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长乐红尘劫
长乐红尘劫 连载中

长乐红尘劫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唐蓁蓁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云紫苏 南宫棣 古代言情

本是一介医女,天真烂漫的她,却无端卷入一场盗宝阴谋,以至疼爱她的师父惨死药王谷
从此,她成了一片随风飘零的树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在尘世中起起伏伏
与本朝皇子相遇相知,擦出爱的火花;又在机缘巧合之下,被册封郡主与敌国新君和亲;就连睿智洒脱、神鬼莫测的凌烟阁主,也对她暗暗倾心……当所有的一切归零,回首过往,情也好、恨也罢,或许只剩一句叹息
红尘炼心,皆是历劫!展开

《长乐红尘劫》章节试读:

第2章 祸水东引


待贺兰芗二人走后,云青玄问道,“适才他二人都买了哪些药材?”“都是一些益气健体的药材,没有什么特别的!”紫苏略显俏皮地答道,似乎已经放下了戒备。云青玄听罢,若有所思,不置可否。

药王谷之外,数百里处,是世间最繁华的地方——玉琅府,在那繁华的中心地带,便是高广威严的皇宫所在。富丽堂皇的金銮殿上,一众宫女、太监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大臣们都低着头,似乎连呼吸都想克制。庄严的大殿上,无声无息,气氛凝重得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高高的龙椅上,皇帝正襟危坐,他便是宏武国的开国皇帝——南宫璋。

“太子的病怎么样了?”此话一出,只见跪在地上的一名大臣前额冷汗频频,也不敢擦拭,只是把头放得更低了些,颤声道,“启禀皇上,太子所患乃是风寒,只是太子殿下心郁气结,加上太子本身文弱体虚,才久治不愈。若要痊愈,还要假以时日。”

“哼,假以时日?一群庸医,若医不好太子,全部提头来见!”皇帝雷霆之怒于金銮殿响彻不已。

一条僻静的街道旁,有处古朴的宅院,此处正是御医之首、太医院孙院使的府邸。“若医不好太子,全部提头来见!”整整三天了,皇帝的话无时不在耳边回响,孙院使行医多年,深知太子已然病入膏肓,纵然华佗在世,只怕也无力回天了。可一旦太子不治,不只是太医院的御医,只怕还会祸及家亲眷属,想到这些,不禁悲从中来。孙院使正想得出神,‘咻’的一支羽箭打破了沉寂,直直地射到了咫尺之远的一幅画上。再看门外,依然沉静孤寂,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再仔细一看,箭尾绑了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八个字:

‘药王出谷,移祸江东’。

移祸江东?这是要……短短四字,仿若一把利剑直刺孙院使心脏,滴出的血却开出了鲜红的花。我自幼学医,不敢说悬壶济世,也是为治病救人,可如今,为苟且偷生,竟要嫁祸他了么人。当今皇帝生性暴虐、好杀戮,一旦太子殿下不治,我太医院数十名御医,上千名家眷只怕定会身首异处。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一时间,孙院使竟是老泪纵横,仰天长叹!

翌日,皇宫内,仿佛是个晴朗的天气。“孙院使前来,可是太子的病有所好转?”在雕梁画栋的奉天殿上,孙院使谒见皇帝,于生死之间,他到底是选择了自保。“启禀皇上,臣等无能,医治太子数月,仍未见成效,不过,浩浩民间,藏龙卧虎,能人异士众多,定有医术高超在我等之上者,不妨请来,为太子殿下医治。”罢了,既然太医治不好,让他人来医治倒也未尝不可。“可有人选?”“臣听闻,药王谷谷主云青玄,医术超群,在民间,素有‘医仙’之美誉。”皇帝神色这才缓和了些,“速速命此人进宫,为太子殿下诊治。”

当日,一行人快马加鞭浩浩荡荡驶入药王谷,“师父,不好了,宫里来人了!”前来禀告的人,名叫兴尧,是云青玄的得意门生,也是紫苏的师兄,自打云青玄上了年岁,谷中一切事物便皆由他打理。紫苏看着师父,也不知怎的,心脏快速地跳动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出去看看。”云青玄淡淡地说道。见药王谷内众人出来,宣旨太监上前一步,“药王谷谷主云青玄接旨,”尖利刺耳的声音打破沉寂,云青玄率众人跪拜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药王谷主云青玄,医术绝伦,妙手仁心,即刻入宫,为太子殿下医治,钦此。”紫苏一惊,心道不好!原来如此,堪当御医者,定是医术高超之人,如今却要师父入宫,想必是群医束手无策,只怕这位太子殿下的病,已是神仙乏术了,那师父,岂不是要见罪于皇上!想到此处,紫苏不禁感到一股从未体会过的忧伤之情!

“谷主,皇上命您即刻入宫,还请谷主收拾行装,赶紧启程吧。”宣旨太监说道,“还请公公稍等片刻,琉璃,给公公看茶。”云青玄道。

随即领了紫苏、兴尧进入内室,“师父,”兴尧率先讲道,“您隐世已久,皇上何以诏您入宫,此事必有蹊跷啊!”云青玄看着一脸担忧的紫苏与兴尧,叹口气道,“为师也知道,此去怕是凶多吉少,不过,事情也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兴尧,去给为师收拾行装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两个要打理好药王谷,记住为师的话,小心行事,务必留在药王谷,切莫出去。”兴尧急忙道,“师父,此去凶险,就让徒儿陪您去吧!”紫苏也想同去,不过她心里清楚,以师父的行事,即便她开口,也必然不会应允的,当即说道,“师父,您就带上师兄一道去吧,也好有个照应!不然,就让苏儿和您一起?”

云青玄摸了摸紫苏头顶道,“你好好待在药王谷,兴尧与为师同去吧!”待云青玄与兴尧走后,一旁的琉璃问道:“小姐,谷主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我们真的要留在药王谷吗?”“当然不是,”紫苏若有所思道,“琉璃,准备准备,我们也去那皇宫大院里走上一遭!”

紫苏二人刚出药王谷,远远地就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高大挺拔,一个健硕魁梧,仔细一看,这不正是前几天认识的贺兰芗和巴图吗,他们怎么又来了?“紫苏姑娘,我正要去药王谷找你,这么巧,在这遇到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啊?”开口说话的是贺兰芗,他还是那副热情爽朗的模样,脸上仿佛有阳光。“我有事情要去一趟玉琅府,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贺兰芗似乎沉了脸,“我今天和一位朋友无意中提起了前几日在药王谷的事情,幸好遇到紫苏姑娘,我才免遭蛇毒所害,谁知我那位朋友一听,便对我说……说药王谷近日必有大难,我不放心,便赶过来看看你。”紫苏听了他的话,心下一悸,竟有此事!转念一想,似乎又觉得,贺兰芗口中的这位朋友,或许能救师父于危难之中,灵动的大眼睛顿时闪烁着光芒,随即问道,“贺兰公子的这位朋友是怎样的高人,如何知晓我药王谷有难?”“我的这位朋友,名叫张筮,通阴阳、断吉凶,有知天晓地之才,真真是位奇人。这么说,药王谷果真有难?”贺兰芗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贺兰公子可否带紫苏去见见这位张先生,药王谷的事我路上再跟你说。”

此时,云青玄一行人一路快马加鞭赶到了玉琅府,直奔东宫。穿过了前院、前厅,仿佛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了太子的寝宫,床榻之上侧卧着一个男子,时不时传来一声声干咳,他似乎许久未见阳光,惨白的脸色像死人一样,浑浊的眼睛看着疾步走来的人。这名男子就是宏武国的皇储,当朝太子南宫标。病榻之侧,站立着一个身穿龙袍的男子,一脸愁容又不失关切地看着太子。

“皇上,云青玄来了。”一名太监小心翼翼地上前禀报。“宣!”

“草民云青玄,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云青玄与兴尧跪拜道,“平身,朕听闻,先生素有‘医仙’美称,如今太子病重,群医束手无策,还请先生为太子诊治。”皇帝虽面露愁容,威严之相亦丝毫不改。

云青玄来到太子跟前,只见此人面容消瘦,眼窝深陷,肤色惨白,似乎连呼吸都没有力气,显然已是久卧病榻。“请太子殿下伸出手来,草民为您把脉。”云青玄号脉了好一阵,不禁心中大惊,虽然脸上迅速恢复了平静,内心却悸动不已,他更加断定,此次来到宫中必是落入了某个阴谋之中。一面号脉,一面想着一会儿该如何禀告皇上,以及如何令自己脱险。跟在身旁的兴尧显然注意到了师父的表情变化,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也可以断定太子的病恐怕就连师父也无能无力了。

“启禀皇上,”云青玄把完脉之后道,“太子心郁气结、经络不畅,请准许草民以银针刺穴,为太子疏通经络。”“准。”云青玄掏出数枚银针,依次刺在了太子的穴位上,皇帝问起,“太子感觉好些吗?”“儿臣感觉好多了,谢父皇。”太子用低沉的嗓音说道。皇帝眉头总算舒展了些,“先生不愧有‘医仙’之名啊!这几日,请先生住在东宫,负责为太子治病,太子痊愈之时,朕必有重赏!”

师徒二人来到了为他们准备的一处偏殿,确定屋外没有人,兴尧关上房门,对师父悄声说道,“师父,太子殿下究竟得了什么病,为何徒儿刚才看您神色有异?”云青玄喝了口清茶,缓缓道,“太子无病,只是中了毒!”兴尧大惊失色,“什么!太子中了什么毒?”“此毒甚是奇妙,竟使太子无论症状还是脉象都像极了风寒,为师也是在极细微之处发现端倪。此毒名为‘千日殇’,中毒者必是连续服用千日,千日之后毒性方才发作。更加奇妙的是,此毒发作后并不会取人性命,只是症状类似风寒,此时大夫定以风寒医治,不过这治疗的风寒的药,就是取人性命的药引!”

兴尧惊讶无比,“世上竟有如此奇毒,真是闻所未闻,杀人于无形。既然知道太子中了‘千日殇’,那师父能否治愈太子?”云青玄叹气道,“为师方才以银针刺穴,使毒性不再继续侵入太子的身体,只是太子中毒已久,毒性早已侵入五脏,毒发之后,又以风寒误诊,只怕是时日无多了!”听了师父的话,兴尧忧心忡忡,“到底是谁,心思歹毒至此,竟不惜花费三年的时间来毒害太子?”“帝王之家,是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的。你要记住,事情未明朗之前,万万不可泄露太子中毒之事,以免再生祸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