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重生后,那个病美人带我咸鱼了
重生后,那个病美人带我咸鱼了 连载中

重生后,那个病美人带我咸鱼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三双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沈穗 祁宴舟

上一世,沈穗循规蹈矩善待庶母庶妹,结果却是被害得名声尽毁失去一切,被烧死在闺阁之中
后来绑定系统她才知道自己是一个炮灰! 老天有眼,她带着神奇系统重生,扒开庶母的伪善皮,让庶妹和渣男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只是复仇的路上突然换了一个病恹恹的美人未婚夫是怎么回事! 双洁小甜文,男主男德大师
女主日常佛系,男主扮猪吃虎
佛系女主,靠山很大很多,女主从不吃苦
展开

《重生后,那个病美人带我咸鱼了》章节试读:

第四章 男子


一切闹剧散尽,沈穗带人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走到里屋,她让倚云退下,自己坐在妆奁面前。

她轻轻卸掉头上的钗环,从上一世被软禁后她的一切就都是自己做的,倒也养成了习惯。

忽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入鼻尖,沈穗抿了抿唇,呼吸顿了顿。

屋子里有人!

她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想往外走去,一股凉意袭来。

不过瞬间,高大的身躯贴在沈穗身后,带着些冷气,那人用手紧紧捂住她的口鼻,沈穗睁大双眼,恐惧围绕在心头,她根本发不出声音。

“别说话!”

是个男人的声音,带着沙哑低沉。

沈穗美眸垂下微敛,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保证,男人没有迟疑的放开沈穗,往后退了几步。

她轻声咳了咳,用手顺了顺呼吸,然后看向那个人。

是个身形宽大高挑的男子,黑色面罩蒙面,因为距离变近,浓烈的血腥味混合着药香蔓延到沈穗周围。

得到自由之后,沈穗没有选择叫人,因为她知道就以刚才男人出手的速度,怕是她还没叫来人自己就没命了。

而且,男人没有直接动手杀她就说明男人没想弄出人命。

“你受伤了?”

说话间,沈穗往窗子那里走了几步,伸手打开窗,注意到男人投过来警惕的视线,她手里的动作慢了慢:“别误会,血腥味很重。”

她打开一半的窗户,这样既能散味儿也不会让人注意到屋子里的影子。

“胆子挺大?”

遇见这样的情形还能不慌不忙,男子不客气的坐在一个凳子上,沙哑的声音带着些调侃。

透过昏暗的烛光,他扬起下颌打量着沈穗,想不到这个臻亲王府的长女居然和传闻中的胆小木讷不太一样。

还挺……有趣?

闻言,沈穗和男人对视,目光清冷:“擅闯王府潜入女子闺阁……”她停了停。

“你胆子也不小。”

听到这话,男人有些不自在的转了转手腕,在沈穗看不见的地方耳根有些发烫。

这样登徒子的行为他也是第一次,本来有些不以为然,但现在就这么让沈穗说出来他居然感觉有些羞耻。

“什么时候走?”

半天没听到男人说话,沈穗轻抬眼皮,有点不耐烦的赶人。

今晚刚出了盛晁那档子事,如果这个陌生男人让人发现的话那不知道又会传出多少风言风语。

男子黑色的眸子动了动,神色悠闲,仿佛受伤的不是他一样。

“哎!”

他叹了口气的,语气颇有些可怜:“受伤了……”

沈穗几乎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仔细打量着男子,墨色的长发用一条黑色的发带高高竖起,一张脸被黑色的布蒙着,只留一双深邃的眸子似曜石般深不见底,一对剑眉冷冽凌厉。

“这好像不关我的事。”

“你直接把我当空气也行。”男子轻叹一声,语气商量道。

随后他戏谑的盯着沈穗,好像是在观察她有什么反应。

沈穗有些无语,怎么会有那么不客气的人,让一个陌生的男子在自己的闺房待着,谁要能安心睡着那也是个狠人。

但沈穗试问自己不行。

男人翘起二郎腿,一只手放在膝盖上支住下巴,眸子里隐隐带着些笑意,想逗一逗她:“今日你也算救我一命,我不是个小气的人。”

“你要是想报恩的话可以给我些银钱。”

见沈穗的神色真的不好看,男人眼底的笑意止不住,他从怀中掏了一个腰牌放在桌子上:“好了,逗你的。”

他再无耻也不能在人家姑娘的闺房里肆意耍混,今日若不是确实是无可奈何他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这块令牌算作一个信物,若日后有机会你可以找我报答一个心愿。”

说着,也不等沈穗回答,他趁着夜色,顺着窗户遁了出去,不过瞬间就不见身影。

只留沈穗一人有些有些愕然的看着这一幕,人即使受了伤都如此身轻如燕,屋里子只留那块令牌和残留的血腥味来证明有人来过。

心里不禁生出隐隐羡慕,若是她也有这样好的身手该多好。

“宿主。”

在男人走后,双双白色的身影盘旋在沈穗眼前的上空。

沈穗看向说话的双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居然觉得双双的身体变得有些透明。

“对不起宿主,因为帮助你重生耗费了我很大精力,我要开始休眠了。”

小白蛇盘着身体飘在有些耸拉着脑袋,它真的很羡慕那些可以强大的系统,可以陪在主人身边。

“那你不会有事吧?”

沈穗有些担忧的看着双双,她不知道双双嘴里的什么系统是什么,也不知道双双为什么救她,但是她知道双双救了她。

“放心吧宿主。”小白蛇的蛇尾在沈穗看不到的地方有些红,因为沈穗的关系它有些羞涩:“等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我就会想好了。”

“除了你遇见生命危险,否则我应该不会出现。”

“好好保护自己呀!”

沈穗看着双双的身体从透明慢慢变得虚无,她知道双双一定沉睡在自己身体的某个角落里。

第二日一大早,沈韵就哭哭啼啼的来到沈穗的小院。

“姐姐,我都不知道你昨日受了那等委屈!”

“那个盛晁真是放荡可恶!”

沈穗心中冷笑,她以前可真是瞎了眼,从未发现自己这个好妹妹如此会演戏。

沈韵拉着沈穗的手,美眸中带着莹莹泪意。

和往日对比,沈韵今日打扮的也分外朴素,一席浅青色纹锦衣裙,头上仅别了两只玉簪,弱柳扶风的美人让人我见犹怜。

若是个男人看见这一幕怕不是心都要疼碎了,只想拭去美人的泪水好好呵护她。

只是沈穗心中无感,甚至因为被吵了睡觉而有些不耐烦,她转头看向倚云让她准备早膳。

她知道沈韵今日来的目的,左不过哭诉几句柳氏的无辜,再者让沈穗去求求情。

开什么玩笑,她又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