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虚天之上
虚天之上 连载中

虚天之上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雪泥花溅墨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秦风 雪泥花溅墨

数十年前,世间出现一种能够侵蚀灵力的力量,在这以灵力修炼为主的天兰大陆引发了不小的危害
及至如今,这力量已经成为祸世的根源
穿越而来的少年,靠着体内力量的引导,一步步接近了这个世界最终极的隐秘
三岁窥境?同阶无敌? 不! “我要的是成为世间最高的真命!!” 伴随少年一步步强大,逐渐揭开隐藏千万年的真相
古有赤帝一指封异灵,今咎灵再现,却是何人来阻? 若真有传承,何至于轮回三千
所谓“真命”,便真的是一切的[咎]么? 少年终成真命,然而,破界之后,却是方知更大的阴影远在界外…展开

《虚天之上》章节试读:

第2章 力量的代价


那位中年男子的体内竟然也有虚力!

秦风有些不可置信。

他十年来遇到的虚力屈指可数,否则境界也不会提升地那么缓慢。

然而现在却是接二连三地被他遇到,如此频繁出现到底是巧合还是有其他的什么缘故?

他一时无法得知,也没功夫去深究,此刻只是忧心地看着场上。

“两位御灵司命都是窥境巅峰的实力,固然有一战之力。”

“但那人身负虚力,而且他的灵力已经被侵蚀得所剩不多,只怕很快就要成为怪物。”

想起那种怪物的可怕,秦风便生出不好的预感。

场上已然开战,双方都有灵力散开,霎时间生出剧烈波动。

秦风默默看着,见他们斗了许久,却是不分伯仲,渐渐就安心下来。

那个中年男子一时无法获胜,再拖下去,御灵司命的增援就该来了,到时他想走也走不掉。

正庆幸着,却听那位红衣喊道:

“师兄先撤,此地不可久留。”

随后又一指秦风所在:

“把那小子也带走。”

秦风本是感慨死里逃生,正吁出口气。

一听这话,登时在心里把那红衣从头到脚骂了一通。

中年男子似乎对红衣唯命是从,即刻越过两位司命。

伸手一抓,就把秦风拎了起来。

两位御灵司命早知道那处藏着人,本意是等解决了这两个凶徒再去理会。

这时一见,竟然是个十二三岁少年,哪还坐得住,齐声喝道:

“你二人可离去,但须把他放下!”

秦风听了甚是感动,宁肯放走那两个凶徒,也要换自己的性命,这些御灵司命果然急公好义,不怪乎人人敬仰。

只是那位红衣却哼道:

“我二人想走便走,哪里需要你们同意!”说着示意那位师兄将他背起。

接着中年男子身形几个起跃,已带着秦风和红衣离了破庙。

两位司命万般焦急,但刚刚的一战消耗巨大,此时想要追上去却是有心无力。

沃肯强打精神,对另一位司命说道:

“你先回去通报,多带几个弟兄过来,我歇一会再跟上去看看。”

那位司命哪里肯留他一人,但又拗不过,最后只得顺从:

“沃肯大哥,多多保重!”

可是等那司命离开,沃肯司命却没有调息,直接朝着秦风离开的方向追去。

……

秦风被夹在胳膊下,一路颠簸。

他瞥眼看见那个红衣在中年男子背上一副虚弱的模样,但依然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暗自叹息:早知道一掌拍死你算了。

不过他此时虽然身处困境,心思仍旧活络。

猜测那两位司命必然会去找帮手,他这里只需拖住等他们到来。

到时候不仅自己得救,还能把那两个凶徒一网打尽。

他看向中年男子,目光闪动:

要不也吸他一吸?

不过随即就摇头。

之前能够吸收红衣体内的虚力,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境界相差不多,他也找到了下手的时机。

可眼前的中年男子境界超越他太多,先不说能不能找到机会。

但凡自己有反抗的举动,只怕一拳就给打趴下了。

这个办法行不通,秦风略做思索,计上心头。

突然自顾自说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灵力的运行有些不畅啊。”

如同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红衣与那中年男子都是面色微变。

秦风早就盯着他二人的脸色,此时赶紧又道:

“尤其是胸口的位置,隐隐地有些发疼呢!”

这下又被说中,两人即使反应再迟钝也该明白过来了。

中年男子停下脚步阴狠看来。

而红衣则冷冷道:

“小鬼,你什么意思?”

秦风凛然不惧,只是故作高深:

“有人灵力被侵蚀了还不自知呢!”

侵蚀灵力?!

二人都是一惊,却又不敢轻信。

红衣说道:

“什么存在可侵蚀灵力?”

秦风见他终于被勾起了兴趣,却也不明说,只是一指红衣:

“你把我抓来不就是想问,那些从你体内出来的红色是什么?”

被说中了心思,红衣狞笑:

“既知如此,那便痛快告诉我,也省得吃些皮肉之苦。”

这样的威胁,秦风可不放在心上:

“你师兄体内也有那种红色,让我一试,你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中年男子听了微愣,他可听不懂这其中的意思,只是看向自己的师弟,似在征询。

而红衣冷哼道:

“小鬼,你倒是好算计,之前我没防备,被你吸走了力量,如今还想着故技重施。”

被他识破,秦风并不意外,毕竟这种伎俩糊弄小孩还行,可对付不了这两个凶徒。

不过他也不指望这么轻易就能吸了中年男子体内的虚力,他所做的一切只为拖延他们。

可是这些口头上的拖延终究拖不了太久,难不成只能露一手?

正为难之际,不远处行来一人,三人都是惊讶看去。

一身独特的黑衣,却是那位御灵司命,沃肯!

秦风大喜。

而红衣面色微变,喊道:

“师兄,先解决了他!”

中年男子将胳膊下的秦风随手一扔,体内灵力爆发而出,战意凛然。

秦风瞧见中年男子不再关注自己,脚下一踏,匆匆来到那位司命身边,悄声道:

“这位司命大哥,你的帮手呢?”

“还未到,现在只我一人。”沃肯说着。

似是看出了秦风的担忧,又出言安慰道:

“放心,有我拖着,增援必到。”

只是一个人还敢追过来,秦风不由心生敬佩。

然而看了看这位司命苍白的面色,也知他的状态,又生出一丝惊慌:

“拿什么拖呀!”

……

战斗一触即发,沃肯司命上来就处在下风,节节败退。

秦风越看越急,忽然觑得一个时机,旋即踏步而出。

虽是窥境中阶,但秦风的速度却极快,眨眼间就到了场上。

红衣注意到秦风的动作,陡地想起了当时体内力量被吸收的诡异一幕,即刻喊道:

“师兄小心!”

然而终究慢了一步。

秦风看准时机,从背后抱住了中年男子,在暗处又是一掌抵在他后心:

“吸收!”

霎时间一道红色丝线被吸入掌中。

不等中年男子反应,秦风当即大喊道:

“司命大哥,快动手!”

眼见这少年如此英勇,沃肯不由赞叹,手上凝聚了灵力,一拳轰来:

“小兄弟,干得好!”他自然是没发现秦风的小动作。

中年男子被秦风抱住,本要挣脱,却是体内力量突然如同泄洪,顷刻流逝。

他大惊,接着大骇。

然而此时御灵司命的那一拳已到了面前,拳头中灵力爆发。

失去了体内灵力的防护,中年男子被一拳轰塌胸膛,狂喷鲜血,倒地不起。

“司命大哥,你把他打倒了!”秦风喊道。

沃肯虽然惊讶如此轻易就取胜,不过还是报以一笑。

那一边,眼见自家师兄身死当场,红衣看着秦风,目中凶光毕露:

“卑鄙无耻,你不得好死!”

秦风不理会,抬起手掌劈在红衣头顶:

“避免你将来成为怪物,你还是先死吧。”

他虽然吸收了红衣体内的虚力,但那种诡异的力量即刻就会复苏,完全无法根除,因而只能痛下杀手。

……

两大凶徒相继殒命,秦风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兄弟,我有些疲累,麻烦带我回司官府……”沃肯司命虚弱开口。

但还不等说完,就啪得一声倒地,自此晕了过去。

见状,秦风只好扶起他。

毕竟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能就这么把他留在这。

至于司官府,那是御灵司命的驻地。

他们的顶头上司叫做司官,在这方龙城里除了城主之外,就属他权势最大。

秦风自然知道司官府在哪,或者说这里没人不知道那处令人向往的所在。

因为御灵司命,天下皆知——

在天兰大陆上有五大帝国,为了维持帝国之间的平衡,不知从何时起就存在的真灵殿扮演了这个调停的角色。

真灵殿有自己的直属部队,便是御灵司命,遍布五大帝国。

创立之初的职责是维系各帝国的安稳,并不会干涉帝国内部的事物。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到现在司命的威望日渐提高,拥有的权势也越来越大。

……

前方就是司官府,秦风没敢靠太近,远远看着那里。

气派庄严,俨然正气凛然的所在。

秦风只望了一眼,就不禁心生感慨。

而这时他眼中陡地浮现一抹红光,却是体内虚力自行激发!

秦风大惊,赶紧将它捂住,轻拍额头,斥道:

“慌什么,他们又感应不到你。”

红光似被安抚,渐渐褪去。

不过秦风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头还是有些惧怕。

毕竟那些御灵司命拥有诸多玄妙的手段,万一真有人能够看出他体内的虚力。

到时候把他当做什么邪魔歪道一刀砍了,他也没地方说理去。

看了看那扇紧闭的大门,又望了望背上仍然昏迷着的御灵司命。

秦风悄悄靠近司官府,打算把沃肯司命放在门口就走。

这时却见大门突然打开,赶紧放下沃肯,闪到一旁。

从门中走出一队人,皆是行色匆匆。

一眼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人,当即惊道:

“沃肯大哥!”

“哈斯不是去增援他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困惑之余,不忘把沃肯抬进了司官府,而其余人则是继续行动。

“动作快,那种怪物又出现了!”

秦风在边上看清了一切,即刻心头震动:

“怪物,难道是?!”

脑中旋即就浮现出一道可怕的身影。

那是十年前的一夜。

整个村子里血光冲天,所有人都被那突然出现的怪物杀死。

倒在血泊中的秦风本来也该死了,但似乎是因为误吞了怪物的血液,胸膛里一片滚烫。

接着,虚力便在体内觉醒。

这时他才知道,那个怪物叫做“虚人”,是被虚力完全侵蚀后化作的怪物。

秦风误吞了虚人的血液,体内出现了虚力,最后也会化身成为那样的怪物。

只不过他与体内虚力共存了十年,也吸收了不少的虚力,却仍旧没成为虚人。

这其中似有古怪。

但就在刚刚,他吸收了红衣的虚力之后,隐隐觉得就快要到达极限。

至于屠杀了村子的那个虚人最后怎样了,秦风并不知道,或许被御灵司命斩杀,又或许到了其他地方杀戮。

此刻只是稍稍回忆了这些过往,秦风的身心俱都战栗。

长久以来,那时的惨剧和那个可怕的虚人,渐渐成了他的“心魔”。

这十年,他四处吸收虚力,固然提升了境界,但这些吸收来的虚力,却也会加速他成为虚人。

然而他依旧不曾停止,便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遇到虚人。

能够直面他的心魔,直至将它战胜。

此刻,那些御灵司命已经远去,秦风握了握拳,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