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我不娶
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我不娶 连载中

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我不娶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秦欢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欢欢 武侠修真 秦欢

秦欢想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所以这辈子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要娶她为妻 她真不想当被男主顾绍光克死的第八个未婚妻
顾绍光:娘子,千万别生气,你看我克死未婚妻都是为你守身如玉呀
秦欢望天:要不要再祈福个天雷打打这糟心的憨憨! 穿越了的秦欢怎么都没想到她这辈子成了奉安村人见人怕的傻妞
又土又村
哎,这糟心的穿越,孤儿一个,后娘还心黑,怎么活下去是个大问题
这就是穿越后秦欢要面对的人生
...展开

《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我不娶》章节试读:

第3章 千里宋仁投


  秦欢睁开眸子时,感觉浑身都有了几分力气。

  门外,王氏舔着脸强撑起了几分笑意。

  无他,今儿宋家成亲。

  宋家,便是当初秦老大给秦欢定的人家。那宋家是读书人,宋老爹是个秀才,儿子小时候长得白白净净。

  比秦欢长六岁,今年十七了。

  “欢欢啊,今儿宋家成亲,请了娘去吃酒。你若是身子不适便在家中养着,我这受累走一趟……”话音未落。

  哐当一声,大门打开了。

  王氏脸色暗了暗,瞧见那死丫头不过十一岁,如今已经初露风华,明明是个野孩子,偏生比她生的两个都好看。

  当初秦家老母亲看上她,就是因着她面若圆盘,腰如水桶,屁股大,好生养。

  两个孩子也像极了她。

  好在那秦真真年纪大些知道注意容貌了,这些时日才瘦了几分。

  “未婚夫?爹爹说,那是我的未婚夫。”秦欢颇有几分口齿不清,眼神又带上了几分浑浑噩噩。

  让人看着极其好忽悠。

  “你这孩子,还信不过娘了?你瞧瞧昨儿那么大只鸡,都让你一个人吃了。你说娘是不是最疼你?”王氏恨得咬牙,却还要带着笑容哄骗道。

  秦欢欢眨巴眨巴眸子,娘,你别骗我,那鸡明明是我抢来的。

  “你前些日子才受了风寒,便在家中呆着。你瞧瞧,厨房给你留了两个鸡蛋。等我们吃席回来,给你带大鸡腿。而且那未婚夫啊,以后还会迎娶你的。你可放心着吧。”王氏笑着道。

  “咱们秦家可是讲理的人家,当初你爹救了宋老爹,但咱也不能耽误宋家啊。你啊,以后只等着进宋家的门便是。”王氏心虚的不敢看她。

  当初收了钱,人没死。宋家要她还钱。

  她哪里还的出来,早被那杀千刀的收了救命费。只能换了口径,定的亲依然是亲,只是换成了妾。

  也不管她答没答应,转头拽着两个儿女便出门走了。

  还从外将门落了锁。

  她一出门,秦欢脸上便没了笑意,想了想,进鸡圈看了一眼。

  仅剩的几只老母鸡吓得瑟瑟发抖,秦欢也就算了,好歹还能蹭两个蛋吃。这身子太瘦了。

  熟练的翻墙出门。

  一边走还一边犯嘀咕:“我要嫁人啦,我要嫁人啦,吃喜酒吃喜酒……”嘴上还不忘流两滴晶莹的口水。

  外人见了,不由感叹。

  这孩子没爹没娘,秦老大死了这看着也越发傻了。本来还对她掘坟有些不满,如今也只剩同情了。

  “你这傻妮儿,你娘都将你给害了啊。那宋家儿子考了秀才。今儿都娶妻了……”陈家媳妇看了叹气,昨儿一家人才将爹的尸骨埋回去。

  “娶我,娶我,娘说宋哥哥还要娶我……”秦欢咧嘴笑。

  “还娶什么啊,那叫妾!咱们村里便是穷的揭不开锅也没做妾的。你娘真不是个东西!”一旁冯婶子怒骂道。

  当初秦老大临走时嘱托过的,让她们照应着几分,可如今……

  “你胡说,我娘是个东西,她就是个东西……”秦欢鼓起嘴还不忘喊了一声,众人一听颇为失笑。

  这傻子,还以为是什么好话呢。

  “吃喜酒,我也要吃喜酒……”咧咧嘴,秦欢傻笑着便跑了。

  “妮儿啊妮儿啊,来,爷爷给你糖啊。你以后可不许掘我的坟啊,我这几日浑身不舒坦,大概是过不了几天了。撑不住了啊妮儿,你别掘我的坟啊。”一个拄着拐的大爷颤巍巍追上来。

  秦欢傻傻的抓着糖,里面还有一块碎银子。

  “我先给你说说啊,我要埋在南边儿,用的那黑色棺木,你可别掘我的。老爷子撑不住啦……咱们村子里这都让你吓得不敢断气……”老爷子叹了口气,颤巍巍的转了身,背影极其绝望。

  秦欢抿了抿唇,她这是,掘坟致富?

  秦欢一路疯疯癫癫的出了村,遇到三个老爷子,都给她塞了红包。

  “这王氏竟骗人,钱哪有那么难挣?”秦欢将碎银子收到兜里,脸上的傻笑越发真挚了。这傻气,也越来越浓。

  秦欢也不傻,想着去吃酒,总得给人备份礼吧。

  找了家花店,将碎银子往桌上一拍。

  “给我将你们店里最大的花给我。写两句好听的词儿……”秦欢小脸巴掌大,一双眼睛极其有神。

  那店家看了还愣了一下:“这哪还有什么好听的词儿,反正到时候都得哭。”

  “对了,写给两个人的啊。”秦欢不忘嘱咐一句。

  那店家这才满面纠结的提笔写了两句:“对了,小姑娘,你可别说是我卖给你的啊。”

  秦欢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同生共死,这不挺好的么。寓意两人同生同死,很好啊。

  说完,扛着花便往宋家去了。

  宋公子中了秀才,宋老爹如今在衙门做文书,在小镇上也是颇有排面的了。

  说起来,秦老爹还真是给她订了门好亲事啊。

  可惜他死的早,没法为秦欢做主。

  秦欢扛着花圈从镇上穿过,一时间成了小镇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宋家住在镇**一条长街上。

  远远的,秦欢便瞧见了道路旁边挂上了红灯笼。还有小孩子说着讨巧的话儿要着喜糖。

  秦欢在宋家门口揍了个娃,抢了两颗糖,便大摇大摆的扛着花圈进去了。

  有什么不能抢的?

  她的未婚夫娶妻,她还不能吃喜糖了?最该吃的就是她啊。

  没毛病啊。

  秦欢扛着花圈进门时,院内众人正看着大厅中一拜天地。

  新人对着大门跪下啪嗒啪嗒磕了两个头,秦欢便扛着花圈站在了他们面前。

  秦欢瞧见他们如此大礼,还有些惭愧。

  “你们这,这也太客气了。”秦欢满脸惊叹,连忙将那硕大的花圈送到一脸懵逼的新郎手里。

  “未婚夫,我没什么好送你的,便将这大花送给你。对了,还有这个……”又从兜里掏了个巴掌大的小棺材。

  “这可是我对你们的美好祝福,生同床死同穴。希望你们能用得上。”说完满脸真诚的看着他。

  宋仁投呆滞的看着她,甚至忘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