机死不承认,黄毛也没有找到,甚至作为受害者的李胜诉还是失忆的,什么也记不起,可以说“死无对证”。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肇事司机撞人是受黄毛或者他人指示,仅仅凭借当前的证据,恐怕杀人行凶也只能是一个合理的构想,要想当成刑事案件受理确实有些许难度。

这些道理,邱艾作为一个资深警官其实也是清楚的,凡事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可现在连初步证据都没能掌握,自己也有些力不从心。

“要不我……”

“诶,算了”李胜诉摆了摆手,打断了邱艾的话。多年的司法实务经验让李胜诉一听就知道,邱艾这是想借用自己在市公安系统的关系把这个案件给受理了。

且不说凭邱艾的身份,就算是以自己在金筑微薄的影响力,只要自己和分局的领导打个招呼,要想立案的话也不成问题。有资源可以利用,但自己历来没有这种走门道的习惯,何况自己并不想把事情闹得纷纷扬扬的。

两口子多年的默契,并没有因为李胜诉的失忆而淡化,收到李胜诉的暗示,邱艾也没有继续坚持。

“师傅,你看哈,这些套案就可以先不管了。类型都比较单一,法律关系也比较简单,双方当事人应该都不至于说要针对你,甚至买凶杀人。对于个别比较麻烦的客户或对方当事人,我们收案的时候也做了标识,这一小戳在拎出来看一下吧。”

李胜诉赞许地点了点头。

“对于和解结案、调解结案、甚至撤诉的案子,双方都是自愿平息的纠纷,也没有必要查,又可以排除一堆。”

“小谢,你继续说。”

“对于买卖合同纠纷啊这种纠纷比较小的案件,或者标的额比较小的案件,又或者行政诉讼的案件,我们可以把关注度放低一点,这些也不容易引起什么不满。”

“哪些应该重点关注呢?”

“当事人比较难缠的,利益冲突明显的,涉及标的额比较大的,离婚案件,比较重大的刑事案件。有些罪犯对我们的辩护结果不满意,有的虽然辩护很成功,但是受害者、受害者家属对我们意见很大。”

“为什么离婚案件也要重点关注呢?”邱艾问道。

李胜诉开口了,“很多被告不愿意离婚、不想离婚,在法庭上态度就非常强硬,甚至有人扬言,如果法院判例,那就杀了法官。还有一些虽然同意离婚,但是为了争夺抚养权,也是死去活来的!”

真是长见识了。

“还有什么吗,小谢?”李胜诉问道。

“应该没有了吧,暂时没想到其他的。”

“好吧,小谢。你师傅名下的案子虽然多,但实际办理或者参与办理的数量也是有限的,你是团队的负责人,也跟了你师傅这么多年,对案情应该还是比较了解的。那就麻烦你和其他小伙伴一起整理一下这些可能存在利益冲突的卷宗吧。”

“没问题,师娘!”小谢干脆地答应着。

于是乎,小谢和其他同事梳理起了卷宗,时不时就将一部分“可疑”的卷宗整理了出来。

邱艾推着李胜诉在炜衡大厦闲逛,希望能帮助他回忆起这里的点点滴滴。

“哎,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没想到这么严肃的邱警官还会讲故事哦,什么故事啊,我听听?”

“嗯……一个雇人强奸了自己的故事。”

“瞎扯,怎么可能有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