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废材仙妻要修仙
废材仙妻要修仙 连载中

废材仙妻要修仙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千纫雪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元牧川 千纫雪 穿越重生

天生废柴,无法修炼?爹爹不疼,娘亲不爱,还遭妹妹陷害?这一切,不过暂时而已
待现代中医穿越而来,一朝破开谜团,突具灵根,连连突破,虐渣爹,气恶娘,吊打阴毒妹!心口恶气出,手牵高冷美男,入灵界,修灵力,飞升成仙!待他日傲视群雄,美男高冷不再,小屁孩练成老油条
今日,为夫有些饿了展开

《废材仙妻要修仙》章节试读:

第4章 人家才十二岁


王三石瞪大眼睛看着那扩大了一倍的光罩,揉揉自己摔疼了的屁股,呐呐道:“这……这俩人做什么呢,怎的光罩还扩大了呢!”
没有人理会王三石的自言自语,光罩内千纫雪很是无奈的看着元牧川,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明白她的意思。
眼珠子一转,千纫雪抱着雪白的衣服,行至元牧川身边坐下,将小脑袋靠在元牧川的手臂上,一双无辜的大眼看着元牧川,很是可爱的模样。
“这位帅哥,你这是……想要和我发生什么的意思吗?”
感受着手臂处软软的触感,千纫雪看着消瘦,但脑袋靠上来的感觉也是软软的,很是不错。
心底莫名其妙的涌上一种名为享受的感觉,但元牧川却是有些不明白千纫雪的意思。“何意?”
“何意!”千纫雪惊奇的看着元牧川,难不成这古代的少年都这样,十几岁还什么都不明白吗?还是说,元牧川活得太小白,这点子东西都不懂?
若是如此……那她真的是要好好的逗弄一下这十分高冷的冰山帅哥了!
狡黠的笑意浮现,千纫雪对着手指,突的苦恼起来:“唉,人家才十二岁呢,竟是让你起了这般的歹意!看来,你救我也不过是因为狼子野心,见我生的美丽,所以动了心思。看你的年纪也不像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眼下说出这种话,竟是在逗弄于我。”
“可怜我年纪轻轻,又身受重伤,却落入了你这么个图谋不轨的登徒子手里,真真是羊入虎口,脱不得身咯!”
言罢,千纫雪余光瞅了瞅元牧川,将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元牧川身上,像是没长骨头一样靠着元牧川,说出的话却是让元牧川抓狂不已。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年,方才不知千纫雪何意,那也只是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来。现在听千纫雪说了那么多,哪里还能不明白千纫雪的意思?
蓦地站起身来,元牧川忍着心中对千纫雪靠在自己身上感觉的留恋,转身便是出了光罩,将千纫雪一个人留在光罩之内。
看着那消失的雪白身影,千纫雪突的笑了,而后才慢悠悠的开始擦身穿衣。
一切弄完之后,千纫雪从元牧川口中得知,她体内的千年灵泉并没有吸收完全,眼下只是吸收了五分之一的部分。只是千年灵泉功效霸道,仅仅五分之一,便是让千纫雪拥有了灵根,经脉也比常人更加宽阔几分,能够容纳的灵力自然更多。
只是千纫雪不得修炼之法,空有灵根,却无法修炼。
这日,千纫雪带着元牧川和王三石一道行走在回千家的路上。千家所有人欠她的,总是要还的,哪里能这么轻易放过?
所以,在千纫雪得知元牧川二人也是为了魂灵花而来之后,就立马告知二人她知晓魂灵花的所在。呵,用她的血摘取的魂灵花,怎么能好生生的落在千悦吟的手里?这一次,她必须得让千悦吟付出点代价才行!
穿着元牧川宽大的衣裳蹦蹦跳跳,千纫雪此时的心情好极了。只要一想到千悦吟之后的表情,她就觉得无比爽快。
“小丫头,你能不能好好走路?你这般蹦跶,也不说对不起我元师兄的衣裳!”王三石心里可谓是怨念颇深。自打千纫雪出现之后,他就在元牧川那里失了宠,可怜巴巴的在元牧川的**之下,听着千纫雪使唤来使唤去的!
天知道,他一个落元宗内门弟子,竟有一天也会被一个凡人如此对待,这要是传出去了,他的脸还往哪里搁呀!
“什么小丫头,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兔崽子,竟也唤我小丫头,真是没大没小!”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王三石,千纫雪半点不理会他的怨念,下一刻就跑到了元牧川的身边,拉上了元牧川的袖子。
看着元牧川并没有拒绝的意思,王三石不由捂脸:“完了完了,元师兄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个小丫头的手里了……”
“嘿嘿,元美人,你看我现在也有灵根了,你就给我一个心法什么的修炼呗!”说着,千纫雪眼神儿不断地往元牧川腰间撇去。她已经好几次看见元牧川从腰间那个袋子里拿出东西了,这么小的袋子哪里能装得下那般多的东西,想来便是储物袋了吧!
这原主活得不好,对修仙一事更是知之甚少,但千纫雪也不是蠢笨的,那王三石身上就没有储物袋。如此,千纫雪便认定元牧川身份定然不一样,那自然就是要抱紧大腿了。
听得千纫雪的话,元牧川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注意你的言辞。”
虽是答非所问,但千纫雪也不在意,毕竟有求于人嘛。
“咳咳,元大恩公,元帅哥,元师兄……嘿嘿,你就教我修炼呗!你看是你把我的灵根激发出来的,那你就得对我负责呀!你也不忍心看着我这样一个身具灵根的人才就这样被埋没了吧?”
嘴巴不停地叨叨叨,千纫雪此刻就像一个话痨一样,半点歇不下气来。
感受着袖子处的下坠感,元牧川强忍着自己不去看,目视前方:“我已说过,修炼之法乃师门所传,若是你想修炼,便等到明年宗门招收弟子,自己进宗门求学。还有,我不是你的师兄。”
“哎呀,元师兄,你不要这么冰冷嘛!我告诉你哦,你要是不教我修炼的话,我就将你做的好事昭告天下,看你还有什么脸面!”
赌气似的甩开元牧川的袖子,千纫雪直接来硬的,狠狠的威胁道。
不过,元牧川只是瞥了她一眼,便不做任何反应。
见此,千纫雪哼一声,突然张嘴大喊:“哎呀,抓流氓啊!这里有人非礼了姑娘却不想负责,抓流氓啊!”
“咚!”
随着千纫雪话音的落下,王三石一个不慎摔在了地上,满脸的不可置信。等他回过神站起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自己清冷的师兄将千纫雪禁锢在怀里,一双大手捂着千纫雪的嘴巴,不让千纫雪说话。
看着两人贴得那么紧的身子,王三石心里万般滋味。
我的元师兄啊,这出来一趟,你怎的就变成登徒子了啊!