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封魂
封魂 连载中

封魂

来源:掌中云 作者:楚南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柳小岩 楚南

我极阴命格,天生命簿,从小睡的是口纸棺,乃镇魂棺 展开

《封魂》章节试读:

第2章 荒坟很凶


清袍女子披头散发,我根本看不清她的脸,只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腐臭味,吓得我立即想大喊叫爷爷,却发现躺在床上,无论如何都喊不出声音。
身体也不听使唤,躺着无法动弹。
而立足在白雾间的清袍女子,目光冰冷瞪着我,扬起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迈步,她便朝我走来。
看到这幕,就让我双眼圆瞪,恐惧到了极点。
我这极阴体质,果然不能去后山。
瞧瞧现在就招来一个。
家里的大黑狗,跑到门口,瞪着清袍女子狂吠,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但是根本不敢闯进来。
到最后,村子里的狗都被引来了,围着我家越叫越凶。
闹这么大动静,左邻右舍焦急赶来,想知晓我家发生了啥事,但被爷爷拦在了门口,“我家孙子体弱,怕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有我在不会有事,你们都回屋去。

这句话,我听得清清楚楚。
爷爷在院里,狠狠抽了三大口旱烟,大步流星来到卧室门口,拿着旱烟杆指来怒喝,“阴阳殊途,你想要做什么?”
这嗓子中气十足,声音洪亮,我都被吓了跳,之后昏迷了过去。
爷爷坐在床前抽着旱烟,等我醒来,就阴沉着脸问道:“楚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
支吾着不敢说实话,爷爷抬手就是一巴掌,很懊恼吼道:“你虽然是极阴命格,但如今长大成人,又有柳瞎子送的玉佩,那些东西哪会轻易招惹你?”
“现在自己看看,你戴的玉佩都碎了啊!”
说着,爷爷将玉佩扔到我手里。
我看着戴了三年的玉佩,顿时瞳孔紧缩,发现已经碎成四片。
“若非这块玉佩,帮你挡住,楚南你这条小命,今日就被那些东西给带走了。

抽了口旱烟,爷爷怒目瞪着我,“但是那些东西,不会无缘无故找上门害你,定然是你让别人不得安心,你说,这究竟是咋回事?”
哪还敢隐瞒,我连忙就将带别人去盘龙山的事,全部说了出来,爷爷听着大怒,指着我气得浑身在颤抖。
抬手又要抽我,但是终究不忍心又缩了回去,何况事情已经发生,揍我一顿也无法改变。
“他们给你的钱放哪了?”爷爷脸色铁青地问。
“就在枕头下面。

爷爷把钱翻出来,就扔在我面前,“楚南你自己看,这都是些什么。

拣起一张,我看了两眼就要吓傻了。
骤然是烧给死人的纸钱!
但是他们给我的十张钞票,当时可是仔细验过真假,怎么就变成纸钱了?
“这事只能找柳瞎子帮忙了。

爷爷拿出手机,先给柳瞎子打了电话,坐在床边,默默抽着旱烟,无声叹了口气。
我在旁边看着,心里都不是滋味。
三年前,爷爷为我操碎了心,如今又让爷爷担忧,我真是个惹祸精啊。
“这事怨不了你。

爷爷那张皱巴巴脸庞,露出抹苦笑,“我们楚家祖上,曾经也出过几位阴阳先生,这怕是泄露天机太多,才会报应到儿孙身上,不然你也不会命运多舛,未出生就徘徊在生死边缘了。

“楚南你安心睡,爷爷陪着你,明天柳瞎子过来就能解决了。

拿出那把桃木剑,他坐在床前,替我守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晨,我刚刚起床,看到一辆轿车开过来,停在我家门口。
车门打开,柳瞎子拄着拐杖走了出来,再无其他人。
三年不见,他没啥变化。
仍旧很健朗,脸上的皱纹也没多几分,倒是我爷爷,跟柳瞎子年纪相仿,六十左右的年纪,却像七十岁的老人了。
柳瞎子是真瞎,却自己开着车来的。
爷爷说过,柳瞎子很有本事,哪怕眼瞎,但心不瞎,耳朵比眼睛还要好使。
但是车都能开,他那耳朵的听力也太好使了吧?
真不知道他的驾照是怎么考上的。
我和爷爷迎过去,柳瞎子就往我身上吸了口气,便皱眉道,“好重的死人味,还是五个人的,楚家的娃,你这是摊上大事了。

“瞎子能解决嘛?”爷爷焦急问。
柳瞎子道:“先进屋,给我喝口水,大老远赶来渴死了。

请他进去,我连忙端茶倒水,爷爷在旁边,把我的事,详细给柳瞎子说了遍。
“难怪你身上的死人味很重。

柳瞎子就问道:“楚南,你带他们进山的是五个人吧?”
“没有错。
”我点头。
记得很清楚的,那辆越野车上就坐着三男两女。
“他们都死了。
”柳瞎子道。
闻听此言,我就惊出身冷汗,万万没有想到,那群开越野车的人,昨天进的山,搬回几个箱子,现在就出了意外。
死人财真不能发啊。
“现在就轮到你了。
”柳瞎子喝了口茶说。
顿时间,我面色像纸样惨白,就见柳瞎子又说道:“这次你招惹的,可是盘龙山上的东西,比你当年显天命时,怕是还要难对付。

“这该如何是好?”爷爷坐不住了。
“不慌。

柳瞎子摆手,对我说道:“楚南,你这就带我去趟盘龙山看看。

喝完茶,我们就进山。
爷爷要跟过去,柳瞎子没让他来,因为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盘龙山一片荒凉,遍地都是坟墓,但是这两三年来,村民都进山挖老物件,很多坟都被刨,使得到处是洼洼吭吭。
“这几年,村民来盘龙山挖的东西可不少。

在山里带着路,我边问道:“柳爷爷,村民怎么都没有事?”
“现在是没事。

柳瞎子道:“你抬头看看你们村的天空,究竟有什么变化?”
依言望去,就发现村子上空乌云弥漫。
但是今天天气很好,一片晴朗,其他地方万里无云,偏偏我们村,被乌云笼罩着,一副阴沉沉的画面。
“有乌云。
”我说道。
柳瞎子点头道:“所以,你们村子里的人,都迟早会出事,想躲都躲不掉。

“他们都会死嘛?”我倒吸口冷气问。
“你管别人的事做啥,现在你自己的小命都难保。

柳瞎子没好气说道:“等这件事解决,你不能留在村里,要不然你也会被牵扯进去,到时候柳爷爷我也救不了你。

说得这么严重,我连忙点头。
然而正走着,猛然顿住了脚步,目光看眼右边方向的树林,脸上神色就凝固住。
只见树林里,停着辆越野车。
越野车的车门开着,能看到里面坐着三男两女,我记忆犹新,正是昨天,要我带路的那几人。
坐在越野车上,他们一动不动。
脸色惨白如纸,双眼都圆瞪着,露出了很惊恐的神色,使得脸庞都是扭曲的,仿佛遭遇了很恐怖的一幕,看到了非常可怕的东西。
而且他们都死了。
柳瞎子真是神机妙算啊。
只是往我身上闻了闻,就让他算准了,好像亲眼所见。
但是当初他们离开时,少了一男一女,现在怎么死在了一起?
“怎么不走了?”柳瞎子问。
我倒吸口冷气说道:“柳爷爷,我看到他们了,那辆越野车就停在右边树林,他们都躺在车内。

“带我过去瞧瞧。

有柳瞎子在身边,我心里踏实,带着他来到越野车前,然后就见他深吸口气,眉头便紧皱了起来。
“柳爷爷咋了?”看到他脸上的神情,我不安起来。
柳瞎子掏出根烟,还是大中华,点燃抽了两口,才眉头皱着说道:“害他们的东西,比瞎子我想象中还要厉害,不好对付呐。

闻听此言,就让我石沉大海,恐惧在心里油然而生。
柳瞎子这么说,是他也没把握啊。
“我们走,过去会会它们。

这里已经是半山腰,我在前面开路,柳瞎子跟在后方,走了几分钟,就来到了被越野车那群人刨开的坟。
这座荒坟是完全刨开的,挖到三四米深是扇破旧的石门,不过碎成一地了。
毕竟开野车的那群人,当时将石门是用铁锤砸碎的。
爬进石门内,就带出来几口箱子。
能捞那么多陪葬物,墓主人生前不是豪门贵族,定然也是有权有势的高官。
石门内很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我正瞧着,一股阴气从石门内席卷而出,瞬间让我如坠冰窖,冷得浑身发抖。
“瞧啥呢,还不赶紧跪下。
”柳瞎子在旁边怒喝。
慌里慌张,我就赶紧跪下。
柳瞎子又要我从带来的包裹里,拿出贡香和纸钱,还有猪肉、水果等贡品。
然后用打火机点贡香,但刚打着火就灭了。
皱了皱眉,我继续打。
结果,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在旁边,对着打火机吹气,刚刚打起又灭了。
而且连打三次都灭。
这让我胆颤,拿打火机的手都控制不住在抖,我看着柳瞎子,倒吸口冷气说道:“柳爷爷,这火打不着。

“嗯?”
柳瞎子皱下眉头,就对着荒坟说道:“各位先贤,楚家娃儿是来赔礼道歉的,他年幼无知,给他人指路,毁了你们的家。

“但已经死了五人,你们看在他幼无知不懂事的份上,就饶过他的小命吧,事后,我瞎子会选个良辰吉日,给你们重设新家,让楚家娃儿,每逢初一十五,前来祭拜你们。

说到这里,柳瞎子要我叩头。
我跪拜在坟前,连忙叩了九个响头,然后点起了香。
还真是奇怪,这次终于把三支贡香点燃了。
接着,我又烧起了纸钱。
但就在此刻,一股阴风从荒坟石门内狂涌而出,顿时狂风大作,将烧起的纸钱,纷纷吹到了虚空。
闹出这么大动静,我吓得连滚带爬,躲到了柳瞎子身后。
“还平息不了你们的怒火?”
柳瞎子掏出把铜钱剑,指着荒坟怒喝,“已经死了五人,难道还嫌不够?楚家的娃儿也不想放过嘛?”
这般怒喝声,刮起的阴风,突兀如同潮水般退去。
柳瞎子问我道:“楚南,你瞧下点燃的贡香。

我看眼贡香,就呼吸急促地说道:“柳爷爷,三支贡香都断在了地面。

闻听此言,柳瞎子咬牙切齿道:“它们这是不想放过你啊。

我听着,就满脸的惶恐不安,便见柳瞎子对着荒坟又说道:“楚家娃儿虽然犯下了错,但罪不致死,楚家历代先祖,可是盘龙山的守墓人,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若非楚家先祖,你们的坟早被他人给刨了。

这话让我惊讶,没想到我楚家祖上,竟然是盘龙山的守墓人。
但这事,爷爷咋从来没提过?
柳瞎子又说道:“各位先贤,看在楚家先祖的份上,就饶他一命吧,你们若是答应,就给我回个话。

说着,他便吩咐我,在坟前点根蜡烛。
我把蜡烛点燃后,抬眼就看到,蜡烛冒出来的火,骤然变成了绿火。
“柳爷爷,蜡烛上的火变成绿火了。
”我惊呆地说。
当时柳瞎子脸色就变了,咬紧牙,一脸的阴沉和怒火,指着荒坟,气得浑身颤抖喝道:“我瞎子好说歹说,你们就是不愿意放过楚家娃儿?”
“你们很好,今日我柳瞎子,便刨坟灭尸,断去你们害人的念头。

转头看着我,又说道:“楚南,带柳爷爷我进荒坟,去灭了它们的尸身。

柳瞎子很是愤怒,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发这么大的火。
而且还要去刨坟灭尸。
但我知晓,柳瞎子所做的一切,这都是为了我能活着。
然后我正要带他进去,就见荒坟内,涌出一股轻纱般的白雾,向坟墓外伸延。
这方天地,顿时变得诡异而阴森。
不待我缓过神,一股阴风呼啸而出。
如同海浪席卷扑来,瞬间就将我和柳瞎子吹倒在地,而这幕,让柳瞎子第一次脸色大变。
如临大敌,紧盯着荒坟,同时对我焦急说道:“楚南快走,荒坟里的很凶,已经不是我能对付的。

话落音,他抬手扔出几张黄符,然后拉着我便跑。
而我们刚刚离开,在荒坟前立足着一道身影,正是昨晚找上门来的青袍女子,她看着我们离开的背影,扬起嘴角邪笑起来。
紧接着,身形朝我们离开的方向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