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新婚夜,断腿老公哭的比我大声
新婚夜,断腿老公哭的比我大声 连载中

新婚夜,断腿老公哭的比我大声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水凌霄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柳小念 现代言情 陆景南

帝都人人皆知陆家太子爷陆景南,是个双腿残疾,心理有病的大魔头
只有柳小念不知道
新婚夜她坐在床边哭的梨花带雨,在男人掌心写字,“先生,你是个大好人
我被人骗了,你能借我一百块,我买张火车票回家吗?” 这个小哑巴可真烦,一百块的事情还要来找他,明明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陆景南当时就薄唇微启,“我没有钱
” 呜~ 明明自己都吃不饱,还要养活这么大一个男人
只是养着养着,她怎么成首富太太了?展开

《新婚夜,断腿老公哭的比我大声》章节试读:

第3章 今天晚上新婚夜


试想一个人只有半截身子。

那肯定还是有一双残废的腿更好看一些,更体面一些。

柳小念写完,真挚的看着陆景南。

陆景南却把手掌收回,他看着柳小念,几乎是命令一般的口吻,“扶我起来。”

柳小念就站起来,她起先试图拽着陆景南的手臂把他拉起来,可是失败了。

柳小念细胳膊瘦腿,实在是扛不起这么大一个男人。

想了想,柳小念就把陆景南的胳膊搭在肩膀上,她试图用她纤瘦的后背,把这么大一个男人驮起来。

一张小脸都涨红了,看的出来她很努力。

抬起来一点,又落下去,还是失败了。

最后柳小念蹲在陆景南身前气喘吁吁,她近在咫尺的看着陆景南,然后摇了摇头。

意思是她不能。

小哑巴一副委屈又可怜的模样。

陆景南伸手,突然就按住柳小念的后脖颈,把她朝前推了推。

柳小念整个人都惊呆了,因为就差那么一点点距离,她的初吻就没了。

柳小念受惊的想要朝后逃窜。

陆景南却微微偏头,在她耳边小声道,“密码六个九,滚出去。”

他松开了她。

柳小念尝试在密码门上输入,门滴一下开了之后,她慌忙就跑出去关上门。

好似门里面有魔鬼。

可站在门前,隔着这个这个门板,她又能够想起来陆景南对她似笑非笑时,眼中那抹坏意。

管家惊讶,“是少爷告诉的你密码?”

听到声音,柳小念用力的摇了摇头,把那个魔鬼一般的男人从脑海里摇出去。

她转身看着管家,打着手语,“我表哥什么时候来接我?”

管家笑的很慈祥,却没有说话。

柳小念才皱眉,她这才反应过来,管家应该也是看不懂她的手语。

于是她在管家掌心里写字,问他。

可是管家依然摇头,“您想说什么?我去给您找纸笔吧,这样写我理解不到。”

柳小念诧异的看着离去的管家。

可是,明明,她也是这样写一遍,陆景南就知道她说了什么。

柳小念仔细的去回忆了一下她和陆景南的沟通,最后确定,的确是这样的。

管家找来了纸笔。

柳小念犹豫了一下,才写,“我什么时候下班?”

柳小念的文化不深,字写的实在是算不上漂亮端正,也就能看吧。

柳小念因为哑巴,上的是特殊学校。

她小时候脑子受过伤,失去过一些记忆后,虽然人正常没什么问题,但读书她是真的不行,笨的很。

别人很简单就学会的手语,她要笨鸟先飞的比别人多付出很多时间,才学会。

学校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学校,柳小念直到毕业,也就是手语和写字能和人正常交流。

如果很难,她就不认识了,装文化人反正是装不了。

管家看见她写的字,大抵是没有见过这么丑的字,这字,可真的不大家闺秀。

眉毛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扭在一起后,管家说,“下班?”

柳小念看着管家,她点了点头。

在纸上写,“这里不是缺洗碗工吗?”

管家:“......洗碗工?”

柳小念就写,“是的。”

管家明显有点懵,“你表哥是怎么和你说的?”

柳小念继续写,“一个月三千的工资,让我在这里洗碗。我洗碗洗的很干净的。”

管家扶额,然后说,“请稍等。”

管家急匆匆就下楼去了,迎面撞到一个人,抬眼看见撞到了是谁,管家赶紧赔礼道歉,“对不起顾小少爷,我没有看见您,您没事吧?”

来人正是陆景南的表弟——顾阳。

顾阳捂着额头,有些恼火的质问管家,“你着急忙慌的干什么呢?”

管家就说,“我要去找老爷子说件事情。”

顾阳就扯住管家,“听说M国那边实验室出了一种新药,打了能治疗瘫痪,我姥爷火急火燎就安排私人飞机过去了,这不是为了我表哥的腿吗。”

管家猝不及防,“刚才老爷子还在家......”

这一会就走了?

顾阳就拽住管家,“有什么事跟我说是一样的,我姥爷都交给我了。说我也21了,能够独挡一面了。我历练历练,也好给我表哥打打下手。”

管家看着顾阳,“顾小少爷,您不是刚办了成人礼生日宴吗?”

顾阳靠在楼梯扶手上,整个人有些吊儿郎当的,听见管家这话,就狠狠瞪了管家一眼,“虚岁,我虚岁已经21了,你懂什么?”

管家低头,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顾阳才又说,“我姥爷说了,他要是来不及回来,也不能错过良辰吉日,我表哥结婚的事情,就让我操办。”

管家的表情都惊讶了,“您操办婚宴?”

顾阳不知道从哪弄了根烟夹在手上,闻言又带着怒气的看了管家一眼,凶狠的说,“你他妈结婚不领证啊?你说办婚宴就办婚宴啊,我就不说场地问题,涉及我陆家排面的事。我就问你,办婚宴,我表哥他愿意吗?你这管家怎么当的,一嘴的废话,烦死了,我去见我表嫂!”

管家:“......”

原来是操办领证的事情。

那就是派个懂事的下属去办,领证这事也好办。

顾阳一把推开管家,朝楼上走。

管家才想起什么一样,赶紧追上去说,“顾小少爷.......”

他把柳小念被她表哥骗了的事情,跟顾阳说了。

管家才又说,“这事情严重,还是要告诉陆老爷子一声,让他老人家拿主意,不管怎么样,女方要是不愿意,也不应该强按头。”

顾阳停住了脚步,他把玩香烟的手指停了下来。

一把拽住要去打电话的管家,“他表哥是不是收了我姥爷的钱?”

管家点了点头,“收了五十万。”

“现在是不是联系不上她表哥了?”

“这,我去联系一下......”

管家还没有说完,顾阳就打断道,“还联系个屁,肯定卷钱跑了。艹,当我陆家是做慈善啊,收钱的是她表哥吧,既然收了钱,那就等于签字盖章了。这婚,结也结,不结也要结!”

顾阳看了看腕表,“现在民政局还没有下班,你把那女的身份证户口本给我,我现在就让人走一趟民政局。今天晚上就是我表哥的新婚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