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我就是行走的爽文
我就是行走的爽文 连载中

我就是行走的爽文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猫猫与我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肖博睿 黛珂

如果穿越需要看姿势,那黛珂显然姿势不对
逆风开局,有点心累
喜提系统,毫无用处
黛珂表示无所谓,她擅长的就是逆风翻盘;会的就是废物利用;最精的就是打脸
行走的挂逼,说的就是她!展开

《我就是行走的爽文》章节试读:

第六章 送上门的案子


黛珂正一筹莫展时接到了萧博睿的电话,说是麻烦她去警局一趟。

虽有疑惑,但也没有多问。换了条绯红的修身长裙,将头发简单挽成髻。抬头看了看依旧毒辣的太阳,便将睡熟的富贵挂在了脖子上出了门。

依旧是那个前台,只是这次他显得淡定很多,直接带人进了办公室。

萧博睿放下手中的文件,浅笑仍掩饰不住疲惫:“请坐。这次请你来是想找你帮忙。本应该我去找你,但证物不能出警局,抱歉。

黛珂不想看他的脸,只是抬抬手示意继续。

“听黛一说,那对母女的资料都是出自你手。我们这里的警员复核时曾说过,如果让他们来破译是做不到的,你的水平在他们之上。

现在有一起命案的关键线索被人为损坏了,我想请你帮忙修复,并签署保密协议,你看可以吗?”

黛珂抬起头似笑非笑:“这么肯定我能办到?”

萧博睿皱眉:“如果你也办不到,那么我们只能放弃这条线索了。”

“那就试试吧!”

大概半小时过去,黛珂揉揉有些发酸的脖子:“只能这样了,损坏太严重了。”

萧博睿看完便将电脑合上,说了句谢谢,又转了话题:“上次你被绑架时,有听到或遇到奇怪的事情吗?”

黛珂还在想刚才的视频内容,不免有些走神:“什么?”

萧博睿捏捏鼻梁,摇摇头:“没什么。谢谢你的配合,麻烦了。”

不是,话别说半句啊!而且这次明显是灵异案件啊,这是她事业的起步,怎么能说走就走!

黛珂内心如猫抓,脸上却波澜不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上次的事有些非科学。”

萧博睿眉头更深,却示意继续。

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又把她的怀疑说了出来。

萧博睿沉默良久,才淡淡开口:“最近是有很多离奇的案件,但你所说的过于荒诞,原谅我无法接受。”

黛珂…那你问个锤锤啊?不然你说的奇怪难道是指外星人入侵吗?你都接受外星人,却不能接受本土的鬼,有没有点团队意识啊喂!

虽然心中吐槽不断,但面上却一副高深莫测。开玩笑!原世界也不是每个人都信的好吗?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专业!

“你不必急着接受。”黛珂指了指电脑:“这个案子会帮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萧博睿…明明都很严肃,为什么却有种不正经的感觉。

“你的意思是,这起是非科学案件?”

黛珂高深莫测的笑笑,并不答话。

萧博睿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以前的她阴郁孤僻,而现在的她却鲜活有朝气,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两个人。

“计算机厉害,我可以认为你的专业使然,只是平常不喜欢表现而已。但这些神神鬼鬼,你又是从何而知?

性格突兀的转变,接人待物的方式大相庭径。所以,你到底是谁?”

黛珂…哟嚯,绕了这么大圈子,原来是想套路她?还是你会玩儿!果然会咬人的狗是不叫的。

微微一笑:“你很敏锐。只是我以前那样,你才应该觉得奇怪吧?我明明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萧博睿眉头紧锁:“那是因为黛珂母亲的死,这都不知道吗?你到底是谁?”

黛珂…早知道就好好学习算卦了,现在也没有电脑可以查。翻车是不可能翻车的,绝对不可能!

“我母亲的去世确实是我的心结,但人总会长大的。爸爸和哥哥对我怎么样,你难道不清楚吗?逝者已逝,活人还得继续,我干嘛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又为什么要伤害爱我的人?

就算你不相信,但那对母女对我做的一切你都知道了吧?即使我和爸爸之间再大的龃龉,也不会不知好歹,更何况血浓于水。

我被控制的这么多年,有多痛苦,你知道吗?还是说,你不希望我好起来?呜呜呜…”

萧博睿有些慌,他最怕的就是女人流眼泪,手伸出去又放下:“对不起,最近有些敏感。你这样…挺好。别哭了…”

黛珂本只是演演戏,于是见好就收。揉揉眼角,委屈的说道:“这些年,我为了摆脱控制,想尽了办法。为了降低她们的戒心,我只有乖顺。她们的手段飘忽又捉摸不透,害怕连累爸爸和哥哥们,我只好尽力疏远他们。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机缘巧合下,得了些造化,摆脱了束缚,这才敢做自己。”

卧槽,我真是个天才,这故事,说的我自己都信了!

萧博睿…完了,好像知道的太多了。

诡异的沉默又开始了…

黛珂扣了扣手指,有些烦躁。同样的脸,同样的闷葫芦,同样的怕眼泪,让人不自觉就有种他回来了的错觉。甩甩头,现在搞事业要紧。铺垫已经打好,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

“萧博睿,这次的案件让我参加吧?”

“不行。”

黛珂毫不意外,自顾自说道:“首先,我已经看过案件有关的物证;其次,你不能保证还有相关线索需要我破译或修复;再者,你的疑惑我能解开。”

萧博睿有些不解:“我的疑惑?”

黛珂摊摊手:“你不是说了吗?最近许多奇奇怪怪的案子。你会觉得奇怪,不是因为疑惑吗?”

萧博睿低头不语,黛珂趁热打铁:“你今天能叫我过来,也就是请外援的意思了,那时间长短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在视频上看到了什么?”

黛珂勾唇一笑,悠悠说道:“一个不该存在的女人。她不停的在说,把我的…皮还给我!”

萧博睿满脸震惊,当然他不是害怕,而是这次受害者的皮确实被剥了。确定受害者身份花了很多功夫和时间,现在找到了些线索,也就是刚刚修复的视频。他能很肯定整个视频里没有女性,也没有声音。虽然画质模糊看不清,但也能依稀辨认出是个男人,且整个视频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无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