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搞笑女的暗恋有点甜
搞笑女的暗恋有点甜 连载中

搞笑女的暗恋有点甜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北方有嘉树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程嘉树 简亦

【搞笑少女程嘉树】VS【阳光腹黑校草简亦】 【甜文】【治愈】【青春】【梦想】 搞笑女是怎么谈恋爱的? 又好笑又甜是怎么回事! 别人的暗恋是奶糖味的,她的暗恋是甜辣味的
戏精上身的她可以伪装成任何模样,矫情的校园诗人、运动场的短腿小马达、柔弱到不能自理的偏头痛淑女......都切换自如
【小剧场】 1、除夕晚上
程嘉树:“学长,你冷不冷?你要不要暖暖身子
” 简亦:“怎么暖?”似笑非笑地看向她
程嘉树:“你过来点
” 简亦:“嗯?”面露诧异
说完他身子往程嘉树方向挪动了一下
程嘉树:“你脸怎么这么红?” 简亦:“冻得
” 不一会,程嘉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辣条
2、假期路上
宋子龙:哟,简大爷,接孙女放学啊! 简亦:你大爷! 宋子龙:妹子,好吃吗? 程嘉树舔了一口棒棒糖:好吃! 宋子龙:给哥掰一点尝尝呗~ 简亦:要脸嘛,跟一个小孩抢 ...... 程嘉树:你好像我爷爷啊
简亦:你说什么? 程嘉树:谢谢~ 这个世界乱糟糟的,而你干干净净,可以悬在我的心上,作太阳和月亮
展开

《搞笑女的暗恋有点甜》章节试读:

第2章 灰姑娘没有水晶鞋2


走了十几分钟,她们停在了一排老旧的房屋前,锈迹斑斑的门环上缠绕着一条破旧的链子锁,透过半拳头大的缝隙可以看见里面的景象。

这里曾是一家托儿所,后来搬迁到了镇中心,也就废弃了。

屋内的设施有些简陋,一张简易的讲桌,腐蚀到发灰的黑板,墙面斑驳的绿漆,还有十多张书桌、木凳,倒也还算整齐。

同行的女孩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公主腕表,“咱们来得太早了,燕子姐她们还没来呢。”

“那我们玩会摸瞎子吧,就从门口到那边的水泥管这个范围内,我先来抓。”程嘉树说着指向不远处的水泥管。

不久,程嘉树就被她们蒙上了眼睛,两个伙伴左右挽住了她的胳膊,拉着她朝前走了几步后,停了下来,像扭陀螺一样,将她转了好几圈。

随即松开了手,“开始!”撒丫子就跑。

此刻的程嘉树感觉天旋地转,僵在原地了数秒后,才慢慢往前走动,双手唰唰唰唰在空中乱舞着。

“绿灯,你们可以走了哦。”她歪着头,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随即摆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身为游戏大将的她,早已摸清了套路,想要他们露出马脚,就要在黄灯跳、红灯停、绿灯行上面做文章,跳得声音较大,容易听出来。

在喊出黄灯几秒后,立即喊红灯,这样就可以根据伙伴落脚的声音确定寻找的方向。

可这次,伙伴们都像串通好了似的,几个人都躲在了一处,任她三个灯来回变换,还是一个人都没摸着。

程嘉树有点失去耐心了,“红灯了啊,都不能动了!”说完快步跑了起来。

突然间,她听到自己的身后有脚步声。

程嘉树停下了脚步,双手叉腰道,“谁还在走,再走犯规了啊。”

语音刚落,脚步还在继续。

她随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面前的人。

“我抓住你了!”程嘉树说着伸手往上摸去,最后双手落在了这个人的肩膀上,“你咋这么高,你是不是站到台子上了,都说了不能爬高处。”说完,她扯掉了蒙在眼睛上的红领巾。

由于蒙的太久了,还没适应光线,她眉头微拧眯着眼睛,用手挡住了阳光,待她完全把眼睛睁开后,只见一个长相好看却陌生的男孩正错愕地低眸看她。

男孩的表情逐渐平静了下来,心想这个女孩的头是钢铁做成的吗?不由地揉了揉胸口。

这个男孩看着比程嘉树大几岁,齐整的平头和鬓角,眼睛明亮且清澈,睫毛密且长,右边下眼睑处有一颗清晰的泪痣,微薄的嘴唇。

程嘉树赶忙松开了握在他手腕上的手,挪开了目光,“对不起啊,抓错人了。”程嘉树憨笑了两声,没等男孩回答,一扭头就朝伙伴那边跑去。

不料跑得太急,没看路,脚底踩到一颗石子,顿时重心不稳,身子一斜,右脚踩进了旁边的水洼里。

当她把脚拿出来时,凉鞋已经变成了‘泥鞋。’

脚丫和泥巴揉搓在一起,发出呱呱声,她低垂着头,快步迈步离开。

小伙伴见她走近,忍不住笑出了声。

坐在她们后面的程嘉稼此时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她一直都觉得程嘉树可以去演小品,都不用怎么刻画,本色出演就行。

“别笑了,有人过来了也不知道提醒我一下,真是丢死人了,你们谁带纸了。”

程嘉树把沾上泥巴的鞋子脱了下来,转而捡起一根木棍刮了刮鞋沿上的泥,“今天真倒霉,还采蘑菇的小姑娘呢,我看我是刮泥巴的灰姑娘。”自嘲道。

众人笑。

“嘉树,那个人是谁啊?”伙伴指着不远处的男孩问道。

程嘉树放下鞋子,侧目看向男孩,“我也不认识。”

“我刚看到他从那边过来,应该是住在粮食局的吧,不然也不会分到咱们片区。”

“听说粮食局那边大部分住的都是有钱人,好多是从城里搬回来的。”

“那个哥哥长得真好看。”

“皮肤好白,比女孩子都白。”

听到伙伴们这么一说,程嘉树才开始悄悄打量站在那里的男孩。

的确长得细皮嫩肉的,皮肤白得发光,程嘉树低头看了看自己露出的肌肤,黝黑发亮,额上再画上一个月牙,直接可以去扮演包拯了。

她撇了撇嘴,这有什么了不起,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肯定连五谷都分不清。

穿着倒是干净阳光,长相嘛,确实有点好看,不过还不知道长大之后会变成啥样呢。

俗话说,小时候长得好看的人,长大大部分都会变丑的。

想到这程嘉树心里自信了些,她有意挺了挺腰板,她的攀比心总是奇奇怪怪的。

“你们来这么早啊。”不远处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程嘉树一行闻声看去,燕子姐来了,后面跟着几个高年级的学姐和学长。

“燕子姐,中午好。”程嘉树小跑过去,挽着燕子姐的手臂撒娇道。

太阳光落在她黝黑的额头上,竟有点刺眼。

燕子姐亲昵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卡真可爱。”

“燕子姐,我们几点开始表演啊?”

“先进来再说。”说着燕子姐从兜里翻出钥匙,“豆豆,你来了。”看向站在旁边的男孩。

男孩微笑“嗯”了一声,随后跟着进了屋。

“豆豆。”程嘉树用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念了一遍。

这个名字真可爱啊,她又朝男孩看了一眼,的确长得像一个大白豆子,她不由得咯咯笑出了声。

“嘉树,你们都过来,我给你们化一下妆。”燕子姐朝她们招手道。

“燕子姐,我们要化妆啊,太好了。”其中一个伙伴说。

程嘉树看着桌面上叫不出名字的化妆品开始有些期待。

燕子姐看了一眼她的头发,叉着腰思索了一会,“嘉树,你把头发取了,全都扎高马尾吧。”

“这个卡子也要取掉吗?”程嘉树问。

“先取掉吧,咱们最好做到统一。”说完,燕子姐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正好大家都在,我说件事情,这次学校抽中咱们社区,一会会有几个老师来这里看我们表演,你们可要好好表现哦,表现好的,开学后让你们班主任给你们多加点德育分。”

“要来哪个年级的老师啊。”程嘉树的表情由刚开始的满心期待变成了坐立不安。

她天不怕地不怕,不怕老鼠,不怕蟑螂。

截止她这十年的小小生涯,最怕的有三样。

一是黑。

二是老师,特别是数学老师。

三是拉肚子时找不到厕所。

程嘉稼则像一个旁观者坐在最后面的角落吃着米花。

她这次没有参加任何表演,上个月,燕子姐问她想参加什么节目,她想都没想就回答说:我想当一个观众。

这个回答倒是很符合她的性格,一个八岁的小孩,牙齿还没有换完呢,她就有超脱实际年纪的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