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快穿:主神的万千宠爱
快穿:主神的万千宠爱 连载中

快穿:主神的万千宠爱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拾加玖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林念 顾常安

【甜宠、咸鱼、脑洞】为了复活被炸死的短命丈夫,林念被迫和一个来路不明的系统签订契约,进入各种光怪陆离的虚拟世界收集亡夫的灵魂碎片
1.清冷夫人俏将军 (美艳嫡小姐✘双标大将军) 2.收藏一颗小星星 (温柔支教老师✘又美又惨小可怜) 3.吸血鬼伯爵的小血奴 (中二病老年人吸血鬼✘被父亲变卖的落魄千金) ……展开

《快穿:主神的万千宠爱》章节试读:

第8章 清冷夫人俏将军8


“主子。”

十七还没走进房间的时候林竹知就已经知道他回来了。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急不可耐,他硬是端住仪态慢条斯理地在满篇墨迹的宣纸上又添两笔,才淡声问:

“怎么样了?”

“属下已经查明那位姑娘是何身份、现居将军府何处。”

十七面上十分低顺地垂头,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回话。

实则趁着林竹知不注意 ,带着怜悯的眼神飘飘忽忽地悄悄往他身上落。

该不该告诉主子,他铁树开花、处男怀春、好不容易看上的姑娘,是他亲妹妹的……这个事实呢?

十七犹豫不决,十七不敢,十七……呜呜呜!主子好惨!

见十七迟迟没有下文,林竹知首先按捺不住。

他“啪”一下把手中的毛笔摁到桌子上,语气微凉:“说呀!话吐一半哑巴了?”

“主子真的要知道吗?”十七看着林竹知,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再次确认。

林竹知:……

林竹知被气笑了,“废话!不想知道让你去打听干嘛。”

“好的吧,主子,这是你自己一定想要知道的哦!后果……”

十七絮絮叨叨,妄图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以免等一下主子心情不好了,拿他开刀!

他话没说完,一支毛笔破空而来,直挺挺地**他膝前的地面里。

十七:“……”

十七话语一哽,被吓得虎躯一震,浑身冷汗“漱漱”直流,他咽了咽口水,但还是强忍着心底的害怕,仰起脸小声地问:“主子真的真的真的一定要知道?”

语气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好像林竹知回答个“是”,就是犯了天大的罪过一样。

林竹知:……很好!拳头硬了!

“你再废话,我手上这支就是冲着你的小十七去。”林竹知恻森森说着,骨节分明的冷玉手指上,一支精致的毛笔上下翻飞。

十七下意识地夹紧双膝,怂兮兮地缩缩脑袋

“她是您妹妹,现在住偏院。”可怜巴巴的小侍求生欲极强,麻溜地报出调查结果。

这是主子自己要听的!不关我的事!

小十七在心里安慰自己。

“林绮菱?”林竹知懵了一下,迷茫地眨眨眼睛,等回过神后,眉头一皱。

“我只是两年没回家,不是两百年,林绮菱就算回炉重造个几百年都不可能长成那样。”

林竹知语气算不上好,他不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原因无他,刁蛮肤浅、愚蠢自私,不像将府养出来的热血人儿。

倒像是躲在潮阴处的地沟老鼠,趁着别人不注意就窜出来偷人东西,还洋洋得意地到处炫耀。

和她那个风月所里出来的娘一样!

林竹知的思绪飞到了很远的地方,他似乎想到了很不好的东西,脸上倏地阴沉下来。

他冷笑一声,继续道:“她怎么可能住偏院,她的亲娘可厉害着呢。”

一个小妾而已,将军府最好最大的韶华院说住就住,怎么可能让自己女儿在偏院受苦!

昨天他回来的时候,那女人还以府中女主人的作态接待他。

真是笑话!活像他是来府中做客几日的客人,一个低贱的侍妾也敢这般!恶心死人!

“不是林绮菱小姐,是主子你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十七对自家主子稳定输出的毒舌功力十分习惯,他一边在心里面对林竹知“看不起”林绮菱的话表示赞同,一边开口解释。

林竹知:“??”

林竹知满脸不可置信:“那老东西把我娘的尸首挖出来,给我搞了个妹妹?!”

他娘都死十几年了,他上哪搞来一个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十七:“!!!”

跪在地上的十七动作比脑子快,一个飞身扑到林竹知身边,一手揽肩一手死死捂嘴。

“罪过罪过,主子!这么晦气的话不能说!”十七紧张兮兮地急吼。

不然等一下反应过来,倒霉的还是陪在主子身边的自己!

林林知扯开十七的手,面无表情地轻扇了自己一巴掌,“呸”了一声。

十七长松一口气,绕过低矮的案桌,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半跪下来后,才细细解释。

“主子,夫人去世的那年冬天,你生了场大病,把之前的记忆都烧没了,开春后又被送到山里历练,然后上战场久不归家,回来也是至多只呆一个月,不知道小姐,也是情有可原的。”

林竹知皱眉,他断然不会相信十七敢在他面前编这么个荒唐话来戏弄自己。

如果他说的话属实,自己在将军府这十几年,怎么没听到关于他妹妹的一星半点风声呢?

况且,将军府嫡小姐怎么能住在连下人间都不如的偏院?

“怎么回事?”一想到那皎皎如月中仙的女子被人践踏进淤泥荒地中,林竹知的心口就泛起钝闷的痛。

十七想起自己在偏院看到的那般景象,以及调查到的东西,迟疑一会儿,还是如实禀报。

“这……不好说,十七将调查到的东西汇理成册后再呈给主子看。”十七不敢当面说,怕主子知道以后气急癫狂,他小命不保。

“前几天,林绮菱把小姐推进冰湖,府里又克扣药材,小姐差点没挺过来。”

“嘭”!

林竹知面前的矮桌轰然倒塌,四分五裂。

“好!好的很!贱婢敢尔!”林竹知气得身躯颤抖,他双手握拳,脸上怒意摄人,眼里冷意笼盖,屋内好像刹时陷入冰火两重天之境。

十七不敢出声,鹌鹑一样畏缩着身子。

“我倒要去教教她们!什么是规矩!”

好半晌,林竹知才堪堪强压下滔天怒火,拂袖离去。

……

“十七,你这是要去哪啊?”老十刚刚做完一个任务,压着饭点赶回来,就看见失魂落魄从主子书房走出来的小十七。

十七浑浑噩噩地抬头,看着老十,泪眼汪汪地委屈道:“十哥,我再也不替你顶班了!”

老十:“???”

傍晚凉风起,缠绵的寒冷浮荡在天地间,灰白的天空完全看不出正午太阳高悬时的热烈灿烂。

林奉端坐在主位上,一旁的周丽珠细声细语地同他说话,林绮菱时不时也娇憨地插上两句。

相貌威压的护国大将军脸上含着一抹笑,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其乐融融、幸福温馨的一家。

林竹知嘲讽地勾勾嘴角。

抬步走了进去,脸上合时宜地挂上虚伪又温和的笑,朗声道:“我来迟了。”

“哥哥~”林绮菱闻声,立马将视线投向门口,娇甜如莺啼的声音里满是惊喜。

她喜欢这个哥哥,尽管他对自己并不亲近。

这个相貌俊美、骁勇善战的少年将军向来是她在贵女圈里炫耀的王牌!让她以庶女的身份受一众娇贵的官家小姐的羡慕与嫉妒。

清挺如竹的翩翩少年朗,嘴角含笑,施施入坐,看似温和有度,实则把兴奋招呼他的少女忽略得彻底。

“开饭吧。”林奉端起一家之主的架子,挥挥手示意众人。

“菜还没上完哩,爹爹~”林绮菱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撒娇地说着。

她今天在厨房点了两道喜欢吃的菜,现在都没端上来呢。

周丽珠也移眸,视线贴着桌面饶了一圈,温温柔柔道:“还真是,菱儿闹着要吃芙蓉大虾和醋汁浇鱼,我今天吩咐厨房做了。”

“老爷喜欢吃的麻椒溜肉也没上。”

“不用操劳那么多,都是操心我们,也不见得替自己安排一下。”

听着耳边的温声软语,林奉抬手覆上周丽珠的手背,周身的气势仍同往常一般不怒自威,可眼睛里透出来的浓郁柔情,却暴露出这位大将军对妾室的宠爱。

林竹知瞧着这般场景,低垂着眸,纤长浓密的睫毛掩去眼底的厌恶。

“老爷说的什么话,妾身可会享福着呢,今日让厨房炖了一瓮养颜汤,独我一份,你们可没有~”

周丽珠确实是一个十分会拿捏男人的女人,此时娇媚的脸上含着春风一般的浅笑,语气娇嗔相缠,叫人一听,身子都能酥软成一滩水。

在林奉那里讨来一个笑,周丽珠扭头又摆起女主人的架子,朝着身旁伺候的布菜丫鬟吩咐道:“去厨房催一催,快些把菜端上来吧。”

丫鬟应声退下,没一会儿一个肥胖的身影就匆匆走进来,正是刘春芳。

扭着膘肉留乱颤的身子局促地行完礼后,刘春芳小心翼翼地凑到周丽珠耳旁小声地说些什么。

周丽珠脸色一变,很快又调整过来。

她故作严威地皱起细细的柳叶眉,斥骂到:“食材运来的时候出了差错,也不会及时汇报过来!偏生要拖到现在!”

刘春芳低垂着头,一副甘心受训的样子。

“好了,莫气,小心伤了身子,今日就先吃这些,明日再补上就好了。”

装模作样地训了几句后,看着周丽珠因恼怒,脸染薄红而变得更加勾人魅魄的容颜,林奉果然忍不住将人揽进怀里,耐心哄着。

周丽珠乖顺地伏在林奉的怀里,怒气驱使下高挺柔软的弧度起起伏伏,不时轻蹭到男子灼热坚实的胸膛,勾得人心猿意马。

林竹知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他慢条斯理地端起小酒杯浅啜,冰润的杯壁触及温软的唇,将嘴角嘲讽的冷笑遮掩严实。

果真是勾栏院出来的低贱货色,手段这么肤浅粗鄙。

知晓事情经过的林竹知当然知道刘春芳伏在周丽珠耳边说些什么。

看这反应,周丽珠不想让林奉这个老东西想起他那个“宝贝女儿”。

他原来还在疑惑,为什么这十多年来没有见过妹妹一面,哪怕在阖家团圆的佳节也没有,原来是有人故意隐瞒,有人故意放纵,才让他可怜的妹妹沦落到偏院自生自灭。

现在这事让他知道了,他便要让这些畜生一笔笔的、千百倍地还回来!

“下次再犯!就去领罚吧!”被林奉好一通安慰后,周丽珠才又端起贤良淑德的柔顺人设,轻飘飘地挥挥手,把犯了错的下人大度放过。

“竹知,边境艰险,你该是好久没能好好吃饭了,来~多吃点儿。”

等到这一场无足轻重的插曲落幕,周丽珠才笑眯眯地招呼众人动筷。

她夹起一块嫩肉往林竹知碗里递,亲昵地说着话,好似一个心疼孩子受了苦的慈爱母亲。

在那块肉落下的那一刻,林竹知表情未变,甚至没有抬眼看周丽珠一眼,只是抬起白皙漂亮的手,挨着碗沿把碗往旁边推了一推。

那块色泽油亮、香味扑鼻的肉块就这么落到盖着暗红色精细丝绸的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