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医女狂妃:摄政王爷不许逃
医女狂妃:摄政王爷不许逃 连载中

医女狂妃:摄政王爷不许逃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雪夜月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楚奕嘉 白夕璃 穿越重生

一朝穿越,沦为相府弃女
身为相府嫡长女,却为妾室母女设计,被有婚约的太子嫌弃,被世人看不起
同一具身体,却住着不同的灵魂
21世界的灵魂,怎么会让自己吃亏呢?医术傍身,看她是如何翻云覆雨,虐渣男,斗心机女,收美男!本打算一身逍遥,却没想到被丑男夫君缠住
“王妃,孩子都有了,你还往哪儿逃?”“我们早离婚了,不要缠着我!”...展开

《医女狂妃:摄政王爷不许逃》章节试读:

第6章 受罚


  白夕蹊骂得痛快,许姨娘却是越来越心惊,她不禁呵止:“蹊儿!别说了!”

  白夕蹊却根本听不进去,她以为白夕璃还是以前那个懦弱无能的小丫头,可以任由她揉圆搓扁,只要一句重话就可以吓出三日病。可正说得高兴,脖间却突然一阵清凉传来,随即是一丝痛意,细细微微脖间一阵细痒,她诧异抬手摸了摸,伸到眼前一看。

  血!

  白夕蹊脑子一懵,脖间痛意又加剧了几分,她看着眼前的白夕璃,面无表情,无喜无怒,眼中却是摄人的寒意,带着千年冻冰的寒气压摄而来,吓得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人……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啊!”许姨娘吓得尖叫一声,竟直接昏了过去。

  “姨娘!”白夕蹊是彻底怕了,她开始不断求饶,可眼前的这人似乎根本听不懂她的话一样,手上还在微微用力,没有半分要绕过她的意思。

  看着眼前涕泗横流,瘫软在地上连跑都不敢的女人,白夕璃心中冷笑一声,不过是只纸老虎,还敢到处惹是生非,本想收手,可心中一股怨念突起,竟直接刺激地白夕璃手下不停,竟有种想要直接下杀手的冲动!

  “住手!”另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白夕璃看着来人,脑中的记忆如洪水般涌来。

  此人是当今丞相白翰,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就高中状元。入朝为官后便辅佐当时的太子,也就是现在手握玉玺的皇帝。

  虽然位高权重,却丝毫没有任何谋反的心思。真正做到了在其位,谋其政。

  在入仕前,白翰的家庭生活十分拮据,勉强能吃饱饭。白夕璃的爷爷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非逼着他娶媳妇。

  白翰是从来没想过要先成家后立业的,但是碍于父亲的身份在那,不得不娶了白夕璃的生母楚淑为妻。

  楚淑也是个农民家庭出生,当初嫁给白翰的时候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日后竟成为了丞相夫人。

  虽说楚淑在嫁到白家后一直老实本分,但她清楚的感觉到白翰不爱自己,甚至是连最基本的关怀都不曾给过。

  这种感觉在白翰步步高升后更加明显了,只能无奈的看着自己丈夫纳妾。

  她一辈子都唯唯诺诺的活着,在生了白箫之后整日郁郁寡欢,不久便与世长辞。

  白夕璃生前软弱的性子像极了她的母亲,活生生一个任人拿捏的草包。

  “爹!您快救我,姐姐她疯了。”白夕蹊看到白翰过来,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白翰看着手握长剑的白夕璃,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曾经那个懦弱无能的大女儿。

  “爹,今日这事是女儿鲁莽了,夕璃愿接受任何合理的惩罚。”

  相比白夕璃,白翰更喜欢白夕蹊,至少后者看起来像个丞相府的千金。

  “为父不懂这何为合理的惩罚。”

  要是原来,白翰都不想多看她一眼,更别说用这种询问的语气跟她对话了。

  白夕璃不紧不慢的手起长剑,径直跪在了地上。

  “女儿伤了自家妹妹,这是我的不对。但是妹妹也做了一些有损我利益的事,她也有错。合理的意思就是您谁也不偏袒,对我们二人进行公平的惩罚。”

  这一刻,白翰仿佛在白夕璃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睿智果敢。

  不过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女子,日后也成不了什么大器。

  “爹!您别听她瞎说,女儿什么都没做。全是她自己不洁身自好,马上都要下嫁太子了还在外面胡来。”

  白夕蹊见白翰似乎没有要重惩白夕璃的意思,心里一着急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许姨娘这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这个傻丫头,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说。面前站的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要是被白翰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那可是十条命都不够用的。

  “住嘴!你看看自己现在可有一点相府小姐的样子,赶紧回去收拾妥当再过来!”

  白夕璃本来头一直低着,听到这话忍不住抬起头看着白翰。

  难道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也是个护短的人?那他凭什么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后者见地上的人毫不畏惧的盯着自己看,心里竟然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冒犯之意。

  “你也起来。”

  “是。”

  白夕璃从容不迫的直起身,全然没有下跪后的窘迫。

  许姨娘虽然心里害怕的紧,但总归是摸爬滚打过的狠角色,很快从慌乱中找回了神。

  “老爷,这两姐妹年纪尚小,一时冲动闹过了头,你可别气坏了身子。”

  “她们两个年纪尚小,那夫人你呢。都是做了娘的人也跟着一起胡闹?”

  白夕璃觉得好笑,看来白翰也没有多宠这许姨娘嘛,不然为何这么多年她还只是个妾室。

  许姨娘面上开始有点挂不住了,在白夕璃面前她还能耀武扬威一番,可这换了白翰,她也就剩听命的份了。

  自知理亏,她没再出声。

  白翰坐在大堂正中间的红木椅上,悠然自得的品着茶,仿佛刚才闹的鸡飞狗跳的场景不是在相府发生的。

  过了一会,整理完毕的白夕蹊归来,仍旧用恶毒的眼神死死盯着白夕璃。

  后者完全不在意,眼神要是能杀死人估计白夕蹊现在已经横尸山野了。

  “跪下!”白翰猛地一出声,连从始至终都镇定自若的白夕璃也吓了个机灵。

  她和许姨娘几乎同时反应过来,双双毁在地上。

  也不知是刚才被气昏了头还是被吓破了胆,白夕蹊在原地愣了好几秒才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立马下跪。

  “相府是不是就要毁在你们几个女眷手里了?想我为官多年,从没听说过有哪个同僚的后院像这般起火过。怎么,我白翰的夫人女儿就比别人厉害一点?”

  白翰说这话的时候不像刚才让大家跪下那样气势逼人,但越是轻松的语气就越让人害怕。

  话音落后梨香院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饶是能说会道的白夕璃也不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