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晨曦记
晨曦记 连载中

晨曦记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晨曦记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古藤仙人 晨曦

命运再一次捉弄,煜煊解开了晨曦的封印,却拿走了她的心,酝酿着阴谋
无情的晨曦,怎样找回爱,又能否同煜煊有美好结局?展开

《晨曦记》章节试读:

是妖


“主人,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这良辰美景的,难道你忍心辜负啊?”妙雪说着,又倒在了煜煊的怀中。

  而煜煊则推开了她,若有所思地说:“我出去走走。你自己休息。”

  “是,主人。”妙雪最大优点就在于此,她懂得给一个男人空间。

  看着煜煊离去的背影,她有些落寞。也许她可以用狐媚的手段留在煜煊身边,但有一天他知道了一切,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身份,还会这样对她吗?她,爱上了他。也爱上了危险。狐者,媚也。她多么希望煜煊不是因为这个而留她在身边。想到这里,她突然恨起了晨曦。那个女人,同样是妖,却有了不同的命运。而煜煊也对她有那样多地不忍。

  “更深露重,怎么还不休息?”坐在池塘边的煜煊想起了晨曦的这句话。每当夜晚,他因为梦见心爱的那个女子而辗转难眠时,都会坐在这个池塘边,看着月色,吹着箫。自那日将晨曦从百草仙谷带出来之后,这样的夜晚,他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有晨曦相伴。看着月色,听着风声,向她讲述着他心中藏有的爱恋。

  “我终究是伤了晨曦。”他自言自语着。是的,在面对晨曦时,他总是无法平静,一种声音告诉他不该伤害晨曦这样的女人,另一种声音却提醒他,为了**要无所不用其极。看着晨曦那样脆弱的时候,他是愧疚的。他有些担心此刻的晨曦,若是她因此丧了命,他又该如何。

  于是他又吹起了晨曦教他的那首曲子——《落花》。曾经他问过晨曦,这是何人所做,为什么自己从未听过。晨曦告诉他,是一个她曾深爱过的男子为她所做。落花翩翩意绵绵,千丝万缕剪不断。他喜欢这首曲子。

  “煜城,怎么在这里发呆?”百草仙谷中,晨曦拍了下正在花丛中沉思的煜城。

  “身子好些了吗?”煜城回过头,看着晨曦关心地问着。

  “已无大碍。多谢关心。”晨曦程式化地回答着。

  “晨曦……”看着这样的晨曦,煜城心痛地不知说什么。

  “煜城,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只是没有情感,但还能思考。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不怪任何人。即使是煜煊。毕竟,我们人妖殊途。”晨曦轻松地说。

  “什么人妖殊途!是他伤害了你。我从未想过,他竟然可以狠心至此。得到你的心,就可白日飞升,他在做梦。”煜城有些激动。

  “对不起,煜城,又将你带入这种艰难的境地。”晨曦很想带着一丝感情道歉,可她只能用平静的语气回答他。

  “我哥拿到你的心,能做什么?别瞒我,好吗?”煜城有太多疑惑。

  “他需要力量。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我的心能够给他,他需要的力量。”

  “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获得你那颗心的力量。”煜城补充说。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的,并非所有人。但煜煊却可以。一切早已注定。”晨曦刻意隐瞒了些事,她知道,有些真相对于煜城来说是残忍的。

  “假如我哥要用这力量做悖逆天道人伦的事,我们又该怎么办?”煜城虽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可能。

  “若是你,你会怎么办?”晨曦反问着,她知道这个答案于她,于煜城都是难以决断的。

  “我不知道。”煜城并未隐瞒。

  “我想时间会告诉我们。”晨曦看了一眼煜城,然后仰望着那漆黑的夜空,淡淡地说:“我们该离开百草仙谷了。”

  “你的身体还未恢复,怎可离开?”煜城担心地问。

  “我已无事。”晨曦言简意赅。

  “晨曦,你是否还有其他话要说?”煜城问道。

  “出谷之后,我们就分开吧。”晨曦回答。

  “为什么?”煜城难以理解。

  “我是妖,你是人,人妖殊途,并不适合做朋友。”晨曦面无表情。

  “人妖殊途?那你之前为何要住在我家,为何要与我们相处那样久?难道仅仅是我们不知道你是妖,所以你能够毫无顾忌?如今我们知道了又如何,我并不在乎你是人是妖。”煜城略显激动。

  “你不在乎我是妖,但其他人呢。当大家看到我,会怎样?你与妖为友,难道不怕世人的议论吗?”晨曦提醒着。

  “我煜城岂会怕别人的议论。你知道,我向来随性。”煜城骄傲地说。

  “煜城,出谷之后你去哪儿?”晨曦岔开了话题。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煜城深情地看着晨曦。

  “你不必如此。你该回家,你还有家人。”晨曦苦口婆心。

  “你不必劝我,我已经决定了。时候不早了,回去睡觉。明日出发。”说着煜城转身离开了。

  晨曦看着离去的煜城,不由地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晨曦一早就去和古藤仙人告别。仙谷的小妖们都有些舍不得,但晨曦告诉他们很快回来,也消除了大家的担心。

  出谷后,晨曦和煜城一起向京城走去。煜城感到有些奇怪,于是问道:“我们这是要回京城?”

  “我要去看看煜煊。”晨曦回答着。

  听到这句话,煜城的心中生出一丝苦涩。

  就这样,他们各怀心事地回到京城。

  百里大宅内,妙雪正帮煜煊运气,修炼法术。

  晨曦再次踏入这座富丽堂皇的宅院内,竟没有一丝感伤,她感受不到那种感情。

  小厮们将晨曦和煜城迎到正厅。百里靖瑶兴冲冲地跑了出来。

  “二哥,晨曦,你们总算回来了。几天没见,都想死你们了。”百里靖瑶娇滴滴地抱着煜城说。

  “二哥这不是回来了吗。”煜城宠溺地看着百里靖瑶。

  “晨曦,你这几天都是和二哥在一起的啊。”百里靖瑶故意逗晨曦说。

  晨曦面无表情地对百里靖瑶说:“是的。但别误会,我们只是有事要办。”

  百里靖瑶看着晨曦奇怪的样子,疑惑地问煜城说:“二哥,晨曦怎么了?”

  “她只是有些累。”煜城解释说。

  在他们交谈的同时,小厮已经去通知煜煊和妙雪。在去正厅的路上,妙雪心中生出了一条毒计。

  “煜城,晨曦,你们回来了?”煜煊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很自然地同他们打招呼。

  “是的。”晨曦冰冷地回答着。

  这样的冷漠,让煜煊有种说不出的心痛。

  而百里夫妇此刻也走了进来。

  “煜城,你这孩子,怎么总是这般任性,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百里夫人责怪说。

  看着自己需要的人都到齐,妙雪开始了她的阴谋。她笑着,慢慢走到煜城和晨曦面前。

  “煜城少爷,你怎么还跟她在一起。”妙雪假装关心的问。

  “妙雪何出此言。”百里大人疑惑地问道。

  “回老爷的话,你们有所不知,这晨曦并非凡人。”妙雪说着,走到晨曦面前。

  “什么!”百里夫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晨曦是妖。”妙雪故意拉长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