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在阎王心尖撒个娇
在阎王心尖撒个娇 连载中

在阎王心尖撒个娇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在阎王心尖撒个娇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孟婆 苏泊瑄

[仙侠版追妻火葬场] [高甜微虐] [不恐怖] 一场你追我赶的猫鼠游戏,她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展开

《在阎王心尖撒个娇》章节试读:

第四章 替天行道之人


小小的神龛,背后竟然别有洞天。

这里仿若一间密室,阳光无论如何也无法照进来,只能终日燃着烛火。

石室内视野开阔,一顶顶的帐篷伫立在其间,人们各司其职,有组织有纪律。

这病村与外界传言中的样子大有出入。

村民们手执武器,合力盖上石门,随后将我们团团围住。

刚刚将道士拽进来的少年裸着上半身,胸膛上伤痕累累,他扛着锄头,站在众人面前,问:“你是谁?”

道士很快缓过神来,将长剑插回身后的剑鞘里。

“替天行道之人。”

我撇撇嘴,这臭道士,干啥啥不行,装逼第一名。

要不是他,我又怎么会进到这个村子里面?又怎么会三番五次命悬一线?

可恶!

更何况,他还杀死了我的铲屎官!但现在,委实不是算旧账的好时机。

我从道士的衣服中探出脑袋,眼前的赤膊少年,面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黑气,两颊呈凹陷之势,看上去就是短命的模样。他一人这样我倒是不奇怪,但他们全村人这样就有点奇怪了。

少年言语急切:“你们是从外面来的人?”

道士颔首,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地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你可曾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扎着羊角辫,穿着粉色裙子,眼睛大大的,鼻子上有颗黑痣,笑起来有虎牙。”

他这段话说得极其顺畅,中途连喘气声都没有,一看就是说过几百遍甚至上千遍。

道士摇头。道:“没有。”

少年急了,丢了锄头,蹲下身,一把扼住他的肩膀,“你真的没有见过?你再好好想想!”

道士表情极淡,似乎并没有看见少年眼中越来越浓的绝望,“没有,我一路走来,没有活物。”

“你再想想,算我求你,你再想想……”少年刹那间呈颓靡之势,跪倒在地,脑袋耷拉着,双手捂住头,表情很是痛苦。

人群中有个与他看上去差不多大的少女走出来,蹲在他身前,一把搂住他,“阿留,那不是你的错……”

二人相拥而泣。

我有些动容,道士皱皱眉,将我的脑袋摁进衣服里。

头发花白的老者拄着拐杖走出来,“你进入了幻境。”

“是。”道士倒也没觉得丢脸,大方承认道:“我没能找到破解之法。”

“幻境可以唤醒人内心所忆、所怕、无解的东西。”

道士沉默不语。

老者说的话让我想起了几十年前我在奈何桥上遇到的那个和尚,也是这样神神叨叨,说的话都有股子禅意在里头。

“由外破除幻境易,由内却难。”

老者说话间,所有村民都看着他,无人议论,无人私语。

他看起来很受人尊敬,是个领头羊一般的人物。

可我并不喜欢他,总觉得他身上有股邪意。

“阿留方才便是从外部将你的幻境破除,带着你来到这里。”

我说那些恶鬼怎么杀不死,原来是幻象。

这是不是说明,我刚刚进入的也是幻境?是我内心无法破解的东西?

可我自生出灵识起就徘徊在三生石前,流连在曼珠沙华海里,从来没有进过什么铜鼎。

我的幻境中为什么会出现苏泊瑄?难道我很早之前就认识他了,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而已?

我百思不得其解。

一个青年人道:“我们都看到了你用剑。”他比划着,将方才所闻所见绘声绘色地说出来。

哦,原来他们早就隐身于暗处,看到了我们逃命的丑态。

只不过法术再厉害的人,也会有无法战胜的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