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夫君饶命,重生恶女要改邪归正!
夫君饶命,重生恶女要改邪归正! 连载中

夫君饶命,重生恶女要改邪归正!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四月三三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宋檀月 秦照

上一世,宋檀月遵从父母之命嫁给伯爵府庶子冲喜,却又嫌弃夫婿只是无权无钱的残疾
婚后在夫家作天作地求和离,还要跟风流倜傥的表哥私会
被人捉住后,遭夫家休弃出门,她喜滋滋的跑去嫁表哥
哪知道表哥已经跟妹妹莲月勾结,所图不过是她的钱财,害得她孤身一人惨死在农庄
这一世一睁眼,已经在私会的路上了
吓得她赶紧打住! 夫君饶命,重生恶女要改邪归正啊! 秦照凤眼微挑,邪肆一笑,“生几个崽子,一笔勾销
展开

《夫君饶命,重生恶女要改邪归正!》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重生


炎炎夏日,上京城外的白马寺后院几十亩的莲池,好一派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象。

又恰逢初一,主持大师宣经讲道,一大早山门口就堵满了马车,真个儿是游人如织。

忽然车马队伍中一阵聒噪混乱,响起一道尖锐的喊声,“马车撞到人啦,别挤啦。”

原来是一家马车收不住脚,撞倒了几个别家刚下车的香客,又挤压了几个,一时惊叫呼喊,推推搡搡好不纷乱。

一个戴着帷帽的年轻女子被挤倒在地,头狠狠撞到车辕上,霎时间晕倒没有了声息,急的那圆脸小丫鬟带着哭腔乱喊,“娘子快醒来!”边说又去掐她人中。

宋檀月被狠狠掐着人中,疼的清醒了过来,一睁眼如在梦里,怔怔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明明是在那个偏僻农庄里病恹恹的等死,咳得喘不上气来,一时间憋闷的晕了过去。怎会睁开眼就到了这白马寺门口?

对上小满哭红的双眼,她疑惑的问:“我怎么到这来了?”

小满擦着脸上的鼻涕泡,心里暗想坏了娘子别是撞傻了,苦着脸答道:“娘子来白马寺听主持讲经,为咱们姑爷上香祈福。人太多了,刚下车就被那群混账挤倒撞了头。”

宋檀月抬手扶额,只觉得脑中一阵绞痛,有一些记忆冲入脑中,却又一时理不清楚,各种杂乱无章的想法冲撞。

她双眼忽然睁的浑圆,电光火石之间,明白了此间原由:那一世的她大概是死了!她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熟悉的场景,这一世的她竟然……重生了!

上一世,她遵从父母之命嫁给秦照冲喜,嫌弃他无权无钱又残疾。在妹妹莲月挑唆下,跟表哥陈厚私会。不料被人发现,毁了名节,她遭夫家休弃出门。

她喜滋滋的跑去要嫁陈厚,哪知道陈厚已经跟莲月勾搭成奸,所图不过是她的钱财,最后她人财两空,朝不保夕的在娘家小农庄上活了十年就病死了。

这一睁眼,竟然又回到了在白马寺被抓奸的那一天!

宋檀月吓得打了个冷战,打住打住,这辈子必须迷途知返,必须改邪归正啊!

她扶着小满艰难的站起来,吩咐道:“我觉得很不舒服,咱们快回府吧。”

小满的“好”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一个娇媚清脆的女儿声音传来,“二姐!二姐快来呀,你怎么在这愣神儿,真是叫我好找。”

宋檀月转过身,是她的异母妹妹,宋莲月。

前一世她,既任性乖张,又识人不善。她曾经对不起很多人,也有很多人对不起她,但是从未有谁让她觉得这般厌恶。

只为了那些许阿堵物,她竟然唆使自己的心上人,勾搭她的亲姐姐,不惜毁掉别人的一生。真是下贱没有底线,天生的坏种。

宋檀月隔着白纱看向说话的人,眼神已是一片冰冷。

这不过十五的小丫头,此刻笑的娇美如花,心里却在想着要了她的命!

转头就走既然来不及,就陪他们演完这场戏。

宋莲月已经走到她身边,挽起她的手臂,“姐姐快走吧,时候不早了。”说着还冲她眨眨眼,压低声音,意有所指的说:“表哥都等不及了。”

宋檀月忍住心里一阵恶寒,笑眯眯的解释方才被人撞到污了衣衫,要先去客房里换一换。

宋莲月听了眉头一皱,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却又立刻掩饰住情绪,还关怀的问了几句要不要紧。

她真是惯会演戏的,不然上一世也不能把宋檀月骗的这么惨。

“妹妹不必担心,没什么大事,只是挤得发髻都乱了。我稍微梳洗一下,你先去莲池边等我吧。”宋檀月说着,往寺庙的客房院落走去。

宋莲月假意客气了一下,也带着丫鬟梧桐急匆匆的走了。

进了客房,看到大丫鬟谷雨正在收拾行李,知道孙妈妈已经去大殿占位置了,就叫她去取些热水来洗漱。

宋檀月从行李中拿出一个衣裳包袱给小满,对她耳语一番,小满领命而去。

宋檀月目光又落在桌上的那一竹筒桂枝熟水上,那是谷雨偷偷给她准备的泻药。

上一世她也没想要在白马寺与陈厚约会的,毕竟秦家派了人跟过来监视她。

但是陈厚和宋莲月等不及了,唆使谷雨不停的怂恿她来白马寺。

她们打算让宋檀月在听经的时候腹痛,带谷雨出来找净房。然后陈厚会去引她单独相处,制造私会的情景。等宋莲月过去“捉奸”拿住把柄,以后好任意摆布她。

想到那些腌臜事,她自嘲的笑了笑,但愿她这辈子能活的聪明些。

等热水端来,宋檀月故作不舒服想要休息,迟迟不肯出门,谷雨渐渐面露焦急。

宋檀月笑语,“你这小丫头还担心迟了看不到热闹?不如坐下来喝些水吧,等会儿到了大殿听讲,怕是一两个时辰出不来,这大热天的不喝水不行。”

谷雨心急,三口两口喝完水,就催着娘子快走。

宋檀月无声的笑了一下,笑意不达眼底,起身往大殿走去。

谷雨连忙又拦住她,“娘子错了方向,三娘子是在莲池等你呢。”

宋檀月看也不看她,冷言道:“我先去大殿跟孙妈妈打个照面,免得她出去寻我。你去跟莲月说一声罢。”

耽误了这许多时候,谷雨也怕他们等急了,丝毫没有犹豫的就去了。

宋檀月唇角微启,留在谷雨背上的是一抹阴测测的目光。

宋莲月没等来宋檀月,气的暗暗跺脚,心里骂她人蠢事多。一看谷雨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不停地捂着肚子,就问:“你怎么了?”

谷雨实在肚痛难忍,使出洪荒之力也没憋住,只听叽里咕噜噗噜噜一声响,一阵恶臭传来......

宋莲月“... ...”

谷雨面红耳赤,忍着羞臊说:“求三娘子帮忙,让梧桐妹妹帮我去房里取一件衣服吧。”

她话没说完,宋莲月就气急败坏的说:“快走快走!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恶心死了!”

等俩丫鬟匆忙走了,这时桥洞下有人嘘嘘作声,宋莲月不用看也知道是埋伏在那里的陈厚。

她假装观赏莲花慢慢靠近过去。陈厚问:“她怎么没来?”

宋莲月以扇遮面,侧头靠近他小声骂道:“二姐先去打发秦家的老妈妈了。谷雨这小贱人办事真不牢靠,安排她哄二姐喝些泻药,谁知道她自己倒先肚痛去茅房了。”

陈厚听了眉头一皱,“谷雨怎么会肚痛?”

宋莲月还未及答话,忽然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就看那陈厚朝自己猛扑过来,她站立不稳向后仰去,紧跟着扑通一声巨响传来。

两个人一起摔入了莲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