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命运更改者
命运更改者 连载中

命运更改者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骑着公猪去逛街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陈墨 骑着公猪去逛街

命运更改者,能够穿梭时空,更改他人命运,不死不灭,拥有无尽的寿元,永恒的生命,能够看清楚别人的过去未来
命运更改者,同时也是受天罚之人,受上苍诅咒,注定永远孤独地一个人在你的生命长河之中行走,与之亲近之人全都会遭受无妄之灾
命运更改者若执意想要更改自己的命运,天道立刻就会降下天罚,遭受天谴,灰飞烟灭
新一任的命运更改者,信奉的是人定胜天,我命由我不由天! 他最终能够更改自己的命运吗?展开

《命运更改者》章节试读:

第002章 杀戮


一个豪华宽大的KTV包厢里,墨龙公司的老板刘金龙惬意地倚靠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男女女们唱歌、跳舞,期间不断地有人走过来举杯向他敬酒。不论是谁过来敬酒,他都来者不拒,脸上挂着开心谦和的笑容,但若仔细观察,便能发现他的眼神深处却是没有丝毫的笑意,只有一片不屑和冷漠。

灯红酒绿的喧嚣,容易让人沉醉迷离。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地在刘金龙的耳边响起,冰冷地说道:“刘金龙,你的死期到了!”

刘金龙立刻十分警觉,笑容一收,想要站起身,却见一道寒光从他的脖颈上迅疾地闪过,转瞬消失不见,脖颈上顿时血流如注。他惊恐万分地瞪大双眼,手捂着脖子,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逃离这里,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丝毫,仿佛有一双强壮有力却看不见的大手正在死死地按着他。他想要大声呼叫,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嘴巴似乎也被看不见的东西封住了。

很快,刘金龙的身体便软软地倒在了沙发上,双目瞪圆,气绝身亡,鲜血喷洒了一地。

一片惊恐的尖叫声撕破了这嘈杂不安的夜,所有的人都脸色煞白、惊慌失措,接着争先恐后地冲出了包厢。

过了一会儿,人们都听见急促呼啸的警笛声响起,由远而近。

墨龙公司在上个老板陈墨突然神秘猝死之后,现在的老板刘金龙也突然被神秘杀死,成了第二天的爆炸性新闻,一时间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纷纷。

一栋老街区的居民楼里,在一间门窗紧闭的房子中,两名男子面对面坐着,正在愁眉苦脸地商量着什么。

其中一人忽然抬起头,满脸惊恐地说道:“天哥,龙哥已经死了,恐怕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坐在对面的天哥眼睛一瞪,色厉内荏地说道:“飞鼠,你真的是乌鸦嘴!我说你怕什么啊?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也都还没人知道呢,别自己先吓死自己了!”

叫天哥的男子刚刚说完话,便猛地跳起身来,将身下的椅子都撞倒了,只见他右手指着对面叫飞鼠的男子,大张着合不上的嘴巴,瞪大了双眼,脸上惊恐万状,发出了一声惨叫!

一柄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插在了飞鼠的脖颈上,顿时鲜血飞溅!

飞鼠此时仿佛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全身,身体往后仰着,浑身是血。他双眼突出,在剧烈地挣扎着,嘴里却说不出话来,两脚在地上用力地乱蹬,把椅子也踢翻了,很快便失血过多,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虚无之中飘渺地传进了天哥的耳朵,冰冷地说道:“飞鼠说的没错,下一个就轮到你了,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天哥听到那声音,顿时吓得双腿一软,惊恐地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大声喊道:“默哥!你被害死都是龙哥做的,跟我无关啊!我当初也只是不得不奉命行事而已,还请默哥饶我一条狗命啊!”

冰冷的声音继续说道:“不得不奉命行事?你怕刘金龙杀你,难道就不怕我也会杀你吗?”

天哥还想要继续争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一柄锋利的匕首同样毫不留情地猛然插在了他的脖颈上!他抓着脖颈上的匕首,鲜血从指缝中喷薄而出,染红了手臂,染红了身体,染红了地面。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充满了悔恨,嘴里嘟嘟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没能说得出来,身体缓缓地倒下,躺倒在地,死不瞑目!

虚空中,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当初你们设计杀死我的时候,可曾想到自己会有今日的恶果?”

房间里静悄悄的,无人回答。

破旧的老房子里,一个男人从虚空中突然现身而出,容貌正在缓缓发生变化。陈墨恢复了自己的容貌之后,拉开窗帘,走到了阳台上,安静地看着远处的一个小区,那里有他曾经温暖的家,如今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好在当初设计杀死他并夺取他公司控制权的人,如今都已经死了,并且将注定成为永远的悬案。

只有让他们在恐惧中死去,才能稍稍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他死而复活,却不敢回家,害怕会给他的妻儿带去无妄之灾。

他自从确定自己的的确确是获得了特殊而强大的能力之后,一直在心里警醒着自己,时刻记得那个被霞光笼罩的朦胧身影对他说的话:“……然而你同时也是受天罚之人,受上苍诅咒,注定永远孤独地一个人行走在你的生命长河之中,与你亲近之人全都会遭受无妄之灾,最后离你而去……”

他的妻子和儿子将会继承他的公司,这至少可以让他们一生生活无忧,虽然仍有遗憾,但也能让他心中稍安了。

如今也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未来一直都是孤独地活着。

陈墨在心中默默地想着,收回了目光,往楼下的小巷子里扫了一眼,不由得一愣,他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还有些稚嫩的脸庞上,却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仿佛是经历了不少的风霜。

陈墨盯着男孩看了一会儿,闭上眼睛想了想,身形缓缓变化,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身体随即缓缓消失不见,朝着男孩的方向暗暗跟了上去。

今天又没能借到钱!

江宇熙从自己的一位城里的亲戚家里出来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城市美丽的霓虹灯在闪烁,任贤齐的歌曲在城市的上空飘荡着:“流着泪的你的脸,倒映整个城市的灯火,其中孤独的一盏是我,片片梦碎的声音,也是我……”

江宇熙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繁华,心中却泛起阵阵悲苦,仿佛那段悲伤的歌词写的正是他现在的真实写照。

还记得昨天他去大姑家想跟姑父和大姑借钱的时候,也是一分钱没借到,却遭到了大姑的一顿辱骂。

“自家的房子都快要倒塌了,也不想办法出去打工挣钱建新房,还想着去读那点书!家里都没有米下锅了,还去读什么书!别人家没有人上学没有人读书,还不是照样建新楼房,还不是照样买汽车!你说读书有什么用!”大姑的脸上布满寒霜,见到他说想来借些钱交学费,劈头盖脸就大声地骂。

姑父则坐在一边逗着他的小孙子,充耳不闻,看也不看他一眼。

他没有争辩,也没有再说话,低着头默默地走了回去。

为了省一块钱的公交车费,二十几里的路程,他都是走路去大姑家的,出来之后也是走路回家的。

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

他和父母已经借遍了所有的亲戚,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他,所有的亲戚都对他们一家人敬而远之。

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坏事得罪了别人,正好相反,他的父母向来都是最热心帮助人的,能够找到他们帮忙的,从来都不推辞。

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们家太穷!

今天江宇熙又来城里的另一个亲戚家借钱也没能借到,却在亲戚家桌子上的报纸看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那位曾经一直资助他读书的陈墨先生竟然已经逝世了!

此刻江宇熙正是要赶往陈墨先生家里,想要去上上香,祭奠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