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偏执大佬非说我怀了他的崽
偏执大佬非说我怀了他的崽 连载中

偏执大佬非说我怀了他的崽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夏桑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夏桑 武侠修真 江桐

【全本免费】【双向暗恋,强强互宠】地产大佬傅峥嵘家的双胞胎竟然和娱乐圈那个全网黑的夏桑长得一模一样
黑粉:P图狗,傅总热度都敢蹭,怕不是找死
隔天,大佬跑车将她堵在片场门口:“桑桑,谁教你男人用完了就能随手扔的?结婚生子,合法流程,了解一下?” 后来,网友们纷纷真香了
真·会武功·在综艺里飞来飞去的神仙姐姐爆红网络
手撕毒蛇,脚踹猥琐男,法拉利车队领衔首站,娱乐圈到处流传着夏桑的传说
黑...展开

《偏执大佬非说我怀了他的崽》章节试读:

第008章 艳压


  夏振国中风后智商就退化的跟儿童一样,听到这句话“呜”的就哭出了声,刘阿姨从厨房跑出来:“你怎么招他了?你爸哭起来比三岁小孩都难哄。”

  夏桑扬起唇调皮的笑了下,压下眼角的泪,也回身抱了抱刘阿姨:“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刘阿姨一愣,刚想说什么,手机响了,夏桑看一眼,松开手:“我接个电话。”

  那头赵筱宁火急火燎的:“赶快换衣服,我去接你!”

  “怎么了?”

  “郑导让你去试戏!”

  夏桑一愣,好半晌才问:“郑导的戏不是试镜结束了吗?”

  郑导的戏炙手可热,连女三号女四号都早已内定,之前那波试镜不过走个形式,一**陪跑转身出了片场就被刷掉了。

  “抢手角色是都被内定了,总有些七零八碎的配角和龙套。一部电影总共也就120分钟,你能在郑导的片里露脸几分钟已经够了。”

  夏桑懂,现在许多小鲜肉想转型大荧幕都得从龙套配角混起,何况她一个口碑不怎么样的流量女星。

  “还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

  “嗯?”

  “这部戏的女一是江桐。”

  夏桑头皮一麻,但很快就平静下。

  上了车,赵筱宁耐心同她解释:“我本来也不想替你接这个本子,不过这是个机会,郑亚平的戏就算上去打个酱油也等于镀层金。况且你就演个舞姬,跟江桐没有对手戏。”

  她说完,忽然睨了眼夏桑:“你怎么出门都不化妆?”

  夏桑坐在靠窗位置,一头长发柔顺的披在脑后,眼眸清澈:“郑导的戏试镜都不让带妆,这样才能看清演员原本的五官和表情。”

  赵筱宁怔住,夏桑笑着问:“我不化妆很丑吗?”

  夏桑的美是带着锋芒的,漂亮凌厉。当她化着精致的妆容时,常常会让人产生窒息的压迫感。而素颜的她就像是雨后拔出的嫩芽,清新透着一尘不染的灵气,像是回到了读大学那会儿,水嫩嫩的美。

  赵筱宁回神:“没,好看,我们桑女神什么时候不好看过。”

  因为只是个龙套角色,试镜就安排在片场内,二号摄影棚走一遍戏,过了就随时待机,几分钟拍完算完事了。

  制片人看见进来的人,拿着台本又确认了遍:“你是夏桑?”

  夏桑礼貌的伸手:“您好。”

  除了黑点以外,夏桑能拿的出手的就只有颜值了,所以每次出现在通稿上都是妆容精致,而眼前的女人,一身最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是真真正正的素颜,连粉底都没打,阳光照在她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上,一双眼睛清凌凌好似会发光。

  制片人打量了她一会儿,吩咐造型师给她换戏服。

  “你试试这段。”

  这段讲的是祁王被敌国敬献的红拂女舞姿吸引,一脚踹开怀中的舞姬,情不自禁走下台去。

  没错,夏桑演的就是被踹翻在地的舞姬。

  全程她除了咬紧唇,眼泪婆娑,幽怨狠毒的瞪了眼台上的美人,没有一句台词。

  她一眼就扫完了剧本,放下纸问:“就我一个演?”

  制片人想了下,对旁边休息的两人招招手:“余老师,思恬,您们去给她搭个戏?”

  祁王是这部戏的男主,由演技与人气兼具的影帝余清泽饰演,而饰演红拂的是一线女团的门面担当霍思恬,此前从没有演过电影,这次也是来郑导剧里镀金的,勉强算个女四号。

  霍思恬斜睨她,语气高高在上:“一个龙套也敢让影帝搭戏,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余清泽倒是无所谓,当提前对戏了,还鼓励她:“别紧张,演你的就好。”

  夏桑愣了下,随即点头:“谢谢余老师。”

  她的戏服是一套桃红色的纱裙,这颜色穿在寻常人身上简直恶俗,也只有夏桑肤白貌美撑的起来。

  她躺在虎皮上,像一只慵懒的猫儿蜷在祁王脚边,造型师想了下,又上去拉开她领口的斜襟,用朱砂在敞开的锁骨上方画了一朵花钿。

  美人衣衫半敞,纱裙下露出两条莹白纤细的腿,枕在祁王的大腿上,饶是演了十年戏的余清泽,都不由多看了几眼。

  制片人扶了扶脸上的镜框,这么个尤物演龙套,也太浪费了。

  总导演郑亚平不知什么时候也进来了,制片人回头正要说话,被他抬手制止了。

  剧情发展,霍思恬开始起舞。

  郑亚平皱着眉,他说过她好几次了,古代舞讲究柔中带刚,气质最重要,她的动作还是带着股女团舞的僵硬。

  祁王的视线渐渐痴迷,追随着美人的舞姿,察觉到这一点,夏桑蹙起秀眉,不满的用胸口蹭了蹭男人,同时眼尾甩过一抹幽怨,恶毒的锁住台上的女人。

  本该一脚踹开她的祁王却没有任何反应。

  制片咦了一声,难道忘词了?不应该啊,余老师可是演了十年的实力派。

  这时,“祁王”忽然摆了摆手,笑场道:“抱歉……”

  夏桑疑惑的转头,难道是自己演得太差让余老师笑场了?

  “对不起没忍住……这祁王是不是眼神不大好,踹了怀里的美人去追一个村姑?观众又不是傻子。”

  他说完,片场其他人也笑起来。余清泽说话直爽是圈里有名的,他影帝不怕得罪人,而夏桑已经被霍思恬的眼神在身上剜了七八十刀了。

  霍思恬张了下嘴,想说什么,被经纪人一把拉住,脸上又青又白的。

  夏桑慢慢的起身,看向站在门口的郑导。

  她知道,余老师这话说完,她是没戏了。不管她演的好坏,郑导不可能换掉原来的女四号,那只能是她走。

  大约有一分钟,郑亚平捏着眉心问夏桑:“你会跳舞吗?”

  制片人狠狠咳嗽,这霍思恬可是投资方指名塞进来的!

  郑亚平没理他,从手里找出另一段剧本:“你试试这个。”

  夏桑看到剧本惊了几秒:“我演红拂女?”

  片场倏的安静,红拂的角色早就定了,就差没签约,这不合规矩。

  唯独赵筱宁眉飞色舞。这个霍思恬仗着有几分姿色,成天发通稿艳压这个艳压那个,真想让她那群粉丝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艳压!

  这时,片场外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有人低呼:“傅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