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家有花神总撩人
家有花神总撩人 连载中

家有花神总撩人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扶喵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乔言禇 姜瓷 现代言情

姜瓷第一次见到乔言禇的时候,他就直白地问:“我可以住你家吗?” 也就是在那个雨夜,她把这位落魄贵公子领回了家,从此她的人生像是开了挂一般,好事连连
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俊美男人,步步为营,一言一笑都在引诱她,不知不觉中,她身心失守…… 小剧场: “姜姜,听话,把手放下
”乔言禇轻哄着
姜瓷捂住眼睛,眼睛泛红,试图挣脱他的怀抱,“不.....不行
” 他的唇贴着她的耳廓,低声问:“为什么不行?” “因……为你会蛊惑人.....” [漂亮软妹x温柔腹黑男,1V1➕白切黑➕马甲➕奇幻甜宠➕平行世界]展开

《家有花神总撩人》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想救你


三月,气温回暖,近几日天气变化无常,下午还是暖洋洋的大晴天,晚上八九点就开始雷声大作。

姜瓷站在花店门口朝外面看了一小会,不留神就被狂风吹过来的雨水溅湿鞋头。

这是她买的新鞋子,只穿了两次。

眼看着白色的鞋头被淅沥的雨水晕脏,她搬起最后一盆盆栽就往里面跑,放在架子上摆好,低头看了眼鞋子。

在所难免地还是染上了污水渍,她有些心疼。

弯腰用抽纸擦拭,粗糙的纸巾不仅没有把鞋子上浮着的脏东西擦掉,反而有将污渍逐渐扩大的趋势。

叮咚——

门铃响了。

姜瓷慌乱地起身,她有点近视,没来得及看清楚进来的人是谁,“不……不好意思,店已经打烊了。”

“请问可以在这躲会雨吗?”

话刚落,砰的一声巨响,把姜瓷吓得打了个哆嗦。

想要望向男人的视线被巨响吸引。

是窗户的支架折了,被风吹折的。

姜瓷眼睫微动,看来明天又要安个新的,上回弄个新的花了两百多块钱,没把她心疼死,这会又得烧好几百。

“你没事吧?”

男人好听的声音如温热的水灌入结冰的湖面,姜瓷呆愣的眸色被瓦解,眼底亮晶晶的,“没……没……没事……”

简单的两个字,她硬是不争气地说了四五秒。

看到她的反应,乔言禇扬唇低笑,“我长得很吓人吗?”

“不是……”姜瓷紧紧攥住手心的那一团纸,借此缓冲眼前这个男人给自己带来的惊艳感。

惊艳?这是她第一次用惊艳形容一个男人。

乔言禇微微侧头,朝她走了几步,姜瓷不自觉地后退了一大步,后腰抵到桌角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当。

“看来我真的很吓人。”乔言禇饶有趣味地盯住她泛红的脸,在离她一点五米的地方停下。

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对他避之不及的人,她羞怯的模样活脱脱地像一只随时被人宰割的小白兔。

感受到对方的视线,姜瓷头低得抬不起来。

她在旁人面前很腼腆,跟陌生人交谈不了几句就紧张羞怯,在这样**裸的视线注视下,她的窘迫感无异于双脚陷入泥沼,无处可逃。

而就是她这样的性格却还愿意开花店做生意,也着实是让人费解。

但结果如众人所料,花店业绩收入很一般,勉强维持简单的生活开支。

遇上看起来凶一点的顾客还没说几句话,姜瓷就开始说话不利索,像受到惊吓一般,让人一度觉得她是有口吃。

“没有,你长得很……很好看。”

她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语调软糯,像酥软的蛋糕。

乔言禇浓淡相宜的眉梢挑起,“那我能在这躲会雨吗?”

她还没有回答他最初的问题。

“不好意思,我要关门了,不过这里有伞可以借给你。”姜瓷眼神不自然地在他脸上匆匆一瞟,拒绝了他的请求。

“外面的雨很大,即使有伞可能也无济于事。”乔言禇看着她递过来的蕾丝边伞,没有接。

“可……可是……”

外面的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没有两三个小时可能不会停。

拒绝一个人对于姜瓷来说很难,但她更不能接受长时间和陌生人单独呆在一个空间里。

乔言禇看出她眼里对自己的抗拒,微微一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让我在门口躲雨也行。”

姜瓷点头,算是勉强同意。

在门口等总比跟他在同一个地方呆着要好很多。

男人道谢后就去门口站着了,无奈外面的雨实在是大,他刚站着没有多久,外面摆放的塑料小凳子就哐当哐地翻了几个跟斗,正要砸中男人的脚时就被他单手拎起,转身问:“这个放哪里?”

姜瓷的脚像是被定住,随便指向一个空位置。

乔言禇把凳子放到她指的地方,然后又回到门口站好,留下一个好看的后脑勺。

姜瓷瞅向门口的人,纯白的衬衫上衣加上黑色的笔直长裤,衬得他长身玉立,气质清隽别样,连后脑勺都好看得别有意味。

欣赏的目光被横扫进来的雨水打断,如果他继续站着可能过不了多久鞋子和裤子都会湿透。

“要不你还是进来吧……”姜瓷垂眼,手指攥着一寸衣角来回摩挲。

转眼间,他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到她旁边,两人的鞋子相对着,她目光所及之处是他干净亮丽如新的鞋子,上面没有一丝湿意,相反,自己的鞋尖处还残留着污渍。

“你不怕我了?”男人微微俯身,缩小了两人的身高差,温润的声音从她的耳廓悠悠地飘过。

姜瓷瞪大了眼,盯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脸颊不自觉地浮上红晕。

乔言禇也不打算继续逗弄她了,往后退了几步,在店里的小沙发上坐下,“你可以把我当空气。”

姜瓷僵硬地点头,为了缓解两人的尴尬开始找事来做,翻出账本把已经清点过的账目再盘算一遍。

时间慢悠悠地过了一个小时,外面的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阵势。

手里的账单已经算了一次又一次,再算下去她连上个月的流水账都能够倒背如流。

终于,她按耐不住,先开口,“我看这个雨今天晚上可能是停不了了,要不你先叫个车回去?”

“我可以住你家吗?”

男人的话像一瓶泡腾片被丢入水里,刺啦出一波又一波的水浪。

姜瓷被他唐突的话吓得不轻,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她嫣红的嘴动了动,想要问他刚刚说了什么,乔言禇却先一步再次重复了那句话。

两人视线相对,姜瓷眼前闪过一抹炸开的白光,拒绝的话湮灭在喉齿间。

“可以。”

简短的两个字掷地有声,周围短暂地沉寂了几秒,姜瓷混沌的思绪变得清明。

她刚刚说了什么?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

女生软绵绵的声音再次戛然而止,男人的眼睛像是匿藏着一股神力,把她仅存的理智击溃。

姜瓷不受控制地站起来,收拾好桌子上的东西,“稍等一下,我先把电闸关了,等会就带你回家。”

她毕恭毕敬,言语不带感情,水盈盈的眼睛变得空洞,动作有些僵硬。

姜瓷的家离花店很近,从花店出来走十多分钟,再过一个红绿灯就可以到。

出了花店,乔言禇撑着姜瓷给的伞,伞向她身上倾斜。

顺利到达姜瓷的家,意外的是街上的倾盆大雨没有将人淋湿,他们从头到脚都是干净清爽的,连鞋底都没有染上水渍。

姜瓷关上门,脱下鞋子,低眉看着干净的裤脚和鞋子,脑子里一阵拉扯,迷乱的意识又清醒了过来。

意识到家里多了个陌生男人,她惊恐地转身,而乔言禇早已走进了客厅。

方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在做梦一样。

阴凉感爬上她的脊背,姜瓷嗓子发颤,警惕地盯着不远处的人,“你……”

乔言禇单手插兜,不紧不慢地走到她跟前。

姜瓷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单薄纤瘦的背抵在门板上,手慌乱下摸上门把手,就要扭开门把手从家里冲出去的时候,头顶上蓦的出现一只手,将开了一道口子的门再次关上。

姜瓷的身子抖得厉害,她现在被男人的身子禁锢着,只要她稍微一动就可以触碰到他。

“你想怎么样?”她修剪整齐的指甲扣进手心,掌心疼痛的痕印在努力警醒她保持冷静。

“我想救你。”

姜瓷的耳朵痒痒的,一缕温烫的热气游离在耳垂边,想躲又躲不掉。

随后,她眼前一黑,彻底没有了意识。

温软的身子被男人揽进怀里,乔言禇凭借着记忆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放下。

乔言禇屹立在床边注视着安睡中那姣好的面容,脸颊两侧还留存着未褪去的粉胭脂。

突然,一只像精致王子布偶一样的娃娃从乔言禇的手指间飘出来,欢悦的嗓音打破安静的氛围。

“主人,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

乔言禇没有说话。

“主人!主人!回神啦!”精灵晃动自己轻巧的身子,在他眼皮底下飘来飘去。

“安静。”乔言禇被这聒噪声吵得微微蹙眉,伸出食指和拇指轻轻一弹,小瑰受不住这暴力,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

站稳脚跟的小瑰敢怒不敢言,撅着嘴,恹恹地飘到一边呆着,等他施法。

乔言禇往窗外看了一眼,在床边坐下,节骨分明的手解开姜瓷衬衫的纽扣。

解开第二枚纽扣,他看到一块被红绳系着的玉陷在姜瓷的锁骨窝处。

当他要继续手里的动作,手突然被一股强力吸住,中指被吸附在玉的最底端,渐渐的,翠绿色的玉变成了红色的玉,玉不停地吸食着他体内的血,玉里面翻腾的红色液体炸开一束亮光。

“主人,主人,快松手!”小瑰急得大声尖叫,四处跳脚,“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乔言禇脸色惨白,额角泛着冷汗,铆足了劲也没把手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