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明驸马爷
大明驸马爷 连载中

大明驸马爷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大夏说书人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大夏说书人 宋瑛

李翊煜本是一名考古爱好者,为了他的毕业论文,来到一处考古现场协助研究,竟意外穿越到大明王朝,成为宋瑛,被皇帝赐婚,本想明哲保身,却意外卷入风波,且看他如何搅动风云,四朝元老也就那么回事吧,哎,低调低调……展开

《大明驸马爷》章节试读:

第2章 定远之行


坊间盛传,宋瑛本有心爱之人,咸宁公主属实是第三者,宋瑛为心爱之人,只能私奔。

更有甚者甚至说当驸马,实在不行,没了实权,还入赘帝王家,实则为赘婿,宋瑛不甘拥有如此人生。

总之众说纷纭,一时间有关宋瑛逃婚一事编造的故事传遍大街小巷。

“给我找,一定要找到这个逆子!”宋老爷子差点被气的归西,一醒来就是这句话。

而此刻,宋瑛正与一叫花讨价还价呢。

“我就问你一句话换不换!”宋瑛老神在在的道。

“公子,说实话,您这衣裳真的与小人无用啊,换不得,换不得,我穿了您这衣服,谁还会相信我是叫花子,还有人施舍与我吗?”叫花看着宋瑛脱下的华服,一脸为难道。

“嘿,我说你还真不懂变通啊,拿去还钱可还行,够你几个月酒肉钱了。”宋瑛有些无奈道。

“哎呦,老爷,您饶了我吧,您说我一个穷叫花子,拿这么好的衣服去换钱,别人怕不是认为我是个偷儿。”叫花看着宋瑛苦笑道,顺势还瞄了一眼宋瑛腰间的钱袋子。

即使这个动作很细微,但也被宋瑛捕捉到了,宋瑛一笑,掏出几两碎银扔给叫花道:“你啊,说出来不就行了,害的我好苦,浪费小爷时光。”

片刻后,巷子里走出一个年轻的叫花,衣衫褴褛都不足以形容,衣不蔽体倒还合适。

宋瑛觉得这衣服虽然破,布满补丁,但也不够太破,于是撕烂了,现在满是破洞,倒也像那么回事。

唉,什么逃婚,宋琥意图杀他,这倒也都是其次的,主要是他当务之急是如何回到21世纪,重新做回社会主义五好青年要紧。

宋琥不足为惧,以自己现代人的知识,思维,头脑足以坑死他,毕竟犯罪心理学诸多知识不是白学的。

逃婚,他是个经过现代自由婚姻灌输的现代人,自然无法随意接受赐婚这种事。

这咸宁公主,一没见过,二不知其品行,总之就是长得好看,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自己算是个颜控吧,还是否有个有趣的灵魂,这大概便是宋瑛的择偶标准。

人无趣,总归过日子是很无聊的,总有一天也会腻了,不好看的话,似乎自己也不会轻易接受。

哎,总归当下不是想这么多的时候,宋瑛快步朝着北门走去。

虽然他是叫花打扮,但行走如风,步伐亦是沉稳,丝毫没有叫花该有的佝偻之姿,反倒像一个正要出征的将军。

当然事实也是如此,这点即使刻意掩藏,也一时半会难以全部掩饰起来,更做不到自然。

行到北门时,宋瑛望去,有些无语,这明朝城门值守换岗时间竟间隔的如此之长,此刻徐楷依然还在值守中。

宋瑛几步快走,撞在一名军士身上,扑倒地上哎呦一声,叫喊起来,连声**起来。

“哎,你个叫花子走路不长眼啊,往爷爷身上撞。”那名军士不乐意起来,赶忙拍拍甲衣,很是嫌弃。

“怎么回事?”闻言,徐楷已经走了过来,询问起来。

“将军,这家伙故意撞我。”军士很是气愤,向徐楷诉说道。

“行了,一个叫花,哪里敢撞你,许是饿昏了头,给他点吃食,速速打发走便是了。”徐楷吩咐道。

“是,将军。”那名军士闻言也不多说什么了,拿了几个馒头塞给宋瑛,让他赶紧滚蛋。

宋瑛接过馒头,猛往嘴里塞,还不忘朝着军士傻笑几下。

军士意外于他的年轻,但也免不了更加嫌弃,摆摆手示意宋瑛赶紧滚蛋。

宋瑛急忙起身,边啃着馒头,边往城外走去。

“将军,还是个疯子,唉,可惜了。”那名军士惋惜道,大抵是叹息宋瑛如此年轻却是个疯癫。

“未必……”徐楷似是没听见军士的话,望着宋瑛的背影低声呢喃道,嘴角上扬,微微有些笑意充斥在眼中,颇有深意。

宋瑛走出城后,在几处杂草旁蹲下,一阵干呕,干馒头啃的太快,差点被噎死。

看着天空的太阳,宋瑛觉得有些心情十分复杂,又十分迷茫。

认准一个方向便继续上路了,刚才必然有人认出自己了,许是徐楷这个王八蛋吧,现在大概心里正嘲笑自己呢。

混蛋,昨日放我出来,便无了这些麻烦,刚才感觉背后有双眼睛盯着自己,以两人交情,也就徐楷此时能认得自己了吧。

一路上风景迷人,不得不说南京城外的景色确实不错,晴空万里,古时的云当真洁白无瑕啊!蓝天如那碧波万里!宋瑛感叹起来。

宋瑛此行的目的地便是定远,宋家祖地安徽定远,李翊煜穿越来到大明时,正是在研究明朝考古课题。

或许到了宋家祖地兴许会有些发现,这劳什子的古代,宋瑛实在受不了,一刻也不想多呆。

走在官道上,时不时便有商队经过,或是达官贵人入京述职,当今皇帝朱棣,刚坐稳皇位不久,毕竟这皇位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大小官员也需让这位圣上安心。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经过,这马车并不奢华,但规格又很大,比起寻常马车确实要大上许多。

马车经过宋瑛身边,帘子掀起一瞬,待宋瑛看去时却又放了下来。

马车不多时在宋瑛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待宋瑛走近,有些纳闷之时,一个婢女装束的小丫头走了下来。

她看着宋瑛,绕着他转了一圈,眼神中带着审视的目光,片刻才开口道:“这位公子,我家小姐有请,有些事询问。”

宋瑛心中纳闷,却也不想徒增麻烦,于是拒绝道:“公子不敢当,在下只是个叫花子,什么都不知道,就放过我吧。”

“公子,可否一叙!”马车内突然响起一道声音,这声音如黄莺啼鸣,婉转动听。

宋瑛怔了怔,属实有些无奈,但见马夫也走了过来,大有一副宋瑛不去,就不许他走的样子。

迫于无奈,宋瑛只得从命,进了马车,宋瑛还是呆了呆,这马车外面如此朴实无华,没想到车内却极尽奢华,各种动物的皮毛铺在车板上,珍珠玛瑙翡翠镶嵌于车内各处,让宋瑛着实有些眼花缭乱。

“公子何故如此讶异!”车内女主人开口道。

宋瑛这时才抬眼望去,让他不由觉得十分惊艳,今日出乎他意料的事确实不少,这女子确实清丽动人,言语举止间有种慑人的魅力。

“呃,这位小姐,不知找我一个叫花子有何事询问?”宋瑛拱手道,末了觉得有些过于文质,不符合叫花做派,便又放下手来,脚蹬在车板上,抠着鼻子,眼神左右飘忽。

那女子见状,也不恼怒,倒是有些好笑,长袖掩起嘴角轻笑起来。

宋瑛有些无语,这有甚好笑,莫不是她笑点太低,哎,大抵是如此了。

“公子是要去往哪里?”女子又道。

“呃,闲来无事……呃,不,在下要前往定远乞讨,这南京城太难混了,生活所迫啊!”本欲夸夸其谈几句,但反应过来宋瑛信口胡诌起来,顺便还挤下几滴眼泪,故作伤心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