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风林弃归录
风林弃归录 连载中

风林弃归录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东斜西渡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孙林 风不弃

合众三年,大齐王朝竭力维持着自己的统治
然开国初年,分封诸侯,导致各诸侯王势力坐大,如今中原大陆,名义上虽仍是姜齐王朝,可百姓们都深知,天下已不是姜氏作主,六诸侯王各自为政,支离破碎的中原大陆,战乱不断
晋、吴、越、楚、秦、燕
六诸侯各怀心思
奇书《九章综述》引出各股势力
风不弃、孙林、黎冰等一众才俊,乱世游走,辅佐明主,重建中原秩序
展开

《风林弃归录》章节试读:

第4章 刘家铺子


风不弃和黎冰一路同行,进入姜齐控制地域后,就再没碰到什么麻烦事。

黎冰为了行动方便,依旧是男装打扮,但其天生美艳,男装始终是无法掩盖的,近距离接触后,有几次风不弃都很好奇,其恢复女妆后,到底是怎样一副模样。

两人一路上闲聊,所谓的徐先生十多年前就在黎冰族内,至于她族位于何处,听其简单提及,只知晓在楚地西南之南。

孙林和肖仲覃一路东行,先风不弃一步到了临淄城。按照约定,住进了一家普通客栈,这里亦是秦侯的一处秘密据点。

距离稷宫评开始还有半月。

孙林本想去报名文榜,他们临出发时并不知晓具体评定法则,发现需要乡贡资格,无奈他一直跟随师父半隐居,根本就没参加过乡试。一阵失望之后,也没去报名武榜,准备等风不弃抵达后,再作打算。

肖仲覃到了临淄城后,白天在城内闲逛,直到深夜才回客栈,几次身上还有浓烈的胭脂味,孙林也没在意,猜测应是城中有相好,至于自己,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一直呆在客栈,极少外出。

这一日,客栈掌柜做了肉夹馍招待孙林,浓郁肉香,让其想起了幼时往事,他不由自主去向了城东侧,姜齐王宫附近的一家店铺。

老板已年逾古稀,静坐在内柜,两名年轻男女打理店铺,队伍排的颇长,出售的正是肉夹馍。

“给我来一份牛肉的,多点青椒,少点辣子。”孙林排了良久,终是等到。

“这位小哥,牛肉的今天卖完了,您要不换个口味。”男店主有些抱歉。

“行,那换一份吧。”孙林有些失望。

“等等,去后厨,做一份牛肉的,多青椒,少辣子面,牛肉炖烂些。”老掌柜见到孙林,眼前一亮,竟是颤颤悠悠起身吩咐道。

“刘掌柜!”孙林微微一笑道。

“回来了。”刘掌柜有些动情说道,亦是一招手,示意其进来。

孙林点了点头,径直走向了店铺内柜。

“孙少爷。”

“刘爷。”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刘掌柜牢牢握住孙林的手,有些语塞,眼角竟是湿润起来。

“刘爷,去屋内说话吧。”孙林怕太过招摇。

“对,对。”

两人来到屋内,刘掌柜立马跪下,泣声行礼道:“下人刘桂给孙少爷请安!”

孙林赶紧是扶起老人,亦是有些动容说道:“刘爷,不必如此,不必如此,这些年,您老过的怎样?”

“靠着大小姐传下的手艺,混日子,这些年生意还行,孙少爷,您在外头吃苦了,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要办吗?老朽能帮上忙吗?”刘桂猜测孙林不会平白无故回来。

“这一次回来,也没什么事,来参加稷宫评。”孙林刚说完,男店主就端着两份热气腾腾的牛肉肉夹馍进来。

刘桂让他放下东西就出去招呼客人,转头说道:“您尝尝味道。”

孙林闻着香味,拿起一份,想起当年母亲亲手做的肉夹馍,一口咬下。

“还是那个味道,娘做的味道。”言语间,鼻腔一酸。

“稷宫评是齐帝下令办的,老朽就是怕,有人认出孙少爷,对您不利,这里毕竟是都城,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但那些人还在。”刘桂很是担忧。

“走一步看一步吧,是嬴行让我们来的。”

“秦侯嬴行?你们?还有谁?”刘桂追问道。

“我和风不弃现在在秦侯手下办事,这次我们两个分头来临淄。”孙林毫不隐瞒告知了刘桂。

“风少爷还活着!太好了,老婆子在天之灵要是知道这消息,肯定是乐开花了。”

“有机会我和他一道过来看您。”孙林大口吃完了肉夹馍,准备离开了。

刘桂想要挽留,但他更清楚,不应该去打扰,只能嘱咐道:“孙少爷,小心,有什么地方要用到老朽,尽管开口。”

孙林不想打扰刘桂现在平静的生活,他甚至有些后悔今天冲动过来。

“好,刘爷,您也多保重!”话毕,离开了店铺。

临淄城内,越来越多的年轻才俊抵达,人多了,难免以类聚之。

六侯属地子弟,皆有了各自聚集地,而其余年轻人则是聚拢于另一处,七股阵营,对抗之意颇盛,冲突时起,几度引来了城防军。

姜齐王宫,齐帝姜迁召来霍荃和莫虞,商讨相关事宜,陪同的还有司空常厚德。

莫虞率先禀报:“陛下,稷宫评文榜报名已过千人,相关考试评定,有条不紊准备着。”

霍荃接着文渊侯说道:“陛下,演武场准备妥当,技击营已驻扎,受邀助阵的高手也已抵达临淄,武榜截止今日报名一千二百余人。”

姜迁还算满意,另一侧的常厚德眯眼,颇有深意说道:“文渊侯和冠军侯,尽心尽力准备稷宫评,劳苦功高,但下臣却是听说,那些年轻人各自抱团,时不时在城内闹事。”

“还有此事?”姜迁不由脸色一变。

霍荃很是厌恶瞪了常厚德一眼,上前解释道:“大凡年轻男儿,不免有些血气方刚,此番又是来争夺排名,有些小冲突反而更能体现男儿血性,唯唯诺诺的怎堪大用。”

“冠军侯此言差矣,如今怕是六侯属地子弟在欺负我姜齐年轻才俊。”常厚德想着挑起些事端。

未等姜迁说话,莫虞咳嗽一声,正色道:“什么六侯子弟,姜齐子弟,天下只有姜齐一国,常司空这般区分,不妥吧。”

文渊侯抓住言语间的破绽,吓得常厚德立刻跪下,连连说道:“下臣该死,陛下恕罪。”

姜迁叹了口气说道:“起来吧。”

两位侯爷对视一眼,清楚齐帝肯定还有吩咐。

“让城防军密切注意吧,稷宫评事关重大,不管六侯派出什么人,我想真心想为姜齐效力年轻人还是有的,择优选人,事关社稷,有劳文渊侯,冠军侯费心。”齐帝一番话,两侯应下行礼。

“另外,赵王想好去参加哪一榜争夺了吗?”赵王是齐帝的四子,自幼接受两位侯爷的教导,如今已成年,姜迁让他亲自去参与稷宫评,无疑就是要磨练一番。

霍荃上前回道:“陛下,赵王选择参加武榜。”

“好,寡人本想让太子也参与进来,无奈太子交友广泛,怕被人识得,这一番,就让赵王好好会一会天下才俊,两位,此番辛苦,先行退下休息吧。”姜迁说罢,两侯领命退下。

常厚德恶狠狠看着文武二侯离开,待两人走后,过了一阵,上前悄声对齐帝说道:“陛下,有人去了刘家铺子。”

“谁?谁回来了?”齐帝脸色大变。

常厚德故意停顿了一刻,压低声音道:“应该是孙家的后人。”

“孙家后人,那风家后人呢?”齐帝继续追问。

“暂时没有发现。”常厚德回话后,姜迁神情很是复杂。

常厚德则是紧接说道:“陛下,刘家铺子已经盯了十余年了,总算等到这些逆贼出现,要不要下臣动手,以绝后患。”

“再等等吧,当年应该不止孙家人逃脱,等风氏后人出现,再收网。”姜迁说罢,站起身,回身去向后殿。

常厚德退出大殿,一脸愤愤。

自从去过刘家铺子,孙林就察觉到客栈周围多了一些不相干的人。

刘桂不会出卖自己,唯一能说解释的就是那些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刘家铺子当作鱼饵,耐心等待着上钩之人,他不禁担心起来。

当夜,趁着月色,孙林溜出客栈,肖仲覃察觉到这小子异样,悄然跟了上去。

身后有尾巴,孙林猜测就是客栈周围那些人,故意加快了步子,穿过一处夜市,甩掉了跟随之人,匆匆赶去刘家铺子,想着让刘桂离开临淄。

接近铺子,孙林发现周边果然还有探子守点,他正想着对策,身后被人一拍肩膀,顿时一惊,起手就是炽火诀拍起。

“你小子就用我教你的功夫对付我啊。”来人是肖仲覃,一掌就按下了炽火诀。

“肖前辈,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谁帮你解决尾巴啊,真是好心没好报。”肖仲覃埋怨着。

“多有得罪,前辈,能帮我个忙吗?”孙林听肖仲覃说解决了尾随之人,也就不再和他客气。

“只要不杀生,都好说,只是这回你欠我人情了。”肖仲覃也没拒绝。

“好,多谢了,前辈能帮我解决周围这些探子吗?我想带人出城。”孙林说出自己想法。

肖仲覃打量了一番四周,已明白了大概,说道:“没问题,一刻钟后,你们出来,我保证没人再盯着。”

“嗯,有劳。”说罢,孙林快步跑向铺子,一阵敲门后,男店主睡意惺忪开门,随口问道:“谁啊,要吃肉夹馍,明天赶早。”

孙林着急,手上一用劲,推开铺门,侧身入屋,焦急问道:“刘爷呢?”

男店主本想发火,但见到是孙林,神情又是如此紧张,不免一愣,回道:“屋里,怎么了?”

听到外屋声响,刘桂亦是出来,一见孙林,赶紧问道:“孙少爷,出什么事了?”

“刘爷,别问了,跟我走,离开临淄,这里不安全了。”

刘桂对孙林十分信任,就算铺子已经营了十年,他还是决绝说道:“阿贵,叫上娟儿,我们立刻走。”

“师父,这,这就走?”阿贵还在犹豫。

刘桂大声呵斥:“走。”

女店主娟儿这时也从内屋走出,有些吓到,拉住阿贵衣角,不知所措。

“行,走。”阿贵应下。三人各自回屋简单整理了些行李。

孙林松了口气,带着三人出了刘家铺子。

肖仲覃不到一刻钟就解决了周围的探子,五人去向东城门。

城门已关闭,没有手令和通文是无法出城的。

孙林提前向客栈掌柜要了份仿制的通文,交到城防军军官手上,说是乡下家中有急事,要赶回去。

军官有些起疑,反复查看通文,孙林暗捏了把汗。

肖仲覃嬉皮笑脸上前,将军官拉到一旁,言语了几句之后,军官当即放行。

孙林也没来得及具体问,肖仲覃招呼几人,赶紧出城。

夜深,城外没什么灯火,几人走了一段,刘桂年迈,体力不支,只能先停下休息。

“孙少爷,你和这位朋友先回城吧,有阿贵和娟儿陪着我,我们去渡口,坐船两天,就能去到乡下了。”刘桂气喘着说道。

孙林想了想,又确认没人跟来,觉得如今也只能这样,便回道:“行,刘爷对不住,有机会我去找您。”

刘桂吃力点了点头,伸手拉住孙林,从怀里取出一卷纸卷,说道:“这东西在我这里放了有些年了,那天我就想给你。”

纸卷,羊皮纸卷,孙林和肖仲覃同时大吃一惊。

谁能想到不起眼的肉夹馍铺子里居然藏有羊皮纸卷。

孙林刚伸手要接,暗处三柄匕首飞来。

肖仲覃起手拍落一柄,孙林侧身躲开一柄,最后一柄却是插入了刘掌柜的胸口。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

阿贵愣在一旁,差点摔倒,颤抖着说道:“娟儿,你,你。”

刘桂口吐鲜血,已是气息将无。

娟儿飞身上来,就要抢夺纸卷。

肖仲覃快一步出手,一掌拍向娟儿。

孙林扶住刘桂,接下其手上纸卷,疯狂喊道:“刘爷,刘爷。”

“孙少爷,老朽,怕是,”话没说完,刘桂已然没了生机。

孙林痛苦不已,收好纸卷,双眼通红看向娟儿。

娟儿哪里是肖仲覃对手,没接住一掌,就被震退,这女子冷血,用匕首抵在阿贵咽喉,想着能借助人质退去。

孙林一个瞬步过来,娟儿一急,竟是一刀划过阿贵咽喉,转身就逃。

临死一刻,才看清自己妻子真实面目,阿贵睁眼倒地。

肖仲覃身法很快,拦下娟儿,就算再好脾气的人,此刻亦是火冒不已,他强势气劲硬生将这蛇蝎女人震翻在地。

孙林上来,揪住娟儿大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刘爷和阿贵?”

娟儿一声讥笑,愤愤说道:“我伺候他俩近十年,十年啊,我最宝贵的十年就被这么糟蹋了,你应该早点回来,也让我早些解脱。”

“你是王室的人?”

“可能算是吧。”

“什么可能算是,你主子是谁?”孙林听得有些蹊跷。

“我主子是谁,你迟早会知道,任务失败了,大不了就是死,只是没想到这糟老头居然会有羊皮纸卷,藏的够深。”娟儿说罢,嘴角渗出一丝黑血,竟是咬破了牙根的毒囊,随即身子一软,呼吸皆无。

肖仲覃没有说话,去到一旁,捡起了匕首,看了看,扔到地上,对着孙林说道:“处理一下吧,不然被人发现,会有麻烦。”

孙林和肖仲覃忙碌大半夜,埋葬了三人。

回到城中客栈,已是天亮。

孙林感激肖仲覃帮忙,刘桂交给他的那卷羊皮纸卷也没私藏,一道端详起来。

结果和之前一样,还是毫无规律的文字,两人再度失望。

“收好吧,将来或许能破解,不急于一时。”肖仲覃只能这么安慰道。

孙林收好羊皮纸卷,想起刘桂、阿贵,不禁黯然,至于娟儿的主子,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将其揪出,为刘爷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