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洪武兴明
洪武兴明 连载中

洪武兴明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常青椒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常青椒 朱文正

一个在虚拟游戏中称王称霸的玩家,一不小心穿越成花天酒地的朱文正
正值元末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东有强敌张士诚,西有枭雄陈友谅,元朝盘踞北方,铁骑虎视眈眈
朱标尚未成年,朱棣还穿着开裆裤,朱元璋尚未建立大明
朱文正挺身而出,怒拔宝剑:就让我这个侄儿,来守护天下吧! ”大人,快醒醒,我们还被60万大军包围着呢……“展开

《洪武兴明》章节试读:

第3章 沙场点兵


洪都演武场。

清晨的阳光斜照在四四方方的沙场上,两万余名士兵,按照各自所属,排列成一个个整整齐齐的方队。

一时间是旌旗招展,刀枪如林,一股肃杀之气迎面扑来。

朱文正还是第一次见识这种金戈铁马的真实场面,一时间,只觉得一股男儿热血在浑身涌动。

这就是传说中的血性吗?

朱文正翻身下马,大步向沙场走去。

还未及跟前,他就发现沙场上早有一名将领打扮的人物,正在分发兵器,清点名册。

“这是哪位将军?刚刚怎么没来?”

面对朱文正的疑问,邓愈等人只是眼观鼻,鼻观心,作一副沉默状。

倒是亲兵胡大锤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朱文正对他招了招手,这货立刻会意,近身贴到耳前:

“大人,这是洪都总管李继先,之前……”

朱文正这才明白,这位总管大人头铁脖子粗,喜好仗义执言,曾数次登门劝谏朱文正,最后一次甚至带了一把宝剑,一剑劈断了屋里的古琴。

而朱文正竟然没生气,只是笑嘻嘻的对琴师说了一句:

“子琪啊,你的琴断了。”

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比杀了李继先更让他难受,李继先一怒之下,丢掉宝剑扬长而去,从此再也没有登门造访过。

朱文正听了顿感头大,不说自己这前身有多荒唐,遇上一帮将领也个个都是骄兵悍将,头铁的很呐!

不过想想朱文正也就释然了,这是乱世,人心思变,没有能力不要说别人看不起你,就算叛变投敌也是司空见惯。

朱文正不想纠结过去,便主动走了过去:

“李将军,人马都到齐了吗?”

这李继先相貌端正,面白须长,倒是很有几分书生模样,见到朱文正,他表情毫无变化,只是微微欠了欠身:

“回大人话,洪都守军两万三千八百四十人,除去城门值守两千四百人,应到两万一千四百四十人,现已全部到齐!”

“好,兵士操练如何?”

一听这话,众将差点气歪了嘴,邓愈剑眉紧皱,黑熊赵德胜眼珠子瞪得像铜铃,李继先更是轻蔑地撇了撇嘴。

我说都督大人,平时你啥时候关心过士卒操练,不都是我们这些苦哈哈在这里汗流浃背。

这临到打仗了,你到好意思来考校我们?

赵德胜性子急,张嘴就准备发火,却被邓愈一把拦住,只见邓愈不动声色的朝李继先使了个眼色,李继先随即会意,上前一步道:

“还请大人亲自校验!”

“嗯!”

朱文正正在兴头上,丝毫没察觉出异常,他左看看,右瞧瞧,哪里都觉得兴奋。

古人将东南西北中与青赤白黑黄相配,一方一色,称为“方色”或“五方色”。

军队行军布阵也是依照“五方色”而来,朱文正发现,东面的兵士打得就是青旗,南面为赤,西面为白,北面为黑。

黄色是中军本部帅旗,就设立在沙场正**,也是朱文正等人站立的地方。

朱文正仔细瞧了瞧,除去本部黄旗外,其余每旗大约辖五六千人,相当于一个卫所。

卫所旗下又设青赤白黑黄五旗,对应千户,千户旗下再设五方旗对应百户,百户之下还有旗总,小旗。

如此这般,可谓旌旗飘荡,声势浩大,威武不凡。

旗帜虽多,倒也不用担心认错,因为主将旗最高,卫所旗次之,依此类推,而且旗帜上的缨头、尾带、雉尾等也有明显区分。

只是守军队伍虽然整齐,披甲率却不高,多数士兵身着皮甲布甲,即便少数身着铁甲的精锐,穿着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有元代罗圈甲,铁叶札甲,布面甲,宋代步人甲,甚至还有在中国很少见的锁子甲,弄不好还是蒙古西征时,从欧洲顺回来的。(布面甲是铁甲,甲片罩在布衣里面)

这大概就是每一支农民起义军,初期都要面对的困境,装备全靠敌人送啊,有啥就用啥。

朱文正看得兴起,指着南面一个千人队道:

“就他们吧!”

“得令!”

李继先鞠了一躬,随即挥手示意一名士兵上前。

只见这名士兵怀里抱着一把黑黢黢的铁家伙,直接就插到了地上。

朱文正仔细一瞧,这东西长约23厘米,口径2.3厘米,**有一道凸起的竹节形铁箍,铁箍和身杆一体铸成,口尾均为俯碗形,看起来像是一把造型奇特的铳炮。

我这调兵呢,你这放炮干嘛?

等等,难道说,这东西就是传说中的“号炮”?

号炮,顾名思义,发号施令之炮,跟寻常手铳不同,插在地上对天就能放。

传令之前先放一炮,意思就是告诉大家,要发命令了,赶紧看旗帜。

果不其然,炮声一响,全场肃然,两万多名士兵的目光,齐刷刷都看向了中军主将旗。

随即,中军旗手大力挥舞起五方旗,卫所旗紧跟着挥舞,然后是千户旗。

南面千人队得令,大吼一声“杀”,上千名壮士顿如猛虎出笼,向着中军的位置直冲而来。

只见这支队伍人数虽然众多,调度却丝毫不乱,藤牌手在前,长枪手居中,弓箭手押后。

各路人马在带队千户和旗帜的指挥下,显得井然有序。

每前进十步,带队千户便大吼一声:

“御!”

两百多名藤牌手立刻山呼海啸般呐喊:

“御!”

“御!”

……

层层叠叠的藤牌随即连接成墙,将整个队伍遮蔽的滴水不漏。

千户再喊:

“射!”

弓箭手立刻呼应:

“射!”

“射!”

……

数百张强弓,拉弓如满月,仰天作抛射状,朱文正直感到似有枪林弹雨迎面袭来。

千户又喊:

“刺!”

长枪手大声呼应:

“刺!”

“刺!”

……

数百杆长枪,枪出如龙,从藤牌组成的缝隙中,凶猛杀出。

整个队伍前进、防御、射击、刺杀,一气呵成,动作如行云流水。

待千人队冲至中军附近,千户大喊一声:

“立!”

上千人的队伍顿时纹丝不动,鸦鹊无声。

奶奶的,谁说古人没有智慧?

我出去参加一个几十人的旅行团都能鸡飞狗跳的,这千军万马在旗帜和号炮的指挥下,行动犹如一人,真是聪明绝顶。

只是,刚刚那一通猛如虎的操练,怎么好像是冲着我来的?

李继先上前一步,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都督大人,我军队列操练可否?”

朱文正学着领导的样子,点点头:

“不错!”

虽然装备差了点,但只要士兵训练有素,这仗还是有得打。

没想到,李继先又迫上前来:

“有请都督大人亲自校验,兵士个人技艺!”

说完,李继先向刚刚那名带队的千户挥了挥手,那名身材魁梧的千户拿过一把长枪,就向着朱文正大步走来。

…………

这是干嘛,存心想看我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