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江郎才涌
江郎才涌 连载中

江郎才涌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太阳养茶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江城 秦漫

机关算计的江城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想到他会栽,栽到一个算不上单纯,但很善良的姑娘身上
不爱她的时候,他压根不把她当回事
可后来无法自拔,他就哄着叫她囡囡,亲着喂她糖葫芦,宠着她玩
多年后他写了自传,他说: 与夫人的生平,有过愧疚有过心疼,却不曾后悔,我相信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只是,若真的能重来,与夫人当年初见,她佯装嗅花的时候,我一定,一定一定要对她笑一笑
展开

《江郎才涌》章节试读:

第3章 可以一起


“哐当!”茶杯被倒翻破碎的声音。

逄元握着拳,深深吐息了几下,看向棱也:

“你说,大王把游历各国的任务交给了,江之采?!”

棱也不知道为什么逄元生这么大气,他连忙点头赔笑:“确有此事。

不过,大人,这不是件好事么?游历劳苦十足,路途艰远,这种差事交给江公子岂不正好?

何况近些日子,正朝局势不稳,江公子在外游历,朝政变化怕是掌控不了了,届时就算江公子带了功绩回来,朝中也不会有几个扶持他的。”

听了棱也一席话,逄元没回应,他阴冷的眸子看向了窗外,突然,他说:

“棱也,你知道你为什么,只能待在谋士的位置上吗?”

棱也一愣,那边又继续:

“此番游历,说明正朝是有统一四方的野心的。不论掌权者变成谁,都不会放弃一统的机会,而现在,这个机会的先手者,大王给了他!”

逄元最后一句几乎是怒目喷吐出来,重拳敲击在了桌子上,硬生生拉扯出一条裂缝。

棱也霎时明白了话里的意思。若是江公子成为先手者,到时候怕是大家争先恐后地想要拉拢他了。

“那,大人您说,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身居正位的逄元此刻黑沉着脸,睨了眼棱也:

“事已至此,只好派人盯着江之采,阻挠他一切行动。”

小雨。

秦府里面秦出也是一副不大好看的面孔。

正厅还坐了当家主母,和个小妾。

“漫儿,真的,你想好了么?真的深思熟虑过了么?”秦出着急发问。

原先他是想将女儿托付给江城,哪知江城不愿,漫儿亲自去和那江城聊了几句,局势倒是变了,但也还是够让人丢脸的——

没有成亲之宴!还要与他四处游历!虽然在外人眼里,他们会对外宣称二人成了亲,可是……

还有,这,岂不是说,自家姑娘实际上是无名无分跟着他到处奔波?

秦出很生气,他觉得这是侮辱到自家女儿了。

可是,秦漫立马应了:“爹,是女儿自己做的选择,是真心的。”

“荒唐!”秦夫人立马呵斥,“养你这么大,你怎么这么不顾脸面?!你知不知道要是这消息透露了出去,别人会怎么议论你,会怎么议论秦家!”

小妾眼神闪动,安静看戏。

秦漫跪下,垂着头:“

爹,娘,孩儿不孝,让二老为女儿操心,可是女儿真的不怕这些。对于秦家的名声问题,江公子会对外宣称,成亲之礼已办,因事有所急才不外请宾客,到时要麻烦您二老帮忙圆一下了。”

她亲手呈上两套衣物:“女儿亲手缝的,也是如今女儿能尽的孝心。爹娘一定要相信漫儿,漫儿可以为家族争光的!”

秦漫觉得以自己这一身学识并不输于男子。

但是秦出夫妇并不会相信,二人只当她在耍什么魔怔的脾气。

秦出深深叹了口气:“我身为父亲,也就能帮你到这了。

你要记住,今日的路,是你自己要走的,到时可别后悔,不然,来不及的。”

秦夫人也是眼角沁泪,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女儿。

秦漫重重点头:“不后悔。”

小妾幸灾乐祸地隐笑了一下,这秦漫可真没脑子,在正朝,秦家虽说只是商人,但也名声不小,走哪都有人罩着,日子怎么过都要轻松些,好好的宅居夫人不做,非要到外头风餐露宿,什么毛病。

或许别人都觉得秦漫疯了,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就是想在这个人生短短几十年里面,体验一下和众人循规蹈矩不一样的日子。

她也想,活得像个人物,而不是过客。

而那边的江府也是热闹。

“这这这这就走了?!要游历各国了?”风祝急急忙忙收拾自己的行礼,觉得哪里不对劲。

突然他硬生生停下忙碌的脚步,看着还在悠哉悠哉喝茶的男人:

“你早就算到有游历这一天吧!”

他说呢,好好一个府邸,不请家奴,不请护院,也不收拾装饰,活生生住的像个过客,这不,要走了。

江城没说话,手握着一纸羊皮卷,看着各国舆图。

风祝见他不理也习惯了,一个人念念叨叨地收拾行李。

“欸,话说,你那个婚退了没啊?”

江城看风祝收拾得差不多了,也把羊皮卷塞进了包裹里,他平淡地说:

“退又如何不退又如何,终究是不会娶的。”

秦小姐自己做的选择,就应该自己承受一切了。

风祝抽搐嘴角,想想也是,这家伙一看就是不知道床笫之乐的人。

两人收拾好了一切,坐上了马车。

因为不便让各国都知道江之采要去游历的事实,正朝没有派人出送,只是几句鼓励的话罢了。除了钱财的给予,另外一切还得靠他们自己。

风祝在外头驾着马车,刚挥鞭子,就听到里面的人说:

“去香来客栈。”

“啊?”风祝纳闷,再晚会这城门可就关了,咋还中途一折呢。

他听了江城的话,把车驾到了香来。

远远就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哥等在门口。

这小哥个子不高,刹那给人一种弱柳扶风的感觉,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姑娘。

不过这眉眼是越看越惊艳人了,怪好看的。

风祝正这么想着,马车也随之停了下来,正准备偏头问问里头那位,要干些什么,江城就已经单手掀开了马车侧边的帘子:

“上来吧。”

“?”风祝诧异,什么上来?他下意识看向了那边的小哥。

小哥有些拘谨地点点头,向风祝也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然后,就见这位小哥,先开始拉着两边的裤子,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又松了手,不知道怎么上马车,笨拙地爬了上来。

他面红耳赤:“抱歉,耽误你们了。”

声音清清脆脆的,不像是男人的嗓子。

“啊,没事没事。”风祝心里奇怪的紧,嘴上倒是客气,“你进马车里吧。”

小哥一愣,然后连忙摆手:“我在外面就好,我……我身份低贱,不好坐里面的。”

主要是坐里面也太尴尬了吧!

女扮男装的秦漫现在还在适应怎么表现得像个男子。她不太愿意去和江城坐一起,总觉得和江城单独在一块怪怪的。

风祝挠头,等着里面的人出声,请这小哥进去,哪知江城这时候屁也不放一个了,只好让点位子给这位哥,开始驾着马车出城。

路上,马车出了城。风祝两手牵着马绳,鼻子那里突然闻到胭脂香味,忍不住朝旁边小哥一看。

这该不会是个姑娘吧……

好像察觉到了风祝的注视,秦漫回望过去,咧嘴朝他笑了一下。

风祝有些被这笑惊艳到了,越发怀疑这人是个雌的,凑过去小声问:

“你是不是女扮男装?”

秦漫心里暗自皱眉,果然女子的特征和习惯一下子就让别人发现了,可是这实在不好,以后在这乱世也容易出事,她不想暴露。

“其实,”秦漫垂下头,声音有些小,

“我是个倌……”

“什么?!”风祝被惊到了,倌!!那不就是男妓……没想到江城平时一本正经的,私底下还和倌打交道……

知道这人在想什么,秦漫连忙解释:

“我家人被战乱连累,我孤苦伶仃,当时年岁小,快要被饿死了,是妈妈救的我,我被养在后院,他们教我要怎么样才能讨客人欢心,我……我还没迎过客,我干净的……”

这近乎哽咽的声音让风祝有些惭愧又同情:

“你别难过,我这个人嘴笨!”

他拉着马绳的手局促地娑了娑:“那你可真可怜,我……”

“没事,既然你跟了我们,我们就罩着你!”

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的话,风祝只会这些。

秦漫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其实,好生羡慕像大哥你这样有男子气概的人的,以后我要是哪里做的不妥了,还希望你教教我。”

帮她改了那些深闺里的毛病,她才能更好地融入这里。

风祝连忙点头。

两人不知道他们的对话都被帘后的江城听了去。

听到倌的时候,江城都顿了下,不过也懒得理会,并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