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拿了影后要退圈,黑粉狂催我营业
拿了影后要退圈,黑粉狂催我营业 连载中

拿了影后要退圈,黑粉狂催我营业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乌苏泡仙贝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傅识舟 林岁见 现代言情

20岁这年,林岁见凭借自己14岁时参演的一部剧一炮而红,她顺势入圈,参演知名导演女二号,一时间黑粉遍地,来势汹汹,和她的真爱颜粉撕得不可开交
林岁见表示:不慌,小意思
新剧播出,亦正亦邪小魔女霸屏,高学历爆出,比赛连胜,那些骂她的人在一次次被打脸之后终于坦诚:姐姐看我,我也可以! 傅识舟看着网上铺天盖地叫着老婆,抱紧了身边的人
这是我的老婆
演技爆棚小花✖️暗恋成真总裁展开

《拿了影后要退圈,黑粉狂催我营业》章节试读:

第2章 黑照?就这也配叫黑照?


曲奇也没预料到,他想象中的“惊喜”来得如此之快。

这天早上八点多,思瑶就给来了个“夺命连环call”。他这几年带了几个艺人,也一直处于忙碌状态。最近准备接手带林岁见,才难得的闲了下来,正想睡个懒觉,就这么被萦绕不休的来电铃声吵得无法再入睡。

电话接通,思瑶的慌乱的声音吵得他神经一抽一抽的疼。

“奇哥!岁岁的照片被爆出来了!”

“爆出来就爆出来,有什么好慌的。”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有人拍到照片也不奇怪,他也没打算把人死命捂着。前期不出现一是因为发行方这边人员要重新安排,宣传工作现在才算步入正轨,二是林岁见要准备毕业论文,也实在是没有分不出精力出现在镜头下,三是他的小计划,等吊足了胃口再把人放出来,制造一些惊喜感。

被偷拍了,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也是能看的,他一点都没担心。

“奇哥,照片有点......不太能看。你看下微博吧,上热搜了。”

曲奇挂了电话,打开了软件。

热搜上第一条就是思瑶说的照片。

一个粉丝几百万的营销发了一组图:《逐鹿》长宁演员近照,童星的逃不过的定律?

照片里的人穿着简单的白T和休闲裤,身材纤细,四肢修长,露在外面的皮肤莹润白皙,但是,却配着一张肿胀的圆脸,只是从那若有似无的桃花眼的轮廓和眼下的标志性泪痣可以识别,是林岁见本人。

带了《逐鹿》热门的tag,又被吊了很久的好奇心。

照片发出立马有了几千条评论,曲奇点开,几乎一水的带着恶意的评论。

曲奇没有细看,就退出了。

这种手段简直低劣的可笑。相比起来,还是林岁见的脸情况更严重一点。

他拨通了电话。

“奇哥?”

“你脸怎么了?”

林岁见顿了一瞬,有些心虚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曲奇没好气的说:“你的丑照已经传遍全网了。”

“......”

“怎么弄的?”

“前天和沈听白吃饭,不小心吃到花生过敏了。”

曲奇翻了个白眼:“就知道是他。”

林岁见笑了一声。”奇哥,那现在我要做什么呢?“

曲奇也笑了:”你心倒是挺大。“

“演员怕什么黑照。”

调侃了几句,曲奇说到正题:“等下公司发一条微博,提前官宣了。你注册个账号转一下就行。”

他不放心地问了一句:“微博,知道怎么用吧?”

林岁见不满地说:“当然知道,我又不是山顶洞人。”

电话挂断后不久,账号为艺盛娱乐的账号发布了一条微博。

【欢迎演员林岁见加入艺盛大家庭,未来的日子里,艺盛愿与你携手,岁岁长相见。爱心PS:祝过敏早日康复。】

配图是林岁见的生活照,林岁见身穿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手捧向日葵花束。图片像是现拍的,早上九点钟的日光温柔朦胧,给她打上了一层金黄色光晕,她没有化妆,头发扎成一个高马尾,在日光里笑得灿烂又明媚,唇边的小梨涡弱化了几分她有些明艳迫人的相貌,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镜头高清下,透在日光里脸上纤细的绒毛也照得分明。

赶过来的粉丝放大了营销号的图,才发现她手背上不明显的止血胶条的痕迹,又心疼又生气,但不管他们怎么解释,评论都沉到了下面,有些粉丝已经猜到了这是故意被空瓶了。

林岁见半靠在床上,单手拿着手机点着屏幕,另一只手搭在一边,上面插着输液的针。

过敏比起昨天来好了很多了,红肿已经消了。

沈听白坐在一旁老老实实地装鹌鹑。

林岁见注册了微博,等待个人认证的时候向始作俑者投去了一个凉凉的眼神,沈听白明显地抖了一抖。

个人认证后,她点了转发了艺盛的官宣微博,想了一下,又在后面加了几个字。

【很荣幸成为艺盛大家庭中的一员 爱心 ps:我不是童星。】

她刷新了一下,个人界面的关注人数蹭蹭蹭地往上涨,下面的评论区被心疼无处宣泄赶来的粉丝疯狂刷屏,她的界面看甚至有些卡顿。

有表白的、有心疼的、有花痴的、叫她女儿的、只会啊啊啊的,还有get到点的粉丝跟着哈哈哈的,好不热闹。

林岁见放下手机,看着一旁装乖巧的某人,打消了继续逗他的心思。

她一向注意饮食,前天晚上误食说起来也不关沈听白的事,倒是她浑身泛红呼吸不畅晕了过去,把他吓得半死,这两天都跟在医院里。

“好了,你正常一点,都说了不怪你。”

沈听白慢吞吞地挪到她身前,想起前天晚上还是心有余悸。

他打开手机,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是得罪了谁啊?”

林岁见挑了挑眉。

沈听白道:“跟到医院,那肯定也认出我来了,要踩你那干脆编个你和我的绯闻,只发你的照片,图什么?就为了看人骂你丑?”

林岁见笑了笑:“可能还是真是,毕竟我从小到大,从来没这么丑过。”

沈听白点进她的微博,点了关注。

他扬了扬头:"快回关我。"

林岁见顺手点了关注。

输完液,曲奇带着思瑶来医院接人,他一到,就把沈听白里里外外好一顿数落。曲奇带过沈听白几年,再加上这次他确实差点惹出大事,低着头也不反驳,一句没还嘴。

以前老是和他斗嘴也生气,这幅骂不还口的样子看着更来火,他干脆把人撵走,眼不见为净。

办好出院手续,直接带着林岁见到去了提前置办好的公寓。公寓安保很好,林岁见左右瞧了瞧,对这里的环境也很是满意。

房间一个人住显得有些大了,曲奇把临时门卡交给她,临走前交代道:"记得自己改一下密码,过几天《逐鹿》有几场活动,你这两天好好休息,别乱吃东西了。有几个本子递到我这里了,我筛选一遍再给你。"

林岁见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思瑶给她做好了晚饭也走了。

晚上,突然闲下来的林岁见颇有些不习惯,她打开电视,调到网站台,《逐鹿》正在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