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黯夜之主
黯夜之主 连载中

黯夜之主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一个小记者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一个小记者 奇幻玄幻 萧暗夜

【传统玄幻】【太古战争悬念流】【辰东风】 这是魔的世界,天地为黯,众生成魔! 无休止的血与乱,悲歌与苦难,于黑夜仰望,却不见光明
天道死,轮回断,大雾起,大世终! 自魔土中崛起,在黑暗中前行,为修道而生,为应劫而至,那伟岸身影,背负了万古长空……展开

《黯夜之主》章节试读:

第5章 深渊


“那名祖先曾去过一个地方,并找到了解决魔气之法。”

贺龙虎一本正经,见萧暗夜一脸不屑,他接着道:“你是不是想说,既然有解决魔气之法,我为什么不用,对吧?”

萧暗夜不说话,由他继续说,看贺龙虎能讲出多少笑话来。

“听那位祖先传下来的故事,他曾去到一处好地方,那里没有魔雾,天空是蓝的,有白色的云,能看得见金黄色的太阳,大地是绿的,森林是绿的,对,绿岚蛇那种绿,你知道吧?”

“那里的人个个精壮饱满,那里的女人胸大又白嫩,那里的人都能够活到八十岁,那里有一种名叫“干粮”的食物,两斤就能填饱肚子。”

贺龙虎滔滔不绝,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而后突然正色,认真道:“只有到了那个地方,才能找到解决魔化的办法。”

院子内的众人听得目眩神迷,真有这种地方吗?

萧暗夜听着,仿佛看到了那种画面,心潮有些波澜。

不过,他并不相信,哪里会有那种地方,岂不成了传说中的仙境?

“‘干粮’是解除魔化的解药?”萧暗夜皱着眉问道,两斤能吃饱,忽悠谁呢,他一顿吃二十斤肉都不够。

“这我就不知了,那位祖先说,只有去到那里,才能够解除魔化的困扰,并打破枷锁,活上一段岁月。”贺龙虎回应。

“在什么地方?有多远?”萧暗夜追问。虽然不确定那地方是否存在,但心里迫切的想要一个答案,一个方向。

贺龙虎嘴角微翘,果然上钩了。

他抬手,指向天上那暗淡惨白的太阳,故作高深道:“你看天上,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一直走、一直走,就能够到达那里。”

那里正是黑水河对岸方向,在东边。

“你可真会讲故事!”萧暗夜冷笑。

这时候哪能猜不出贺龙虎的心思,贺龙虎这是在怕,害怕他不肯离开村子,在村子里魔化,将所有人杀干净,故编排一个虚假的故事,想以此忽悠他离去。

“你已经离魔化不远了,难道想看着你亲自抚养的孩子死在你自己的手中吗?”贺龙虎罕见的大发善心。

“呵..呵呵,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

萧暗夜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道:“一群怂货,喊我来,就是为了编个故事好让我离去?”

“可笑!可笑!”

“啊哈哈哈哈!”

“不过,我还要谢谢你,给我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大笑完、说完,他起身就走。

贺龙虎面色铁青,却也长舒了一口气。

此前他们不确信这小子的想法,现在看来,这魔崽子终究是要离去的。

常人魔化还好,村里人可以制衡,这小子若是魔化了,那可真是灭族的大灾难。

贺凤山冷着脸,望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怨毒道:“笑吧,你走后,那群孩子,我一个也不会放过,全部吃掉……”

次日一大早,天都还未亮,萧暗夜就已经出了村,一头钻进了黑暗森林中。

他要去一个地方,寻找凤延草。

别人或许不知道那里,但萧暗夜最清楚不过。

那是夺去他右手的魔地!

连绵群山之间,一条巨大的裂缝横呈,如深渊魔窟般,似能吞噬一切。

冷,直入灵魂的寒冷,冰冷的气机不断自裂缝中窜出。

裂缝两侧藤蔓纠缠,古木参天,无一例外,这里的植物玲珑剔透,仔细看,竟都披上了一层厚厚的凝冰。

裂缝之间,恐怖的魔雾蒸腾翻涌,比外界浓郁许多,让人看不清里面的风景。

站在裂缝附近的一株大树之上,萧暗夜后脊发凉,前方深渊宛若面对一头吞天噬地的盖世魔兽,让他心悸。

“咻!”

一道嘹亮的高吟声响彻长空,令大地都在震颤,令黑雾在翻滚,在深渊中不断回响,直刺耳膜。

萧暗夜躲在树丛之中,望着深渊内的景象,咬牙切齿。

在那翻滚的魔雾上空,是一头二十几米长,浑身布满暗红色羽毛的大鸟,在盘旋。

按村中的图腾描述,这是凤凰后裔,一种拥有无上威能的绝顶魔禽。

萧暗夜曾经来过这里,遭遇了这头大鸟,那是他此生最惨烈的一战,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战斗。

才一个照面而已,他的右手被这头该死的凤鸟抓住,将他抓到千米高空中,那火红的喙子穿透了他的肺脏,刺穿了大腿,那锋利的爪子扎入了他的右肩,划破了后背,一度处在生死边缘。

为保性命,萧暗夜忍痛断掉了一条手臂,从高空坠落,摔断了数十根骨头,养了整整半个月的才恢复过来。

也是那次之后,萧暗夜再也没来过这里,心里一直记着仇,却对那强大到极点的凤鸟没有办法,很无力。

但是这一次,他不得不来了。

因为,他曾远远看见,在那陡峭的悬崖之上,几株脆嫩碧绿的植物扎根,与林大叔的描绘一模一样...凤延草。

那里位于深渊对岸,一株横着长的巨大梧桐树旁,那株枯死不知多久的梧桐树之上,枯枝交错,灰草累累叠叠,竟是凤鸟的巢穴。

萧暗夜犯了难,且不谈危险的凤鸟,两处崖壁相隔近千丈,用藤蔓荡过去压根不可能。

绕过去更是不可能。

这条裂缝太长了,似将大地分为两半,宛如没有尽头,萧暗夜曾想过走到悬崖后的那片林地狩猎,也付诸过行动,结果走了五天六夜,依旧看不到头。

最现实的法子,那便是下到深渊底部,而后爬上去!

可是,那黑暗无尽的极冰深渊,宛若滔天大凶,让萧暗夜惊惧,令他不安,直觉告诉他这下面有大恐怖,很危险!

“咻!”

穿天刺地的声音再次回荡,高空盘旋的凤鸟似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在天穹之上盘旋,人头大的两颗红眼珠子在扫视大地,恐怖的凶气令山林中的野兽颤颤。

“死鸟,老子迟早烤了你。”

萧暗夜捂着耳朵叫骂不迭,身子却猥琐的躲在树冠之中,这样做他还觉得不安全,索性直接跳入林地,钻入一处密集的灌木丛,躲避凤鸟的视线。

“咻!”

突然间,一道黑芒直刺萧暗夜后脑,他顿时心悸,急忙转头,探出左手,抓住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杆箭矢,漆黑的箭头由生铁打造,恶臭难闻,其上竟串着一块腐烂的魔兽血肉。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