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重生后我嫁给了残疾大佬
重生后我嫁给了残疾大佬 连载中

重生后我嫁给了残疾大佬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阮寒星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阮寒星 阮泽明 霸道总裁

阮寒星死后才知道,她所在的世界,只是一本以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未思为主角的甜宠文
而她,不过是着色寥寥几句的普通炮灰,死得无声无息
重生回19岁,对父爱的渴求全都散去,曾经争强好胜的她彻底佛系了
替嫁?给钱就没问题
丈夫是残疾有心理问题?当个豪门咸鱼阔太它不香吗?这一辈子,她不想再去谋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想安安稳稳守着自己的家人朋友好好过日子
说好早死的男人勾起唇角:没关系,欺负我老婆的,我来收拾...展开

《重生后我嫁给了残疾大佬》章节试读:

第2章 拒绝


  看着来人阳光开朗,带着几分不谙世事天真的俊脸,阮寒星的眼神忍不住恍惚了一下,喃喃道:“少阳。”

  钟少阳急得眼眶发红:“我都听到了,你真的要去嫁给霍家那个瘸子吗?寒星,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的。你……你嫁给我好不好?!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这句话,似乎跟前世的告白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钟少阳跟阮寒星认识,源于一出“英雄救美”。

  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少爷的钟少阳不知怎么独身来了西街后巷,被混混围住抢劫,是阮寒星救了他。

  于是两个本该完全没有交集的人成了朋友。

  上辈子,二十岁的阮寒星自卑又要强,对阮家充满了怨愤和恨意,自然拒绝了替嫁。

  也是这一天,钟少阳告白。因为亲生父亲偏心而不甘怨恨的阮寒星满心耻辱,只想站得更高,让阮家看看。

  于是她答应了钟少阳的告白,不顾外婆的反对,毅然跟钟少阳结婚。

  钟家怎么看得起从贫民窟里出来的她呢?处处冷漠鄙夷,婆婆挑刺,公公漠视,小姑子嘲讽。

  她要强,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拼命地学习上流社会的一切,想要他们看得起她。

  结果呢?

  说是爱她的钟少阳出了轨,而她……也平白无故没了性命。

  等到她死后,她才知道,她所生活的世界不过是一本霸道甜宠的言情小说,女主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未思,而她……不过是个几笔带过、自食恶果的恶毒炮灰罢了。

  她挣扎不甘,她向命运宣战,她的努力拼搏,都不过是命运的寥寥几笔,是男女主感情的催化剂。

  她累了。

  这一世,她只想护住自己身边值得珍惜的人,好好过好这一生。

  她不想去怨了,也不想去恨了。

  “钟少阳。”挣开他,阮寒星平静地看着他:“你既然听见了,就该知道我已经答应了。很抱歉,我并不喜欢你。”

  上辈子她利用了他,他也辜负了她。她赔了一条命给他,并不欠他。

  “寒星……”钟少阳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可是……你知不知道霍家那个瘸子,现在像个疯子一样……你不能嫁给他!”

  “这是我的事。”阮寒星冷淡地道:“我还有很多事,没时间跟你玩,就不送了。”

  少年的钟少阳心高气傲,被拒绝又这样冷淡的对待哪里受得了,转身直接跑了。

  “寒星啊,你朋友怎么了?怎么像是哭了?”

  伴随着门被推开,一个熟悉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外婆!”阮寒星的眼眶一红,控制不住地冲过去,一把抱住她。

  她终于又见到外婆了!

  上辈子,为了在钟家站稳脚跟,她忙于吸收各种知识,忽略了外婆。

  外婆怕给她丢人,不敢过去找她,孤零零一个人住着,心脏病发的时候都没人发现,死了好几天才被察觉。

  她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外婆了……

  “哎,我这身上脏……”外婆抬头看她哭了,顿时急了:“怎么回事儿?谁欺负我家囡囡了?是刚才那个小子吗?外婆找他去!”

  “没有,是我想外婆了。”感受到熟悉的关爱,阮寒星露出笑容:“我这么厉害,没人能欺负我。”

  “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撒娇。”

  “外婆,我不是不让你出去捡垃圾了吗?”阮寒星皱眉:“你身体才刚好!”

  在阮寒星大一那年,外婆心脏病发被送进了医院,她去阮家要钱却连阮泽明的面儿都没见到,只叫佣人打发叫花子似的给了两万块钱。

  阮寒星四处求爷爷告奶奶才借到钱把外婆从鬼门关拉回来,医生不许外婆再劳累,阮寒星就辍了学,一个人打好几份工一笔一笔地还钱。

  前世,钟家没少因为她大学肄业的文凭看不起她。

  “外婆注意着呢……多攒点钱,咱们囡囡还要去上学呢……”

  “外婆……”阮寒星心里又酸又软,故作神秘地小声道:“咱们有钱了,阮泽明答应给一套房,再给一笔钱。咱们不缺钱了。”

  “胡闹!你是不是答应他什么了?”老人家格外的敏锐,怒道:“糊涂,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狼!他的钱是那么好拿的?”

  阮寒星知道,结婚这样的大事瞒不过去,一五一十地说了,才又道:“外婆,我觉得挺好的。那人瘸了,我就好好照顾他和他的家里人,总比随随便便嫁个烂了的强。”

  “你傻啊!”外婆恨铁不成钢,眼眶里泛泪:“你这么年轻……外婆指着你找个合心意的……”

  “我妈倒是找了个合心意的,想跟他同甘共苦。吃了那么多年苦,结果呢?”阮寒星侧过头,不叫外婆看到自己嘲讽的表情:“霍家有钱,我过去就是享福,好歹不怕碰到个白眼狼。外婆,我觉得挺好的。”

  外婆一时语塞,眼眶更红了,好半天才沉沉地道:“你主意大了,外婆管不了了……”

  “外婆,我会好好的。”阮寒星眼眶也**,用力抱着已经佝偻的老人:“外婆也要好好的,陪着囡囡。好不好?”

  “好……”

  大约是怕夜长梦多,第二天一早,阮家就派人送来了钱和房子。

  阮寒星带外婆搬到了新家,又请了个懂点医护知识的看护,嘱咐老太太有空去找老朋友玩玩,才终于放了心。

  第三天,一辆低调的迈巴赫过来接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