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睁眼回到二十年前,和老公婚礼上
睁眼回到二十年前,和老公婚礼上 连载中

睁眼回到二十年前,和老公婚礼上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远山青黛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邓羽 都市小说 陈曦

前世,她和他早早辍学,将生活过的一地鸡毛
重来一次,她竟然在二十年前那个简陋的婚礼上发现了略显青涩的他
她与他定下契约:未领结婚证前不许有身体接触
却不想很快,她自己就先犯规拥抱了他
他斥责是她犯规在前,她却耍赖道:“我哪里有犯规,明明是你看错了
” 他低声轻笑,并在心里发誓:“这一世,我定要努力奋斗,将最好的都给你”
展开

《睁眼回到二十年前,和老公婚礼上》章节试读:

第4章 给婆婆找对象


第二天早上,周文秀看着埋头吃饭的儿子,将埋藏在心中多时的忧虑说了出来:“小羽,你虽说已经结婚了,但毕竟年龄还小,现在读不成书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妈,我打算过段时间跟小曦一起到南方打工,听说那边发展的比较好机会也多,好多人都赚到了钱。”

“那可不行,妈就你这一个儿子,你走了我怎么办?我已经托你于叔在修车厂给你找了个学徒工的活,要知道那个活可不是随便谁去干人家都收的,你于叔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个差事给你求来的。”

周文秀听到儿子说要去南方,顿时紧张起来,因为邓世峰就在南方某个城市里,听说又成了家。小羽是自己唯一的孩子,如果到邓世峰的地界上去,以后不回来怎么办,于是下意识的就想拒绝。

“哪个于叔,就是那个于瘸子?妈,我早说过多少次了,以后不许跟那个于瘸子来往,你就是不听。”

“小羽,你怎么能那么说你于叔,这么多年你爸爸不在,家里大事小事哪件不是你于叔张罗的,每次我去乡下收山货都是你于叔免费出车帮我,你就算不喜欢他,也不能这么说他,毕竟他是个长辈。”

“我就是受不了他一个瘸子沾染你,当年我爸走了没几年,他就开始打你的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之间的事。”

陈曦静静的听着邓羽和周文秀母子俩斗嘴,他们口中的于叔叫于文斌,年轻时是个建筑工,施工时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最后性命保住却瘸了一条腿,就因为带了这点残疾一直找不到对象。但这个于文斌虽说残疾但脑子好使,拿着工地给的赔偿款买了一辆大卡车跑运输,后来用赚的钱又买了几辆车雇人跑运输,几年下来就成了整个汶水县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有钱之后,媒婆一批批的上门给于文斌介绍对象,都被于文斌拒绝了。

被拒绝的次数多了,所有媒婆都不上门了,有一个姓胡的媒婆因为于文斌对她说话语气不好,还在背后编排他,说他不能尽人事之类难听的话。

直到有一次,陈曦无意中撞见于文斌跟周文秀在房间中说悄悄话,她凑上前听了个大概。意思就是于文斌让周文秀跟邓羽说他们俩的事,周文秀担心这种事情说出来影响儿子学习不愿意说,两人为此在房间里争吵了很久。

当天晚上,陈曦就将自己偷听来的话原封不动的讲给邓羽听,那时的邓羽处在青春叛逆期,对于母亲跟那个瘸腿男人的风言风语早就忍不下去了,得知那个瘸子竟然想娶自己妈妈顿时暴跳如雷,跑去跟母亲大吵一架,最终周文秀彻底放弃了改嫁的想法,几年后于文斌娶了个年轻貌美的小娇妻还生了一个大胖儿子。

此后,周文秀常年郁郁寡欢,经常挑儿子媳妇的错,陈曦和邓羽但凡做的有一点不对就会遭到她一通责骂,更是在陈曦生下女儿后,不仅不伺候月子,甚至连孙女也不帮忙带。

当初的陈曦对于婆婆不伺候月子不带孩子充满了仇恨,多年都不曾叫过一声妈,直到婆婆去世时握着她的手对她说抱歉,不该把自己不能跟于文斌结合的仇恨转嫁到她身上,那时她才突然明白婆婆那么多年过的多么不易,她也在刹那间释然了。

现在,看着邓羽情绪激动的跟周文秀争吵时,陈曦出声阻止了他:“邓羽,你跟我到屋里,我有事跟你说。”

听到陈曦的叫声,邓羽扭过头,陈曦看到他那双黑亮的眸子因激动而充血,于是上前拉住他的手往卧室走去。

她拉着他的手坐到床沿边上,伸出手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感觉到他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后,才轻轻的开口问道:“邓羽,你爸爸走了多少年了?”

“我三岁那年走的,算起来已经十三年了。”

“是啊,十三年了,人生有多少个十三年可以浪费,这么多年妈一个人把你拉扯大,多么不容易啊,我记得你曾经给我讲过妈独自一人骑着小三轮到农村收山货,雨天路滑连人带车摔到沟里,幸好开车路过的于叔把妈救起来。你想想如果没有于叔把妈救了,你可能早就成孤儿了。”

听了陈曦的话,邓羽的眼泪唰唰的顺着脸颊滑下,哽咽着说:“我知道妈很不容易,但我就是觉得他一个瘸子配不上我妈。你说如果我走出去,别人说我爹是个瘸子,我是什么感受?”

陈曦看到这样孩子气的邓羽,又好气又好笑,感情他是因为自己的面子而不愿意接受于叔。

于是劝解道:“怎么会呢,你忘了前世你把妈跟于叔拆散后,于叔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媳妇,还生了个漂亮的儿子,那时怎么没人嘲笑于叔的儿子。于叔再怎么说,也是咱们这个小地方的财主,你要是同意了他跟妈的婚事,那他以后的财产岂不都是你的了?”

“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真是个小财迷”,邓羽听到陈曦的劝解后,一下子就释然了,转而调笑起陈曦来。

陈曦看邓羽变得正常之后,便对他说道:“既然你同意了,我就去跟咱妈说了,让她放心再嫁,这样她有个知冷知热的男人呵护着,以后也不会把我们两个盯的那么紧了,那么我们就能顺利的去南方了。”

“看看,你可真够有心机的,表面是为了妈好,实际上还是惠及到你自己身上。”

“得得得,我不去说了,你自己去给你妈说吧,反正你是她亲儿子,说话不用反复斟酌。”

“算我错了好吧,好小曦,为夫拜托了”,邓羽双手抱拳躬身行礼,陈曦笑着跑出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