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共剪西窗月
共剪西窗月 连载中

共剪西窗月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共剪西窗月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杜若 那楚格

我生命的最后,感受到楚格的泪水,到底,你我不曾情投意合!展开

《共剪西窗月》章节试读:

第六章:两两相忘莫牵念


我的身子真的支撑不了多久了,唤来紫竹,将我扶进去,躺在床上就睡下了,醒来见的是阳光,饭香飘进我的鼻腔,我有些饥肠辘辘,支撑着身子下来,见得紫竹在前厅已经备好了早膳,我坐下来用了一些,紫竹在一边都说很少见我进的这么香了。

“皇上驾到!”我还不曾用尽,就听见外面太监扯着嗓子朝里面喊,楚格来了?今日是新贵进宫第二天,怎么不去陪陪那位倩倩,来我这荒凉之地做什么:“娘娘••••••”见得我没有动作,紫竹小心翼翼的提醒我要我起来接驾。

我只看了门外一看,楚格便来了,一进门还不等的宫女们行礼,他大手一挥让人都下去了:“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那位倩倩的!”上次他也是刚下了早朝来我这里,为的是告诉我不要为难原媞,今日不用猜也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意合,你是在怨怼于朕?”楚格看着我的眼神经多了一丝的悲哀,我为自己的感觉感到可笑,他怎么可能为我而悲哀:“我何以怨怼与皇上,皇上都说了,我若是稍有不从圣意,皇上就要抄我方家,我已经违背父母意思嫁于负心汉一次,如何还能够狠下心去任意妄为,将整个方家生存置于不顾!”

楚格脸色铁青,很不好看,他没有想到我有胆子说出来这些话,我却是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左右我是活不下来的,爹娘也见不到了,楚格要如何处置我都无妨:“你,果真怨怼朕,意合,朕是有苦衷的!”

“皇上,其实意合已经就要遂了你的心意了,等到我死那日,你和原媞必定十分欢喜吧!”我冷冷的看着这个曾经我誓死追随的男人,看着这个身上挂满了兄长鲜血的男人!

楚格听的死这个字,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样打的脾气,竟一把将我抓起来,我双脚力气,两只膀子在他手里疼的要断掉一般,他却等着两只血丝布满的红眼珠看着我:“你要死?朕不会让你死!你休想要自戕!贵妃自戕可是大罪!”

这样的惊慌失措,我只在哪日原媞中毒的时候见他有过,如今应在我身上,我倒是有些不敢相信了,过往那么多都是哄骗,今日自然不会有什么真心了:“皇上惊慌什么,生死向来都是皇上给的,由不得我!”

听得我这话,楚格这才松了手,我整个人无力支撑,直直的跌落在地上,双手一片血红,我不动声色的将伤口握住,用力支撑着散架的骨头站起来,嘴角挂上的鲜血我也不曾知道,我想我笑的很难看吧!

“你到底要朕如何?”闻言,我无奈的笑了,诛心之痛,何以平抚:“两两相望,莫牵莫念。”我用力憋回去自己的眼泪,如今我和楚格都没有回头路了!

“皇上请吧,我这长乐宫乃是不祥之地!”楚格被我明显的逐客令逐走了,看着我晃晃悠悠的身子,紫竹一个箭步过来拦住了我:“娘娘,你可还好吗?”我摆摆手,楚格怕我死,是为着原媞吧。

原媞如今身怀有孕,楚格更加宠爱,绝对不会允许她们母子有什么差池,越是这时候我便不能死,否则谁来为原媞清血,我心里明镜一般,只是越到了大限,我越是不明白,到底为何,为何楚格要这般的憎恨与我。

疑惑在我心中萦绕许久,直到那日原媞来了,我还在圆凳上喝茶,听见紫竹通报说媞贵妃来了,还没等我让人进来,就见的那原媞一身紫色的牡丹花裙,盈盈款款的朝着我这边走来,楚格不在,她索性也不对我行礼。

“你来做什么?”我着实不懂,这时候这个女人怀着身孕,来我这长乐宫做什么,她却将我周身的宫女都屏退了,对着自己的贴身宫女使了个意味不明的眼色,我看在眼里,这女人还要如何折磨与我。

“来看看皇后娘娘,方意合你可知道吗?我为何一定要置你于死地?”原媞在我这寝殿之中转悠着,走到我的凤袍前面,一手轻轻抚上了明珠镶嵌的凤冠,我怎么会不知道,原媞是楚格最为宠爱的贵妃,又是楚格一生所爱之人,可是原媞的叶心不只是贵妃那么简单,折磨我,无非就是想要我头顶的凤冠罢了。

我沉默莫不言,原媞倏然转过身子,眼神凌厉莫测的看着我,蹲下身子来与我平视:“因为你抢走了我的位置,皇上真心爱着的人是我,若不是因为皇上要利用你们方家登基,他句对不会娶你的!”

“后来他做了皇上,你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那日我中毒,你为我解毒,皇上才起了恻隐之心,留你一条狗命,你当真以为皇上对你有过真心?”原媞染着凤仙花汁的指甲抓住我枯柴一般的手,指甲嵌入了我的肉里,我已经没有疼的感觉了。

“无妨,原本我也无心与他!”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双手一甩,将原媞摔在地上,原媞好似早有预备一般,整个人弹起来很高,一下子撞到在身后的凤袍上,凤冠跌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珠玉。

“啊!啊!”原媞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小腹,一股红色的液体从原媞的大腿流淌下来,还没等的我反应过来,殿外又冲进来一帮人,为首的是楚格,楚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哀嚎的原媞,毅然决然的冲向了原媞。

“媞儿,你可还好吗?媞儿?媞儿,你不要吓唬朕啊!”楚格将原媞抱在怀中,双手在原媞的脸蛋上摩挲这,眼神中的心疼好似要流下来水一般:“还不赶紧传太医!”

“是臣妾,臣妾不好,皇上,不要,不要怪罪皇后,昔日,昔日皇后救了臣妾一名,臣妾就当作是将这命还了!”原媞带着血的双手抓住楚格的衣襟,又无力的滑下去,太医赶到,楚格抱着人放在我的床榻上。

太医开始为原媞把脉,不过还是摇摇头,孩子是保不住了,我站在一边不曾说话,方才的情景,着实是我最为清楚了,许是这场怀孕就是个计,是原媞想要将我置于死地的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格最后还是将目光死死的钉在我身上,我不言语,或者说被算计的太多,我早就麻木了,明知道楚格会勃然大怒,可还是不想为自己辩解,原媞最后说的几句话,自然会让楚格将矛头指向我了。

过了半个时辰,原媞醒了,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叫了楚格的名字,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楚格心疼的将人揽在怀中,一边目光却是投到了我这里:“媞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臣妾来给姐姐请安,看着姐姐身子不好,想着逗姐姐开心,臣妾夸奖当年皇上给姐姐做的凤袍好看,可是姐姐很是生气,说不稀罕皇上送的东西,一把将臣妾推在凤袍上!”许久不见,原媞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增了不少啊。

楚格颇为痛苦的闭上眼睛,最后目光游离到我这里,将原媞小心的放在枕头上,起身拽住了我的手腕,疼!钻心的疼:“方意合,你到底要怎样,当初因为你救了媞儿一命,朕才没有在你兄长谋逆的时候将你处死,你如今还要媞儿将命还给你,这是朕的孩子,你的孩子没了,就要媞儿的孩子陪葬吗!”

“晃荡!”意料之外的痛,楚格真的暴怒,双手提着我将我举起来摔在了方才原媞摔倒在的地方,强烈的冲击我当真忍受不住:“扑哧”一口鲜血吐在这明黄色的凤袍上,很是扎眼,楚格无动于衷的看着我吐血。

“你要死便自己去吧,莫要牵连了别人,皇后娘娘谋害皇子,废除皇后之位,打入冷宫!”楚格抱起来原媞,几句话冷冷的回响在我耳边,我嘴角鲜血未干,他终归是不相信我,任何事情,他只会惩罚我,却从不给我辩解的机会!

“哈哈哈哈哈!”我捂住胸口,想着从前自己为楚格甘心奉献,想着兄长为楚格出生入死,忍不住的仰天大笑,紫竹看着我这般癫狂,更是不敢向前,只跪在地上对着我磕头。

饶是说打入冷宫,可是我这长乐宫早就和冷宫没有什么两样了,无非是内务府的大太监带着人将我这里的珠宝装饰一一都给搜走了,临了还不忘看着我惋惜一番,我躺在床上,任由他们将我宫中东西搜刮干净,对着我指指点点。

紫竹哭的不成样子,想要拦住她们,却被狠狠地推在地上,我护不了她,她是楚格的人自然也无需我来护着了。长乐宫彻底冷下来了,一点装饰也不曾有,偶尔有阳光的时候能见到阵阵的白烟,如无人之地一般。

宫女太监原本就没有几个,如今这里成了冷宫,都各自奔明主去了,哪里还管的上我,唯独一个紫竹还在我身边伺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