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禾飘飘当了恶毒女配的妈
禾飘飘当了恶毒女配的妈 连载中

禾飘飘当了恶毒女配的妈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散仙君魅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禾飘飘 钟山珏

禾飘飘穿越了,还当了恶毒女配的妈!变态男的妻子! 而她只是文中仅有一句话的皇后之母! 皇后之母贤良淑德,知晓女儿身死魂消,哭瞎双眼,撞死与龙柱前! 然后母女两就下线了!而他那个变态丈夫更是报仇未果,惨死马蹄下! 钟式一族焚烧殆尽,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惨,一个大写的惨字! 佛系小女子✘变态国公爷 假的假的,不要相信文案,是个佛系小甜文,生活太苦,要多吃糖呀!展开

《禾飘飘当了恶毒女配的妈》章节试读:

第4章 互相嫌弃到和平共处


钟山钰看着这两个人皱眉。

他还没说话,可是他眼中的女子骂骂咧咧的说道。

“这个老骗子又开始骗人了,如果不是他卖给我一副手镯,我见那东西品相好,才买回来自己戴着,可是谁知道惹了杀身之祸,我还倒霉呢!”

禾飘飘眼瞳通红。

她本来不用死的。

当初在现代的时候,的确是这个穿着道袍的老骗子卖给她一副手镯,那老骗子巧舌如簧,故意骗她,她拿出一半积蓄买下手镯。

谁知那手镯是他偷来的,后来被那些追债的人认出来。

他们将东西要回去不说,还让她赔偿钱财。

那时正是她穷困潦倒之时,哪来积蓄去给他们,所以才会被那群小混混堵在家门口。

最后又因为飘飘被乱刀砍死。

大写的惨。

气愤之时,禾飘飘突然觉得自己能动了,迅速逮住老道士骂他。

几人看着钟山钰眼瞳通红,表情愤怒。

只是瞧着有些诡异。

而寒山更是惊惧:“附身?”

这会儿他都不管自己的情况了。

只是他听着钟山钰口中的话觉得诡异,他什么时候卖给姑娘手镯?

寒山试图将人的手拽开,但对面是高大威猛的玉面罗刹王,一时间,他还真无法甩开这个人。

“国公爷,快醒来!”

钟山钰这会儿是真的脸色阴冷,被别人控制身体,还是一位女子,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男人立刻退后几步,随即呵斥眼中的女子:“不可无规矩!”

禾飘飘破口大骂:“少放屁!你没被人砍成肉泥,你当然不觉得有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就是买了一副手镯,命都丢了,你还跟我讲什么规矩,我恨不得杀了那玩意儿。”

这女子说话粗鄙不堪。

但她眼中的怨恨不似作假,只怕是真的死得惨!

可他知道寒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虽然有时候不太靠谱,但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

钟山钰觉得头疼。

一时间倒也没发觉自己被附身有什么不对。

见惯了道士的各种操作,他倒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诡异的。

但显然这很不正常。

寒山立刻出来了,他迅速拔了胡子,摘了自己的道士帽子,看向钟山钰的眼睛。

“你可瞧瞧,我是不是你嘴里的老道士?”

禾飘飘突然看见穿着道袍的年轻人,一时间晃了神。

那个老道士绝对不是这个样子,可是跟刚才有胡子的样子太像了。

这?难道真是她的错觉?

禾飘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眼瞧着女子安静下来。

钟山钰示意寒山将魂魄从他的身体里扯出来。

但寒山看着他摇了摇头随后无奈道:“只怕难了!”

钟山钰眼睛一疼。

禾飘飘插着自己的小细腰怒道:“你们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合谋要害我!”

禾飘飘虽然够佛系,但如果她真的消失了,那事情就大条了。

虽然这个道士不是老道士,但她还是觉得这人不靠谱。

钟山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将剑放在旁边的石桌上无奈问道:“怎么难了?”

寒山叹了一口气。

“这东西只是一只散魂,这里没有她的身子,可她也无法消失,甚至……”

“甚至什么?”钟山钰阴沉着一张脸。

说话吞吞吐吐的,他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点。

寒山终于吐出一句话:“甚至只能永远留在你的眼中,你们共用一个身体!”

“不可!”

“我不同意!”

两声均是抗议!

寒山很无奈:“可我还不知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进了国公爷的身子,我还得查探一番!”

“那你就查啊,我可不想住在一个男人的身体里,臭!”

禾飘飘非常嫌弃了。

钟山钰眉头紧皱,眼皮都在抖动。

他咬着牙说道:“快些查探!”

看来他也不想这个女子留在他的身体里。

寒山看着这一体双魂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查探。

只能说道:“国公爷,这事不能急,还得我在古书上找法子!”

说完迅速溜了。

而留在原地的钟山钰脸色诡异,时而阴沉,时而呆萌,看的人更是惊叹不已。

看着自己属下怪异的眼神。

男人终于无法忍受:“你不要总是出来!”

“那你倒是动动啊,我只能看清楚你看到的东西,你对着一间破房子看个什么劲。”

她迫切想要知道这里的情况。

因为她虽然知道自己穿书了,却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不想死!

身死魂消,这不是她应该有的结局。

男人只能按照她的说法起来走一走,因为如果不按照她说的做,这个女子就会用他的身体做一些奇怪的动作。

甚至会模仿他的声音说话,明明那根本不是他。

这里是一座高山,云雾缭绕,树林环绕。

环境倒是不错,但给人的感觉太阴了,也不知道寒山为什么住在这里?

禾飘飘在和钟山钰聊天。

从刚才的话中,她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这本书的配角钟山钰。

就是那个死的老惨的那个。

虽然他翻身了,可惜没成功。

本着可怜他的心思与他谈话,她倒是不再那么急躁了。

“你被皇帝灭门了吗?你这是逃到这里来了吗?你会让飘飘和白城在一起吗?”

这三个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

男人一个都不想回答。

女子立刻要控制身体。

男人迅速说道:“钟家还有我在,逃亡是为了再次翻身,我已经写了和离书,只要飘飘同意,她与白城的事我并不阻拦。”

禾飘飘很惊讶:“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好人。”

钟山钰皱眉,这句话很奇怪。

这女子好像认识他,但他并不认识这个人。

她是从另一个地方来的,虽然是被飘飘害的,还误打误撞把她带到这里。

但她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生活在哪?

倒是奇怪了。

“你为何不伤心?”

禾飘飘很意外:“我为何要伤心?”

“你已经死了!”他再次提醒这个人。

女子淡笑:“有的人死了,可他的魂魄却活着,有的人活着,可他的魂魄却死了,这没有什么,大家都是这么浑浑噩噩的活着,每天过着不知生死的日子,很奇怪吗?”

女子的说法倒是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