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妖孽医妃狠全能
妖孽医妃狠全能 连载中

妖孽医妃狠全能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孜然冰淇淋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凤清明 古代言情 白澜

白澜作为金牌药师一朝穿越为废物嫡女,被嫁给瘸子皇子羞辱,从小受尽白眼,家族背叛朋友挖坑,活的惨不忍睹
掌管身体后,白澜绝色容颜上甜美一笑,都给爷爬! 炼药?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人这还需要学吧
修炼?哎呀,一不小心又突破了
萌宠?知道什么叫一呼百应吗,来给你免费开个眼
当初欺辱白澜的人悔不当初,纷纷想要重新攀关系,然而迎娶白澜的瘸子皇子却摇身一变,成为大陆上最后一位古神,强势将白澜揽在身边,不给他人觊觎半眼
--- 女主嘲讽技能点满,剧情感情五五开,升级流,甜蜜蜜
爱你们么么哒!展开

《妖孽医妃狠全能》章节试读:

第5章 上门挑衅,白澜心软


中午白澜做了一锅疙瘩汤,又香又热的汤面滑入胃中,她好像又有精力挑灯夜读了。

凤墨鋆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对食物基本不挑。不过在他喝了两碗之后,被白澜撅着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突然明白了对方未说出口的小心思。

他轻轻咳嗽一声:“谢谢,很好喝。”

他吃过比这难吃数倍的东西,有些甚至在挑战生理极限,和那些比起来确实是好吃的。

除此之外,他莫名不想看见对方略带失望的眼神。

得到满意答案,白澜这才笑着拿着两个人的碗离开。

这不就拿捏了,两碗疙瘩汤就收买。

凤墨鋆今天破天荒地转着轮椅来到院子里,病态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照耀下透明可见血管。

是个大晴天呢,以前的天气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

凤墨鋆将手掌扣在眼睛上,仰头对着太阳的方向,耀眼的光芒沐浴在全身,但他并未感觉到温暖。

当初是谁提出的要将白府三小姐嫁给他的来着,给那人留个全尸好了。

下午三点,院子里凌乱的脚步声迫使白澜从修炼中睁开眼睛,她迅速起身趴在门缝上,外面至少有一百名装备精良的士兵。

这个排场和装备,是皇家的人。

她当然不会傻到认为对方是来贺喜的,妥妥肯定是来找事。

“咚咚咚!”为首的男人头戴冕冠,衣着华丽,金丝绣着老虎趴着肩膀。姿态嚣张跋扈,身材臃肿,看起来只有一米七。

一双眼睛又小又猥琐,他大力敲响凤清明的房门,毫无尊敬可言,仿佛是上门催债的。

流里流气的声音在院子中回荡:

“九弟弟,我来看你了,快来让我们见见你和新弟妹啊。“

“那个傻子,不是,看看是哪个好姑娘这么有福气呀?啊?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士兵在他的授意下一起哈哈大笑,这根本就是**裸的欺辱。

凤墨鋆房门没动,然而那脆弱的门怎么抵挡得住别人暴力推开呢?白澜记得那门格外的松,锁了也没有用。

他们就像在挑逗一只阴沟里的老鼠,并不着急逼他出来,享受着恐吓对方的过程。

能够入选皇家军队的,至少也得是灵者五阶的级别,派出这样的兵力,足以见得为首的那个人心底里还是害怕凤清明。

白澜膝盖中了一剑,她现在连当大头兵都不够等级。

不过当面欺负她兄弟,不存在的。

皱着眉头拿出一枚黑色药丸,然后扒开门缝将其弹了出去,灵力如同星火一般附着其上。

在阳光下,黑色药丸落地就开始燃烧,微不可见的火光里发出淡淡青烟,像是小蛇一样蜿蜒消失在空气中。

药丸附近砖缝中的植物肉眼可见瞬间枯萎,发黄的叶子萎缩水分,青烟随着微风很快弥漫到院子里。

白澜打开自己房间后门的时候,破旧的门板竟然遍布金丝一样的光芒,但从里面向外打开并不受阻。

她多看了两眼,时候从院子后门绕出去,身形隐蔽又迅速,向着各个方向分别扔了一颗药丸。

此物名为千金散,燃烧时会产生毒烟,但药效残留同样消失的很迅速,差不多过十分钟就会消散的无影无踪。

对人的作用不足以瞬间致死,可会让他们头晕目眩产生幻觉而且四肢无力。

“九弟弟,把弟妹藏着掖着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都是来给你道喜的,怎么说也要出来欢迎一下吧。”

“既然这样,那你三哥哥我可就自己进来了。”

三皇子的声音没停,他小眼睛转了转,这凤墨鋆今天怎么比平常这么能忍?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不说话了,后退两步助跑用力踹向房门,然而意外的是,他被一股大力猛然弹开。臃肿的身材后背着陆砸在地上,疼得他哎呦一声,翻滚着起不来。

但他很快就没空注意自己了,因为身边的士兵纷纷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头晃脑的撞在一起,甚至有些四肢瘫软倒在地上,嘴里吐出不明白沫。

在烈日下三皇子根本看不清空中的青烟,更何况这青烟的开头那么不起眼。

“凤墨鋆!你使诈!”三皇子无能狂怒,很快被两个神智还算清醒的士兵扶了起来。

他立刻用衣袖捂住口鼻,后腰被石子硌的泛着尖锐疼痛,急忙环顾四周,倒下的士兵越来越多。

“走,今天真晦气!此事我一定会如实禀告给父皇!”

“九弟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早就不适合人居住了,我会向父王提议给你换一个住所!我看当和尚就是个不错的……啊!!”

三皇子剩下的话还没说完,脚下突然踩到了什么,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整个人结结实实的都快摔散架子。

这次他再起来时,后背上粘满杂草,模样狼狈又滑稽。

三皇子气的鼻子都要歪了,恶狠狠地指着凤墨鋆的房门:“明天的宫宴上,我要你好看!”

说完头也不回的赶紧往外跑,那些士兵更是一个搀着一个一溜烟跑了出去。

白澜见他们跑了个干净,这才从暗处走出来,不紧不慢地敲响了凤墨鋆的房门。

而刚才固若金汤的房门,却被白澜很轻易的推开了。

白澜也是微微一愣,不得不说,被区别对待的感觉真的很爽。

屋内,凤墨鋆端坐在书桌旁,手边是一摞书,他正安静地翻阅着,仿佛根本不受影响。

不过他今天的打扮和昨日略有不同,那身半永久黑色衣服换成了深蓝,墨发尽数拢在身后,唯一不变的就是身上的低气压。

“你在看什么呢。”白澜很自然地走过去坐在书桌旁边,在对方的默认下拿起来其中一本。

封面上写着《丹药中级修炼指导》,白澜看一下这本书下面的其他书,和她昨天拿走的都是同一种类型,不过皆是中级和高级。

凤墨鋆合上书,拿起手边微凉的茶水微微抿了一口,道:“地下藏书功法有一部分太过冒进,不适合你,我的建议是先学习这些。”

白澜一听说都是给自己的,眼睛瞬间亮晶晶,她把头搭在书上,抬眼看向对方:“你可真是个大好人,我先给你画个大饼,未来有我一口肉吃,就肯定有你一口汤喝。”

凤墨鋆虽然知道这话是随口一说,但还是因为对方的表现心情不可避免的好了几分。

他放下茶杯时微微皱眉,“院子里是什么味道?”

“你别告诉我不知道刚才有人来过。”白澜从怀里掏出几个黑色药丸:“烧的这个,虽然人是赶跑了,但那些植物也都活不成了。”

“院子里面有阵法,可以隔绝一切外人的声音。”凤墨鋆这才想起来没和对方说过,开口解释道。

“来的人是不是很胖又很丑,身边带着很多士兵。”

白澜把药丸揣回去点点头:“特别狗腿子。”

“呵。”听到白澜的补充,凤墨鋆轻笑一声。

“他叫凤齐武,淑妃的儿子,灵师二阶,做事情不过脑子,我曾经让他在皇帝的寿宴中出丑,所以经常会来转一圈。”

那种辱骂在凤墨鋆眼里就是转一圈?白澜瞬间肃然起敬。

不过早知道有阵法,她就继续在屋子里修炼了,现在时间可不等人。

凤墨鋆不懂为何白澜的眼神有些尊敬似的,他经常看不透对方,问了也得不到答案,竟然有些习惯了。

白澜把书捧在怀里,问道:“明天的宫宴是什么鬼?所有人都必须去呗。”

“嗯。”凤墨鋆眼神暗了暗,从旁边的书中抽出一张烫金字样的信封,看来这就是所谓宫宴的邀请函了。

“这种宴会办起来全凭皇帝心意,无非就是让各位皇子讨好皇帝,妃嫔争宠,确认各自势力。”

凤墨鋆说这些话的时候没什么情感,反倒是颇有兴趣地注视着白澜的反应。

白澜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如果不去,就是正大光明扣上一顶不尊重皇帝的帽子。

凤墨鋆本来就不受宠,她敢肯定他的腿伤和皇帝也脱不了关系,不然怎么可能找不出凶手,除非那根本就是皇帝的人。

“我去尝试一下炼丹,把自己的等级再往上提一提,明天去宫宴也好有自保的把握。”

现在时间就是金钱,白澜没有其他话要说后就先离开了,凤墨鋆注视着对方的背影,看向右手边一个不起眼的盒子。

她应该会适合这件武器的。

“出来吧。”

随着男人话音落下,几道黑雾分别从不同的地方飞来,汇聚在一起变成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人。

他恭敬着低头半跪着道:“汇报主上,北华城上下已经打点完毕,所有关卡要塞皆是我们的人,南阳城进行度将近一半。”

凤墨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眼底翻涌着血色,模样邪恶又危险。

倘若白澜在这里,恐怕会颠覆从前对他的所有印象。

“继续,西岭城最后动手。”

“把毒手调回来,就说我给他找了一位好学生。”

半跪在地下的男人一拱手:“暗鸦明白。”

身为主上最得力的助手,他深知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在他来之前,那帮兄弟们就一直缠着他想要让他问问有关于主上的傻妻。

但暗鸦心知肚明做事不能逾越,否则他也就不会是玄金卫首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