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珍珠传奇
珍珠传奇 连载中

珍珠传奇

来源:万读 作者:李氏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李将军 李氏 武侠修真

李氏,大将军嫡女,生女名珍珠
李氏所托非人,珍珠从大小姐落入江湖
珍珠自强,习武,寻爱,惩恶扬善
不管将要面对的是什么,珍珠从不退缩
聪明伶俐的她,在江湖中掀起一股正义之风,正义之歌
展开

《珍珠传奇》章节试读:

外宅


每年的八月十五京城沈宅都会在傍晚近黄昏的时候抬出无数顶墨绿呢子的四人抬小轿子。轿夫脚下生风,转眼就消失在眼前,后面的一抬轿子也只是在人眼前一晃就消失在眼前,后面又一抬又一抬、、、、。

曾有好事者打赌轿子有一千抬,没想到跟风者众多,风都最大的赌坊千机赌里开出一赔十的赔率,押一千和数不清的人数竟然平分秋色。因此当年有赌坊和各下注的人悄悄派出了很多耳聪目明者早早侯在沈宅门前路两侧等着数轿子。然而结果是、、、、、一乘乘小轿在眼前一闪即过,众人被晃花了眼,也有武林高手施展轻功追上一顶轿子,只是每乘小轿都是一样的颜色,轿夫都是一样的衣服,轿夫走的很快,仿佛抬的空轿,追着追着就不知道追的是哪顶轿子了。所以,没有人知道当天抬出来多少轿子,也不再有人明目张胆的说到底有多少轿子。

今年京城的八月十五依然抬出来很多轿子,酒肆茶坊里闲人依然津津乐道各种版本的臆测和加了想象的谈资。突然,不知道是哪个喝醉了的大嘴一张说:“沈宅的轿子年年抬,不算新鲜事了,我们有一桩奇闻说出来吓你们一跳。”“什么奇闻?说来听听,”“不是吹牛的吧。”众人哈哈大笑。那人被大家一笑再也忍不住了,也忘记了家里老娘嘱咐千万不可让外人知道,就着酒劲大声说:“徐尚书知道吧?堂堂尚书,二品大员。”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等着众人都停下来静静的等他说出下文,“他的嫡女回来了!”“啊?”众人有的大惊,有的不以为然,尚书嫡女回来有什么稀奇?等有人告诉他当年事之后,立刻恨不得没有听见这个事,没有来过酒肆,于是大家匆匆离开酒肆,那个说出来的醉汉也突然惊醒,急匆匆的离去。想着老娘的嘱咐,酒也吓醒了。

尚书府嫡女徐珍珠,尚书正房夫人李氏生,李氏只此一女。李氏出身大将军府,李大将军嫡长女,在娘家时最得将军夫妻宠爱,从小由大将军亲自教授骑射,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丈夫。

当年李氏及竿,长公主插簪,皇后娘娘赐沉香木簪,一时京城风头无两。徐尚书之父乃是当朝阁老,觊觎李家权势,求得皇上赐婚为徐尚书求娶李氏。圣旨已下,李将军虽然对这门婚姻不赞同却不敢抗旨,自古武将最怕功高震主,李将军有长胜将军之名,却不敢为爱女寻觅如意郎君,心中抑郁,身体愈加不好。

李氏自小聪慧,父母疼爱她,她也十分的孝顺,为了不让李将军心中再难受就假装对赐婚十分高兴,欢欢喜喜的嫁了。李将军心疼女儿懂事,再加上一直最疼这个女儿,于是陪嫁十分丰厚,十里红妆嫁了女儿,却不知让李氏的婆婆心中埋下了一根刺。

李氏的婆婆阁老夫人姬氏,娘家很一般,但她好命嫁对了人,丈夫很会钻营,从小吏了爬到了阁老,给挣得从一品诰命。娘家父亲只是从四品侍中,比起李将军府上太微不足道了,所以,当得知阁老为长子求娶了李氏她从心里不喜,无奈丈夫从来做决定不征求自己的意见,偏偏自己娘家式微,在丈夫面前她没有任何话语权,只好忍下这口气,只想的等李氏嫁过来好好给她立规矩,杀杀她的威风,最好把她收拾的服服帖帖,这样即能借她娘家的势抬高自己,又能给儿子挣个更好的前程。后来阁老告老,徐尚书能稳稳座在兵部尚书的高位多亏了李将军旧部的支持。

李将军为了女儿过上好日子,对女婿的前程尽心尽力,两人成亲之后就助女婿升上了兵部侍郎的高位,就等三五年后兵部尚书告老还乡后接下尚书职位。

然而徐尚书的母亲姬氏还不满足,原因就是李氏性子洒脱,处事从不行**之事,亦不允身边的人行**勾当,更不喜欢婆婆人前说好话,人后嚼舌头小家子作风。开始的时候李氏是把姬氏当作了亲娘来待,事事像在娘家时一样喜怒不藏在心底全部和姬氏讲,和姬氏商量。姬氏当面赞同李氏的所做,谁知李氏一走,姬氏就和贴身嬷嬷说起李氏武将之家出来的不懂礼数。次数多了,难免被李氏撞见。

李氏一心把婆婆当母亲待,但是婆婆的作为给了李氏当头棒喝,婆婆和媳妇不是母亲和女儿。李氏伤心之余,却也不愿意和婆婆计较,于是就“惹不起躲得起”,疏远了婆婆。婆媳关系渐渐变淡,李氏再不当婆婆是亲娘一样敬重。虽然晨昏定省从不落下,但是,姬氏明显感觉到了李氏对她的态度和从前不一样了。李氏出门应酬时也不再主动介绍高位的女眷给姬氏,人前人后李氏也不再帮衬姬氏。姬氏刚因李氏在高门贵妇圈里有了一点点地位,就因李氏的不积极落了下来,姬氏对李氏的不满越深,不由得想起如果不是圣旨赐婚,她当初是想为大儿子娶了自己娘家的侄女,侄女贴心,还能帮着娘家,因为李氏好梦成空了,姬氏对李氏越加不喜。

转眼李氏嫁过来二年有余,还是没有喜,而姬氏二儿子晚成亲一年现在已经诊出喜脉,姬氏自认为找到了把娘家侄女接进府里的借口,在这年中秋节后已以想念侄女为由把她接进了尚书府。

姬氏的侄女名姬美,白皮肤,四方脸,眼睛不大两腮肉嘟嘟,勉强算得五官端正,只是时时刻刻不忘面上含羞带怯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

李氏性情豪爽,根本看不上这种惺惺作态的人,再加上有传说姬美为了她表哥痴痴等待,不愿嫁人,李氏更加不喜欢姬美,有时候甚至是讨厌姬美。此时徐尚书还是徐侍郎,为了前程自然对李氏百般小意讨好,在李氏面前从不理睬姬美,弄得李氏都觉得姬美可怜。于是就送一些布料给了姬美,姬美心思活泛,借机来李氏的长春苑里谢恩。李氏虽不稀罕姬美的谢,姬美却一次一次以此为借口来找李氏,慢慢的李氏也不在厌恶姬美,有时候两人还能说说家常。

姬美来长春苑多了,就经常遇见徐侍郎。李氏脾气爽朗的坏处就是不够温柔体贴,偏偏徐侍郎应酬不少,经常喝酒后回府,一身的酒气李氏总是指责他几句。

转眼过了两月,十月的天气已经十分寒冷,李氏这几日总是精神不振,不愿活动,伺候的丫鬟婆都是李氏的陪嫁,对李氏十分忠心,看到李氏的样子以为是天气太凉李氏怕冷,就从库里找来李氏娘家送来的银霜碳烧起了火龙。屋子里暖暖的,李氏觉得好多了。就和丫鬟们说起了闲话。刚起个头没说上几句,就有丫鬟通报说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碧荷来了。

老夫人身边一共有四个大丫鬟,两个贴身嬷嬷并诸多二三等丫鬟个若干婆子伺候。这个碧荷是大丫鬟之首,另三个大丫鬟分别叫:碧莲、碧蓝,碧绿。老夫人爱风雅经常以莲花自比。

碧荷鸭蛋脸柳叶眉,身穿藕荷色夹袄配豆绿棉裙低眉顺目的候在廊下等候夫人传召。碧荷乃是老夫人贴身伺候的大丫鬟,李氏也得给几分面子。就道:“快请进来。”碧荷这边听到请进,忙自己打帘子进来。

“碧荷请夫人安,夫人安好。”碧荷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安后,李氏问道:“碧荷姑娘到我这里来可是老夫人有什么吩咐?“回夫人话,老夫人请夫人到慈安苑吃茶。”既是老夫人传我,我自当立即就去,只是这几天精神不济,还请碧荷姑娘先行一步,我换身衣服马上就去。”“是。”碧荷行礼退下自去回话。李氏的奶妈杨氏忙跟去塞了一个荷包给碧荷,碧荷推脱了一下就道谢收了。

奶妈回来与李氏说到:“这个碧荷不显不露,行事低调,对夫人恭恭敬敬,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才好打交道,要是摊上个混的,到老夫人跟前胡乱编排,老夫人怕是更不喜我。“夫人不要这样说,只要夫人规矩行事,任谁也不能说了夫人的不是去。倒是夫人早日怀上子嗣,生下嫡子才是正经的。”李氏叹了一声:“奶妈说的正是。”不再言语,丫鬟们上来伺候着换衣重新梳了头,奶妈拿来厚厚的白狐毛披风给李氏披上,又拿来手炉给李氏暖手,一行人才起身去慈安苑。

慈安苑内老夫人姬氏见碧荷回来,李氏没有跟着来,脸色一沉,碧荷忙轻声说“夫人要梳头换衣来见老夫人,稍后就到。”姬氏的脸色才好了一点。又等了一会儿,李氏才来到。立在廊下先让小丫鬟通报了,姬氏请进,丫鬟打帘子李氏走进来。

李氏先请婆婆安,老夫人抬抬眼皮说“坐吧。”李氏在下手做坐了,也不说话,静等老夫人吩咐。老夫人一看,气不打一处来,谁家媳妇不到婆婆跟前讨好奉承专哄婆婆高兴,李氏这一来就座,不言不语还把婆婆放在眼里吗?“别人家的媳妇晨昏定省早晚立规矩,我不做那刻薄的人,天气凉了,不用你每天都来请安,可是初一、十五你就不来看看我这老婆子还在不在?”李氏一听,姬氏又受了什么气要发疯了。“婆婆怪罪的是,媳妇这几日身子不爽利,偷懒了,还请婆婆饶恕,媳妇不敢学那不懂礼的,只要身子骨撑得住,定要日日来请安的。”“伶牙俐齿,我说一句你竟要回十句,眼里还有我这个婆婆吗?”李氏连忙站起来就要跪下给姬氏请罪,忽然觉得头昏眼花,晕倒过去。旁边奶娘眼疾手快,堪堪扶住李氏没有摔到地上。丫鬟婆子一下子都慌了起来,都知道李氏夫人娘家势大,老夫人也不敢真的为难李氏。万一李氏在慈安苑出了事,老夫人不知道又要哪一个奴才顶缸。老夫人此时也心里害怕起来,看样子李氏不像装的,更何况以李氏的脾气做不出来这样不入流的事。可是平时李氏的身体健康怎么会突然晕了?急忙安排人去请大夫,找大儿子。

大夫来了,徐侍郎衙门里有事还没有回来。先请大夫给李氏诊脉。

大夫自是请的常来府里的陈大夫。陈大夫国字脸薄面皮,黝黑的脸色因为常年昨医馆倒是捂出了七成白。小眼睛,八字眉,容貌不显但是能常来府里的自是有一番真本事。

陈大夫仔细把了脉,沉思一下又把了一次,方能确定了,开口说到“恭喜老夫人,大夫人有喜了。”“啊?陈大夫您确定了吗?”老夫人有点不相信。李氏成亲两年无所出,她正在打算怎么开口逼李氏为大儿子纳了侄女为良妾,没想到李氏竟然怀孕了?这样一来自己的侄女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如果自己硬要给大儿子纳妾,李氏娘家怕是不答应。心里想的多,面子还是要做的。老夫人马上换上笑脸,发自内心的笑容,同时嘴里高声说:“好好,赏。”有嬷嬷领着陈大夫去开保胎药,碧荷取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塞给陈大夫,陈大夫道谢后收下。

这边老夫人早把李氏当做宝贝一样好好照顾起来,仿佛一不小心李氏就会被摔碎了一样,吩咐丫鬟婆子们小心扶李氏回长春苑,并且吩咐下来:天气渐冷,就不用李氏来请安了,李氏只要好好待着养好身子就行。李氏有什么要吃的用的,只管吩咐了下人找来,府里没有的就到外面买了,一定不能少了,差了。

李氏只觉得苦尽甘来,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前老夫人做的种种都抛诸脑后,只要孩子好好的生下来别的都不计较。终于回到了长春苑,奶妈忙扶着李氏躺倒床上,拿汤婆子给李氏暖脚,又加了一床锦被给李氏盖上,还怕冻着了李氏。又问李氏想吃什么李氏李氏忙说:“奶妈不要那么紧张,弄得我都紧张起来,就像平常一样就好,我也没有什么想吃的,等想起来再做。”奶妈想了想,也好。

大家刚刚消停了一会儿,徐侍郎下衙回来了。“大老爷。”身边的长随打帘子,徐侍郎直接走进来,下人们行礼称“大老爷”,徐侍郎一看李氏竟没有起身迎接,还躺在床上。刚刚在衙门里受了一点气,虽然看在李大将军面上没有人敢真正为难他,但是也有几个不服气他的人悄悄的给他下个小绊子。徐侍郎心里窝火,又想起老娘抱怨李氏不敬,晨昏定省经常不做,就拉下脸来说:“夫人身体不适吗?怎么躺在床上?”李氏正满心欢喜的憧憬孩子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就没有听见徐侍郎的话。偏偏伺候的人以为徐侍郎已经得信了,都没有做声。徐侍郎心里的火气一下上来了,想李氏一向自大,连带身边的下人也轻视他了。

“人都死了吗?”徐侍郎猛然抬高声音,李氏吓了一跳,心里气起来,“大爷刚回来就这么大的火气,是看妾身不顺眼了吗?”“你怎么这样和为夫说话,李将军府上的家教竟是如此吗?”“你、、”李氏一下被气的竟然说不出话来。奶妈一看两人竟然要吵了起来,忙要开口说话,就听到门外丫鬟通传:“表姑娘来了。”“请表姑娘进来吧。”李氏忙慢慢做起来,奶娘给拿了个大枕头垫在腰上,“我是来恭喜大表嫂的,”姬美弱弱的声音传进来,人也进来,:“大表嫂可有觉得不是?可有什么想吃想用的?我好去寻来当做贺礼。”姬美说完才看见徐侍郎,忙见礼:“见过大表哥,大表哥安。”蹲身行了个福礼,“表妹快起来,不必多礼。”

姬美头上梳了一个坠仙髻,插了一枝金镶玉步摇鎏金釵子,钗首以金丝镶嵌玉片,呈蝶翅状,下以银丝编成坠饰,手上戴了一对金镶蝶恋花镯,上面缀着一颗颗花生米大的粉色东珠,在衣袖里半掩半露,金光闪闪。再看衣服,只见她上身穿一件松花色无镶滚乳云纱对襟衣衫,下穿桃红色十二破留仙长裙。松花配桃红娇艳无比,再加上姬美天生肤白娇嫩,竟是人比花娇,妩媚妖娆。

徐侍郎一时看花了眼,李氏已经看见了他的丑态,遂怒了,“大老爷!”李氏声音大了,徐侍郎一回神,忙掩饰了一下,接着姬美的话问到:“恭喜的什么?有什么喜事?”“恭喜大老爷,夫人已经有孕了。”奶妈忙接过话来,上前一步挡在姬美面前。古代男女七岁不同席,姬美虽然和徐侍郎是表兄妹,但都已成年,自然是要避嫌的。姬美有眼色的告退,奶娘也下去了,留下徐侍郎夫妇二人共处一室。

夫妻情深都是在人前装样子,李氏嫁过来两年多,新婚时还想着徐侍郎好歹是阁老之子,五官端正相貌尚可,比不了当世英雄人物,就像普通夫妻一样两人琴瑟和鸣也好。谁知道他唯母命是从,老夫人每次指责李氏从不为李氏说一句话,反而也说李氏的错。李氏只希望丈夫能护一下自己,哪怕只是装装样子,她也不会真的忤逆老夫人,但是每次李氏都失望了,失望次数多了就不抱希望了。对这个人也没有信心了,现在有了孩子,只希望孩子平安健康生下来,从此和孩子相依为命,了此一生。

于是,两人对面坐着,却没有一句话。徐侍郎干干的说了句:“你好好注意身体,安心养胎。”就逃也似的去了书房。

天色渐渐暗了,丫鬟掌灯,徐侍郎正在书房百般无聊看看书打发时间,外面小厮传到:“表姑娘来了。”姬美来做什么?天黑了孤男寡女怎么方便相见?徐侍郎正要说不见。话到嘴边,脑海里闪过姬美娇媚的样子,就变成:“快请进来。”徐侍郎说完一愣,转念一想就见一见吧,也许是有事找自己呢?想着姬美的样子,心里跟有猫抓一样痒起来。

姬美轻轻走进来,先行福礼问:“表哥安好。”然后抬高手里的食盒说:“姑妈说表嫂有孕在身恐怕对表哥照顾不到,吩咐小妹给表哥送些吃食来。”“有劳表妹了。”徐侍郎推开要接食盒的小厮,亲自接过来,手碰到了姬美的手指,只觉得软软的,徐侍郎挥退小厮,屋内只剩下两人。灯光下看姬美还是那身装扮,只是两腮有淡淡红晕,媚眼含春,真的是风情万种。徐侍郎只觉得心里**上涌,只想把姬美压在身下。

他关上房门,姬美轻轻抬眼看着他,徐侍郎再也不能忍,抱起姬美走向床榻。

徐侍郎发泄的畅快至极,揽着姬美,轻轻的抚摸。慢慢回过神来,徐侍郎想姬美不会借此要挟进府做良妾,那该如何是好?偏偏自己老娘也一直有这个想法,李家现在又得罪不得,要是再过一年兵部尚书告老还乡,自己坐上尚书之位,纳个妾怎么还会受这许多制约。徐侍郎心里愤懑,偏偏还要小心应付姬美,心里再也没有了情趣。

姬美伸手揽住了徐侍郎的腰,小心翼翼的说:“表哥,阿美不要表哥为阿美做任何事,也不会求名分,只要表哥偶尔想起阿美,亲近一下阿美就心满意足了。”徐侍郎心里感动极了,姬美什么都不要原来真的是喜欢自己的。没了后顾之忧,徐侍郎对姬美满心疼惜。“怎么能不给表妹一个名分?表妹也是大家闺秀,为妾已是太委屈了,表妹放心,一年后我定给你一个良妾的名分,用花轿抬表妹进门。”“表哥,阿美一切都听表哥的安排。”

姬美温情脉脉,徐侍郎心情大好,两人又是一番温存。

两个时辰后,两人穿衣起来。正好听见更夫打更,已是子时。姬美恋恋不舍的说:“表哥歇息吧。我该回去了。不然叫表嫂知道了不好。”又说:“表嫂刚刚有喜,难免脾气坏一点,我听说有孕的人都是这样的,表哥要多多担待。”几句话让徐侍郎感动极了,“表妹时时处处为我着想,我太惭愧了。偏你表嫂是个不贤惠的,知道你对我一往情深,也不想着成全了你,为我纳了你。好表妹且等着,等再过一年,我必不负你。”“表哥——”。姬美深情款款的喊着徐侍郎,泪眼朦胧,轻轻倚在徐侍郎肩上。徐侍郎抱了抱姬美,“时辰不早了,表妹悄悄地回去,避开人,千万不要被看见。”说完稍微用力推开姬美,姬美擦擦眼泪,点点头走了。

徐侍郎心满意足倦意袭来,唤人进来收拾床上,换了干净被褥就歇下了。

躺在床上,徐侍郎想母亲一直想让姬美来给自己做良妾,肯定会帮忙的,有了母亲帮忙把下人约束好了,瞒住李氏就好了。幸亏李氏对府里的中馈一直不上心,内院的事都是母亲掌握,下人们都对老夫人忠心,李氏只管她的长春苑。想到长春苑,徐侍郎心里又气,长春苑里被李氏和她的陪嫁管的死死的,竟如铜墙铁壁一般插不进一个人去,一直也无法探听李氏的**。“既然如此,李氏我们就各管各的吧。我不打扰你,你也千万别坏我的好事。”徐侍郎自言自语,稍后就睡了。

天刚亮,徐侍郎就起身,丫鬟伺候穿上衣服。“不用上早饭了,我到老夫人房里用。”徐侍郎说完就大步走出去,长随忙拿灰狐毛披风给他系上。“老爷,此时尚早,老夫人怕是还没有起身。”“无妨,就在老夫人那里等等。”“是。”徐侍郎大步走着,长随徐忠落后一步跟着,徐忠长脸,黄黑色皮肤,浓眉,高挺鼻梁,厚嘴唇。平日沉默寡言,是徐侍郎最信的下人之一。另一个也是徐侍郎的贴身长随,叫徐义,被徐侍郎派出去办事了。

快到老夫人的慈安苑,远远看到竟有一嬷嬷在门口侯着。走近了看,竟是老夫人身边贴身伺候的焦嬷嬷。“给大老爷请安。”焦嬷嬷规规矩矩的福下身行礼。“嬷嬷不必多礼,我来早了,母亲可是还没有起身?”“回大老爷,老夫人已经起了,叫奴婢在此侯着大老爷,只等大老爷来了立刻去见老夫人。”嬷嬷慢声说着,不带一丝情绪。徐侍郎心里心里打起鼓,有些害怕。不知老娘是个什么意思?要怪我吗?“大老爷请。”焦嬷嬷看徐侍郎停止不前,只好在出声请。“好,前头带路。”徐侍郎心里忐忑,已经来了只能进去。暗暗后悔没有打听一下老夫人的态度就来了,行事有些急了。

进门来,看见老夫人正半靠在一张半旧的软榻上,身后靠着一个绣福字纹的团青色引枕,脸上不怒不喜,看着他。

“扑通,”大老爷就跪了下来。徐忠忙跟着跪在后面。徐仕良跪着,上面老夫人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一会儿,大老爷额头隐隐有了汗。

“噗嗤,”老夫人再也憋不住,“哈哈”笑出声来。焦嬷嬷也跟着笑了。“老夫人就别再吓大老爷了,谁不知道大老爷从来就是个孝顺的。”“如今看来我儿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听我的话。”老夫人满意极了。大老爷也看出来了,老娘是吓唬他玩的,就自顾自起来了,也不等老夫人叫起。

“你看看,刚说完他听话,这会就不听话了,我还没有叫起就起来了。”“娘,您就饶了儿子吧,儿子哪里又让您生气了?”大老爷也不顾身份,就像毛头小子一样向老夫人撒娇讨饶。“罢了,老身就是欠了你的,你是来讨债的。”老夫人嗔道。“说吧,姬美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大老爷听了一喜,忙随着老夫人的话说:“但听母亲做主。”“听我的那就直接抬了阿美进府,她都是你的人了,总不能不管了她。”“母亲”,徐侍郎忙拉下脸来求到,:““我自是知道你的,如果不是为了你的前程我怎么能让了李氏进门。”“母亲!”徐侍郎忙看了一下屋里的人,焦嬷嬷早已把多余的人打发出去,自己也低眉顺眼的仿佛什么都听不见。

“你不用这样小心,这里都是我的人,不会有话传了出去。为了你的仕途,我忍了李氏进门,李氏对我不敬,我也忍了,就等着我儿高官厚禄再也不用忍李氏那个贱人。且等着以后我怎么磋磨她。”老夫人忿愤的说完看了徐侍郎一眼,“阿美是我亲侄女,你的亲表妹,总不能让她受了委屈。在府里你们两人偷偷摸摸也不行,万一让李氏知道了。不如你就在外面买栋大宅子,先让阿美在里面住了,做个自由自在的阔太太,等一年后再进府来,那时候李氏不足惧,也不会让她受了正室的气。”“就听娘的安排。我现在就去办了。”徐侍郎说完就要去,“回来。”李氏说:“还像个小子一样毛躁,先用了早饭再去也不迟。”焦嬷嬷忙吩咐摆饭。

丫鬟们端着吃食鱼贯而入,不一会就摆好了饭。桌子正中是四大盘:奶汁玉片、莲蓬豆腐、五香仔鸡和糖醋莲藕,分别用白瓷盘盛了;还有两碗开胃汤:鸡丝银耳汤和野鸡子汤;主食有三种:奶油松瓤卷、豆面饽饽和一大碗碧盈盈的碧梗米饭。甜品有两个,分别是红豆膳食粥和翡翠如意卷。老夫人面前摆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慧仁米粥,旁边两个碟装了酱黑菜和淹水芥皮来下粥。徐侍郎一看自己面前没有,吩咐道:“照老夫人的样子给我摆来。”丫鬟忙去盛了。

“你这个泼猴,”老夫人笑骂着徐侍郎,“还像小时一样学娘。”“儿子多大都是娘的孩子。”徐侍郎恬着脸说。徐侍郎的话取悦了老夫人,一顿饭娘两个吃的津津有味。

饭后老夫人笑呵呵的吩咐焦嬷嬷:“去取五千两银子来给咱们侍郎大人,置办宅子可是要花大价钱的,特别是咱妈京城的好地界哪里不是寸土寸金?”“儿子有钱,怎么能让娘破费?”“你那点俸禄还不够你喝花酒的。”“娘那是同僚来往。”“是,同僚来往。”老夫人笑着说着看着徐侍郎:“你的钱就留着同僚来往吧。堂堂侍郎大人不能叫人小瞧了。你也不要为了钱去和你那个媳妇伏低做小,缺钱了就来问娘要。我三个儿子,只把钱给你花高兴。这钱你拿着用。不是给你的,是给阿美的。阿美是个好孩子,我说给她置办个宅子先住一年再进府,她说一切都听我的安排。就是宅子要小的,说你银子不多,不能让你难为。唉,你那个媳妇要是有阿美一点好,我也不会这么讨厌她。”老夫人喝了口茶润润嗓子,接着说:“阿美懂事我就不能亏待了她。”“娘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阿美。”“你这样娘就放心了,阿美本来是娘要给你做正妻的,要不是你爹做梗,怎么会只能做妾?现在做妾还得偷偷摸摸,李氏,等着吧。”“娘您别生气,儿子一定会让您如意的。”“那你快去把宅子买了,一定不要亏待了阿美。”“儿子马上就去,定叫徐忠、徐义尽快寻一处好宅子,叫阿美住了比那些太太夫人一点都不差。”“去吧,去吧。”老夫人被徐侍郎哄的高兴,痛痛快快的放徐侍郎走了。

徐侍郎本来打算买一个带小院的宅子安置了姬美,没想到老夫人疼姬美给了这么多钱,那就买个五进的大宅子,虽然买了姬美住却是自己置办的私产,将来姬美入府后也可以做他用。徐侍郎想的美了不禁夸起姬美真是个好人儿。心里痒痒的难受,偏还要避着下人,不能让李氏知道了,愈加想要快一点把姬美安置到外面去。于是叫来徐忠吩咐到:“你到牙行看看有没有大宅子出售,价钱高一点不打紧,要快,要五进的大宅子。”徐忠领了吩咐刚要抬腿走,“多找几个牙行,越快越好。”徐侍郎又嘱咐到。“是,老爷。”徐忠出去了。徐侍郎也上衙门去了。

李氏自从老夫人吩咐不必请安,愈发不愿意出长春苑了。虽然奶妈经常劝她就算心里不愿伺候老夫人也要做做面子情,奈何李氏是个最不愿意虚伪做面子的人,以往不得已只能去做,这回有了身孕,做事愈发随性。每每身体感觉到不舒服的时候,就想要徐仕良陪陪自己,而徐仕良却从没有再来过。李氏心里比平时敏感,也任性,她心里经常悲伤,对徐仕良的失望达到了顶点。

别的官宦之间有了喜事有通家之好的都会送上贺礼恭贺,而李氏自从有了身孕老夫人也只是吩咐了下人几句好好照顾自己,再没有什么安排过来,“看来我的这一胎并不得她们的心啊。”李氏忍不住对奶娘诉说一点心中的事。奶娘杨氏心里替李氏难过,嘴上也只能安慰李氏:“夫人不要想太多,只管安心养胎,只等着将来诞下麟儿,那是大老爷的嫡长子,老太爷的嫡长孙,到时候母凭子贵,一切都会好起来。”“那如果生下来是个女儿呢?”杨氏张着嘴没法回李氏的话,李氏有孕以来从前的理性越来越少了,经常不掩饰地说出一些心里话,杨氏知道李氏不是为难她,心里越替李氏感到难过。李氏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心性,才不过几年,就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李大将军府里武艺不输男儿,英姿飒爽的大小姐。自从有孕,很多情绪也不加掩饰了,不知道以后李氏如何在徐府中熬过自己漫长的一辈子。

“奶娘,我不如就遂着自己的心意过一回,横竖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奶娘见李氏坚持就不再劝了,等孩子出生了看在孩子的面上想那徐侍郎并老夫人也不能待李氏太过。李氏等人只管在长春苑里过日子,却不知道徐侍郎在长春苑外做出来的事。

徐忠得了大老爷的吩咐,做事努力勤快,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宅子。这一日禀告了徐侍郎,正好第二日徐侍郎休沐就等着明天徐侍郎看过了定下来。徐忠无意中走到了长春苑的门前,有相熟的婆子凑上去巴结徐忠,问道:“徐大哥这是去哪里?定是大老爷又有吩咐了。”“得大老爷的吩咐去寻了一处五进的宅子。”“大老爷在外面买宅子?”婆子声音大,说完忙捂了嘴,“不要乱嚷了去,小心大老爷知道了罚你。“”是,那徐大哥我还有做事,我下去了。”“嗯,去吧。“那婆子急匆匆的走了,徐忠也快步走了。

徐忠刚走到长春苑门口,二等丫鬟春草就看到他了,他是大老爷的贴身长随,做的都是大老爷专门吩咐的事,所以,春草特别留意听他说了什么,当听到大老爷要在外面买宅子,心里直觉这件事情得告诉夫人,大老爷不会做了什么事情瞒着夫人了?春草敢忙找到李氏的大丫鬟春雨悄悄告诉她。春雨听了一寻思,觉得这个事情大老爷肯定瞒了李氏,因为大老爷最近都没有到长春苑来,李氏也没有出去,两个人根本没有碰过面。那么大老爷买宅子做什么呢?要是为了大老爷这一房里添置私产,大老爷都是要李氏出钱的。这一次也没有找李氏要钱,而且置产买田地、铺子有产出,有收息,买个宅子做什么?还是五进的。难道大老爷给什么人住?想到这里,春雨急忙挑帘子进了内室。

内室里李氏正要起身到院子里转转。看着李氏刚刚有点好转的脸色,春雨犹豫不决,李氏自从怀孕反应很大,每天都吐,今天刚刚吃了饭,幸好这次没有立即吐出来,李氏觉得今日比以前好了点,要多动动,增强体质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李氏看到了春雨在那里纠结的样子,就问到:“春雨可是有事?”春雨看了眼李氏刚要说,李氏的奶娘走过来说:“春雨,夫人今天气色不错,要是没有要紧的事就等夫人回来了再说吧。”“是。”春雨和奶娘扶着李氏走出去。李氏已经看出来春雨有事要和自己说,但是自己身体自己知,自从怀孕以后连续的孕吐身体非常不好,为了孩子李氏决定任何事只要不是要命的大事都暂时放下,一定要平安的生下孩子。

又想起自从怀孕一来,徐侍郎再没有来看过自己,大概是想不见不烦吧,哪里有半点夫妻情分。李氏心里不由得怨了皇上赐的婚,恨徐阁老为了自己儿子的仕途葬送她的幸福。还有老夫人现在就当府里没有自己这个大夫人一样不闻不问。想自己堂堂大将军嫡长女,竟然过得这样落魄,明明是大夫人,丈夫是嫡长子,官至侍郎,下面两个小叔不过五、六品小吏,自己却不能掌管府里中馈,除了这个长春苑别处的事情一概说不上话,要不是徐侍郎顾忌升官还需父亲的助力,恐怕这长春苑里的吃穿用度都要少了。偏偏父亲身体不好,为了不让他担忧只能说徐家人好。徐侍郎就借此哄了父亲,眼看过了年就要当上兵部尚书,不知道到时他会怎样对我,只希望他还有一点良心,将来两个人各过各的互不打扰,给我留一点体面,不要存了害我的心。李氏想着,越觉得孩子唯一相依为命的人,只要生下孩子,其他都不在理会,就算到时候徐家不愿供养了自己,父亲给的陪嫁也可以保证自己娘俩一生衣食无忧,谅徐家也不敢休妻,就这样在徐家过一辈子也好。

奶娘陪李氏散步回来,伺候李氏歇下,悄悄示意春雨出来。两人来到外室,春雨急忙把徐侍郎买宅子的事说了,奶娘年长,经过见过的事情多,徐仕良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到长春苑来过,而且李氏有孕在身,就算徐仕良来了李氏也不能伺候他,只是,徐仕良如果想要纳个妾找个女人什么的,只需养在府里就是,为什么要在外面买个房子?难道是有来头的女人?还是徐侍郎要养外室?

奶娘杨氏思来想去,怕李氏知道了胡思乱想生气伤了身体,没有弄清楚之前就找不告诉李氏。于是,嘱咐春雨多留心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了。

休沐日徐侍郎一早就带着徐忠出去了。徐侍郎骑了马,徐忠跟着,没有带别的下人。过了两道街,拐弯就到了一处大宅子门前。宅子是的前主人是一个告老还乡的五品官,举家南迁,京里没有留下一个人,就打算把房子卖了。徐侍郎下马,徐忠接过马缰绳拴上,上前叩门。开门的是牙行安排的人,因徐忠来看过认的徐忠,就让两人进来随便去看。

这是一个五进的宅子。外院客厅、门房、车房等等都齐全,分布的井然有序。由外院经垂花门进入内院,迎面是四季花开的影壁,转过影壁,正房带东西耳房,耳房皆有门与正房相通,正房又分内外室,内室是卧房边上一个碧纱橱,外室可待客。东西厢房也是一明两暗,正中一间为起居室,两侧为卧房。也可将南侧一部分隔出来用做小厨房或者餐厅。北房三间仅中间一间向外开门,是做堂屋。两侧两间仅向堂屋开门,形成套间。过北房在向里一进两边都是桂花树,此时是冬季没有好景致。路西边是一排低矮的房子,供下人居住。东边修了假山,山上建有亭子,亭子中间有石桌柄石凳。登上假山,站在亭中向北眺望,正好看见后面大花园里,由于没有花匠修剪照顾花枝伸张的很长,有些杂乱。

徐侍郎看了很满意,宅子虽然很久没有住人,但是房屋都很结实,没有破旧的样子。可见当初盖房子的人是花了大价钱,用了心了。只需要稍加修整,再安排些丫鬟婆子来收拾一下就能住。徐侍郎决定买下这座宅子。让姬美住在这里徐侍郎觉得有点可惜了,不过还是要让她住。等她到了这里一定会对自己感激涕零好好的伺候自己。

女人就是玩物而已,给个好房子住就以为是自己的了,还不是我什么时候想收就收了。女人、宅子都是我的。徐侍郎心里暗爽,“姬美这个小妖精太会伺候人了,绮红楼里的花魁都比不上她的床上功夫。”徐侍郎越想心里越难耐,恨不得立即就办了姬美。留下徐忠去办一应手续,自己骑马回府里。

回到府里,差人悄悄的请表姑娘到书房来。姬美来的很快。“表哥。”姬美声音娇柔,婉转如莺啼,徐侍郎一把从后面抱住她。姬美嘤咛一声瘫在徐侍郎怀里,“表哥想阿美了?”徐侍郎本就**焚身,被姬美挑逗,立马把姬美压在书桌上。书房门口早有两个小厮把守,其他的下人都被赶的远远的。

半个时辰后姬美走出书房,两腮还带着激情过后的潮红。刚刚两人穿衣服的时候徐侍郎捏着姬美的下吧,对她说:“伺候的不错,爷给你找了个好住处,回去收拾收拾,晚上就搬了吧。”姬美心里美滋滋的。

姬美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本来就是寄居在徐府,只带了贴身的衣物。其他都是来了老夫人现给置办的。很快收拾好了。姬美算算时间,这个时辰老夫人该用晚饭了。“碧绿,我们去伺候老夫人晚膳。”姬美的贴身丫鬟本来名叫秋红,姬美为了和老夫人看着更亲切就给她改名碧绿。

主仆二人穿过抄手游廊,经过小花园就来到慈安苑。丫鬟正在摆桌上菜,老夫人正在净手。姬美忙去扶了老夫人到桌前坐下。“阿美也没有用膳吧?坐下来陪我一起吃。”“阿美伺候老夫人吃。”“坐下来,伺候我将来有的是时候。”老夫人看着姬美,压低声音说:“刚刚见你表哥了吧?”姬美羞红了脸,老夫人呵呵笑起来,“等过了年你就天天伺候我吧。你表哥给你找了个不错的宅子,你先去住着,过几天当家太太的日子,等进了府里也好替你表哥管好后院。”“是,姑妈。”“我已经派了焦嬷嬷带人去收拾整理那处宅院,打扫完只焦嬷嬷回来,其他人就留下归你使唤。”“多谢姑妈。”“谢什么,我只盼着你当儿媳妇孝顺我的那一天。”“阿美一定会好好孝顺姑妈的。”“好好,快吃饭吧,吃完了早点回去。”老夫人转过头看了要碧荷,“我给表姑娘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回老夫人,准备好了。”“嗯,等吃过饭一道给表姑娘送过去。”姬美忙起身对老夫人施了一礼,“谢谢姑妈。”“不用总是谢,只要你用心伺候你表哥就行了。”“是。”老夫人不在说话,姬美忙给老夫人布菜。老夫人爱吃五花肉,猪脚汤,给老夫人夹上菜,盛了汤,姬美就现在老夫人身后。

老夫人用过饭,姬美回去了。外院已经备好了马车,是一辆不起眼的黑色油布马车,姬美带着丫鬟碧绿主仆二人上了马车。车,从角门出来,从干净的青石街上匆匆而过,一会就到了那所宅院。

姬美抬头打量,宅子很大,比爹娘住的姬府还要大。姬美心里高兴,焦嬷嬷已经带着过来打扫的仆人走来。“见过表姑娘。”焦嬷嬷行礼,姬美忙闪过身,没受。“嬷嬷客气了,姬美还要谢谢嬷嬷把这里收拾的干净有序,不愧是姑母身边的人。”姬美转过头看了碧荷一眼,碧荷忙走到焦嬷嬷跟前塞个一个大封紅。焦嬷嬷推辞了一下就收了,接着告辞坐着姬美来时的马车走了。

下了几场雪后,身上的衣服越穿越厚。转眼到了腊月。吃了腊八粥,又过了几天,年味就越来越浓了。李氏开始准备给娘家的年礼,暗想着过年后不知道徐侍郎会不会陪着自己回娘家。自己倒是不想他去,只是怕老父亲担心。是不是该请他过来吃顿饭,缓和一下关系。

徐侍郎这日又去了姬美那里。搂着姬美温存过后说:“年前我就不再过来了,事多,人也多,免得叫人知道了。”姬美幽怨的应了,手又抚摸着徐侍郎,徐侍郎来了兴致,两个人又是一番温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