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时间缝隙里的你
时间缝隙里的你 连载中

时间缝隙里的你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青岁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乔遇 南柯 现代言情

她穿书了? 你猜
他拼命想逃离的女生,却是她身为作者用心创作的cp,可当人物们都有了自我觉醒,她感到了无力
任何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则,或许这根本就不是书中的世界
“那,这究竟是哪里?我又为何会来这里?又该如何回去呢?”展开

《时间缝隙里的你》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异世界打开


已入夜。

房间里噼里啪啦的敲击声终于停止,龟丞相姿态良久的南柯也得以还原人形,她看着新鲜出炉的人设和大纲,心满意足的舒展下身体。

手机震动响起,来电显示“我唯一的朋友”,南柯心情大好,她迅速打开免提,伸了个痛快的懒腰,却一仰脸望见头顶那一尺见方的小格窗,一轮通明透亮的满月套近乎似的悬过来。

她心里狐疑,拖过桌角的广告台历本,日期一个个扫过去,“七天!”

“什么七天?喂,南柯,我刚才说话你有没有在听?”沙白嚷嚷起来。

“哦,你刚才说了什么?”南柯走神了。

“你是不是忙呢?我不管,你就是忙,我也要把事情说完。”

“不忙,刚写完,新的小说人设和大纲。”南柯侧目看去,心下觉得这应是一本得意之作。

“哇,连你最头疼的大纲都搞定了,筹备好久了吧?”

“不,就一下午,我正写着上本的完结呢,突然一个很强的意念钻进我的脑子里,人设非常清晰,还有零星的故事脉络,就有一种非写不可的使命召唤,对,就是使命召唤!”

南柯激动夹杂兴奋的时刻是很少的,此时此刻却是。

沙白也跟着激动起来,“你是要火啊!对了,你答应过我的...”

“有,有,就在这部小说里面,你,沙白。”

“太好了!好期待!”

“但我怎么会有一种抄袭的愧疚感呢?”

“你对作品可是有高度洁癖的,别用抄袭这等字眼玷污自己。来,好事成双,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通知你这个新晋房奴...嗳,刚才好像地震了一下,你感觉到了吗?你那个小破阁楼,楼下老太把门一锁,你就坐牢房一样,买自己的房也好。”

“说起老太,她好像跳舞还没回来。”

“这个点?老年人可真会玩啊。”

“应该快了吧,她们不是有社区大舞台比赛嘛,加班加点排练也正常,再说我一租客,也管不着人家房东。”

“话是这么说,但她要把小门一上锁,你外卖都叫不上来,对了,你还有个天窗,姐妹可以天窗投喂你,哈哈。”

“我一天没吃东西,你讲得我好饿,我要点外卖。”

“你点着,听我说着。姜姜同学,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个周末,我们销售部的经理要来了,是个超级大帅哥...”

南柯手上打开了外卖软件,上下翻找,漫不经心嗯了一声。

“一到找男朋友话题就跟我装信号不良?喂,你倒是吱一声啊!”

“吱。”

“敷衍。你不会还在怕那个传言吧,你放心,这次这人长的就一脸坚决的样子,特别帅,最主要的是黄金单身男,而且特能聊,所以你也不用担心社恐,你俩要聊起来,你都不一定能插上嘴,对了,他还特青睐你的小说。”

“真的假的?”

“这还能假,他秘书说的,有次开会手机投屏,小说题目《倒数五个数》,不是你姜姜同学的大作嘛。”

想起那个传言,南柯心里就倒抽冷气。她心烦意乱也没把沙白的话往脑子里过,轻轻“哦”了一声,“外卖点好了”。

对面的沙白嘴又续上弦。

“又转移话题,行,知道你清心寡欲。但是我要告诉你,大帅哥可是带着大折扣来的哦,你交的二十万定金,会变成二十五万八哦。”

“真的?”南柯来了精神,五万八,白捡啊!

她激动地从桌前站起来,眼前好像有厚实的一沓钞票等着她探手呢。

不摸白不摸,摸摸白日梦也好啊。可是手探出,扑个空,却一下摸到门把手,自然而然扭了两下,没开。

沙白还跟个促销喇叭似的。

“绝对真实,内部消息,到时候落实到合同上的实数就是二十五万八,而且我给你卜了一卦,牌显你最近会有一趟收获颇丰的奇妙旅程,一切指向好运气,你就预备好欢呼的心情吧,下周末早上九点,你可千万别迟到。”

“绝对绝对!下刀子我都会去!”南柯附和着,虽然心里觉得捡了大便宜,却没来由地郁闷起来。

她觉得自己就像被塞进了一个密封罐子,空气正一点一点被抽空。接连倒了几口气都缺于事无补,她慌张了起来,双手拍砸了两下门,想喊,又似被扼住了喉咙。

她猛地想到了天窗。一甩头,却被那轮直晃晃的满月惊骇住,它比上一瞥又大了几百倍不止,冷峻的白光透着寒气,逼人的很,几乎要撞破窄小的格窗,挤到脸上来,吞噬她。

她忽视了沙白焦急的询问,哑着嗓子打断说,“沙白,你有没有留意到,月亮圆了一个礼拜,今晚似乎格外大,格外亮...”

“你怎么了?今晚满月吗?你看错...”

沙白的声音一下变得遥远含糊起来,一阵短促的失聪之后,姜姜听见了一句清亮的歌声,“而我听见下雨的声音,想起你用唇语说爱情...”

没来由的,眩晕,恶心瞬间接踵而至,谁也不想饶过她,较着劲发威施力。地板像波浪一般翻涌,她如在浪里打转的掌舵手,无法朝瞄准的方向前进,挣扎中,她歪身扑到电脑桌前。

电脑屏幕一片花白,上面蚂蚁样的黑字消失了,只凝聚了一团界限不明的白光,刺目而来。

她第一反应是颈椎病又犯了,但这种奇怪的痛苦全围绕在脑前额,好像看到了无数个叠加的光明,刀子一般扎眼,倒像是一种濒死的体验。

不过,很快,周围暗下来了,还有人在说话,而南柯感觉自己好像在空中悬浮着。

“嗳,轻点,疼。”有女人的呻痛声,还有男人寡淡的歉意,“不好意思,你忍一下...”

姜姜缩回伸长的脖子,感觉刚才八卦龟仙人一样的姿态肯定不好看。

“还听人家洞房花烛呢,我这是在哪飘着?难道猝死了?”她挣扎着往前“游”了两下,还真像大海中遨游的样子,无尽的黑,无限延展的空间。

“对了,你刚才没说完的话,现在可以说了。”是女孩含笑的声音。

“我觉得我们……”男孩的起调是很利落的,好像是狠下了决心。

“啪!”姜姜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人从半空往下坠,半秒不到就落了地。

眼前亮堂了起来。

“好像不是我房间啊,这布局,这花里胡哨的装潢,不正是楼下老太太家吗?”

姜姜惊呆了,莫非自己刚才一晕眩,瞬移了?或者是地板破了个大洞,把人漏下来了?

她想着就往天花板看去,可那里除了一些些细小的开裂缝,什么都没有。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女孩坐在床上,从精心打理的发型到脚上猩红的恨天高,都透漏出一股趾高气扬。

姜姜把视线从天花板上移下来,移到并不友好的女孩脸上。才看清她的长相,心里猛地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