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南国来了个狐仙
南国来了个狐仙 连载中

南国来了个狐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青鬼天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南宫星 古代言情 白亦然

[女强男强+神经病式恋爱]她中了他的魅术,从此为爱癫狂
他中了她的毒,从此为爱肝肠寸断
一个女神经遇到男神经,两人在疯狂的爱情中贡献疯狂
展开

《南国来了个狐仙》章节试读:

第7章 找个理由接近


“你怎么在这?”南宫星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

“我看见你翻墙,然后便跟了出来。”

南宫星:“这次谢谢你,不过下次别再跟着我!”

白亦然撕下了身上的一块布,把南宫星受伤的手臂做了简单包扎,并蹲下了身子,“上来吧!我背你!”

南宫星也懒得拒绝,毕竟她是真的走不了了。

南宫星趴在白亦然的背上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有一次我和两个姐姐被母亲扔到了荒山野岭,母亲说活着从山里出来的才配做她女儿。那时大姐十岁,二姐八岁,我七岁。我没想到母亲会那么狠心。那时我们遇到过狼,我差一点儿就被狼吃了,多亏了我两个姐姐奋不顾身的救我,不然我都活不下来。当时我的脚被咬伤了,两个姐姐轮流背我,照顾我,有吃的也会第一个给我。可是现在长大了,什么都变了,我们不在和以前一样亲近。”

白亦然问道:“要杀你的是大公主或者二公主?”

南宫星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次是谁?”

“那你知道昨夜狐族人发疯的事是谁做的?”

南宫星否认道:“任何一个恨我的人都有可能。这些年我可得罪了不少人。”

南宫星在审问鲁老板的时候,鲁老板什么都说了。大姐南宫阳拿鲁老板家人的性命威胁她下药,如果事情暴露就所说二姐南宫月指使的,因为南宫月对狐族恨之入骨,且当晚也是南宫月第一个赶到客栈。南宫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是大姐做的,就让鲁老板重新编了个理由。

皎洁的月光照在白亦然的脸上,皮肤显得洁白无瑕,高高挺起的鼻梁,还有白亦然身上淡淡的清香,这一切都深深地印在了南宫星的脑子里。

南宫星在白亦然耳边轻声问:“以后的日子,我们会遇到更危险的事,你怕吗?”

白亦然没有回答,继续背着南宫星向前走。

没过一会儿,白亦然就察觉到了南宫星乱摸的手,“你若不想被我扔下去,就别乱动!”

南宫星“哦”了一声,便不对白亦然动手动脚了,她放心地在白亦然的背上睡着了。

白亦然背着南宫星回到了三公主府,轻轻地把南宫星放在了床上,并叫一旁的春花去找药来重新包扎伤口,顺便找一件干净的衣服给南宫星换。

就在白亦然转身要走之时,他听到南宫星口中喊着要喝水。

白亦然在喂南宫星水的时候,发现自己从未真正地仔细看过南宫星,白日里她胡闹惹得他生气,现在看着安安静静的南宫星,觉得她还挺好看的。

……

李思跟着的那个蓝衣女子崔艳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所以一大早她就回来了,听春花说三公主受伤了,她很是后悔让三公主独自一人前去。

春花让李思回去好好睡一觉,可是李思并不愿意,一直站在南宫星的房门口。

等到南宫星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南宫星想到昨晚的事,她想自己和白亦然之间的关系应该也更进一步了。

南宫星一打开房门,就看见李思站在门口,李思黑眼圈很重,很明显是一夜未眠。

“公主,我不应该让你独自一人前去,对不起!”李思总是这样,南宫星受了一点伤,她都觉得是自己失职了。

南宫星笑着说道:“唉!是我自己太过自信了,你赶紧回去睡吧。此事就暂时告一段落了,禁足期间也出不了什么事了。”

南宫星从宫外把李思带回来差不多快十年了,这么多年以来,不管南宫星生病还是受伤,李思总是陪在她身边,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都是李思。

南宫星用过午饭之后,找来了春花、秋月、夏风、冬雪,要她们想办法,自己用什么理由可以去找白亦然,自己怎样才能不惹怒白亦然。

夏风道:“公主,直接让人通知驸马来找你不就行了?你是公主,惹怒了驸马,驸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你的要求驸马若是敢拒绝,我们就用武力让驸马屈服!”

春花八卦地问:“公主,你和驸马之间发生什么了?”

秋月:“公主,可以假装路过南苑去看看驸马。”

南宫星觉得她们的办法都不妥,要她们继续想办法。

冬雪想到了个办法:“公主,我倒是有个办法不知道公主愿不愿意?”

南宫星:“你说!”

冬雪:“我今天去给驸马送早食时,看见驸马写的字特别好看,公主的字不是写得很……很特别吗,你可以让驸马教你写字呀!”

南宫星“呵呵”笑了笑,“这是什么好主意!你不知道我手受伤了吗?”

春花呢喃了一句:“受伤的不是左手吗?写字用的是右手。”

南宫星最终还是用了这个办法,她叫冬雪拿上纸墨笔砚,前去找白亦然。

南宫星尽量把自己的说话的声音变得柔声细语点儿,“白亦然,你这字写得真好看,我好羡慕呀!我也想拥有这么好看的字,能不能教教我呀!”

这些话是秋月教她的,秋月说逢人就要对其进行赞美,还说性格相似的人更能聊到一起,所以南宫星不仅夸白亦然还要装温柔,这样才能更好地与白亦然相处。

白亦然没有拒绝,直接说了个“好”!

南宫星想这个方法果然奏效。

白亦然先在纸上写下了“仁、义、礼、智、信”五个大字,“今天就先教你知道五常。”

“你……”南宫星没想到这白亦然这么记仇,上次问她说自己不知道三纲五常,三从四德是什么,现在就开始教育她了。

她忍,这个五常看似还是有道理的,“你的字真好看!”

白亦然:“那公主就写吧!”

南宫星边写边看白亦然,她倒是成功找到每天来找白亦然的理由了,但是写字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了。

南宫星从小就不怎么喜欢读书写字,要不是母后逼迫她,她或许就像二姐一样常年在外守卫国家了。

白亦然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书,时不时也看看南宫星是不是在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