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豪门嫡女不好惹
豪门嫡女不好惹 连载中

豪门嫡女不好惹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慕容雪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慕容烨 慕容雪 穿越重生

一朝穿越,腹黑狡诈的她竟成身中寒毒的病弱千金,未婚夫唯利是图,将她贬为贱妾,她冷冷一笑,勇退婚,甩渣男,嫁世子,亮瞎了满朝文武的眼
...展开

《豪门嫡女不好惹》章节试读:

第009章 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京城流言四起,武安侯府赊账十余年,掌柜们带着伙计上门要账了!

  武安侯府大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我是珠玉楼的掌柜,辛卯年二月初四,武安侯夫人购南珠头面一套,蓝宝石头面一套,珍珠头面一套,南珠头花两对,价值两万两,壬辰年八月二十三,武安侯夫人购……”

  “我是锦绣绸缎庄的掌柜,庚寅年正月三十,武安侯夫人购蜀锦两匹,云锦两匹,苏绣锦两匹,价值一万两,甲午年九月二十七,武安侯夫人购……”

  “我是古品斋的掌柜,武安侯夫人这十年在古品斋拿东西,一文钱没付,这清单我也给大家念念……”

  围观百姓议论纷纷。

  “听说这武安侯府占便宜没够,把人家店铺搬得要倒闭了……”

  “这武安侯府仗着权势,欺人太甚!”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没脸没皮!”

  “……”

  侯府嫡长女宋清妍站在门口又急又气,脸色羞红,她刚从珠玉楼拿了一副新打的首饰回来,还没进门就碰上掌柜来要账,这些下人真是不知好歹!

  丫鬟梅儿正欲进府去求助,却见武安侯夫人慕容柔从内院疾步走来。

  三十来岁的高贵妇人,保养得当,雍容华贵。

  慕容柔嫣红的唇紧抿,眉头紧紧皱起,人未到声先至:“诸位不必担忧,我武安侯府向来重信誉。”

  慕容柔扫了眼围观众人,目光闪了闪,落在几个掌柜身上:“想必你们也不方便拿走现银,待府内将现银兑成银票,稍后奉还,你们可以先将账单留下……”

  “方便得很!”不料,一名掌柜弹了个响指。

  街角处拐进来十多辆大马车,每辆车旁都跟着三四名身穿戎装,手持刀剑的打手。

  慕容柔面色铁青,衣袖下的手紧紧握起,这是设好了陷阱,就等着武安侯府往下跳,可恶至极!

  空车而来,满载而归。

  据说安国侯夫人为了凑齐银两,还贱价典当了自己值钱的嫁妆首饰。

  慕容雪从杜氏手中抢走六铺契约,当众逼迫慕容柔偿还欠款,她跟杜氏一脉的梁子彻底结下了!

  镇国侯府。

  明媚阳光照在水面,折射出点点金光,清清微风吹过,扬起漫天花瓣雨。

  琼花树下,茶香四溢,慕容雪身着一袭香妃色软烟萝,优雅地坐在圆桌前,漫不经心数着银票。

  六名掌柜一字排开,恭敬站立。

  慕容雪清点完银票,分毫不差,她拿出六张放到桌上。

  “辛苦各位,这些银子是犒劳各位的,掌柜、伙计,人人有份!”

  六名掌柜依次走上前,拿起银票,喜笑颜开:“多谢大小姐!”

  慕容雪微微一笑:“如果铺子今年的营利,能比去年多出一成,年底我还会给各位丰厚奖励!”

  掌柜们的眼睛顿时闪闪发光,大小姐出手真是大方!几人离开落雪阁时都满心欢喜,千恩万谢。

  “武安侯府惯要面子,”慕容烨快步上前,看着那厚厚一叠银票,满眼赞叹:“打蛇打三寸,妹妹实在太厉害了!”

  “妹妹,你现在有这么多银子,给我一万两花花吧!”

  慕容雪轻抿一口茶水,瞟他一眼:“你又要去斗狗?”

  “是啊!”慕容烨点点头,“我都快闷出病来了。”

  慕容雪悠悠道:“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要银子可以,咱们做个等价交换!”

  “你去找辉伯,让他教你十个招式,等你把这十招全部练熟,再来找我拿一万两银子。”

  慕容烨懒散惯了,跟葛辉学武十年,才学完一套四十九招的功夫。

  再学十招要几年?!

  看慕容烨一脸不情愿,慕容雪正欲开口教育几句,胸口突然腾起一股尖锐的疼痛。

  她脸色瞬间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

  “妹妹,你……”慕容烨急忙上前扶住了她的胳膊,指尖触到她的皓腕,面色大变,“红袖,暗香,快去拿药!”

  寒毒发作!慕容雪疼得说不出话。

  慕容雪并非天生体弱多病,她在四岁那年中了寒毒。

  毒性霸道,发作时让人生不如死。

  青焰国神医绞尽脑汁,也未能想出彻底清除的方法,只能用火莲子来克制。

  “啊!”不远处,暗香高呼。

  一名遮面的黑衣男子从慕容雪房间窜了出来,怀抱一只檀木盒。

  “大少爷,他抢走了大小姐的药!”

  慕容烨眼瞳猛的眯了起来,足尖一点,清瘦身形瞬间飞掠上前,一黑一蓝两道身影紧紧缠斗在一起,凌厉的劲风吹得叶子哗哗作响。

  黑衣人出招快,狠,准,招招凌厉,毫不留情,显然是身经百战。

  慕容烨年纪尚小,武功青涩单一,招式凌乱,渐渐落了下乘。

  慕容雪目光一寒,强忍着疼痛,拔出腰间软剑跃到了黑衣人身后,连连挥剑,寒芒闪烁,将他左肩刺了几个血窟窿!

  侯府侍卫们匆匆赶了过来,将黑衣人团团围住。

  黑衣人目光一寒,挥掌打向怀里的檀木盒。

  ‘啪’的一声响,精致的盒子瞬间化为飞灰。

  瓷瓶和药丸被拍成了粉沫,飘飘洒洒落到了地面,与黄褐色的泥土融合……

  慕容烨墨色的眼瞳瞬间变得赤红,狠狠踹了黑衣人几脚,揪着他的衣领,恶狠狠道:“谁派你来的?!”

  黑衣人低着头,一言不发。

  “死士?”慕容烨眸底闪掠一抹锐利寒芒,将黑衣人狠狠掼倒在地,在他胸口恨恨踹了几脚,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外走去。

  靖王府。

  八角凉亭里,夜逸尘一袭绛紫色锦袍,摆正了画架,手握狼豪笔快速挥洒,一朵朵娇艳的月季花在宣纸上跃然显现,嘴角不自觉上扬。

  “夜逸尘!你这个卑鄙小人,给本侯滚出来!”

  夜逸尘蹙眉抬头望去,只见慕容烨怒气冲冲,被靖王府侍卫紧紧拦着……

  夜逸尘嘴角弯起,朝侍卫轻轻摆了摆手。

  火莲子五年一开花,五年一结果,产于火云山,火云山位于云南境内,正是靖王封地。

  夜逸尘眼睑轻垂,优雅作画:“镇国侯是来商量婚事?”

  “痴心妄想!”慕容烨恨恨瞪着夜逸尘,眸底怒火燃烧:“你派死士来镇国侯府毁了火莲子,就是为了强纳我妹妹为妾!?”

  夜逸尘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嫁进靖王府,做本王侧妃,慕容雪有享不尽的火莲子。”

  语罢,他望了望天色,淡淡道:“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