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聂少的落跑前妻
聂少的落跑前妻 连载中

聂少的落跑前妻

来源:七猫小说 作者:今颜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安然 聂擎宇 霸道总裁

“离婚吧,她怀孕了!”夫妻欢好后,聂擎宇扔给她一纸离婚协议书
安然想不明白:他只是出国一趟,把腿治好了,怎么又把脑子给治坏了呢!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你不是他!”她疯狂地撕打他,“骗子,你把他还给我!” “还给你?”他嗜血冷笑
“不可能!不如你把我当成他,反正我们俩很像
” 她转身离去,男人却日日夜夜纠缠不休
“乖,让老公疼你!”聂擎宇强势将她拥入怀中,柔声低语:“老公只疼你!”展开

《聂少的落跑前妻》章节试读:

第5章 原来找到下家了


鲍元清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你傻啊!这么好的机会让出去,下次再轮到你还不知道得等到猴年马月。”

“可是……”安然烦恼地蹙眉。“我不想欠何逸峰的人情。”

“又不是你求着他的!”鲍元清撇嘴,道:“你不是说要赚钱养自己嘛,出国能赚不少钱,还能提升你的阅历水平,就是将来跳槽的时候履历也更漂亮些。”

安然还是坚定地摇头:“出国的话,一路跟何逸峰同行会很尴尬的。”

鲍元清见她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勉强。“等我帮你找些赚钱的兼职,业余时间可以做。”

“嗯,谢谢鲍姐。”

“咱们俩还用得着这么客气。”

两个女子一起离开了排练室,去吃午饭了。

米其林三星餐厅,特定包厢。

精美到极致的午餐,奢华的环境,完美的服务。

聂擎宇默不作声地用餐,眉眼间的神色有些淡冷。

坐在他对面的卓佳萱有些忐忑,时不时抬起水眸观察他,终于忍不住开口:“擎宇,你心情不好。”

聂擎宇抬首,幽邃的黑眸深不见底,看不出什么波澜,语气也平淡:“没有。”

“可是你都不跟我说话。”卓佳萱嘟起嘴儿,突然省起他不喜欢她撒娇的样子,赶紧又恢复高冷人设。“……你看起来心情不好。”

时时刻刻在他面前扮演着另一个人设,的确挺累的。不过为了他,她认为值得。

聂擎宇放下手里的银叉,端起旁边的红酒杯,浅啜了一口。

这次,他直接没应声。

卓佳萱有些忐忑。经验教训告诉她,这个时候最好闭嘴。但是她不甘心,毕竟他认为她已经怀了他的骨肉!

他答应她的事情,应该兑现了吧!

许久,她也放下了餐具,伸手抚向自己平坦的小腹,低声道:“我吃饱了。”

聂擎宇连眼皮都没抬,直接叫来侍应生买单。

卓佳萱娇美的容颜顿时惨白,他根本就懒得哄她,甚至连敷衍都不屑。

这说明他心情不好,只是在她面前强行压抑着。

她见过他发火的样子,很可怕。甚至他弹指间一条人命就能灰飞烟灭。

“我……我们走吧。”卓佳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嗯。”聂擎宇这次倒是很爽快,他优雅起身,快步向着包厢门口走去,甚至都没有照顾一下身边的孕妇。

卓佳萱脸色更加苍白,她原本想问问他办妥了离婚手续没有,打算什么时候娶她过门。

但是见他如此态度,她到底没敢开口问。

她跟在他后面,没有看到男子走出去的时候似乎稍稍松了口气。

走出餐厅,卓佳萱柔声说:“擎宇,我有点累了,你送我回去吧。”

“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聂擎宇叫来司机送卓佳萱。

尽管很不情愿,卓佳萱到底没敢放肆,只好压着心底的不快,坐进车里。“擎宇,记得休息,别太劳累。”

“嗯。”聂擎宇看着她那张精致的娇颜,漆黑的冰眸不觉柔和了几分。“有空会去陪你。”

等到卓佳萱离开,聂擎宇走向自己的专车。

小高赶紧打开车门,等聂擎宇上了车,他才从另一边上车。

“总裁,这是夫人近期的所有调查资料。”小高把一个鼓鼓囊囊的文件袋递给了聂擎宇。

聂擎宇打开文件袋,抽出了刚刚新鲜出炉的调查结果,一页页地翻看着。

这个女人所有背景、身世、家人、朋友……早在三年前就被查得清清楚楚了。毕竟她是嫁进聂家的人,当然得调查清楚。

不过婚后三年,他对她了解并不多。

她好像总是静悄悄的守在龙湖庄园别墅里。每次他去找她,她都在。

他以为她没有秘密,但她却用实际向他证明了:哪怕一片单薄的棉布,也可能藏着一枚针。

没有他的允许她敢擅自离开,他肯定轻饶不了她!

聂擎宇用了十几分钟详细看完了所有的资料,眉头越蹙越紧,狭长眸子里的寒冰越凝越厚。

“何逸峰,地产建筑商何文礼的儿子……何文礼?”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巧。

小高赶紧证实:“没错,就是上午被总裁赶出去的那个何文礼。”

“呵,”聂擎宇低笑了一声,语气充满了讽刺。“倒是巧得很。”

小高不敢多言。

“我说她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大,原来找到下家了!”聂擎宇咬了咬牙,冰眸寒意凛凛。

小高继续闭嘴,冷汗涔涔。

“啪!”聂擎宇把资料撂到真皮座椅上,沉忖了片刻,冷声命令道:“去东方民族音乐剧院!”

中午饱餐一顿,安然心情恢复了不少。

尽管生活仍然一地鸡毛,却总得收拾好了心情继续前行。

安然重新走进剧院的社团,决定找徐社长退掉出国演出的名额。

可是她刚迈步进去,就感觉里面的氛围有些古怪。

大家都围聚在一起,却又特别安静,只听到徐社长殷勤讨好的声音:“……那是那是,聂总吩咐的事情绝对没有问题。我这就组织乐手排练,保证一个星期之后拿出让聂总满意的节目。”

安然心头猛地一跳,却忙否定了自己的荒唐猜想。姓聂的总裁有很多吧,绝对不可能是聂擎宇,他从来不来剧院乐团这些地方,更不会对乐器感兴趣。

她记得有一次自己在家里的琴室练习古铮,他突然出现了。

他甚至都没有耐心听她弹完一曲首子,直接把古铮拿开,然后将她按到了那张琴桌上面。

从他回国之后,不但不喜欢她了,就连同她弹奏的乐曲也一并被他嫌弃。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有兴趣亲自专程跑来乐团定制节目。

她一边说服自己,一边走了进去。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向安然,有的诧异,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有的不屑……

安然有些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待到她看清徐社长点头哈腰极尽殷勤谄媚的对象时,她不禁微微张开眼睫,满眼的不可置信——真是他!

哪怕身处乱轰轰的嘈杂环境,男子那颀长健硕的英挺身姿仍然如同鹤立鸡群,轻而易举就能锁牢全场的视觉焦点。

他侧身对着徐社长,似乎在吩咐什么话,此时听到异常动静,缓缓抬首。那双幽邃的黑眸穿过人群落在安然苍白的脸颊,很快地扫了一眼,又若无其事地移开。

安然反应过来,转身就想跑。

“安然!”徐社长赶紧喊住她,高兴地道:“你来得正好。聂总点名要你负责新曲目的排练,过来一起商量商量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