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凡尘走一遭
凡尘走一遭 连载中

凡尘走一遭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风息一半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王浑 风息一半

天上有人驾鹤西去,有人御剑乘风,有道道光华掠过穹苍
地上有妖精鬼怪,有山海异兽,有人人口中相传的极恶之魔
凡尘之上,是梦境、是真实、还是过往
这是一个与前世不一样的世界,一个王浑存在的世界
展开

《凡尘走一遭》章节试读:

第5章 玄心秘境


“秘境,一个修炼之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据收录了千百年来离奇怪诞、奇人异事的《古异志》记载,距今为止凡尘大地上共已出现过双十秘境。

其中不少藏匿于山河大川里,悬崖峭壁下。

这些秘境虽大概地理位置知晓,但其中遍布诡阵瘴气,非一般人所能去往。

除这些秘境外,剩下的便是以年份现世的天启秘境。

玄心秘境便是其一,半甲子开启一次,现世地点随机出现在凡尘大地上任何一处。

凡尘共划五洲六海。

为了避免厮杀征战,造成不可磨灭的生灵涂炭。

对于天启秘境,站在玄道之巅的大能们立下一条规定。

天启秘境现世之地,只能由此洲之人进入,只能由灵桥境以下修炼之人进入。违者,授首也。

之所以立下此条规矩,也是无奈之举。

早些年,为了争夺一件天启秘境出土之物,有两个王朝竟直接举国跨州征战。

那段时间,两个王朝之间的黎明百姓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山河更是疮痍满目,赤地千里。

那件事给玄道大佬们给整怕了,因战死的亡魂怨念、恨念太过庞大,一直躲于暗处的鬼族高兴得拍手叫好,疯狂吸纳亡魂,导致鬼族势力一时间膨胀到从未有过的高处。五大洲迫于压力,联合了不少大能出面联手才勉强消灭了鬼族嚣张的气焰。”

前往玄心秘境的路上,一处林中。

莫宸为花怜惜讲解着。

“……这么危险,我们还要去吗?”

花怜惜目光扫过其他三人的面庞,弱弱地问了一句。

“去啊,不去怎么变强,那里可是含着大机缘。”王浑朝她眨了下眼睛,调笑道:

“指不定里面有能让师妹你受益终生的玄道法宝,一举就踏上玄道之巅,从而让世人记住东洛仙洲出了一个花仙子呢。”

“花仙子。”

花怜惜目光看着远处巨大的镜影,仿佛看到一个与自己极像的绝美女子飘于虚空,眼神逐渐变得迷离。

“啪嗒。”

一个响指打在她面前,将花怜惜拉回现实。

王浑凑过来笑道:“怎么了,我们的花仙子现在就开始做梦了嘛。”

“啊呀!才没有!你走开。”

被戳穿想法,花怜惜气恼地推着王浑。

看两人一路上的打闹,莫宸无奈笑笑。

这师兄怎么与传言中高冷的形象有些不搭嘎呀。

“不会有事的,上沄仙府已经派出了长老率领弟子赶来,届时与他们会合,无碍。”

走在最前面的秦霓裳淡淡道。

收拾起调侃小妹妹的心思,王浑开口道:“那其他仙府的人也会来了?”

“应该不止七大仙府,玄心秘境如此巨大的镜影立在天地间,我想那些宗门也会派人前来,还有……”

“魔妖鬼三族。”王浑接过她的话道。

他们刚与魔族打过照面,转瞬又要相见。

应该会没事吧。王浑收起嬉笑的神情,眸中闪过一丝忧虑。

这样子被身侧的花怜惜看到,心里泛起嘀咕:这登徒子假正经的样子还挺好看。

“穿过这片树林,前面就到突兀山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镜影,秦霓裳开口道。

话音刚落。

刷!刷!刷!

天空迅速飞过道道身影,有脚踏飞剑的,有驾云的,更有甚者一只巨大的仙鹤拍着翅膀从他们头顶飞过,留下作乱的狂风,林中的树叶花朵簌簌地往下掉。

“来的可真快。”花怜惜撅起小嘴,不满道。

他们离得这么近,骑马走路过来都走了大半天,这些人骑着个鹤就飞过来了。

莫宸在旁安抚道:“玄心秘境嘛,人人都想第一个进去,早些入境,得机缘的机会更多。”

花怜惜点点头,“我们也快走吧。”

突兀山为两座大山横于大地上,蜿蜒的秦曲河从中流过。

此刻,成千上百的人汇聚在此,他们或站于虚空,或驻足山谷间,将本清净幽雅的山谷挤得有些水泄不通。

在场的年轻一辈全都眼光灼灼地盯着悬在数丈之外里的巨大镜影,但无一人敢上前一步。

在他们的前方,有一杵拐老者,一粗壮大汉立于秦曲河两岸。

两人衣着很普通,但就站在那儿,却无人敢动。

凡尘第一道统的仙玄门在东洛仙洲的两个玄圣。

清风老人与雷龙玄圣。

两位玄圣在此,谁敢轻言妄动,他们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这两位打的。

秦霓裳等人找到上沄仙府队伍所在地,跟带队的长老打了个招呼。

“这位是严长老,上沄仙府赏罚殿的大长老。”

站在这个在上沄素有刚正不阿,公私分明之称的长老身侧,秦霓裳为莫宸、花怜惜介绍道。

“见过严长老。”二人恭敬地行了个礼。

严长老看着二人,笑道:“好。此次玄道并列魁首的莫宸,花怜惜,老夫早有所闻。老夫在此想说,选择上沄,你们没有选错,上沄会为你们今后的玄道之路保驾护航,谁敢动我们上沄的弟子,就是与我们上沄仙府为敌。”

“你这老头儿,还真是一点没变,大庭广众下说话还是这么横。”

严长老此番就是故意说得很大声,让其他竞争仙府的人听的。

过了几年了,依然有玄道魁首选咱。

这叫什么,叫信任!既然这些年轻人选择相信上沄,那上沄仙府也定护他们周全!

此话扔出,目的就是要扬眉吐气一把,却不想还真有人找茬接话。

威严的目光瞪去,看清说话的人后,严长老表情却一怔。

一个黑衣年轻男子站在秦霓裳三人身后,脸上挂着笑容看着他。

“臭小子?”

“严长老,好久不见了。”王浑笑道。

“你个臭小子,失踪这么久跑哪儿去了?”

两人一见如故,严长老话立刻就多了起来,两人旁若无人地喋喋不休。

“知不知道你师父都快担心死了,每天愁得要我去他那儿喝闷酒,不去还跟我急。”

“哎哎哎,难为严长老了。”

“喝酒倒没什么,关键是我每晚夜不归宿,我家那婆娘对我意见越来越大。”

说到后面,严长老声音稍微小了些,凑近与王浑诉苦道。

王浑听到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还不都是你害得!”

“是是是,严长老,都是我的错,改日请你喝酒。”

“那可说好了。我惦记着你师父那坛百年女儿红好久了,你这抠门师父,要我去喝酒又不肯拿出好东西。你这次回来了,可得找机会帮我把它搞出来。”

“一定一定。”

两人迅速谈妥条件,拉开距离。

严长老拍拍王浑肩膀,“如今,你回来,我也就安心了,归队吧。”

“是。”

王浑的前身虽然为人狂傲不羁,行事作风极其孤僻霸道,但也有几个为数不多的友人。

这严长老便是其中一位忘年交,两人对王浑的师父没少做过偷鸡摸狗的事,经常给王浑师父气得吹鼻子瞪眼,却又拿他俩没辙。

一个是自己多年好友,一个是自己爱徒,下不去手啊。

严长老身后上沄仙府队伍里的弟子们看到王浑几人入队,纷纷一头雾水,此人是谁?为何跟一向摆着臭脸的严长老如此熟悉。

队伍后方,一个顶着黑眼圈的男子看到王浑,嘴巴张得老大,浑身吓得冒出冷汗,犹如大白天见到鬼一样,连忙缩在队伍人群里不敢露头。

而其他仙府、宗门的弟子看到刚刚一幕,也都在窃窃私语。

“他上沄有什么豪横的,只不过今年收了玄道魁首而已,还给他装起来了。”

“呵呵,可以谅解,毕竟他们几年都没有玄道魁首拜师他们那儿了。”

“也是,正经人谁去上沄啊,三年前的两名玄道魁首都被他们搞没了,也就今年这两孩子没眼力劲,可怜。”

“可是,刚刚那个黑衣男子好像是三年前失踪的玄道魁首王浑。”

“真假,不是传言他死在魔营阵地了吗?”

“我怎么听到的是他死在了妖地。”

“不管哪种流言,他上沄让一个未来有无限可能的玄道魁首如此低境界就前往那种危险的地方,不把弟子的性命当回事,这种仙府去不得。”

其他仙府长老低声交谈,给上沄扣帽子,闻言的底下弟子不少点头同意。

……

严长老也有些疑惑,他刚刚拍了王浑的肩膀,感受到王浑体内的玄力只有潜龙境的力量。

这不应该啊。

以臭小子以前展示的那恐怖天赋。过了三年,现在怎么说也得起码灵桥境了,居然还停留在潜龙境,这小子三年里到底跑哪儿鬼混去了?

“诸位。”

山间一缕轻风拂来,清风老人缓慢开口:“时候不早了,此次天启秘境由我和雷狂把关,入玄心秘境后,机遇福泽自有天意。”

老者声音不大,却清楚地响彻在山谷的每个角落,没有人再说话。

“灵桥以下的小孩们。机遇固然重要,但对于心中玄道的感悟方能成就自己,想走什么道全在你们内心。”

身后巨大的镜影发出浓郁的辉光,清风老人杵着拐杖,“玄心秘境三日为限,即刻动身。”

随着老者拐杖敲地,山谷间风儿荡漾。相识的少年少女们对视一眼,纷纷走出各自队伍,人群化为几道洪流从崖壁上,大地上冲向光辉镜影中。

上沄仙府来的弟子也顷刻间都冲了出去,得到了玄圣的许可,自然都要争抢第一位进入秘境的机会。

他们都相信玄心秘境这种好地方,先入者所得的机遇就会更大。

但也有不少男女踱步走去,这些弟子都是对自己极其自信的,不急于这一时。

走之前,严长老在旁提醒道:“小心。”

王浑点点头,落在人群最后面,想着老者刚刚说过的话。

这刚刚几句相当于点拨了。

漫漫玄道,大道之路何其多,只言片语是说不清的,唯有在芸芸众生中寻出那条属于自己的道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玄道至尊。

这样看来,这位清风玄圣执苦于此多年,本着为后代着想,这才借着此次机会,劝诫年轻一辈们早日寻求自己的道。

在王浑的目光中,几个男女走至清风老人身边。

王浑慢悠悠地走着,看着他们恭敬地行礼,似乎在感谢老者的好意点拨,又或者想在大佬面前混个脸熟。

清风老者对他们一律官方微笑点头。

“登徒子,你再不快点,等会儿走散了。”前方的花怜惜突然回头喊他。

王浑一阵汗颜,还有外人呢,就喊他登徒子,这让别人怎么想他。

果不其然,花怜惜一言已出,剩下还没入玄心秘境的少年少女们顺着花怜惜的目光朝他这个方向看来。

王浑只好不做声,默默往前走着,心中暗念:不是我,不是我,别看我。

一个娇小的身影跑过来,拽着他就往前走。

王浑甩开花怜惜的手,疑惑道:“这位姑娘,你是谁,我们认识吗。大庭广众下不要拉拉扯扯的,容易让人误会。”

花怜惜一脸错愕地看着他,“登徒子你在说什么?”

王浑心中大喊:冤枉啊。

“赶紧,快点。师姐说我们几人在一起,彼此好有个照应。”

说着,拉起王浑的衣袖朝秦霓裳跑去。

向他投来异样眼光的其他仙府少女,王浑尴尬又不失礼节地朝她们回笑。

待所有年轻一辈进入玄心秘境后。

秦曲河边。

粗壮大汉双手抱胸,瞥了眼河另一边的老者,一开口,便是雄浑的声音。

“你跟一群小孩说这些,这个年纪又有几人能领悟。”

杵拐杖的老人叹了口气,“他们是人族未来的希望,我不希望下一代像我们一样,一辈子只能停在大道门口。”

闻言,雷狂也有些感慨。

是啊,终其一生,都没能触碰那至尊境界。活了这么多年,究竟意义何在?

雷狂望着这片辽阔不知界限,风起云涌的天空,头一次感到些许迷茫与不甘,原本站着的笔直身躯也不由有些懈怠。

一缕寒风突然刮进耳朵里,刺痛雷狂。

雷狂瞬间惊了一下,回过神来已是汗流浃背,心脏骤跳不止。

刚刚自己怎么回事,竟然差点圣心不稳。

“多谢。”

雷狂长呼出口气,稳定好心神,抱拳朝着清风老人谢道。

清风老人摆摆手。

自己只是稍微想一下就差点圣心不稳。

这清风老人这些年走南访北,仙玄门的人都知道他一直在愁这件事,却能始终保持圣心难窥,这境界确实比他厉害不少。

念及此,雷狂问道:

“刚刚有不少妖族混了进去,要不要把他们揪出来?”

老人摇摇头:

“天降福泽是为众生受益,不单单只是人族,静观其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