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异蛊传说
异蛊传说 连载中

异蛊传说

来源:掌中云 作者:萧昆仑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萧昆仑 郭泥

我出生在蛊文化盛行之地
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
而师父为了救我,养出天下最毒的三尸蛇蛊 展开

《异蛊传说》章节试读:

第6章 原来是故人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体内的神秘蛊虫叫做先天毒虫。
除了我的姓氏“萧”之外,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亲生父亲是谁,也不想弄清楚。
我双手挥打过去,大个僵尸不为所动,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我,好像看穿了我的内心。
过了好一会儿,他爪子的力气变小,道:“你的确没有骗我。
狗崽子,你体内的先天毒虫,是至阴至邪的毒蛊虫。
我没有办法给你逼出来,只能帮你暂时压制住。
”口气缓和了不少。
我被他刚才的样子吓坏了,只能点头说道:“老人家,一切都听你的。

大个僵尸走到我背后,一掌拍在我后背上,喝道:“先天毒虫,世上无人知晓你的来历,但老夫知道。
你落入少年的身上,就本分呆着,若起歹意,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他这话不是对我说的,显然是在警告我体内的先天毒虫。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他的警告下,我身子的疼痛好转了很多,整个人轻松了一大截。
“老人家,你果然有大能耐!”我由衷地赞道。
大个僵尸笑道:“那是当然,老夫养蛊、炼蛊、用蛊的本领,举世罕见。
你考虑考虑,要不要当我儿子……”
哐当哐当作响,阴锣声传来,大个僵尸眉头紧蹙,表情非常痛苦。
不远处的林子还传来跳动的声音。
“该死的狗皮膏药又贴上来了。
”大个僵尸道,“狗崽子,咱们分开跑。
你自己要照顾自己,等我伤好之后,我再来找你,或许我能想起你亲爸爸是谁。

说完这话,他在我肩膀上拍动了一下。
大个僵尸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快速地跑了起来,消失在山林里。
看着大个僵尸离去,我心中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下次再见到他,若告诉我亲身父亲是个始乱终弃之人,我又该如何自处。
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我转身便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没过一会,那戴着斗笠的赶尸匠追了上来,身边跟着八只干瘦的行尸,从四周扑来,把我围在了中间。
赶尸匠一眼便看到我身上带着的黄色罐子,并没有上前,问道:“娃子,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大高个从这里经过?”
我心想刚才蛊虫发作,多亏了大个僵尸,绝对不能出卖他,摇头道:“我一个人在这里追猎物,没见过什么大高个!”
赶尸匠冷哼一声:“娃子,少在我麻火心面前充好汉,讲义气。
刚刚就是你,放走了那只嗜血的恶毒僵尸。
我有证据。

赶尸匠拍动手掌,从我的衣领处,飞出一只青色的虫子。
咦!我目瞪口呆,我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青虫子呢。
青虫子扑腾几下,落到赶尸匠麻火心手掌上,他大声说道:“娃子,这是我用来追踪的青蚨子虫。
在他逃出洞穴前,我把子虫放到他身上,利用母虫追踪子虫。
你被那只恶毒僵尸给骗了,他利用你摆脱了我的追踪。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原来大个僵尸分开前,在我肩膀上拍一下,是把青蚨子虫放到我身上,引母虫来追我。
难不成我被大个僵尸给骗了。
我脸色有些难堪,道:“我要是不跑,落到你手上,也会被你杀死,做成腐臭的僵尸。

麻火心道:“是大个僵尸跟你说的吧。
我麻火心只追踪恶毒的僵尸,对你没有半点兴趣。

我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想怎么样吧!”
“娘个蛋的,碰到个楞娃子。
”麻火心火冒三丈,顿了一下,问道,“你身上带着的黄色罐子,是谁帮你弄的?”
我一把抱住黄色罐子,道:“你要干什么,要抢我的罐子吗?我告诉你,这里面是三尸蛇蛊,你要敢过来,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麻火心眼睛一亮,问道:“黑摩云呢?你是他徒弟吧?”
我微微一惊,没想麻火心竟然说出了我师父的名字,听这说话的口气,好像是我师父的熟人。
“你认识我师父?”我好奇地问道。
麻火心道:“侗人里面,除了黑摩云,还有谁能养三尸蛇蛊!你样子俊朗,黑摩云五官怪异,你自然是他的徒弟。

我有些惊讶,还真是被他猜中了,道:“没错,三尸蛇蛊很厉害,你不要过来!”
麻火心把斗笠摘下来,露出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又问:“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他有个师哥叫做巫道潮,有个师弟是光头,叫做麻火心吗?”
我拨浪鼓地摇头。
麻火心骂道:“黑摩云哪里去了,让他滚出来见我!”
若他没有骗我,按照辈分,我该称呼麻火心为师叔。
我赶紧道:“我师父失踪了,不过我们约好在清水溪边碰头。
我现在正往清水溪边赶去。

麻火心忽然朗声大笑,道:“师哥还是没有忘记我。
十万大山下,清水溪边茶花峒,便是我的寨子。
既然要去茶花峒,那你就跟着我一起赶路。

我瞪大眼珠子,一天之内,连番遇到怪事奇事,已经让我有些不敢相信了,眼前驱赶僵尸的怪人竟然是师父的师弟,而我要去的地方,竟然是他的寨子。
不过,我还是不敢靠近麻火心,他身边可站着八只行尸。
“那个……麻师叔……”我道,“我身上的鲜血不多,你抓了我,也不够喂养八只僵尸的。

麻火心又破口大骂:“你放跑的那只才是吸血的僵尸。
真是气死我了,二师兄怎么收了你这么个蠢东西。

我心中忐忑,不太相信麻火心的话,不过他又说了一些关于师父的事情,方才解除了困惑。
我觉得麻火心虽然脾气不好,秃着脑袋,倒不像坏人,更何况他带着八只行尸,我根本逃不掉,就跟在他的身边。
麻火心手上阴锣哐哐作响,八只行尸有规律地跳动着。
偶尔能听到他口中念叨有词,正是苗语。
麻火心应该是个苗人,我心想,他和师父一样,都是民间的异人,有着大本领。
一路上,八只行尸只顾着赶路,并没有多瞧我一眼,我悬着心也渐渐落地。
一直走到天蒙蒙亮,麻火心驱赶僵尸,住到荒山上的一处破屋,又在门口挂上一块小黑牌,应该是警告生人勿近。
麻火心从随身带子里拿出馒头,丢给我一个,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萧昆仑。
”我饥肠辘辘,也顾不上馒头会不会下了蛊虫,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和昆仑山有关系吗?”麻火心问道。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名字是我妈取的,打我记事后,她就不见了,想问也来不及了。

麻火心道:“往事不重提,你爸妈是谁不重要,重要是你自己。
赶尸行当是昼伏夜行,白天好好休息,晚上你随我见个人。
然后我们直接回茶花峒,等你师父来找你。

麻火心第一句话,触动我的内心,我对他的防备之心,渐渐少了许多。
虽然我放跑了大个僵尸,他也不是个记仇的人。
我靠在石壁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依稀之间,感觉到铁罐子里传来微弱的声音,更有一股凉意从铁罐子传了出来,散遍全身。
这一觉,我睡得非常踏实,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一直睡到下午太阳偏西,我被一股肉香给弄醒了。
在破屋中间,麻火心已经生火,正烤着野兔子,上面直冒油。
“昆仑,天黑之后。
我帮你扮上,你暂时当一只小僵尸。
”麻火心撕扯半边兔子,直接递给了我。
“行!”我感觉麻火心不是坏人,便答应了他。
吃过兔肉后,我全身充满了力气。
麻火心弄了些黑灰,涂在我的脸上,又在手上缠上了黑布条,撬开一只行尸的嘴巴,弄了些涎水,涂在黑布条上,腐臭味散开。
“嗯,这样子有点小僵尸的模样。
”麻火心托着下巴,满意地点点头。
我看不清楚自己的样子,但我确定这样子不好看。
天黑下来之后,麻火心敲打着阴锣,带着八只行尸出了破屋,我走在最前面,本想学行尸跳跃,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为什么行尸需要跳跃呢,不能跟人一样走路?”我不解地问。
“他们身体僵硬,膝盖不能弯曲,必须脚底板发力,所以只能跳跃着行走。
”麻火心见我发问,非常有耐心地解释,“天下驱尸秘术,有我湘西一派,还有江苏茅山道门。
你要是感兴趣,我可以教你苗人驱尸秘术。

我手臂上涂满死人的口水,腐臭不已,要是天天和死尸打交道,我可不乐意,忙吐舌说:“麻师叔,这事以后再说。

走了一个多小时,月亮钻了出来,整个山林寂静无比,远远地听到水流声音。
麻火心说:“昆仑,等下我见的人,非常狡猾。
我把阴锣给你,你在一边等着,一旦我失手,你就敲打三声,驱赶行尸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