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枭龙至尊
枭龙至尊 连载中

枭龙至尊

来源:掌中云 作者:唐安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唐安 现代言情 顾婉秋

因被陷害,唐安惨遭入狱
三年牢狱,换来的是众叛亲离!妻子背叛,兄弟结仇,母亲重病,那一晚,唐安看清了人性!他誓要夺回一切,将那些曾经欺辱过自己的人,永远踩在脚下!展开

《枭龙至尊》章节试读:

第7章 我是他新女友


“好!那你可不能反悔,我马上给你去联系!”
顾婉秋一口答应。
古缘堂作为汴城为数不多的大药房,基本上整个汴城的中药供货商都有联络,而顾婉秋也恰好是负责人。
所以要办到这一点并不难。
同时,天然牛黄作为珍稀中药材,也不是每个供货商都有货,只要排除小供货商,主要联系大商户就可以了。
很快,在顾婉秋一番电话联系后,天然牛黄的供货商联系方式她拿到了。
一共只有两家!
誊写下来后,她放在桌子上,。
“你要的联系方式我拿到了,那我要的方子呢?“
“等一会儿,你先帮我把我母亲的衣物解开,我要给她施针。“
唐安岔开话题。
“你…!”
虽说顾婉秋在顾家没多少地位,但也是大小姐,平常都是自己使唤别人,哪有别人使唤自己的道理。
可偏偏唐安不吃她这套。
“怎么?难不成你不会脱衣服?“
“我…!”
顾婉秋无奈,只能照做。
可让顾婉秋没想到的是,唐安接下来的医术展示,远超她想象。
顾家作为汴城有名的中药企业,顾婉秋从小也听说过不少有名中医,也见过那些老中医开方子,施针…可她还没见过能有谁能像唐安一样,可以把银针当作杂耍工具,还不耽误施针的。
只见唐安五指并用,细小而轻巧的银针在他手上如生了灵般,四处游动。
就几个眨眼的功夫,银针就像飞刀杂技样,弹射入唐母的后背。
顾婉秋多少也懂些人体穴位。
更让人吃惊的是,他这每一针都分毫不差,准确无误的落在穴位上。
“这…这怎么可能?“
顾婉秋惊呆了。
“你…你叫什么名字?师傅是谁?!” 顾婉秋想知道,他是那个大师的门徒!
“唐安,师傅姓姜。“唐安回答的很简短。
姓姜…?
可据她所知,整中医界没姓姜的大师啊。
那可真是奇了怪了!
与此同时,顾婉秋对唐安多了分好奇。
很快,唐安施针完毕。
他掏出了根烟点燃,淡道。
“我抽根烟就给你写!“
唐安不是言而无信的人,趁着抽烟的功夫,他写下一份毒药方递了过去。
正所谓是药三分毒,而这药方正是遵循了这么一点。
不加仔细琢磨的看,这就是个普通滋补的方子,但要详细追究药理,这药吃了怕是会烂肠子!
“记住,每日只能添加一剂的量,黄芪与川芎联用,外加马钱粉,就会组成乌头碱…这是微量的,多了就是剧毒!懂了吗?会适得其反的…“
唐安深得姜老头传承,对各种方子都熟悉,所以区区一个毒药方,他手到擒来。
看见药方,顾婉秋甚是激动,没想到她真的拿到了,而且都还是些常见的药。
“黄芪,三七,川芎,马钱子…“
正是顾婉秋准备表达感谢时。
咳咳——!
一声咳嗽引起二人的注意。
“妈?“
唐安惊喜的反应过来,赶紧追过去。
沙发上的唐母悠悠转醒。
与之前不同,这会儿的唐母,眼里明显多了些神采。
当唐母回神来,看着周围陌生环境时,她呆了片刻。
“这是哪儿?“
可当她回头,看到日夜彻思的儿子唐安时,唐母傻住了,还以为是在做梦。
“安…安儿?”
“是你吗?妈是在做梦吗?“
唐母不顾一切的拥上去。
见母亲转好,认得自己了,唐安内心所有情绪都在这一刻迸发。
“是我,妈!是我!“
唐安红着眼,赶紧赴身抱住自己母亲,所有思念在这一刻如洪水决堤,宣泄而尽!
唐母激动,一边祷告一边说着感恩的话。
“谢谢老天爷,谢谢你,让我再见到我儿子!”
说完,唐母又是拉着唐安念叨。
“安儿,你不知道,妈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一直没你,妈怕极了,妈怕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啊!“
唐母越说越激动,泪如雨下。
唐安为母亲揩去眼泪,安慰解释着:“妈,你那不是做梦,你那是被楚秋瑶那恶女人给害的!“
一听这话,唐母愣住了,唐安一一说明。
包括楚秋瑶是如何跟彭峰偷情,如何设计陷害自己入狱,又是如何夺得自己的财产,如何给唐母下药,送进精神病院的!事无巨细,唐安一一说了个明白。
听完,饶是顾婉秋一个女人,都气的牙痒痒,更不提唐母了!
“这种人真是不得好死!“一旁,顾婉秋说出自己心声。
唐母虽恨,但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哪怕自己再怎么诅咒,也没有丁点用。
但也正是顾婉秋这么一句,吸引到了唐母注意,她回神迟疑的看着这个美丽少女,问了句。
“安儿,她是谁啊?”
不等唐安解释。
顾婉秋眼珠一转,心里生了个主意,抢了个先。
“唐妈妈好,我是小安的新女友!我叫顾婉秋!“
话一出口,唐安懵了,瞪了顾婉秋一眼。
说什么呢?
偏偏顾婉秋不管不问,热情上前,替唐母扣好衣扣。
“唐妈妈,之前的事,唐安都跟我说了,我也气愤小安之前遇见这种女人!您放心,我绝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我还会帮他讨回公道,我也一定会对唐安好的!“
唐母听完这番话,感动的都快落泪了。
“好!好!好!“
“好闺女!你有这份心,唐妈妈就满足了!“
说着,唐母回神又是吩咐。
“安儿啊,这都中午了,怎么还没做饭啊,不能让闺女饿着肚子啊!“
唐安肚子里正疑惑呢,他想找顾婉秋问清楚,但奈何母亲吩咐,他也只能强颜欢笑。
“没事的,妈,我这就去准备!“
说着,唐安拿起桌上的药方便准备出门,顺带的喊了声。
“你出来,我有事问你!“
顾婉秋朝唐母道了别,便迈着轻快的步子追到院外。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总不能让阿姨知道我跟你就是萍水相逢,专门找你拿毒药的吧?再说了,我这是替你母亲考虑,精神病患者不能受刺激,你不知道?一个医生,这么不着调,还把所有真相都说给她听,你不怕她受刺激,旧疾复发啊?“
“我说是你女朋友,还是在帮你呢,起码这样,唐妈妈有值得高兴的事,就不会再想那些糟心的事!在医学上,这叫情绪对冲,懂不懂啊你!“
顾婉秋咕噜说了一堆,唐安反应过来,也深觉刚才自己的做法欠妥。
缓了半晌,唐安才是道歉。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见唐安是乖乖道歉,顾婉秋嘴角微扬
“算了算了,当你欠我个人情,请我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