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作精王妃自救手册
作精王妃自救手册 连载中

作精王妃自救手册

来源:七猫小说 作者:小钻风是只喵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唐锦瑟 林志卢 武侠修真

襄国以香为尊,制香师一抓一大把,可像唐锦瑟那样在制香上开了挂的,就她一个
沈屹坤冷哼,“除了制香,你还有何用?” 唐锦瑟一指远处火光四起的粮仓,“看见了吗?火,我放的!军粮,我烧的!” 他闻之一怒,“还做了什么?” 她淡淡:“没什么,不过是砸烂虎符,散布了王爷肾虚的丑闻
” 他:“……?” 他唰的把她抱起,“本王今日就要破这流言蜚语!” 她:“???” 她只想从原书的悲惨结局自救,可从没想把自己搭进去啊!展开

《作精王妃自救手册》章节试读:

第2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卫霜霜一个劲摇头暗示郎中,可郎中早就被吓得险些跌倒,事关重大,他不得不从怀里拿出药方,上面除了五行草,更有一堆大寒滑胎之药。

府尹挥了下手,身旁的衙役就上去架住了卫霜霜,此刻她刚刚小产,浑身使不出力气来挣脱,只能嘴上一遍遍咒骂唐锦瑟。

这贱人肯定是一直装呆装怂,一直都知道她的计划,就等着引她出洞!

府尹捏着药方,心里早有定夺,方要宣布卫霜霜的罪名,下一刻就被唐锦瑟打断。

“林志卢,还有你!前有骗婚之嫌,后有偷盗之罪!”这对渣男贱女,一个都别想逃!

“府尹大人难道就不奇怪,虎毒不食子,而卫霜霜费尽心思这般陷害我,为的是什么?”唐锦瑟扭头就朝林志卢走过去,一把擒住男人的双手,从他怀里摸出一张银票。

林志卢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的手劲儿会这么大,更没想到她会直接上手掏出他胸前的银票!

“唐锦瑟你这泼妇干什么?!”

“干什么?抓贼!”唐锦瑟觉得原主真是没用,竟会被林志卢这种蝼蚁踩在脚下。

她将那张银票递给府尹,“大人,他们二人合伙诬陷我为的就是抢占我的嫁妆,而林志卢早就干出偷鸡摸狗的事,未经我的允许当了我的首饰,这银票上的落款‘和氏当铺’就是证据!”

林志卢当然咬死不承认,恶狠狠地瞪着唐锦瑟,“笑话!光凭一张银票就想诬陷我?难不成襄国的王法都是摆设,任凭你胡说?!”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唐锦瑟都懒得跟他废话,索性让府尹去请和氏当铺的店家来对质。

店家抱着一盒东西而来,那盒子一打开,就瞧见满当当的女子的首饰。

唐锦瑟拿起最上面的镯子,镯子内壁刻着“锦瑟”二字,这根镯子,是原主的祖母给她的。

“我襄国律法自然不是摆设,对于手脚不干净的人,定会按律斩手!李大人,您说是吧?”

证据确凿,林志卢百口莫辩,他脸都黑了,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竟会隐藏得这么深,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栽在她手里。

李大人点头,早就听闻林志卢得了个便宜媳妇,只听传闻又呆又脓包,今日一见,倒不尽然,没想到比他这府尹还行事果敢。

“李大人,如今证据确凿,林志卢和卫霜霜企图诬陷我且抢占我的嫁妆,此桩婚事如同阴谋,可否请大人为我做主,今日递了和离文书,他日,我与林志卢再无瓜葛!”

唐锦瑟觉得这林志卢就是害原主结局凄惨的主要原因,得赶紧跟他断干净,免得日后再多生事端。

“那是自然。”李大人来这林府一遭,真是觉得自己开了眼,他当官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唐锦瑟这般行事干脆的女子,如此奇女子,要是砸在林志卢这个小人手里,那可真是暴殄天物。

唐锦瑟命下人拿来纸笔,当着众人写下了和离文书,她就是要他们知道,她不是以前那个软弱可欺的唐锦瑟了,任何想要在她头上撒尿的人,都不得好下场!

唐锦瑟把那封和离文书扔给林志卢时,旁边的衙役突然“啊”地大叫一声,而后就瞧见一人跑了出去。

原来是卫霜霜咬了衙役的手一口,趁机逃了出去。

唐锦瑟和一众衙役冲了出去,在摆满摊子的街上追人简直就是难上加难,眼见着卫霜霜就要越逃越远,忽地巷口冲出一匹黑马,马上的人一记手刀劈在卫霜霜的后颈,卫霜霜就昏了过去。

唐锦瑟跑到男人跟前,作揖答谢,“多谢公子出手相助。”

说罢,她身后的衙役便要上前绑过卫霜霜。

男人身旁的侍卫却伸手拦下了众人。

唐锦瑟不解地望着男人,男人戴着银色面具,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觉面具下的双眸异常冷落,泼墨的长发扎成了高马尾,映着黑金色的袍子自成一画。

清雅纯净的雪松香味席卷着烟熏味撞进唐锦瑟的鼻尖,这是男子身上自带的味道。

“谢?”男人嗤笑一声,淡道,“唐姑娘想要人就自己抓,一句多谢就想抢人?荒谬!”

唐锦瑟算是听明白了,此人抓住卫霜霜不是在帮她,而是他的目标也是卫霜霜,不得不说,这卫霜霜还真是树敌颇多。

等等,对方怎么知道她姓唐?莫非是熟人。

而且此人竟敢拦住衙役,看来来头不小。

唐锦瑟快速在原主的记忆中搜寻,可她却未想起有什么身份贵重的人和原主有来往。

“公子不如到寒舍一谈。”唐锦瑟瞥了周围一眼,示意男人此处耳目众多,“想来公子戴着面具,也不是为了引人瞩目吧?”

男人闻言,示意她带路。

一行人又回到了那座两进的院落,才刚坐下,唐锦瑟索性开门见山,“卫霜霜是我先抓到的,公子要抢人,也得分个先来后到。”

刘妈拿来茶盏,唐锦瑟接过茶具倒茶待客。

男人坐在她对面,玉手一摘银色面具,俊逸的脸透着精明和不耐烦,本该让人一见倾心的容貌,却苍白得像一张纸,难掩病气。

“本王抓到了,自然就是本王的。”

唐锦瑟觉得这人根本不讲理!

等等,他自称本王?

唐锦瑟蓦地一愣,她记得原书中,有个常年卧榻不起实则扮猪吃虎的大反派王爷,靖王沈屹坤。

她低头瞥了眼男人腰侧的黑曜石玉佩,这就是沈屹坤从不离身、堪比虎符可调动暗卫的物件!

就是他常年装肺痨装病秧子,骗过了原书的男主承王,并在一年后登基抄掉女主承王妃唐诗雨的母族!

他就是全书最大的反派!

就是他放狗咬死了原主!

想到这,她不禁寒颤,看来远离林志卢并不能完全改变原主的结局,而是得阻止沈屹坤登基,阻止唐家灭门殃及她。

留给她的时间只有一年,她必须活下去找到回到现实的办法。

唐锦瑟的思绪有些缥缈,全然忘了手里的茶盏,直到水溢出了茶杯,她才回过神来,慌忙抽出帕子擦拭桌上的茶水。

却在指尖触及茶水时,房里顿时充盈了甜腻的香味。

而这香味的源头,竟是被她碰到的那些水!

沈屹坤一把捏住她手腕,眼神里是藏不住的杀气,“好啊,你敢暗算本王?”

她一头雾水,瞧他这反应,一定是认为她在水里下了什么东西。

等等……这香味,怎么有点像TF的乌木沉香香水?

这沉稳的木质沉香调,不会错的!

她是研发香水的唐氏集团的千金,更是此集团的执行总监,能识辩各种香水味,她不可能认错!

但是,这可是在古代诶,怎么会有……等等,这该不会是她的金手指吧?

沈屹坤的力道越来越重,唐锦瑟的思绪被强行拽回,她疼得不行,原主这具身子软趴趴的,更使不出什么力道,索性一张口就咬在沈屹坤的手上!

趁机挣脱!

沈屹坤吃痛地闷哼一声,活剥唐锦瑟的心都有了,“唐尚书养出来的好女儿!不但敢拒本王的提亲,如今胆儿肥了,连本王都敢毒害!”

唐锦瑟颤着腿退后几步,根据原主的记忆想起十几天前沈屹坤为了拉拢唐家势力,派人去唐家提亲的事。

原主那个怂包因为太害怕大宅子的尔虞我诈,在对方提亲之时当众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