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老子爆装备全靠睡
老子爆装备全靠睡 连载中

老子爆装备全靠睡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猩哥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猩哥 都市小说

猩哥因睡觉睡的太死,而真的死了
死后穿越到一个魔法世界
惊奇的发现别人辛辛苦苦得到的装备
自己睡觉就能爆了
展开

《老子爆装备全靠睡》章节试读:

第4章 情种


“报仇什么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没想到这话会从小布丁口中说出来,略带恼火的用枪指着红辣椒道。

“这家伙欺负我们欺负了10多年了,你就一点都不恨他吗?你就没想过对他进行报复吗?”

“我从来就没想过报复红辣椒他们,我只是想跟他们一样的活着而已。”

听着小布丁的说辞我是真的无法理解,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奴性吧。

就好比古代的奴隶们,哪怕被剥削的多么惨,都不懂得反抗一样,只是满脑子想着怎么填饱肚子。

我冷笑一声,“小布丁,这个世界只有猎人和猎物之分,你不愿做猎人就只能当挨宰的猎物。”

“既然你不想报仇我也不强求,但我必须这么做。”说完我把枪抵在红辣椒的头上。

红辣椒此时已经没了以往的气势,扑通一下就跪下了,脸上泪水鼻涕直流。

“我知道错了,不要杀我,以后我不仅不会欺负你们,我还会听你的话,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看着红辣椒痛哭流涕的一直讨饶,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波动。

其实我和红辣椒并没有任何过节,和他有仇是豆芽菜,但为了我的野心,此刻我要杀鸡儆猴。

看我没有任何表示,红辣椒又跪向小布丁,并不停的磕着头求饶着。

小布丁也是心软,看红辣椒这样便向我求情。

我这个人有个坏毛病,经不起女人的请求。

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在小布丁的面子上,今天饶你一命。”

红辣椒听到这话立马就不哭了,朝我磕起了头,嘴里不停说着感谢的话。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留你一命,但惩罚还是有的。”我冷冷的说道。

红辣椒缓缓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缓缓看向小布丁,用眼神希望小布丁替他求情。

看到这一幕的我扭头看着正好开口的小布丁。

小布丁看到我的眼神也是把要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见求情无望,红辣椒一下跪倒在我脚下,左手抓住我的脚,不停的求饶着。

这种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觉真的太棒了,看着这个嚣张跋扈的小人,如今就像一条狗一样向我讨饶。

但是不管他怎么求饶都是没用的,我一脚将他踹翻,随后用枪指着他。

红辣椒此刻已经恐惧到极点,整个人不住的颤抖着,裆部也流出了大片液体,而且伴随着一股屎臭。

没想到这个红辣椒竟然拉了,看到这我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边笑边对小布丁说道:“你看到了吗,这家伙吓得屎都出来。”说着我笑的更大声了。

“豆芽菜,你究竟怎么了,你这不就变得跟他们一样了吗?”小布丁一脸难过的说道。

听到小布丁这话,我也收住了笑声,虽然从道德的角度这么做确实不对。

但我明白对付红辣椒这种人,就要以暴制暴,可是小布丁的心地还是太单纯了。

不过看着红辣椒现在这模样,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了,而且我也不想小布丁讨厌我。

我叹了口气,将枪放回档里,看着已经呆愣无神的红辣椒。

“那我们以前的帐就算清了,但是以后你再招惹我们,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就把水槽里的餐具冲洗干净,带着小布丁走了。

期间红辣椒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大概是一时接受不了,宕机了吧。

在回杂货铺的路上,小布丁突然跑到我的跟前,将我拦住。

一面严肃的说:“豆芽菜,你刚才不会真的要杀了他吧?”

被小布丁这么一问我愣了一下,其实刚才有那么一刻,我真的想扣下扳机杀了红辣椒。

但并不是为了仇恨什么的,只是突然获得他人的生杀大权,一时的失去理智。

现在冷静下来一想,我的后脊背就一凉,我差点就成为了一个杀人不眨眼,漠视生命的畜生。

哪怕是红辣椒这种人,虽然经常欺负人,但也没有到杀人的地步。

幸亏有小布丁在一旁,不然我就打破了底线。当一个人没有底线时,会做出什么我真的不敢想。

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小布丁,我衷心的感觉穿越到这里,有她的陪伴真的是太好了。

我认真的对她说道:“我向你保证,以后除非迫不得已,我不会伤及他人性命。”

看我如此回答,小布丁严肃的脸庞也是舒缓开来。

“你可要说到做到哦,而且刚才的豆芽菜真的好可怕,感觉像换了个人一样。”

如果小布丁知道她面前的这个豆芽菜真的是换了个人,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

我笑了下,抬手摸着她的头,“傻丫头,我就是我,一辈子都是你的豆芽菜。”

说完这话我突然发现不对,这话怎么像是告白的话。

果然这时小布丁脸红的像个西红柿一样,说了句讨厌就跑的没影了。

我呆呆的立在原地,脑中一直疑惑着我刚才是怎么想的。

也不清楚到时跟小布丁见面时该怎么说明,如果她也对我有意那是最好的。

老子终于可以结束30年的单身了,但最坏的结果就是她根本不喜欢我。

那我就尴尬了啊,但仔细一想,这个豆芽菜和小布丁在一起那么久了,也没有成为男女朋友。

那不就是说白了,小布丁根本不喜欢豆芽菜这家伙吗!

我操这可怎么办,对于我这种老处男,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简直是要老命了。

妈的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但是现在杂货间还是别回去了,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正好也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在这个学院里逛逛。

沿着铺着红地毯的走廊,一路直走就出了大门,脚下也变成了细石子铺成的小径。

小径弯弯曲曲的直入一片种植着各种药草的地方。

这里就是学院的药草园吧,不过从记忆里得知,豆芽菜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虽然知道有药草园这地方。

反正现在我也没事干,就沿着石径走入药草园。

一进入这里,一股青草香就扑面而来,整个人都感觉放松了不少。

低头看着一株株药草,虽然叫不上名来,但还是被它们的外形吸引。

有的长得像蒲公英一样,但顶端是一根根尖刺组成的球形,每根尖刺的尖都是红色的,远远看去像是一颗颗红色的果实。

有的叶子是五角星型的,每个角上的颜色还不一样,整体看上去炫彩斑斓的。

我忍不住想要去摘下一片,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在叫我不要摘。

我闻声看去,在药草园的深处竟有一座小木屋,刚才看的太仔细,竟然没看到这个。

而叫我的就是站在木屋前的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少女,我定睛一看,这不是杜娟儿吗。

不知怎么的,一见这女人心跳就快了起来。

突然想起来,豆芽菜这家伙对杜娟儿有好感。

大概是受到记忆的影响吧,我竟然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

立马收回手,背在身后。

杜娟儿看我收回手,像是松了口气,手放在胸脯上拍了拍。

这不拍还没注意到,杜娟儿起码有d了吧。

被她这么一拍,瞬间一颤一颤的,我眼睛都看直了。

回想起小布丁那可怜的“小布丁”,难怪豆芽菜会对这丫头有好感。

杜娟儿一路踏着石子路向我走过来,因为路面不平,那个抖动的幅度也是大的不行。

我一个30岁的老处男哪看过这个啊,那个地方瞬间就充满血了。

为了不让他看出我的突起,我连忙假装是看药草,屁股后挪,半弯着腰。

这时杜娟儿也是走到了我的跟前,说道“彩星草的叶子可不能光手去碰啊,上面有细小的绒毛,一碰就钻手里了,到时会奇痒无比的。”

还好刚才被叫住了,我转过头想表示感谢,这不转还好,一转过去,两大坨直接出现在我眼前。

只要我伸出舌头就能舔到,我急忙扭过头说了声谢谢,下面那个变得更加硬了。

“我还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你呢。”杜娟儿甜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我用余光看见她也弯下了腰看着彩星草,身体不由的挨着我,脸也离我特别近。

搞得我整个人都僵硬在那,说道:“因为我是第一次到这来。”

“哦,我就说呢。”

“对了,杜娟儿你经常来这里吗?”

“咦?你不知道吗,我不仅是个魔法师,同时也是个药剂师哦,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的。”

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丫头竟然还是个药剂师。

从我的记忆里了解到,药剂师在这个世界十分的稀少,大概10000个人里就一个吧。

药剂师稀少的原因并不是制作药剂有多么的难,而是他们每做出一个新药都要自己先服用。

一般人这么吃,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但作为药剂师的这帮人,体质是与众不同的。

他们的身体能够快速的适应各种突发状况,通俗来讲就是百毒不侵。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了个问题,“既然你是药剂师,怎么会在这里啊,按道理你想去哪所学院都可以的吧?”

“这个啊,因为我是安院长捡来的,是安院长把我养大成人,所以为了报答他,我才会一直在这里的。”

这是一个多么孝顺的姑娘啊,不仅外大,而且内美,让我不禁对她投去赞赏的目光。

大概是注意到我在看她,杜娟儿回过头问道:“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被她这么一问,我也不好意思说是没有,就说了个谎,说她脸上有一个脏东西。

不等她自己去摸,我直接伸手,借着掸脏东西的借口,在她脸上掸了两下。

不得不说那触感真是,嫩,弹,滑。

见我给她掸脏东西,杜娟儿的脸也是微微一红,说了声谢谢。

此刻的氛围只能说是略显暧昧的。

这时我的脑中突然想到了小布丁,妈的,我可真是个情种,前脚刚跟人家表白,后脚就跟另一个女的搞暧昧了。

生前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海王了,没想到穿越后自己成了海王。

真是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啊。

就在我沉醉在这暧昧中时,一个急促的声音打断了这氛围。

只见一个女学员跑过来对杜娟儿喊道:“杜娟儿,你赶紧到医务室去吧!”

见那女学员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杜娟儿起身问她怎么了。

那名女学员缓了缓气,说道:“你的男朋友,红辣椒不知怎么的,右臂受伤了,现在还在医务室里治疗呢!”

什么!

红辣椒竟然是杜娟儿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