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穿书后她成了男配的小甜心
穿书后她成了男配的小甜心 连载中

穿书后她成了男配的小甜心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夏繁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夏繁 楚涟 穿越重生

假佛系女主VS假偏执男主
  认识夏繁近二十年的青梅竹马如此放言:谁能让夏繁生气,我送那个人一栋别墅外加现金一百万!   穿书后,夏繁表面一如既往的祥和,如春天之风、冬日之阳,内心却逐日暴躁
  某一日,她掐着书中女三的下巴笑意盈盈:“再淘气,杀了你哦
”   又某一日,她点着书中男主的眉心小意温柔:“不过一个纸片人,拽什么?”   夏繁穿了一本别人借用自己小说而写的同人文
自己小说...展开

《穿书后她成了男配的小甜心》章节试读:

003 医者不自医


  夜幕沉沉。

  隽王府内的凉亭里,正在小酌的两人因为前来禀报的侍卫而中断。

  “王爷,萧氏不堪屈辱自裁了。”

  楚景楠放下手中的酒樽点了点头,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对面人的手轻声道:“你那位陈姐姐大仇得报,这件事也算了结了,以后不许再去那种污秽之地。”

  “嗯,子昂记下了。”

  楚涟垂眸一笑,这时又有一名穿着红衣官服的人碎步跑来。

  “殿下,好像是李公公。”先前来此禀告的侍卫看清来人后说道。

  楚涟起身,对着楚景楠笑道:“看来皇叔是要提我去宫里问罪了。”

  身为领军,大战归来没有第一时间去宫中复命,理应受罚。

  “哟,祁王这话说得。”

  朝这里赶来的李公公恰好听到这一句,乐呵呵笑道:“陛下哪舍得责怪您呐,倒是隽王免不了要受一顿罚的。”

  把祁王扣在隽王府这么久,陛下急得差点儿就亲来了。

  楚景楠也起身,捋了捋自己的衣袖笑道:“那本王就跟着祁王一道入宫去领罚罢。”

  月明星稀。

  楚国王都桑城的万花楼里,刚沐浴出来的夏繁推开窗户坐靠在窗前,用一条干燥的帕子擦拭着自己半湿的长发。

  清风拂面,楼下,两匹快马极速而过,在街道两边的灿灿灯火中,扬起的细尘都沾染了明媚的颜色。

  夏繁擦发的手一顿,随即关上窗户。

  对了,以她目前的状况还是不要露面的好。

  她放下擦发的帕子走到一张放着笔墨的桌案前,思索几秒后拿起桌上的毛笔,在铺好的纸面上写下两字。

  “楚涟。”

  嗯,不愧是她亲儿子。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扣门声。

  “姑娘,奴家能进来么?”门外传来老鸨儿的声音。

  “进来吧。”

  夏繁将写着“楚涟”二字的纸叠好收到一本书下,这时老鸨儿也走进了屋内。

  端着饭菜走进来的老鸨儿看到坐在桌案前的夏繁一笑,道:“姑娘饿了吧。”

  这位姑娘先前狼狈时都瞧得出有一副花容月貌,如今收拾干净,还真真是一位清贵的美人儿。

  不过想想也是,若不是一位美人儿,她又怎么会得到祁王殿下的照拂并同时得罪于隽王殿下。

  “谢谢姐姐。”

  夏繁起身走向八仙桌,就听到老鸨儿面带惊讶道:“姑娘万莫这般唤奴家,会辱了姑娘身份。”

  “姐姐也不要高看我。”夏繁端起放在桌上的碗筷吃了一口热饭。

  这位万花楼的老板娘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五六岁,比自己大几岁。这个年纪自己恰恰好喊她一声姐姐。

  不过在这种时代设定里,二十五六岁已经是半老徐娘了。

  又吃了一口热菜后夏繁抬眸对站在身侧的那人继续笑道:“我不过是幸得祁王英明,才保住了这条命而已。”

  英明?

  柳莹儿拾起裙侧坐到夏繁身边,问道:“难道不是因为被祁王看上了,才被隽王发落到这里?”

  夏繁默默再扒了一口饭。

  连花楼的老板娘都这样认为,看来她的分析是对的。

  那位隽王属实是位弟控。

  弟控无一例外都是偏执,程度深浅而已。

  这样一想,有一位弟控哥哥,怪不得她这位亲儿子像位小天使。

  不过……

  夏繁夹了一片青菜放进嘴里,虽然她只闲暇时写了一本小说,但按照网文套路,小天使一般都是白月光男二啊。

  夏繁忽然就有了一丝很明确的不爽感。

  啧,抱养的就是抱养的。

  那作者肯定是写到虐点时舍不得虐自己亲生的,就把搬过去的楚涟拿去虐了。

  想到这里夏繁加快了吃饭速度,饭饱过后再次甜甜说了句“谢谢姐姐”。

  看到柳莹儿眸光晃动,她知道套话有望了。

  这也是夏繁选择在国内外都专攻心理学的原因。

  因为这样,就能靠专业知识轻松地与人沟通了。

  第二天,等夏繁睁开眼时已经临近中午。

  昨晚她三两下就打开了柳儿姐姐的话匣子,让那人兴致逐渐高昂,后来干脆还喝起了小酒,在不知不觉中睡下了。

  夏繁坐起身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她这体质,当晚喝酒第二天铁定头疼。还好她不断片,昨天和柳儿姐姐聊的都还记得很清楚。

  从柳儿姐姐的话中她得到了两条有用信息:一,她亲儿子的确是小天使;二,她现在身处的地方,真的是自己那本小说路人丙,也就是亲儿子祁王的楚国中。

  楚国她只是略带一笔,不知道那位后妈作者借用自己这条线后到底写的是什么故事。

  不,准确的说,自己穿的究竟是哪位后妈作者写的哪本同人小说。

  夏繁起身,再次揉了揉太阳穴后找到房间内用来洗漱的角落,仔细地收拾了一下自己。

  坐到梳妆台前,她抬眸静静盯着铜镜里的自己。

  其实,从六天前苏醒到现在,她内心根本没有多少浮动。

  因为她自己就是位病人。

  所以,她才用十分丰富的专业知识来掩盖自己病人的身份。

  “日子到哪里都是过。”

  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夏繁拿起手边的木梳顺了顺脸侧的头发,“不过……”

  她拿着梳子的手一顿。

  起码,正常人是会怀念以前熟悉的环境的。

  她有父亲、朋友、同事,还有一位从小到大一起成长的青梅竹马。

  他叫苏翰,是位名副其实的高富帅。

  可是……夏繁放下手中的木梳。

  可是,她丝毫没有割舍不下的感觉,对自己的父亲都没有。

  好像以前的记忆对她而言只是看过的一部乏味电影,结束了就结束了。

  明明他们在身边时都给足了自己温情和关爱,可她回馈的,只是做人的基本道德和礼貌而已。

  现在她离开了,就连最基本的那些都不能回馈给他们了。

  “喂,发什么呆呢?”

  耳边传来的一句低语让夏繁下意识地侧头,然后一只带着微微凉意的手快速捂在了她唇间。

  楚涟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往后挪了几步,放下手道:“听柳儿姐说,你那时就猜到了我会派人去。”

  不过也是万幸。

  昨日要不是景楠哥府上的侍卫绕道去的万花楼后门,他派去的人根本赶不上。这位无辜的小娘子可真的就要……

  “嗯,祁王现在想什么,我也猜得到。”

  夏繁低眸对着蹲在自己半米外正撑着双颊笑望着她的那位美娇郎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