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国师大人,你家小娇娘子又闯祸了
国师大人,你家小娇娘子又闯祸了 连载中

国师大人,你家小娇娘子又闯祸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五九一十二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云霁 古代言情 苏天笑

正文会有一点点轻玄幻 我是苏笑笑,现在是刚刚进到一个饿死的村姑上身
现在我是苏天笑了
从此以后,世界又多了一个穷鬼
我怎么这么穷啊! “王爷,我给你打工这么久了,你给点不钱不行吗!?” 镇南王白了苏天笑一眼
“亲亲的云先生?在吗?在吗?我好坏还帮你把身体的蛊虫去了,你付点定金怎么就不行了?!” 云霁核善的微笑的看着个折磨自己的女人
展开

《国师大人,你家小娇娘子又闯祸了》章节试读:

第2章 普通人穿越古代现实实况


苏笑笑对于采摘到野果并没有抱着什么期待。毕竟现在是初春刚刚回暖一点,中午大约有十几度的样子,但是早晚很冷,只有几度,这个天能采点啥?烂在地里的草莓么?苏天阳出去了这么久才费劲的摘到几个,估计仅有的野果也被他摘完了。

本来就对植物知识并不丰富的苏天笑,此刻更觉得正处于文化沙漠中。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到山里看看到底有点什么吧。

“走吧,我们争取早去早回。”苏天笑看着远处的山,觉得得抓紧时间了,毕竟晚一点进山就是多一份危险,更何况他们俩只是孩子。

苏天阳点了点头,回屋取了一个小篮子和一个箩筐:“姐,你拿这个篮子吧。”他把篮子递给了苏笑笑之后,自顾自地背上了比他人矮不了多少的箩筐。

苏笑笑看着眼前这个只有七岁的孩子,似乎是感受到了原身的亲情,尽管这个家只有他们两个人。

不过更有意思的是,苏天阳身上那鬼魂想帮着苏天阳拿箩筐又碰不到着急的样子。

苏天笑摸了摸苏天阳的小脸蛋:“走吧。”叹息留在心里,不能让孩子听见了。

不过有些事情确实是要眼见为实,这现代的野菜和古代的野菜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现在的苏天笑能当场表演一个傻子发呆,阿巴阿巴。

早有小说主角能走进山里,采到灵药,变身人生赢家。

现有苏天笑能走进山里,踩到坑里,当场摔成傻瓜。

这上山的路很难走,毕竟不像现代景区里的山路,全是人工的台阶,这儿的路全是人实打实的走出来的小道。

左一个小坑右一个路障。苏天笑一个屁股墩就摔倒在了一个小坑里。

“姐姐,走路小心一点。”苏天阳刚想苏天笑拉了起来。

结果一个没拉住两个人都摔了个屁股蹲。

苏天阳身上那鬼魂突然就飘来飘去的想拉苏天阳起来。

苏天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又去把苏天阳拉了起来,随后就反过来被苏天阳拉着一路走。

上山时苏天笑白日做梦捡到稀世珍宝,现在苏天笑看着一地杂草,就算是退了两万步说苏天笑认识人参在地里的样子。

但是人参又不是摆在那里让你捡的,你见过有人参灵芝这种稀罕玩意跳出来说:“采我!采我!”的吗?

幸运的是苏天笑还在几棵腐烂的树干上摘到了木耳。

“姐,这东西可不能吃,有毒。”苏天阳看见苏天笑在采木耳,连忙阻止道。

怪不得有这么多呢,原来都觉得有毒,没人吃。

“没事儿,我就采一点点,毒死总比饿死强吧。”苏天笑采了一点之后就停止了,她在朋友圈的养生文章里看到过,新鲜木耳是不能吃的,因为里面含有一种叫“卟啉”的特殊物质,吃了之后晒太阳可能会引起皮肤的异常反应。

不过,现在她苏天笑都要饿死了!管这些干嘛,吃了又不会死,大不了回家多焯水几遍,再不行晒干了再吃呗。有的吃总比没得吃强吧。

“姐,这个整个都能吃。”苏天阳摘起一颗地上的“草”递到了苏天笑的面前。

“啊,嗯,好。”苏天笑真不知道说啥好,因为不认识。

本台前线记者苏天笑发来报道,这是草,这是草,这里还是草。

最后苏天笑根据原身的记忆艰苦的辨别真草和假草。

“嘶!”苏天阳痛呼了一声。

“怎么了?”苏天笑回头去看苏天阳,人倒也没怎么看着,就看着那鬼在给苏天阳轻轻的吹着伤口。

苏天笑也学着那鬼魂给苏天阳呼了呼被草割开的伤口。

苏天笑第一次看见那鬼注意到了别人。

但是很快鬼魂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苏天阳的身上,安安静静的伏在苏天阳的身上。

反正最后苏天阳和苏天笑采了一箩筐草回去了。

回去之后,

苏天阳又下田就侍弄家里仅有的财产,三亩还算可以的田地。

苏天笑哆嗦着手指洗着带回来的“草”。

不过才十几度的天气,苏天笑又体寒的厉害,洗完菜的手是黑里透着红。

又把木耳拿去铺在外面晒。

其实感觉没干什么活,但是苏天笑这个身体素质已经累得快要瘫倒。

一个人坐在小凳子上面,发着呆。

还没穿越之前的苏笑笑虽然说没过上大富大贵,衣食无忧的日子,但好歹也是吃饱穿暖不为生活担忧的人。

上辈子的苏笑笑除了正经的朝九晚六的工作之外,还有一份可以说很传统的兼职——神婆,通俗点来说就是算命的神棍,骗钱的玩意儿。

不仅看得了鬼还算得了命。

并不是说苏笑笑的业务能力有多好有多广泛,只是她生来就有一双鬼眼,也就是我们一直说的阴阳眼。

上辈子在圈子里还小有名气,能赚点小钱,自然是不愁吃穿了。

苏笑笑打小就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和家里的大人说了,他们都不信,都觉得这个小孩子奇怪说胡话。

苏笑笑知道被鬼盯上不是什么好事情,大约在刚上学那会儿,苏笑笑就学会了目不斜视,自动忽视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个时候有人会说,这玩意儿是想忽视就忽视的么?只能说,这些东西也许对普通人来说怪可怕的,但是对于从小就能看见的苏笑笑来说,这就像看大白菜一样,并不稀奇,看多了看麻了。

就像普通人不会对路边的野草感兴趣一样,苏天笑对鬼也不感兴趣。

鬼也没大家想的这么多,能一直留在阳间的鬼也是厉鬼了。

厉鬼必是有怨念,你不去招惹它,这玩意儿也不会来害你。

普通的鬼也就是对人世间尚有留恋,例如是老人离世,但是下一代还在肚子里,孩子生下来没多久,这些鬼正常的走了。

真就待不了多久就散了。

如果是母亲死了,孩子还年幼,许是会多留些时日。

就像现在这个情况。

反正没有人知道苏笑笑有阴阳眼,就算她之后经常给人算命也没人知道,因为她从来都不会说,而且苏天笑算命都是报喜不报忧,和一般的神棍江湖骗子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苏笑笑一直自嘲是自己是无神主义。

发了一会儿呆的苏天笑回过神来看着在田里忙活的苏天阳,小小的身材消瘦的身体,还有一个快要归西的鬼魂。

苏天笑是个活人,所以也理解不了鬼。

“留着有什么用,什么都干不了,还不如早些了的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