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民间邪门录
民间邪门录 连载中

民间邪门录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我是牛山云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赵舒野 陈火良

在一般民间的传说和民众的记忆中,咒法之说是一种惩罚坏人及仇人,甚至可以致人于死地的一种符法
无论是风水压镇、还是符咒化解、八字巫术,法用于正,可以救人一世,法用于邪,可以害人一世
先生箴言:“良心不可欺,举意神先知,善恶终有报,只争早与迟
” 希望我们都能以此共勉之
展开

《民间邪门录》章节试读:

第8章 侯爷现世


县东头的王子歌舞厅是全县最大的歌舞厅,也是专供县里有钱人玩乐的地方。

整座歌舞厅足足有四层,是全县最大的也是最高端的**所。

不过,很是奇怪,一年从不休假的王子歌舞厅今天晚上并没有营业,直到深夜一辆面包车停在门口,下来三个人鬼鬼祟祟上到二楼。

吴大疤瘌早就在这里等候,“侯爷,给您请安。”

一身黑色斗篷下传出嗯的一声,吴大疤瘌赶紧上前去开门,一行人进去,这个被唤做侯爷的人坐在上座,其他人站在面前。

一股阴里阴气的话音传出,“什么事非要闹这么大的阵仗,说吧。”

吴大疤瘌把纸条拿出来给眼前这人,“侯爷,您看看这个。”

看完后,这位被唤做侯爷的怪人缓缓抬头,吴大疤瘌低头不敢直视,“小吴,这纸条谁给的?”

“我不确定,但我猜测可能是那天问斋堂门口那件事引起。”

“哦?问斋堂有事?我怎么不知道?”

侯爷的反问令吴大疤瘌立马跪下,“侯爷您别怪罪,那天是有个小插曲出现,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有事。”

“哼,小心驶得万年船,可不要坏了我的大事。”

“侯爷,您恕罪,小的不敢,皮儿巷皮九死的那天,是您让我守着问斋堂,您说了,只要有人动那块匾,务必除之,就在那天……”

吴大疤瘌把事情说完,小心地等待侯爷发落。

“我知道了,给你们透个风,最近都收敛些,除了小吴地下**不动之外,其他生意全停了,等这些日子风头过了再说。皮儿巷的事已经被上面盯上,只不过这件事他们查不出来什么,但不排除他们会借此机会清扫一些东西。”

“侯爷,我们记住了。”

侯爷接下来对吴大疤瘌吩咐道,“小吴,你去摸摸那个人的底,如果有威胁,我不必教你怎么做吧。”

吴大疤瘌自然知道侯爷什么意思,只不过那天晚上的吐血事件他还历历在目,一想起来不由得打个寒颤。

“侯爷,那人恐怕不好对付。”

侯爷很好奇,“是吗?”

“侯爷,我觉得他一定不是普通人,你看他留的纸条,搞不好他就是同道中人,而且,我住进医院的事想必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太邪乎,我那天晚上正和弟兄们打牌,突然就……”原原本本将吐血事件说了一遍。

“哦?长麟县会有如此之人存在?”说罢环视眼前几人,并未有人知道有这样的人存在。

吴大疤瘌继续说道,“侯爷,这件事还需要您来把握。”

“不必大惊小怪,皮儿巷的事情已经完毕,即使他是同道中人又能奈何,你不是给那个小孩做了祭,顺着那个小孩去查查看。”

“谨遵侯爷命。不过我有一事不明,皮九已经死了,他的招牌已经劈裂摔成碎片,为何侯爷让我盯着他的招牌?这里面有什么讲究?”

“皮九也算半个术人,天下术人能立匾开门,定有高人指点,其匾就是术人的敬事牌,术人死后如有人能收匾,无非后人或同道中人,如因此被查到术人死因,难免有复仇之祸,我让你这样做,你难道不明白?”

“侯爷您是想斩草除根,防止有人报复。不过,那天那个小孩并不是来收匾,我看的很清楚,他在匾上撒了泡尿。”

这位侯爷也有些不明思议,不过想想吴大疤瘌做的没错,小心一点总没什么错。“做的好,还是小心一些为好,马上到关键时期,不能因为一时心软坏了大事。起来吧,以后做事情多动动脑子,这些都是小事,我要的最后一个人找到了?”

吴大疤瘌邀功的时候到了,“找到了,所有要求均与侯爷你说的吻合。”

侯爷很是满意,“小吴,你做的很好,这事成了后,你也不必猫到这小县城,省城有一家酒店就交给你。”

吴大疤瘌很高兴,“谢谢侯爷。”

“去做事吧。”

我爹帮我请的三天假到期了,只能乖乖背着书包去上学,早上出发前,我爹让我等等。

“火良,这钱你拿着给你同桌赵舒野,上次你买四驱车的钱是他爸给的,咱不能占人家便宜,你去把钱给人家,听见没。”

“好的,没问题。”

我爹屁股上就是一脚,“这一脚让你把事记在心里,别他娘的把钱拿去私吞了,让我知道你私吞钱,看我不揍死你。”

正要出发,我爹又喊住我。

“又咋了吗?”

我爹似乎有什么心事,但又不好说出来。上前捏捏我的脸,挠挠我的脑袋,“火良,这两天你上学小心点。滚吧。”

我爹这说的什么奇奇怪怪的话,我上个学小心什么?

出发后不久,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我,猛然回头并没发现什么不对。

撒丫子直接跑去学校,等坐到教室才安心。

殊不知,吴大疤瘌早已经盯上我,关于我的事很快报告给侯爷。

“侯爷,您说的没错,那个小孩什么事都没有,活蹦乱跳的,一点也看不出来被设祭。”

电话那头声音很沉,“小吴,小心点为好,看来这长麟县还真有术人,你找个时间除掉他们,做的干净点。”

“侯爷,您放心,交给我了。”

早读课上,我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教室转圈圈,抽查背诵情况,我心在嗓子眼上提着就没放下去过。

眼看着班主任转悠到我跟前,完了,她停住脚,这是要抽查。

“赵舒野,起来背诵一下长征。”

我同桌合起书站起来,很自然的背诵起来。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我盯着书本,心脏差点蹦出来,没敢看人家一眼。

“背的很好,坐下。”

心想抽查完我同桌就不可能抽我,刚想着好事,耳朵根一根一阵火辣辣,“陈火良,起来背长征。”

彻底完犊子。

我故作镇定,合起书本,“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万水千山……”

我同桌看着书还不忘提醒我,可我完全听不清楚她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