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赘婿为帝
赘婿为帝 连载中

赘婿为帝

来源:迈步书城 作者:东一方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林丰 白玉瑶

神医林丰穿越成上门姑爷,斗纨绔,降公主,怼皇帝
一开口,四海降服
一摊手,江山美色尽握
展开

《赘婿为帝》章节试读:

第4章 自取其辱


林丰眼神锐利,说道:“按照契约的约定,今天不是交货的时间吧?”
“不是!”
李郁摇了摇头。
他却是嘴角噙着笑容,道:“可是,白家能制作清心丸的人,只有苟连福。
如今苟连福,被你活生生骂死,谁替你制作药丸?
这清心丸的配方,只有苟连福一个人知道。
林丰,你这一张嘴的确是厉害。
可是制药,靠你的嘴,能完成吗?”
“能不能完成,不是你李郁操心的事。”
林丰说道:“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我们卖药的,都不曾慌,你急什么呢?
没到时间,就不算违约,李公子,我说得对不对?”
一句话,封死了李郁的路。
李郁眼神更是阴沉。
林丰,是死鸭子嘴硬,死不承认。
只是按照规矩,因为距离契约上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天。
只要白家咬死了这一点,李郁和其余的商人便没办法。
李郁的脸上,多了一抹凝重。
他心中却不甘心,这么被林丰搪塞过去。
即便李郁的内心,认为这三天时间,白家不可能制造出清心丸。
可是,李郁等不了。
他要看到林丰出丑,要让林丰丢尽颜面,尤其当着白玉瑶这女人的面,他要展露出自己的风采,不能被林丰压过去了。
李郁眼珠子一转,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道:“林丰,可敢打赌?”
“赌什么?”
林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李郁有些慌了。
这个人为了拿下白玉瑶,为了吞并白家,布置了多重手段,先是收买白玉瑶的贴身丫鬟紫鹃,又收买庆余堂的医师苟连福,再借着庆余堂供货的契约发难,算是心思缜密。
可惜,这些手段失败后,李郁黔驴技穷,有些急于求成。
林丰更是愈发淡然。
李郁看到林丰自信淡然的神态,眼神更冷,沉声道:“我听闻,你林丰是白家的私塾老师,料想有些才学。
既如此,你我各自赋诗一首,诗词曲赋,不限题材,较量一番如何?
只要你赢了,我们今天不再逼迫。”
“不可。”
白玉瑶连忙开口阻拦。
她对林丰的情况,不甚了解,可对李郁的情况,却是知道。
李郁虽说是人渣,可是却也有实打实的才学。
比拼作诗,是李郁故意引诱,看似条件不错,却是陷阱。
李郁笑吟吟道:“林丰,怎么的,要躲在女人身后吗?
如果这样,干脆你滚出这大厅,还是让我来,好好和白掌柜,商讨一下清心丸交货的事儿。
这商讨嘛,可是很有趣儿的。”
林丰笑道:“李公子的这一手激将法,用得真好。
还别说,我就吃激将法。
你的条件,我允了。
李公子如此自信,先请。”
“唉,你……”白玉瑶顿时叹息一声。
林丰转身看向白玉瑶,他嘴角噙着笑容,颔首道:“放宽心,李郁这样的绣花枕头,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
自信,从容。
儒雅,阳光。
这是白玉瑶的脑中,浮现出来的词。
白玉瑶内心那根枯寂的心弦,在这一刻怦然心动,竟有些心跳加快的感觉。
原来男子,可以如此俊朗儒雅。
李郁看在眼中,却有些气急败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对狗男女竟然**?
不可忍!
不可饶恕!
李郁哼了声,道:“林丰,仔细听好了。
本公子的这一首诗,名为《相思》。”
《相思》思慕不忍言,梦**枕眠。
卿语难忘却,一念到天明。
李郁的声音很高,更洋洋得意,他说完后,转而看向白玉瑶,笑吟吟道:“白掌柜,这首诗,实际上是写给你的,代表我对你日日夜夜的思念。”
“恶心!”
白玉瑶厉声呵斥。
林丰嘲讽道:“这种觊觎他**子,行径恶劣,丑陋不堪的事儿,到你李郁这里,却是成了思念。
李郁啊李郁,你李家的门风,真是不一般。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便是如此。”
刷!
李郁面色微变。
林丰这厮,果真牙尖嘴利。
李郁哼了声,沉声道:“林丰,废话少说,该你了。
我倒要看看,你这白家的私塾老师,能做出什么样的诗词曲赋来?”
一众商人,纷纷看向林丰,这些人都是眼神戏谑。
对他们来说,白家也好,李家也好,他们只是看戏的,只是经商的,仅此而已。
看热闹,挺不错。
林丰笑道:“我不像是你李某人,觊觎他人,我只管我的妻子,我做出来的是一首词,名为《我侬词》。”
李郁嘲讽道:“一听名字,就不怎么样。”
林丰哼了声,便开口诵读。
《我侬词》尔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尔,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尔,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尔,尔泥中有我。
我与尔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林丰一首《我侬词》,简单直白,更是透着情义的坚不可摧。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生同衾,死同椁。
生死不离。
白玉瑶一听,看向林丰时,那妙目转动,竟有些痴了。
这首词要说多么瑰丽,没有任何瑰丽的词句。
可词句中蕴含的那情深意浓,以及坚不可摧的感情,却喷薄而出。
李郁一听到林丰的话,一张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相比于林丰,他的诗太浅了。
没有可比性。
这林丰竟有这般的诗才,一时间李郁的内心,更是郁结愤怒。
李郁往周围的商人看去,一个个药材商人议论起来,甚至这些人看向林丰时,都是一副有些惊讶的神情。
这更是令李郁内心嫉妒。
他不甘心。
林丰看着李郁的神态,他知道李郁这样的贵公子,肯定不甘心输,所以顺势激将道:“李公子,你的允诺,我笑纳了。
如今无事,你乖乖的,带着人离去吧。”
“林丰,可敢再打一个赌?”
李郁咬牙切齿说话。
林丰心中一笑,李郁果然不甘心,又上钩了。
对林丰来说,这是他乐见其成的,李郁这样的人,他正想要收拾,一步步让李郁上钩,正好合适。
林丰说道:“李公子,你又要如何打赌?”
李郁眼神桀骜,更有着不忿,道:“接下来,我们仍作诗,诗词曲赋不限。
但是,这一次必须含有药材,一是看谁的药材种类多,二是看谁写得好。
林丰,你可敢打赌?”
林丰一听,顿时笑了。
李郁这是班门弄斧,要在他面前,卖弄中药材的诗词曲赋。
真是作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