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末世之虫临于世
末世之虫临于世 连载中

末世之虫临于世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水日逢丁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俞云开 奇幻玄幻 罗川

虫灾降临,世界沦为秩序崩坏的废土
狰狞的虫子躲在角落里,对着人类,露出了獠牙…… 下一个要死亡的人……是你吗?展开

《末世之虫临于世》章节试读:

第3章 剧痛


虫子是爬行的,这是所有人的印象,然而却是所有人对于未发怒时虫子的印象。

发现自己被人耍了的黑潮虫便处于发怒状态。

它以极其惊人的弹跳力从空中飞跃回来,而那虫子的落地,刚好完美压在了六人小队的皮卡车上,将皮卡车砸成了一团废铁。

从虫子的身下,一团废铁中,钻出一人。

那人半边身子都被砸成肉泥,正用力撑着胳膊朝前爬行,伤口处还泛着点点火星。

是那名觉醒者!

然而还没等他爬出虫子身下,皮卡车便发生了爆炸,气浪直接将他掀飞,随后不再动弹,彻底断了气息。

死了,被所有人畏惧的觉醒者,就这么简单地被虫子压死了。

皮卡车的爆炸没有影响到黑潮虫丝毫,虫身那惊人的体重甚至都没被气浪撼动分毫。

刚刚还聚集了许多人的超市门口,现在一个活人都没了。

独自闯入超市内的俞云开,距离他朝思暮想的食物,仅仅只有十公分。

但他的身后,已经传来属于虫子的酸臭味道。他不知背后是何景象,动都不敢动一下。

胳膊和腿部处都产生一阵酸麻,他已经没有什么体力再保持这个姿势了,必须快些行动。

顾不了那么多了,俞云开一个深呼吸,左腿发力,身体猛地向后仰去,得到一瞬间的视野。

只见黑潮虫巨大的虫钳已经高高抬起,猛地向下砸来,他情急之下倒地一滚,堪堪避开。

手中长枪随即毫无章法,胡乱朝虫子扔去,不知击中哪里,传来清脆一响,虫子身形微微有些偏移。

就是这个机会!

俞云开掐准时机,从缝隙处溜了出去,随后狂奔起来。

一步,两步,三步。

一米,两米,三米。

没有进食导致虚弱无比的身体异常沉重,他几乎跑不动,硬拖着身体,迈了三步。

可就三步,三步之后,他便感觉自己的身体异常轻盈,像是飘在空中,头稍稍有些晕,天地好像在缓缓旋转。

随后,他在旋转的空中,看到了一个还保持着奔跑姿态的下半身。

那是他自己的下半身。

他在逃跑中被虫子从背后,拦腰切成了两段。

俞云开落地,身上只觉得一阵轻盈,疼痛延迟了好久才断断续续地传来。

双手处,有热热的液体在流淌,应该是自己的血吧,可是好奇怪啊,这么冷的天,自己身体里居然有这么多热热的液体,好神奇。

出了这么多血,他会死吗?

会死的吧,不行不行,他不能死,他还有妹妹,他还想去见妹妹呢!父母死后便将妹妹托付给自己,自己这个哥哥,怎么能就这么躺在这里!

如果真这样死了,他怎么能有脸去见父母啊!

他艰难伸出手,有谁!有谁能救救他!

这时,一双微凉的手,接住了他的手。

俞云开艰难地挪动着眼球,看着眼前这人。

他的头发很久没有修剪过了,乱糟糟地绑在脑后,脸上布满了很多细小的伤口,其中一个伤口,正好落在左眼上,左眼也呈现出失明的灰白的,而另一只右眼,正波澜不惊地盯着他。

一瞬间,俞云开有好多话想说,既然他在这里,那只虫子是死了吗?是被他杀死的吗?他是觉醒者吗?能不能拜托他去找妹妹啊!

俞云开的嗓子被不断涌出的血水淹没。

他想要说出的话,化作嘴边不断冒出的血泡。

他依旧倔强地想说出话,一个浅浅的呼吸,却被血水呛了一下,一声轻咳以后便陷入了黑暗。

……

当他再次拥有知觉时,便是因为一股突然袭来的剧痛。

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无法被拒绝的疼痛,像是一团烈火,焚着他、烤着他,令他灵魂战栗,如同死去一般的窒息感紧紧环绕着他。

他想睁眼,眼皮却迟迟抬不起来。

传来的痛感越来越明显,就好像有人拿烙红的、带倒刺的铁锥一下下扎到脑子里,左右搅动几圈,挂着烤熟的脑浆再拔出。

眼前一片灰暗,他死命拿头撞向地面,一下又一下,希望通过外部的皮肉之痛来转移内部的疼痛。

疼痛似乎抽离了身体大部分的力量,俞云开撞向地面的力气越来越小。

隐约间,眼前的灰暗中,开始出现五彩斑斓的噪点,就像家中老式电视机信号不良的屏幕一样,时而闪烁,时而卡帧。

噪点慢慢组成了一幅幅画面。

他仿佛看见,曾经的夏日,蝉鸣声充斥在耳边,一声声勾起自己那贪玩的心。

父亲在院子里整理葡萄架子,见自己和妹妹要出门,赶紧摘下两颗新鲜的葡萄洗净,送进自己和妹妹嘴里。

那香味,闻起来都是紫色的。

母亲在二楼的小阳台上,穿着白色的小碎花棉布裙子,脚下踩着在当时并不多见的白色小皮鞋,手里拎着自己亲手绣的,除了颜色几乎辨别不出是葡萄的手绢,朝自己和妹妹挥着手。

边挥手边嘱咐道:“早些回家,别太贪玩,别去河边,云开,看好月明啊!”

月明,俞月明,小月饼,他的妹妹啊!

渐渐地,眼底开始泛起黑雾,终于,所有东西都仿佛堵在了胸口一般,他猛地吐出一大口黑血,昏了过去。

……

再次醒过来,俞云开身体疲惫不堪,仿佛浑身从里到外,都被扔进沸水煮过一般。

勉强转动头部,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小屋。

屋子是水泥屋,屋内空无一物,他独自躺在小屋地上,而周围的水泥墙面上,却布满了暗红的血迹。

盯着那些血迹过了一会儿,他才想明白,那些是自己疼痛难忍时,拿头锤出来的。

流了这么多血,伤口很深吧。

他伸出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头。

却碰到一片略微粗糙却还算完整的皮肤。

伤口呢?……没有?

等等!腿!

他的腿怎么样了!

俞云开猛然坐起,看见自己下半身,还完整连接在自己身上!

腿还在!

一瞬间巨大的喜悦将他淹没!他不仅活下来了,而且还完完整整地活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