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我能吞噬异能
我能吞噬异能 连载中

我能吞噬异能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于蓝安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于蓝安 吴迪 都市小说

这个异能者不断涌现的世界,早已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世界
那些拥有毁天灭地威能的强大异能者,他们的存在真的合理吗? 当自然的法则可以被他们随意打破的时候,普通人还有什么值得为之奋斗的目标? 当你觉醒异能的那一刻,是选择肆无忌惮的破坏,还是选择默默守护一方安宁
这也决定着异能进化的终点,究竟是毁灭,还是新生... 本书又名:《无敌的我只想安静卖煎饼》展开

《我能吞噬异能》章节试读:

第5章 吴迪的档案


晚上十点左右,一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吴迪终于听到楼下传来一阵汽车启动的声音。

他再不敢偷偷躲在窗帘后查看,只好将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能量再次挥霍一空,只为查看刚才离开的是否是那个女人。

结果还好,吴迪尽管虚弱无比,还是在心里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视野之内,除了他和吴小果的能量场,再无其他人。

这也直接证明他的意识视野,只对拥有能量场的人有效,周围的邻居看样子都是普通人,而拥有能量场的应该就是异能者。

没想到异能清理者本身就是异能者。

但这也无可厚非,师夷长技以制夷嘛。

但是一想到有一个清理者在监视自己,吴迪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清理者针对的是异能者,而现在他和吴小果都是异能者,这如何不让他寝食难安。

他自己都还好,因为自信智商在线,加上还有不易察觉的意识感应,总能安全应对。

但吴小果这丫头就有些难办了,天知道她哪天一不小心突然暴露,自己是该带着她去投案自首,还是亡命天涯呢。

逃是不可能逃的,吴迪心中苦笑。

他那么辛苦的守着这个家,守着那个小小的煎饼摊,不就是期盼能得到一个答案吗?

想到这里,吴迪心情瞬间跌落到了谷底,他用尽最后的意志力,强行将自己从那个深渊里拉了回来,至此他终于筋疲力尽,很快沉沉入睡。

这一夜,吴迪做了很多的梦,但不管是哪个梦,他都是在不停的行走。

没有终点的路途,尽管令他身心疲惫,但他的身躯依然挺直,他的眼神依然坚毅。

不知何时,一直孤单行走的他,身边突然多了一丝微弱的光亮,这点微光,逐渐变成了吴小果的模样。

很自然的,吴小果肉肉的小手抓住了他的大手。

吴迪虽不作停留,但他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似乎扬了起来。

不再孤单,始终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

正当吴迪陷入沉睡的同时,那台从他楼下离开的黑色轿车,悄无声息的驶入了一个守卫森严的禁地。

轿车在禁区内的一栋办公楼前停下,车内下来一名纤瘦的女人,一身黑色休闲打扮,正是凌晨时分在吴迪面前出现的女人。

吴迪猜的没错,她正是异能者清理人员,名叫杨冰冰,水系高级异能者。

这片禁地是清理者组织在江城的分部。

下车之后,杨冰冰直奔办公楼底下的一间地下室,那里有人正在等她。

这是一间秘密审讯室,杨冰冰推门进去之后,一眼看见一个年轻男子,正义正言辞的向对面被锁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说着什么。

中年男子是吴迪凌晨遇到的山寨金刚狼,此刻他的表情漠然,似乎对年轻男子的话十分不屑。

看来他已经恢复了神智。

审讯室里的两人看到突然进来的杨冰冰,同时愣了一下,杨冰冰看都没看山寨金刚狼一眼,向年轻男子招了招手。

“李恕,我都说了先把他晾几天,赶紧出来,交待给你的正事办好了吗?”

李恕一改刚才严肃的表情,满脸堆笑的跟着杨冰冰走了出去,轻轻的关好房门之后,这才不好意思的挠头解释到。

“冰冰姐,我就是把事情办妥了之后,才打算过来锻炼一下自己的审讯能力,没想到这家伙嘴还挺硬。”

杨冰冰对于审讯这件事情并不想多说什么,她明白这个家伙只是一个小角色,让李恕这个新人拿来练习一下也好,于是她直接切入主题。

“吴迪的调查报告呢?”

李恕早有准备,两人走出地下室,李恕把她带到一间办公室内,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办公桌,那里有一个黄色的档案袋。

杨冰冰也不废话,快走两步坐到办公桌前,打开资料专心看了起来。

“能查到的资料都在这了,我看了一下,没什么特殊的地方,血氧含量只比普通人高出一点,基本可以排除成为高级异能者的可能...”

李恕还想继续说下去,杨冰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现在可以走了。

李恕自讨没趣,跟杨冰冰告辞说回审讯室做一些收尾工作,便转身离开,办公室内只剩下杨冰冰仔细翻看眼前档案的沙沙声。

杨冰冰一边看着,一边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这个少年的经历,竟让她早已冰冷的内心,微微有了一番触动。

...

姓名,吴迪,性别,男,职业,学生,出生日期,2085年6月1日,家庭地址,江城市东城区毛巾厂宿舍。

...

单亲家庭,母亲吴桂霞经营煎饼摊为生。

...

2096年6月2日清晨,西城渡口区街道办接到报案,在沿江路附近发现一名男孩昏倒在路边,生命体征微弱,双脚脚掌严重损伤。

重症监护七天之后,男孩渡过危险期,期间没有男孩的亲属前来寻找,以下文字为男孩醒来之后与街道办人员的对话录音记录。

吴迪(以下简称吴):“阿姨,我找不到我妈妈了,你帮我找一找我妈妈好不好?”

街道办张主任(以下简称张):“好的,好的,小朋友你先不要激动,你先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住在什么地方?”

吴:“我叫吴迪,我妈妈叫吴桂霞,我们住在东城区毛巾厂宿舍。”

张:“毛巾厂宿舍对吧,你先等一下,我给那边的同事去个电话,看看你家有没有人找你。”

吴:“不用了,我家就我和我妈两个人,我和我妈妈走散了,我很确定她没有回家。”

张:“你确定她没有回家是什么意思?”

吴:“没什么意思,你别问了。”

张:“好吧,我不问,那你记得你妈妈的手机号码吗,我给她打一个电话让她来接你总可以吧。”

吴:“913...”

张:“小朋友你先等一下啊,我先拨打一下试试...呃,打不通,你确定没记错号码吧?”

吴:“我没有记错,我妈妈的号码我怎么会记错呢,算了,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我,我自己去找她去。”

张:“小朋友,你千万不要乱动,你脚上的伤还没好呢,你现在还不能下床,这样吧,你把你是怎么和你妈妈走散的,又是在哪里走散的经过好好跟我说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吴:“好吧,6月1号儿童节那天,恰好又是我的生日,我妈带我玩了一整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突然下起好大的雨,躲雨的时候,我妈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丢下我飞快的跑了,我不停的追啊追,最后还是没有追上...阿姨,你说我妈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很听话的,她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我了呢?”

张:“小朋友,你先别哭啊,我也觉得你妈不可能会不要你的,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乖得好孩子,这样吧,你先好好养病,阿姨答应你,等你好了之后,帮你一起找你的妈妈,现在科技那么发达,要找到一个人有什么难的,放心吧。”

...

以上录音资料由渡口区前街道办主任张红娟提供。

...

仔细浏览了几遍这篇录音记录,杨冰冰发现了一些可疑的地方,如果那时的吴迪没有说谎,那这件事情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不过最终档案记录人员将吴迪的描述归为臆想一类,毕竟一个被亲生母亲无端抛弃的小孩,终归会留下一下创伤。

不过令杨冰冰比较在意的是,吴迪的母亲吴桂霞,居然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自此音讯全无。

杨冰冰接着翻看,发现后面已经没有太多重要的信息,基本都是吴迪在学校优异的表现,以及每年六月一号会定期抑郁症发作,那天的他会不受控制的沿着这个城市不停的走,从当天凌晨一直走到天黑为止。

最后还有关于他收养的小女孩,吴小果的一些档案,然而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这个小孩的身份来历无迹可寻。

又是一个可疑的地方,杨冰冰眉头不由得再次紧皱。

档案并没有太厚,寥寥几张纸,将吴迪的生平大概都记录了一番,最后一张是李恕开始提到的血液检测报告,正如他所说,吴迪的血氧含量数据比较正常,就算成年以后变成异能者,也是那种低阶到与普通人无异的异能者。

但杨冰冰立即回想起凌晨看见的那一幕,一个中级异能者的骨刺,居然无法伤到他分毫,这又如何解释呢?

正当杨冰冰陷入沉思,一张彩色证件照从她手中的纸张中间滑落。

这是一张女人的照片,杨冰冰好奇的拿起来观看,然而这一看不要紧,待她看清照片中那个女人的容貌时,刹那间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一种天然的臣服和敬畏感占据了她的意识。

杨冰冰吓得赶紧闭上眼睛将照片翻到了背面,待到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她才缓慢的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照片背面三个手写的文字。

吴,桂,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