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倾世废柴冷王妃
倾世废柴冷王妃 连载中

倾世废柴冷王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侯拾依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夏侯拾依 帝华九 穿越重生

钟漓国奇闻,镇南候府花痴小姐一朝梦想成真,成为举世无双的当朝太子的准新娘,却在大婚前日,衣不蔽体的出现在城门口受尽屈辱而死,当她再次睁开眼,星眸璀璨,凌厉乍现,强者之魂已注入弱者之躯
前世她是二十一世界天才少女夏侯拾依,今世她竟然成了草包废材小姐夏侯拾依
不能修炼?灵力永远都是红阶一级的草包废物?笑话!明明就是你等有眼不识金镶玉,待本姑凉一朝洗尽铅华,闪瞎你们的钛合金狗眼
展开

《倾世废柴冷王妃》章节试读:

第4章 怀有你的孩子


不待钟漓烨回过过神来,便见夏侯拾依已经换上了一副怨妇的模样,见此,钟漓烨心底更是厌恶,这个废物,难道她以为她对自己表现出这样的一副神态以后自己就会救她吗,想的太天真了。
就在钟漓烨内心还在自我膨胀的时候,夏侯芊芊的话已经出口了。
“九清,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难道你忘了你昨晚对我说的那些话了吗?你说过,你会只爱我一个人,永远不会抛弃我的。”
九清是谁?难道是这个草包废物的奸夫不成,他们昨天的计划并不是这样的?
难不成这个贱人真的红杏出墙了,一想到还未成婚,自己头顶上就有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钟漓烨便气不打一处来。
他是不喜欢夏侯拾依这个草包废物,但也只能他不要她,由不得她给自己戴绿帽子。
“九清,你看这里,说不定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你说他是像你还是像我多一些呢。”
就在钟漓烨心思百转千回之间。夏侯拾依已经抚摸着小腹朝着九清大祭司的方向走了过去。语气里说不出的哀怨。
“九清,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置我们母子与死地。”
夏侯拾依的话就如同晴空霹雳,将众人劈的外焦里嫩,瞬间楞在了当场。
瞬间,事情的发展便由未来太子妃的红杏出墙变成了九清大祭司始乱终弃,这消息,简直是太劲爆了。
心里,他们不愿意相信九清大祭司会是那样的人,可是看夏侯拾依的话又不像是在说假。
一时间,众人看夏侯拾依以及大祭司的眼神开始变得怪异的起来,仿佛是在在说。
九清大祭司,你怎么能始乱终弃,在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以后不负责任呢?
就连九清大祭司身边的人也是在用那样的眼神在看九清大祭司。
面对这样的转变,轿辇中那千年如一日,雷打不动的九清大祭司嘴角不由的微微抽搐了几下。
钟漓烨更是僵在了那里,他心里很清楚昨天晚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在听到夏侯拾依说她与人厮混的时候,他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抽痛了几下,哪怕对方是他完全得罪不起的九清大祭司,他的心依旧是嫉妒的发狂。
好在他也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是失去理智。
等众人晃过神来,想要阻拦的时候,夏侯拾依已经爬上了大祭司的轿辇了,而那双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来模样的小手已经拉住了的九清大祭司的衣摆。
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是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九清大祭司将夏侯拾依从轿辇中拍下来。
因为在整个苍澜大陆,无人不知,九清大祭司有多么的厌恶女人。
而眼前的女子更是大胆的用那满是污秽的小手拉住了九清大祭司的衣摆。
众人此时看夏侯拾依的眼神已经从最开始的不可置信,震惊,变为了怜悯。
在他们看来,就算夏侯拾依与九清大祭司之间真的有什么,九清大祭司也不可能任由夏侯拾依用那样的一双手拉着他的衣摆的。
因为他们这位九清大祭司除了厌恶女人以外还有严重的洁癖,那一身纤尘不染的白,便是最好的证明。
然而,老天爷似乎觉得今日给他们带来的震撼还不够,在夏侯拾依上了轿辇拉住九清大祭司的衣摆以后,他们看到的是,九清大祭司除了微微的皱了一下眉之后,便没有更多的表示了。
而离得九清大祭司最近的夏侯拾依确是看到了九清大祭司眼底从最开始的厌恶,愤怒变成了震惊,直至归于平静。
她,居然能够碰到自己!?
“放手。”九清大祭司薄唇缓缓的张开,吐出两个字,那声音就如同岁九的寒冰,冷的刺骨。
饶是夏侯拾依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睁着那双宛如黑宝石般熠熠生辉的眸子,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阴霾,冰冷,又宛如天神般神圣不可侵犯的男子,一时间忘记了自身的处境。
“不要让我再说一遍。”九清大祭司斜斜的靠在一旁的软塌上,显得很是慵懒,偏偏全身上下却又散发着一股越来越强烈的阴冷气息。
外面的众人在察觉到九清大祭司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以后,一个个将头埋得老低老低,恨不得将自己镶入到土壤里面,生怕九清大祭司会在这个时候注意到他们。
此时,夏侯芊芊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咆哮着,杀了她,杀了她,快杀了那个贱人。
她无比的期待九清大祭司能够在这个时候将夏侯拾依给解决了,对于夏侯拾依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她是一万个不相信,因为她是为数不多,知道事情真相的人。
夏侯拾依不愧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古武世家的天才少女,王牌佣兵,有着自己的骄傲以及身经百战的经验。
在面对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冷冽气息的男人,也就是那么一晃神的功夫便恢复的平静,心里暗恼,美色果然是害人不浅,幸好眼前这人没有杀自己的打算。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夏侯拾依在看到九清大祭司第一眼后,便本能的觉得谁都可能要她的命,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不会。
至于什么原因,夏侯拾依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就是一种本能,一种直觉,她能够成为王牌佣兵也是有这种敏锐的直觉在里面的。
“不放。”她微微的挑了挑眉后,扯出一张灿烂如花的笑脸道。
闻言,男子那好看的眉微微蹙起,浑身上下那冷冽的气息更甚了。
哪知,男人越是如此,夏侯拾依脸上的笑容便越加的灿烂。
“要我放手也可以,你得帮我将眼前的麻烦给解决了。”她眼前最麻烦的事情便是与那钟漓烨之间的婚约。要是不借九清大祭司的势她也是能够达到退婚的目的,只不过会比眼前这个办法麻烦些。
她这人天生便懒,在有捷径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再去想别的办法的。
“你在威胁我。”男人身上那凌冽的气息似乎是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只需要在上升那么一点点便会爆炸一般。
“小女子一无权,二无势,怎么敢威胁尊贵的大祭司您老人家。”夏侯拾依依旧是笑得灿烂。
“若是我不答应呢?”男人眼底闪过一抹晦暗,那晦暗外面又如蒙着一成薄薄的纱,让人猜不透他此时究竟在想什么。
“不答应啊。”夏侯拾依似是在想着什么,微微的张开了朱唇,轻轻地说道。
“小女子不过就是贱命一条,死了也无妨,倒是大祭司,可是这钟漓国最尊贵的人儿,要是因为我这么一个区区的小女子而受到点什么不利,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哦?这么说来,我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了!?”九清大祭司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娇小而又灵动的人儿,像是小孩子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样。
“大祭司别忘了,若不是你恰巧出现在这里,小女子也不至于这样不是?”夏侯拾依扑闪着那双熠熠生辉的水眸,充满了狡黠,让人一看便挪不开眼来。
“好,我可以帮你解决眼前的事情,你甚至还可以从我这里得到别的好处,但是,你得答应的三个条件。”九清大祭司这次是出奇的好说话。夏侯拾依也没有在继续讨价还价,爽快的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管眼前这个男人有什么目的,又为什么要自己答应他三个条件,现在的她初来乍到,无权无势,也确实需要借对方的势来解决眼前的很多事情。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夏侯拾依并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对自己不利的气息,这也是她为什么答应的这么爽快的原因。
嘶……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因无他,因为他们看到了他们尊贵如天神一般的大祭司吻了那个浑身脏兮兮,满脸血污的女人。
“你。”夏侯拾依眼底带着蕴怒,声音更是从牙齿间蹦出来的。
“我这不是在帮你解决眼前的事情吗?这可是最有效的办法。”男人一脸的无辜,一副看,我为了你,都不忍牺牲了自己色相的样子。
可偏偏夏侯拾依却在他眼底看到了一抹得逞。
饶是夏侯拾依此时气得肺都要爆炸了,也不敢有多余的怨言。眼前的这个男人说的不错,他这个办法是最简单直接的。
经过这件事情以后,她身上将会打上九清大祭司的标签,别人要是在想动她也得考虑考虑眼前这个男人,而她最开始的目的不也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爽了。
“进城。”九清大祭司声音依旧清冷的道,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众人愣愣的看着轿辇缓缓的启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还是他们的九清大祭司吗?还是那个不近女色,一年到头说不上一百句话,有着严重洁癖的九清大祭司吗?
不,怎么会这样,那个贱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九清大祭司怎么没有下令杀了那个贱人,那个贱人明明就触碰了他的禁忌,为什么九清大祭司就不下令将那个贱人处死。
不,她不甘心,凭什么那个贱人什么都不做就能得到九清大祭司的青睐。
想她为了成为太子妃,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让钟漓烨看到她的存在,而那个贱人不过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不过就是有个好的娘亲,一个善战的父亲,一出生就与太子有婚约,这不公平。
夏侯芊芊眼底燃烧着熊熊的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