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反派他总想独占我
反派他总想独占我 连载中

反派他总想独占我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小白花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孟笙 安言

绑定了奶妈系统的孟笙,需要将意外成为孤儿的小反派抚养长大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于是孟笙勤勤恳恳的一把屎一把尿将小反派养的风光霁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正准备拍拍屁股走人时,她亲手养大的崽却露出了白切黑的真实面目,“好姐姐,你想去哪啊?”展开

《反派他总想独占我》章节试读:

第2章 第一单


翌日晨,孟笙早早的起来了,如今有系统的加持,虽说一个月不用为吃食担忧,可养好一个奶团子,可不是单单顾好吃食就可以,她必须找到挣钱的手段。

安言还在床上乖乖的睡着,孟笙将他的被角按好,便轻悄悄出门去了。

根据系统的提醒,这个世界里的游侠都会根据自己的能力去接一些悬赏令,以此赚取钱财。孟笙这一身的功夫可不能浪费了,这一早她便去悬赏堂逛了逛。

悬赏堂是大陆中作为“中立派”的存在,接令不问善恶,不问大小。很适合孟笙出入。

孟笙身上穿着的还是灵剑派的衣服,只不过她在干坏事的时候并没有大大咧咧的将门派的标志露出来,而是换了一身较为低调的衣服。走起路来悄无声息,旁人不懂,可这悬赏堂的人眼睛个个都是顶尖的,一眼就瞧了出来不是个好惹的主。

见孟笙进门后便皱着眉头扫视悬赏令,堂阁里的负责人极有眼力见的上前为孟笙解释:“小娘子看着眼生,怕是第一次来吧。老朽来给您讲讲。咱这悬赏堂接的悬赏令啊有小有大,小到两个区域的乞丐相互斗殴,这一方发布悬赏令给另一方一个教训。大到这天子之家不可言说的秘密。小娘子既是第一次来,老朽便建议您接这个悬赏令。”

他从一排竹叶令中间抽出一条递给孟笙。孟笙翻开一看,“取得秋烟阁二楼的账本”。不愧是浸淫此行多年的老手,这种不用舞刀弄枪,只考验身法的任务,正适合孟笙练手。

孟笙一拱手,“多谢堂主,这个我便接下了。”

“哪里来的话,小娘子一看便是不凡之人,说不定今后老朽还有需要请小娘子帮忙的地方呢。”

今后她与安言的确要在此处定居,多一个朋友倒也不是坏事。

“我姓孟,堂主唤我孟姑娘即可。这些悬赏令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我也需要以此为生,若是有用得上的地方,堂主不妨请我一试。”

“孟姑娘侠气,如此,老朽便也告诉孟姑娘秋烟阁这个悬赏令的做法,这件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易的是,只用取来账本即可。难的是,秋烟阁是城中最大的女子制衣坊。二楼更是只有达官贵人才有资格进的地方,为了保障这些达官贵人的安全,二楼的护卫是实打实的多,甚至门窗之际都设置了阵法,只有秋烟阁的领路人才知如何破解。所以说,孟姑娘,此去,可不简单啊。”

年迈的堂主捋了捋长长的胡须,眼睛里是孟笙现在看不懂的精明。

“多谢堂主提醒,孟笙感激不尽。”说罢,便拜别了堂主。

昨日进城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秋烟阁,在一街的制衣坊中,数它最恢宏亮丽,光是门口待客的门童便就足足十个,且个个衣着不俗,谈吐不凡。一看就是富贵之地。

孟笙走不了正门,因为她,身无分文。太难了,自己一毛钱都没有还要养个孩子,简直是虐待花季少女!

既然自己走不了正门,那就,找个人帮自己咯。

手指一动,掐了个控制诀。又掐了个焕颜诀,将自己容貌做了改变。门口某个心不在焉的门童立刻翻了白眼,对着另一个门童道:“我姐姐来了,她想进来借个茅厕。”说着,便径直向着孟笙走来,孟笙也掐着点做出了捂着肚子的动作,顺便控制着门童扶着她向店内走去。

孟笙的优点是系统承认的美貌。即使做了改变。也是个美人。如今美人蹙眉,画面也是极美的。门童们纷纷表示理解,并让她的“弟弟”带她往店内走去。

宣城畜牧业发达,不仅盛产动物毛皮,丝绸之类的更是数不胜数,因此城中制衣店尤其多。而能够在众多制衣店中脱颖而出,秋烟阁定是有它的过人之处。

不愧是城中最大最高档的制衣店。入目便是几件极其华丽的衣裙。右边是男装,左边是女装。往来皆是衣着不凡的客人,并无寻常店中讨价还价的那类人。且每个客人身边都有个为其讲解布料质量和价格以及款式的随从。

看见孟笙捂着肚子向店内走来,立马有人迎了上来:“姑娘这是怎么了,可有奴家帮得上忙的地方?”

孟笙摆了摆手:“不用麻烦了,我这弟弟带我来借一下贵地的出恭之地。”

“原是小八的姐姐呀,我们都知道小八有个姐姐,竟没想到是个如此花容月色的。如此便让小八带你去吧”

哦豁,自己随手一指的人,还真有个姐姐。

孟笙随着小八的步伐往店后走去,期间经过楼梯的时候的确是感觉到了阵法的存在。孟笙留了个心眼,在茅房旁边将小八打晕放进去,自己便收敛了身形朝二楼跳去。

还未碰到二楼边角的窗户,孟笙便感受了一股极大的阻力。孟笙脚尖一点,并未停留,而是径直上了屋顶。刚一站定,便与楼顶上蹲着的暗卫对上了眼。

孟笙赶紧又掐了个控制诀,才在暗卫出声前将其控制住。上前将他弄晕,在他蹲着的地方仔细查看了一番,果然有个入口。孟笙将暗卫背起,一同翻身进入。

目前还是仙人魔三足鼎立的状态,修仙之人甚少进入人族领地。也更不会有人想到会有修仙的人来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所以秋烟阁安排的护卫均是以武力为主的。

从楼顶进入便是一个极其狭小的阁楼。孟笙在里边将暗卫身上的衣服全部扒了下来穿到了自己身上。这才从阁楼出来。这件衣服上波纹涌动,应当他就是能够在阵法中来去自如的原因。

暗卫这种职业是此生只认一主的,所以秋烟阁的阁主并未对其设防。阁楼连通的居然直接是二楼的书房,书房内也有阵法,但这种人族的阵法对孟笙这个大师姐来说的确不值一提。轻轻松松便取走了账本。

走之前还不忘将见过自己的三人的记忆全部清除,又将身上不属于自己的衣物脱下,这样便查不到自己头上了。

从接下悬赏令到拿回账本,甚至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悬赏堂的堂主非常满意自己碰上了个能力好强的侠义之士。不仅将悬赏的钱给了孟笙,自己还倒贴了一些。

孟笙很感激堂主,但是临走前还是疑惑性的看了眼他。

堂主一下子便明白了孟笙的顾虑,“孟姑娘,老朽干这一行四十多年了,你别看我这地方小,可这悬赏堂在整个东玄大陆都是赫赫有名的,整个大陆不知道有多少家悬赏堂。我虽然只是个分堂主,但也没人敢动我的店,同时,我也会为每一位客人和接令人保守秘密,孟姑娘放心便是。”

孟笙这才放下心来,“多谢堂主。”

刚走没几步又突然转身扒着门一脸认真的问道:“堂主,麻烦问一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堂主愣了愣,慈祥回答道:“巳时末了姑娘。”

“要了命了,我的乖乖还在家!!乖乖啊,姐姐马上就到家!!”说罢便风一般的往家中跑去。

堂主无奈的摇了摇头,返回了内室。

孟笙钻进小巷,运起气避开他人直接飞身朝家里赶去,果然不出她所料,小团子早就醒来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小声抽泣着。

见到孟笙回来,哑着声音伸出双手哭道:“我以为姐姐不要我了呜呜呜。”

孟笙心疼的直跺脚,赶紧将崽崽抱到怀里,轻拍着他的背,“姐姐怎么会不要崽崽呢,姐姐出门赚钱去啦,这不,拿到钱就立刻回来啦,赶紧起床,姐姐带你出去制几身衣裳,然后带你去学堂报道。”

安言醒来的时候摸到床上并没有人,心里是极其没有安全感的,他立刻爬了起来,大声呼喊姐姐,可是仍然没有任何回音。他以为,他已经没有了爹娘,现在连姐姐都嫌弃他不愿要他了。可是还好,姐姐并没有不爱他,姐姐还是回来了,还抱着他哄着他。姐姐对他来说就像大雪纷飞中的一点火光,周围是漫天飞雪,只有她身边是暖的。他不能离开姐姐,他要一辈子都跟姐姐在一起。

安言将孟笙抱的更紧了。

孟笙安抚的又拍了拍他的背起“好啦,起来洗漱,姐姐带你出去制新衣啦~”

孟笙施了个障眼法,将安言头上的耳朵藏了起来,人族对魔族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若是他们看见了安言头上的耳朵,指不定要出什么事端。

系统说这是因为安言心绪不宁才导致无法控制自己的原型,等安言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耳朵便会自然而然的收回去。

安言是第一次出门,小手紧紧的抓着孟笙的手指,看起来简直可爱的要命。周边摆摊的奶奶们还送了他好几个糖果。原本紧张的小团子在这充满善意的氛围里,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孟笙去的是一家平价制衣店,因为手上银钱并不算太多,还要送安言上学堂,便只定做了两套衣物。

然后又带着孟笙去了离家不远的一家私塾,教书先生是个年纪很大的白胡子爷爷,看见安言这样粉雕玉琢的小朋友自是欢喜的不得了。又因为安言是中途才来,还贴心的减免了一半的银钱。

一切都打点好后,便约定明天就正式送安言上私塾。

这一天各种各样的事情忙下来,已是残阳如血。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角落里坐满了乘凉的爷爷奶奶,他们打着蒲扇,用方言讲着一些生活琐事,几个爷爷笑的露出了仅剩的几颗牙。

这个时代并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说法,因此河边桥上随处可见手牵着手互诉衷肠的年轻男女。

街边各种各样的馄饨铺,汤圆铺飘来诱人的香味,酒楼里都满满当当的坐满了人,安言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不住的往两边望去,走走停停,最后,在一家包子铺前停了下来。孟笙自然是看出来了小家伙的渴望。

带着安言在铺子里坐下,“老板,来一碗粥,一笼肉包一笼菜包。”

“好嘞,姑娘稍等,马上来。”老板的语气轻快。

将东西端上桌后,老板看了看孟笙两人,老实巴交的问了一句:“姑娘不是本地人吧,看着怪眼生的,咱这条街,可没有您这样标致的人物。”

孟笙被夸的红了脸:“以后我姐弟俩可就要在此地定居了,说不定,家弟还天天来老板您这儿讨包子吃呢。”

孟笙的爽朗引的周围的顾客都哈哈大笑,对面的安言也是笑的露出了小虎牙。

今天走的这一趟,整条街都知道了临水的宅子里新住了一对神仙似的姐弟,一连好几天外边都有偷偷趴在门缝偷看的小孩子。

安言自从知道了姐姐白天要去赚钱,便很乖巧的每天自己起床然后拿上两文钱在包子铺买两个包子,吃完再去念书。好在私塾离得近,周围又都是些心地善良的父老乡亲,在这日日上学的途中,倒也没出什么事。

新来的安言小朋友乖巧又懂事,倒是引起了周边老奶奶的疼爱,每次回家还都能揣上一些小零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